訪李宇春談打戲 自評像《功夫熊貓》的阿寶

標籤:

【大紀元11月18日訊】參與拍攝《十月圍城》之前,沒有功夫底子的李宇春(春春),只會一些舞蹈動作,武術指導董瑋說:「我不能像要求甄子丹一樣要求春春,但是只要春春能做到的動作,我全都讓她做了。」而李宇春接受採訪時,對於自己的打戲的評價是——很像《功夫熊貓》裏的阿寶。

李宇春表示:「我一直都覺得《十月圍城》挺像《功夫熊貓》的,你看我們的片子裏有子丹大哥、霆鋒、大巴、柏傑和黎明大哥、我,一共六個保護孫中山的人。《功夫熊貓》裏有猴子、老虎、螳螂、蛇、仙鶴,還有一隻熊貓,也是六個。我們六個武功的造詣各不相同,他們也是。」


劇照(圖/甲上)


記者:你為什麼覺得自己最像阿寶?
春春:他們都拍了幾年甚至十幾年的動作片,都是一到劇組就可以拍,我也想直接拍,不過導演說不行,我要先接受訓練。拍完戲後公司給我看我開拍前的訓練視頻,我才發現當初用九節鞭時,不是抽著自己臉,就是纏住自己手,活脫脫一隻功夫狗熊,不過戲拍完了,我覺得自己就像功夫熊貓了。(笑)

記者:在片子裏打戲多麼?
春春:曾經也有人問我助理這個問題,他特別搞笑,跟人家這麼解釋:「春春在《十月圍城》裏吃了兩次飯,流了一次眼淚,剩下的時間都是在打群架。」雖然有點誇張,但我記得拍片時我大部分時間都是在打。前兩天子丹大哥說:「60分鐘打戲無喘息,他(指宇春)打了59分鐘,我想按照這個比例的話,我大概打了最後1分鐘裏面的15秒,哈哈。」

記者:你爹為什麼要打你?
春春:那場戲是胡軍大哥派高手來血洗戲班,我爹害怕我受傷,就先把我打暈,再把我丟到後巷的垃圾箱,所以我才可以倖免一難。

記者:垃圾箱?臭不臭?
春春:還好啦,我只記得那天我身上頭上被蓋滿各種各樣的破衣服、竹架子……東西多得連導演喊「開機!」都沒聽到。還有,因為身上東西被壓太多,要鑽出來的時候,怎麼也找不到出口,結果本來半分鐘的戲,拍到29秒的時候,我的頭還被埋在下面,出不來,手還被衣服纏著,全場爆笑,NG。


劇照(圖/甲上)


記者:在這三場打戲裏,你覺得哪一場打戲對你的考驗最大?
春春:維多利亞港的阻擊戰,我需要揮動一個木箱,那個木箱很沉,別說揮動,就是平時拿著,我都覺得費勁,更別說是用作武器了。後巷和黑屋的PK戰,是我最擔心的,一方面這兩場戲的動作量是最大的。另外一方面,和我演對手戲的,曾是少林寺8年的和尚,實打實的硬功夫,我聽副導演說,他一拳下去能打死一頭牛,跟他打我能不怕麼!

在戲班那一場戲,劇情上要求我被華哥(任達華)打暈,可我也從未被打暈過,也不知道從打到暈是一個怎樣的過程,導演一會說暈得太慢了,一會又說暈得太快了,一會說暈了不能皺眉,一會說暈了就不要笑了,那場戲NG拍了20幾次,後來我自己就真暈了。(笑)


劇照(圖/甲上)


記者:拍戲的時候又受過傷沒有?
春春:拍戲之前有拉傷筋,拍戲的時候流過血,不過應該都算是小傷吧,跟家輝哥和子丹大哥的傷沒法比。他們拍戲簡直不要命。

記者:還聽說,你是「老男人殺手」,劇組裏陳德森、劉偉強、董瑋、黃嶽泰全都非常喜歡你?
春春:啊?沒有吧?在片場,我還是新人,不要說表演,連各個單位,都分不清楚。他們都待我很好,很耐心,拍夜戲他們會提醒我帶暖包;拍跪戲他們會提醒我用護膝;NG的時候,還會一遍又一遍跟我講,非常謝謝他們。殺青那天,德森導演和劉導演嚇唬我說,還要回來補拍啊!我被嚇了一大跳,天啊,不要了吧!拍戲真是太難了,以後要不要再拍,我真得好好想想。

當然,也要看大家看完《十月圍城》之後怎麼說。如果真的不行,那我還是唱歌算了;如果還過得去,可能會再嘗試。

陳可辛在看完粗剪版本之後表示:「在李宇春身上看到了當年林青霞的影子。」@*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李宇春打傘演出 遭觀眾狂擲礦泉水瓶等異物
快女四強成都唱區占三個 郁可唯淘汰劉惜君
李宇春不認為自己成功 自曝「沒人敢追我」
王柏傑與「大咖」拍戲  很緊張
最熱視頻
【拍案驚奇】習被要求主動退休 當局防傅政華自殺
【秦鵬直播】房屋斷供潮來臨 中共急推3措施遇冷
【遠見快評】習達沃斯轉向?普京又打臉中共
【新聞大家談】中共海外「獵狐」 撒多大網?
【財商天下】開放賭馬 武漢來真的?
《碧血丹心》——飛天大學學生自編自演節目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