僮族歌仙傳奇:劉三妹(15)

為新娘建樓閣
胡椒粉
font print 人氣: 5
【字號】    
   標籤: tags:

白鶴是絕對無法接受三妹變心的,這一點,三妹自己也很清楚。但假裝「變心」以贏得機會再伺機逃跑又是她不二的選擇。
三妹的努力顯然已經卓有成效,王家的人恢復了正常的生活:王員外又有了閒情逸志揮毫作畫;王夫人恢復了打太極拳,而且她也不反對建一棟小閣樓,供劉三妹在樓上引吭高歌。更令人高興的是,看管劉三妹的人一天比一天減少,這意味著逃離王家的日子越來越近了。
今天,王家的帳房佬引領著一位老木匠,匆匆穿過庭院,來到員外的書房。他是下挸河一帶著名的木匠,遠近幾十個村的房屋都是他建的。王員外把他請來,是要他建一棟小閣樓,供劉三妹唱歌用。帳房佬讓木匠坐等,因為面前的王員外正運氣作畫,只見王員外大吼一聲,舉起手中大筆,瘋狂揮舞,激烈時左右開弓,手筆並用,動作非常地誇張,看上去畫出的應該是一幅「烏龍」圖。但是,結果卻是一幅清秀的山水畫。老木匠看得目瞪口呆,隨後起身喝采說:「活了幾十年,從未見過如此絕妙的山水畫,而且,想不到員外先生作畫的風格也如此獨特,敬佩!敬佩!」
「哪裏,哪裏,」王員外一邊擱下畫筆一邊洋洋得意地說:「老夫心情愉快,皆因家庭和睦,才有心思動筆,請隨我來。」
王員外推開窗戶,可看見王夫人正在院子裏打太極拳,有琴聲伴奏。悠揚的琴聲來自樓上,通過樓上窗戶,可看見員外的兒子在彈琴。
伴隨著琴聲,聽到三妹從房內輕輕傳出的歌聲,那歌聲非常悠揚,三妹的身影也依稀可見。看著這和睦的一家,老木匠感慨萬千,羨慕不已。
「聽到了?此乃我兒媳婦的歌聲,真是天生的歌喉、天生的歌才,我要讓她的歌聲,傳遍四方。」王員外按耐不住激動的心情:「老先生,請你來就是要你為我建一棟小樓。」
王員外指著東邊的圍牆:「小樓就建在那邊,供我兒媳婦唱歌用,你幫我盤算盤算,需要多少錢。」
「你媳婦唱歌遠近聞名,當然要有一個好的樓閣,」老木匠不忘恭維:「員外大人要建幾層?」
「只需兩層,有兩間房大便行了。」王員外想了想後說。
「建高一點,歌聲會傳得更遠,我看建三、四層更好。」木匠說。
「不必了!」王員外笑笑說:「你有所不知,我媳婦唱歌可高可低,高的時候,縱使是在山溝幽谷裏唱,也會穿透雲層、覆蓋重重山嶺。」@
(待續)(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我的心亂如麻,總覺得要出事。”母親越說越激動,突然,她“噌”的一下站了起來,鏗鏘有力地說:“不行,我要去王家,我要領回三妹!”
  • 不過,他們萬萬沒有想到,真假新娘的事,在婚禮當晚就被兩個小夥子阿秋和阿立“碰”到了。現在,這兩個口無遮攔的小夥子正在熱鬧的依山樓茶館裏“飲茶”,誰也不能要求他們守口如瓶。
  • 藍媽媽一邊抽泣一邊來到後院,這裏是藍芬和三妹經常嬉戲玩耍的地方,藍媽媽不禁觸景生情地嚎啕大哭起來。也不知哭了多久,只是哭著哭著,好像隱隱約約有人在叫自己。
  • “我打算和白鶴聯繫上,一起逃跑,逃到苗王國去,以前我和白鶴也商量過這事。”三妹滿懷信心地說。
  • “什麼疑神疑鬼,”王夫人不甘示弱地反駁:“一個弱女子會有如此大的力氣嗎?別說打爛門窗,我看她連打爛碗的力氣都沒有,這裏邊沒有破綻嗎?”這一點,王夫人和劉家的看法是一致的。
  • “腳不沾地”遊戲是一個人負責捉人,另外幾個人躲避,躲避者在被捉到之前,只要腳是離地狀態的,就可免被捉,例如坐到地上雙腳抬起,又如跳起攀上樹枝而雙腳離地,如果在被捉到以前來不及離地,就算輸了。
  • 白鶴閃電般地撿起信件,快速地掃了一眼,態度也迅速改變:“好啊!三妹,終於和你聯繫上了,謝謝都老!”然後就旁若無人地叫了起來:“不管什麼力量都阻擋不了我們!”
  • 白鶴的父親是一位教書先生。他的頭髮和鬍鬚都是銀白色,而鬍鬚長到足可遮住肚臍。他開辦的私塾“龍江書院”,就設在江邊的積古山下。
  • 聽說劉三妹被抓了回來,小員外匆匆趕回家,作為“新郎”,他最關心的不是三姐是否安然無恙,也不是要和她“夫妻複合”。說出來都難以置信,他趕回家的目的是要幫助劉三妹逃離。他的這項秘密,沒有向任何人透露,除了丫鬟阿香之外。確切地說,阿香才是真正的策劃者。
  • 看著看著,白鶴的呼吸要停止了。因為那窗臺上出現了劉三妹的身影。不可能!這不可能是真的!三妹是絕對不會移情別戀的!但面前這位為人斟酒、有說有笑的毫無疑問就是三妹。而且,而且,而且那歌聲,天哪!三妹那再熟悉不過的歌聲從樓上傳來,像重拳擊打在他的心上,白鶴癱倒在地上。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