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軍:高牆下明真相 反觀此生命運轉

真相深入民心 世人覺醒大潮系列回顧

人氣 1

【大紀元6月29日訊】我叫袁軍,是在勞教所裡接觸到法輪功學員的。開始警察讓我做法輪功學員的「包夾」。警察說法輪功是「政治犯,反黨反社會」,讓我監視法輪功學員。他們說的什麼話都要向上匯報。

但在和法輪功學員接觸後,我發現他們都是很善良的人,和他們在一起不用每天勾心鬥角、算計。而且大家還互相幫助。接觸時間長了,有法輪功學員給我講了「真、善、忍」。大家都按照這個標準來做人。他們還給我講了共產黨為什麼迫害法輪功。以及怎樣編造謊言,栽贓陷害法輪功。有一位年紀比較大的法輪功學員還給我講了大躍進、文革中的很多事,以及當時共產黨是怎麼利用宣傳工具騙老百姓的。

這些我聽家裏的老人也說過。我老家在河南,那時我們村餓死了很多人,就是因為搞浮誇才餓死的。當官的作假能陞官,老百姓就受害。我現在認識到共產黨就是一個邪黨,早晚要完蛋。我只在小時候入過少先隊。現在我宣佈退出,絕不再和共產黨及其它的附屬組織有任何關係。

袁軍
中國大陸

殺雞取卵、竭澤而漁的經濟注定短命

中共邪黨所謂改革開放三十年以來,一向以經濟高速發展作為其執政合法性的理由,由於經濟發展靠的是過度消耗浪費資源、不計環境污染成本、靠外資輸血和剽竊國外的知識產權,這種殺雞取卵、竭澤而漁的經濟注定是短命的,加上中共邪黨為了維護自身集團的利益,只搞經濟改革,不搞政治改革,最終走進了死胡同。二零零八年接連不斷的天災人禍,以及全球金融風暴的沉重打擊,如今雙手沾滿了八千萬中國同胞鮮血的中共邪黨,已像一具快斷氣的殭屍,只有出氣,已沒有進氣。

中共邪黨一旦完蛋,那麼附著在它肌體上的生命,無論好壞,也都要隨之進入墳墓,被歷史埋葬。因此,我們這些曾經被中共邪黨欺騙並加入其中的中國人,趕緊響應海外媒體《大紀元》的號召,公開聲明退出中共邪黨,立即從中共邪黨腐爛的肌體中,逃離出來,為自己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和永生。

來元、無前輩、童占峰等
湖北

昌鎬(化名):
一生當廠長,清正廉明,以為加入黨可以為人們作好事,但這只是我自己的單純的想法。我退休了之後,這些所謂的為人民的黨幹部,腐敗透頂,把整個廠子都弄得倒閉了,最後老了連醫療保險也沒有。現更是知道中共的本質──為私、欺壓百姓、邪惡。因此,鄭重聲明退出我參加的中共惡黨及其一切組織。

李三(化名):我李三任過多年村幹部,對共產黨的愚民政策、欺民政策經多了,見多了,百姓苦,我也無能為力,讀過《九評》,我心猛醒,三退救命,我要給自己選擇好的未來!我鄭重宣佈退出共產黨及其一切組織!

生命的懺悔(精彩評論)
文/唐凱

懺悔在西方被視為美德。相信基督的人,相信上帝在注視著他們,心存畏懼,做了錯事會去懺悔。個人懺悔著作中盧梭的《懺悔錄》和奧古斯汀的《懺悔錄》都舉世聞名。

中國人普遍認為,人之初,性本善。人們對自己行為的是非、善惡應負的道德責任的自覺意識是良心;天賦的道德善性和認識能力是良知。有了良心和良知人就自覺地向善。東方聖人孔子說「己所不欲,勿施與人」。愛人如愛己應是人類普世的道德觀念。也就是推己及人、設身處地、將心比心的做人和做事,就上無愧與天,下無愧與人,光明正大、無怨無悔。

然而,人是生活在社會中的。專制的政府是不道德的,當暴君要發動侵略戰爭或對異族暴虐、對異己同胞殺戮時,他們的宣傳表面上冠冕堂皇,實質是蠱惑人心的感召、扼殺人性的洗腦。很多普通的百姓因為輕信了政府的宣傳,在謠言的惑眾和誘騙下,一些人迷失了方向,遺失了道德,泯滅了良知,暴政就利用和脅迫他們成為暴政的工具,以至助紂為虐,成為殺人的劊子手。當真相大白的時候,等待這些人的往往是身陷牢獄,心陷悔恨。比如,納粹軍官們不都是屠夫、莽夫,其中不乏有學識、有修養、有風度之士,可惜一旦喪失了良知、殺了人,就成為罪犯,罪責難逃。

在德國的歷史中,曾有過十二年噩夢般的納粹統治,人們曾經狂熱的相信納粹鼓吹的種族主義,滅絕式的殺害猶太人。在以後的歲月裡,德國人的懺悔上至總統下至平民。一九七零年十二月七日,當時的聯邦德國總理勃蘭特訪問波蘭時,在華沙納粹佔領時期被劃為猶太人隔離區的地方,向猶太人的死難烈士紀念碑敬獻花圈。在細雨濛濛中,勃蘭特突然雙膝跪在死難烈士紀念碑前濕漉漉的大理石板上。這一超出禮儀的驚人之舉震驚了世界。作為一個與納粹沒有瓜葛的德國人,勃蘭特良心上可以沒有任何負擔,但是他沒有迴避自己作為德國總理的歷史責任。德國人認為法西斯不只是希特勒一個人的責任,而是全德國民族的恥辱。

上個世紀三、四十年代,在日本軍國主義的鼓噪下,很多日本老百姓以效忠天皇、侵略中華、虐殺中國人為榮。而戰爭結束後,戰犯們不但要受到正義法庭的審判,還要承受漫長的自我良心的譴責。籐田茂在法庭上懺悔道:「我的罪行是極其嚴重的,認罪是一輩子的事情,只要我一息尚存,我將牢牢記住被害者們出自心裏的話。」永富博之在法庭上說:「由於我直接犯的罪行和我命令部下所犯的罪行,使許多被害的中國人陷入無限痛苦之中。我要在神聖的中國領土上,對被害者的家屬們,對全中國的人民跪下來叩頭,真誠地向中國人民謝罪。」

人是平等的,信仰是自由的。但是在現今的中國,一旦某些人被中共定為鎮壓的對象,就成為合法施加蹂躪的對象。他們受到的是恐嚇、折磨、摧殘和殺戮,就像當年納粹不把猶太人當人一樣慘無人道地迫害。這樣的悲劇天天都在中國上演,在加拿大前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和加拿大著名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的調查報告中,披露了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活體摘取器官的罪行,法輪功學員還在承受著空前的令人髮指的各種迫害。

自從法輪功被非法定罪以來,並不是因為法輪功學員們有過什麼違犯法律的行為,而是因為他們被中共定為政治鎮壓的對象,所以當權者就可以對他們進行肆意的歪曲、打擊、扼殺。九年多來,至少三千多個生命被迫害致死,一億人的信仰被打壓。每一個的痛苦遭遇中,都是中國人自己幹出來的,都是手足相殘,都是同胞相煎。每一個悲劇和死亡背後,都註腳著一串串名字,那就是指使者、虐待者、劊子手。這些施暴者們也許現在還覺得自己並沒有做錯什麼,施暴者與承受暴力者之間本無仇怨,這是「黨的政策」、這是「上級的指示」、這是施暴者的「工作」,他沒有任何負罪感。然而等到真相大白時,當他們對歷史有了清醒的認識後,他們就將深陷反省、自責、懺悔中。或許他們會像日本人和德國人一樣叩頭謝罪,還心存畏懼。

人必須要對自己的行為負責,每個人的一生,都有一本帳。當人的手上沾滿了鮮血,罪行令人髮指、駭人聽聞,人可能還會找各種緣由開釋自己,但是當他們獨自一人時,可能就會掉進懺悔的深淵裡。如果誰參與扼殺了一個無辜的生命,那麼誰的良心也會被判處死刑。也許生命還會延續,但他要經歷良心的譴責、正義的審判、世人的唾棄、社會的拋棄,在生不如死的噩夢中度過餘生。

那為什麼不在今天就反思一下,我們都做了什麼?我們是否愛人如愛己?我們是否問心無愧?我們在做事時,是應該依某個政黨的所謂「政策」而做,還是憑良知而為;是應該例行公事地迫害良善,還是堅守道德維護正義;是應該「服從上級」的命令,還是聽從自己的良心。請不要在沾滿血跡後,沉浸在深深的自責與懊悔中,無法解脫,再去書寫一輩子的懺悔錄。

歷史和現實都證明,每個人都必須承擔起自己行為後果的責任,「自作自受」體現的是天理絕對公平。當誰對他人殘暴的時候,肉體上的償還只是一時的,而心理上的煎熬卻是永恆的;外在的懲處是有限的,而良心的愧疚是無限的。沒有人能逃過自己良心的窺視和評判,我們的良心不會放過我們自己。所以,做事要對得起自己的良心啊,及時的反思和歸正,而不要在罪孽深重時再去懺悔,更不要拖到連懺悔的機會就失去了。

轉自《明慧網》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清明:歷史學者竟然對真實史實茫然不知
煙台人:冬天下雪並電閃雷鳴必是異象警示
人有善願 天必佑之
每日退黨團隊聲明精選(2009/06/24)
最熱視頻
【秦鵬直播】選拜登的人後悔了?習色厲內荏
【新聞大家談】中共內鬥詭譎 壓力閥測拜登?
【時事縱橫】習批新冷戰 拜登織網遏中共?
【微視頻】世衛改病毒測試標準 拜登加入送錢
【財商天下】美盯上新疆棉花 品牌服飾背後故事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