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德華人獲獎新書 「天人合一」駁馬列

font print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6月30日訊】(大紀元記者黃芩採訪報導)旅德華人黃鶴升先生,在大陸時曾有一段短期的國安背景,後來自動脫離。最近他的新書《通往天人合一之路》由《黃花崗》雜誌社出版,雜誌主編辛灝年先生為此專門寫了序言。該書曾獲得2007年台灣中華國民僑聯總會2007年度學術論著項的社會人文科學獎,大陸和海外也有不少專家和學者對他的書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辛灝年先生在序中談到:「這是一本思想發掘得很深、知識面開拓得很廣的哲學專著。……」他認為這本書有幾個特點,第一是提出了新理論和新概念,是完全走出了舊教條、舊框框的新理論、新概念。第二是在哲學上準確而又精彩地批判了「馬列中國」的祖宗馬克思,批評了馬克思主義的哲學基礎——黑格爾哲學。第三是在哲學上「不薄今人愛古人」和「不薄西方愛中華」。

黃鶴升先生主動將本書提供給大紀元免費連載,本報記者對黃先生進行了採訪。

記者:黃先生,您好,祝賀你出了新書。你這本書《通往天人合一的路》,曾經獲得台灣中華國民僑聯總會2007年度獎,您能不能談一下當時您得知獲獎時的心情。

黃鶴升:當我得知獲獎時的心情很平淡,我的書寫的哲學理論,如果不花時間認真讀,很難看到其中美妙的東西,那有專業人士來肯定我這個東西,我的理論可以成立了,像我這樣默默無聞的人,也沒有經過正式的學院式的訓練,我寫出這東西被承認了,我覺得對自己也是一種肯定。

記者:您一開始是如何想到要寫這麼一本書的?

黃鶴升:過去讀書時除了馬列沒有什麼書可讀,對馬列的辯證法很多人都不感興趣,我則是比較感興趣,因為我覺得以前大陸搞了很多運動,像劉少奇被打成工賊,後來林彪又被打成反革命等等,一個個被打下去,但是大陸他們打壓的理由都有道理。他說劉少奇是叛徒、工賊有道理,講林彪是反革命也有道理,這到底是什麼原因呢?其實就是辯證法在那裏詭辯。

那我對辯證法就有一種就要想它這個東西到底錯在哪裏?為什麼每件事它講的都有道理,中國人民和國家給它搞得一團糟,但它總是有道理,講的頭頭是道,錯誤出在哪裏哪裏,都讓它講得很圓滿,那我就對它感興趣。當然我的感興趣不是要對它崇拜,而是要想一個辦法來批駁它,也就是說要找出辯證法的錯誤,它為什麼能夠這麼厲害。

從這點認識開始,我就要搞明白,辯證法到底錯在哪裏?那我就經常留意去讀黑格爾的哲學。後來到了德國我就讀康德哲學,讀完康德之後,我就明白了辯證法錯在哪裏了。後來我就讀老子的《道德經》,從理論方面就通了,就形成了一個理論系統了,所以我就著手寫這本書。

記者:您能簡單介紹一下您的這本書的內容嗎?

黃鶴升:老子有一句話是這樣講的:「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你看到我這書名也就知道了,中國人講天人合一,人達到這種境界是最圓滿的,我的書講的就是人是怎麼樣才能通向天人合一的境界。我就是從哲學的理論來把這條線連起來。

第一步就是人法地,就要認識我們這個物質世界。在這裡我剛好就用了唯物辯證法,我們中國人最熟悉的東西,來講人是怎麼認識世界的,我就把康德是怎麼講人腦是怎麼樣來認識這個世界的,來批駁唯物辯證法的錯誤,它講物質決定意識,意識又反過來決定物質。這個東西是不對的,它錯在哪裏,我在書中都講了。

這是前面的部份,後面我主要的目的就是講到要怎麼樣才能達到天人合一這一境界,

記者:您從動手寫這本書開始到完成大約花了多長時間?

黃鶴升:這本書的前面哲學部份我很早就有一些筆記,真正開始寫的時候,我利用工作之餘,每天寫大約一個鐘頭,大概花費了兩三年的時間,才把框架寫出來,真正完稿大概花了七年的時間。

記者:除了這本書之外,您還寫過其它的書嗎?

黃鶴升:有的,比方說《圈圈怪誕》、《大陸淘金記》、等。

記者:您有沒有開始著手寫下一本書,是關於什麼的?

黃鶴升:下一本書我要寫孔子,因為孔子被大陸一些學者歪曲成愛國主義、忠君報國,反正有什麼中國傳統的東西都往他身上倒,把孔子的一些話抽出來,為他們的政權所用,把孔子另一方面的神化。最近我看了《論語》,看了《中庸》、《大學》等書,還看了好多儒家後代的一些人寫的書,我發現孔子有很多很人性的東西,很多很個性的東西,所以我就要把孔子寫成一個很人性的孔子,不是什麼很偉大的孔子,還原孔子的本來面目。但是能不能做到這一點,是大陸的學者所說的那樣,還是像我所說的這樣,寫出來人家看就知道了。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多年來我一直給年輕人傳授一個簡單但非常有效的觀念——螞蟻哲學。我認為大家應該學習螞蟻,因為它們有令人驚訝的四部哲學。
  • (中央社記者江俊亮嘉義縣10日電)今年98歲的趙慕鶴,兩年前考上南華大學哲學研究所,成為全國最高齡的研究生,精研「鳥蟲體」的他,以擅長的書法,獲得哲學碩士學位,將於13日畢業典禮獲頒「勤奮向學獎」。
  • (中央社記者程啟峰高雄15日電)中山大學哲學研究所師生今天舉辦讀書會探討小說「西夏旅館」,特別在旅社開房間,邀作者駱以軍出席。坐在床上和讀者面對面的駱以軍覺得很新鮮,笑說「很怕太舒服就睡著了」。
  • 自由時報記者鄒景雯/特稿鑑定一個組織的發展性,觀察其領導者如何用人,是一個重要指標,即將兼任國民黨主席的馬英九,昨日首度闡述其「為何而兼」時,清晰描繪出他的用人哲學,用過即丟,可稱為衛生紙用人。
  • 有很多人去聽一位哲學家講授人生成功的秘訣,結果那位哲學家給每位聽眾一本小冊子,上面有10個寓言故事,人們看了以後,都覺得受益匪淺。
  • 研究教授八字多年,南加清大校友會理事長李秉信6月15 日舉辦八字命理哲學研習班表示,研究八字不是迷信,是以自己的原有時辰,來瞭解前世今生,由八字瞭解過去的業障,由瞭解命理進而修心,心性上改變,所謂「相由心生」,人就有所不同,心境決定處境,運通命就順。
  • 史懷哲博士(Albert Sehweizer,1875~1965),為德國神學家、哲學家、音樂家。曾至赤道非洲行醫傳道,獲諾貝爾獎。在斯特拉斯堡(Strasburg)大學攻讀神學與哲學;畢業後任講師、牧師等職。30歲時目睹法領加彭(Gabon)黑人之病苦惨狀,乃決心行醫。

  • (中央社記者陳朝福高雄18日電)98歲的趙慕鶴活到老、學到老,以2年時間修完南華大學哲學研究所課程,成為年齡最長的應屆碩士畢業生,高雄市長陳菊今天前往探視,讚揚他是值得大家學習的典範。
  • 我們在之前的節目中曾經介紹過,有些西藏得道高僧在圓寂前,會留下一些遺言、或者指示,告訴弟子們自己的「轉世靈童」將會出生在哪裡。不過,對於普通人來說,他們在人生最後時刻的願望,有時對於來世的自己也很有影響呢。下面,我們就來說兩個故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