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民間傳說
郭文通是慶都人,在明朝嘉靖末年(1522年~1566年),做了碣石衛經歷官,當時出征討伐賊寇的各路將領,都打了敗仗。百姓們人心惶惶,官兵們無心拒賊,唯獨郭文通軍紀嚴明,士氣高昂……
朱元璋的父親朱世珍和母親陳氏居住在濠州的鐘離東鄉。陳氏曾經夢到一個戴著黃冠的仙人饋贈她一丸丹藥。但見丹藥燁燁有光,灼灼生輝。在夢中,陳氏剛吞下藥丸就醒了,發覺口裡有著奇異的香味,就像剛才吃過什麼東西一樣。陳氏由是感孕。
宰相宋璟的孫子宋沇對音律學很有造詣,唐德宗貞元年間,宋沇進獻樂書二卷,唐德宗讀後十分讚賞,又得知宋沇即是宋璟的孫子,於是詔見宋沇進宮。德宗與宋沇兩人對面而坐,談論音律談得非常高興。
某甲通過天眼通還看到了清朝末期發生的「庚子之亂」(即義和團運動),八國聯軍激戰,慈禧和光緒出逃避難以及百姓遭難的種種景象。
廣孝(1334~1418年)是明朝的資善大夫。他在擔任欽差大臣,抵達蘇州賑災時,蘇、松、嘉、湖、杭五府,剛剛遭受了一場大水災...........
清朝乾隆至嘉慶年間,出了一位神算戴尚文。從天象到人事,皆能提前預知,了然於胸。他以奇術助國平亂,預知將星異樣,預知自身的死亡日期。戴尚文死後,他的母親萬分哀傷,將其一生絕學付之一炬,以免拖累後人。
明成祖朱棣知道後,認為此女有花木蘭遺風,欽命張玉景為皇宮中的女教師。圖爲清 赫達資《畫麗珠萃秀冊‧梁木蘭》。(公有領域)
18歲她扮男裝趕考,被以欺君之罪問斬,幸被明成祖赦免,後特賜「武狀元」封號,於皇宮中任武教頭。
現代人往往認為只要自己努力學習、工作,就可以有遠大的前程,甚至可以改變命運,這是無神論者普遍被灌輸的思想。
一個人是窮困,還是飛黃騰達,這應聽從命運的安排。如果不順從命運,就會奔走競爭、排擠傾軋,動用各種手段。
于仲文在少年時代,有一天,村上有任家和杜家都丟失了一頭牛。兩家都傾巢出動分頭尋找,找了好久也沒有找到......
古人相信因果,重義輕利,在他人需要的時候幫助他人,用慈悲心對待所有事物,其後果然善願得償,福德廣大。善人天佑,也是因為其盛德所致。
等到紅衣使者們走後,男孩又恢復到先前的痴呆狀,鼻涕流到嘴邊,還不停地搔癢。就那天夜裡,男孩去世了。
南村先生果如紀竺遠所言,以詩才揚名江左。南他馳騁詩壇五十年,可與他相媲美的人寥寥可數。每每論詩,他不恃才而傲,不盛氣凌人,不喧囂吵鬧,不誹謗他人,一直以此為宗旨。
明朝某年一日,建寧府知府郭子章,自從任職以來,一貫廉明幹練,所以晉級較快。現在,新官上任,前往水西路。路過前橋,但見四周叢山峻嶺...
大魁天下,鑼鼓喧天。在人們的眼睛和智慧觸及不到的地方,一根無形的命運之線,已經悄然地貫穿了人的婚姻與功名。
道士楊谷,隱居華山修道。他精通《易經》等經典,平生從未傷害過一物。因其道行卓絕,預事準確,令人稱奇。
在明清古籍中記載著一種神祕的現象——神燈。在餘姚玉皇山、四川峨嵋山、青城山、江西廬山等地均有出現。每當神燈出現時,湧現在山林之間,飄然於江面之上,閃閃熠熠,巍峨晃漾,輝映人間猶如不夜之城。
宋神宗時期,高麗國王曾在佛像前祝禱,懇祈神佛賜降子嗣。後來國王如願以償,得到一個王子,為其取名義天,即仁孝王子。王子一出生,就晝夜啼哭,無論誰哄他安靜入睡,他都不肯。漸漸地,不知從何時開始,眾人都會聽到一陣木魚聲。小王子每次聽到清脆的木魚聲,就會停止啼哭,安然以眠。
娶親者恍然大悟,說到:「噢,我知道了,這個新娘該不會就是您的妻子吧?您既然撿到禮金,那禮金就已屬於您。您再還我禮金,不就是來贖回妻子的嗎!」
某公看著昔日的臥榻,不由悲從心生,哭了起來。老婦以為他是先夫的門生呢。某公說:「不是。我是您先夫的再生之人。」
清朝康熙年間,一位世外高人事先知道袁姓秀才有厄,出於好意想引導他修行。只是秀才執著不悟,錯失良機,只得應劫。朝廷大員禮賢下士,愛惜人才,於是親自出面邀請天師,為其解厄。
元自實前世在職的時候,以文學自高自傲,不肯提拔後學,所以今世愚昧不識字;以爵位自我尊大,不肯結交接待遊子,所以今世到處漂泊無處依止。
秦良玉,是明朝末年宣撫使馬千乘之妻。馬千乘死後,秦良玉統領丈夫馬千乘所屬軍隊,繼續練兵禦敵。她為人善騎射,兼通詩詞文墨,儀容賢淑,風度高雅,然而管束部下,十分嚴峻,軍中紀律整肅。
一幅畫,看上去是靜止的,但有人能看到裡面動態的世界,甚至畫裡的人,還會進入皇帝、平民的夢中,或展現神跡,或有事託付。中國古人的思維世界,對生命獨特的認知,呈現出立體的畫面,將人帶入不同的緯度時空之中。
清朝官員張潮評價花隱道人,自古以來,隱於花間的人大多是高人韻士,而菊花尤其與隱者相得益彰。高公旦的「花隱」,妙在完全沒有重蹈陶淵明之履,隱於鬧市,更勝一籌。
有一天,于生在昭慶寺僧房洗浴,同行的同學蔡生有意戲弄他,悄悄地隔著門窗偷視。赫然看見于生的兩腋之間,肌膚只有寸許。更令人驚悚的是,他的左邊是豬身,右邊是蛇身,豬鬛清晰可見,蛇麟也一目了然。
那名麻衣人從袖中取出一冊文書。原來是河南府呈報的推薦舉人的名單,而名列第六的人是樊陽源,卻沒有樊源陽。
那些僧人打量著寶公,瞬間,整座靈隱寺連那五六十名僧人瞬間消失。只剩寶公獨自一人坐在磐石柞木之下,四周除了秀麗的山景,什麼也沒有。
擅於相術的令史奚三兒對崔元綜說:「您從現在起六十天以內,會被流放到南海;而且六年之中有三次劫難,不過您都會倖免,逃過一死……」
元之因喝酒過度醉死,三天後竟活過來了,告訴人們他去了和神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