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王安石變法,是上應天象,隨天象而來的人間變動,宰相主持變法使北宋強國,使天下臣服——可惜,因為王安石逆天而為,不但毀了北宋的盛世,還被歷史上定為「北宋滅亡的禍首」。
宋朝沒有違約,而遼朝背盟了——1042年初,遼興宗派使者到宋朝索要領土,就是背盟——毫無疑問,當應驗遼朝先皇的誓詞:「『如果背盟,不再享國,上天昭昭,天人共殺。』我契丹皇帝不才,敢遵此約,謹當告於天地,誓之子孫,誰要背盟,神明是殺。」
今年八月十五中秋夜,雲南火流星空爆的視頻火遍華夏。相隔數百公里的雲南迪慶、麗江、大理、保山等地,很多人看到了這個天象奇觀:一個亮點劃破夜空,迅速由西向東,越來越亮,數秒鐘之內穿越雲層,由小變大,亮度超過了東方的滿月,色彩變幻之時,突然爆炸,而後墜地。
1006年的天象,是中國古代夜空中最亮麗的。熒惑守心昭示著中華的正統天子,還伴隨著超新星爆炸。超新星爆炸是世界範圍內佛教國度和該國佛教的大劫數,以這個佛教的天劫,映襯蕭太后在華夏大興佛法的輝煌,5000年的歷史,天象僅此一次。
一個為佛法平反、大興正法的天子,天大的功德,足以改變天象,開創命裡沒有的輝煌,打誰都能打下來,命中的大敗也能變成奇跡的完勝。一個延續滅佛的天子,一個逆天害佛的國家,誰都想打你,誰打你都是順天行道。不但命裡的輝煌盡毀,兵將臣民、後世子孫都跟著倒大楣。
澶淵之盟的功勞盡歸寇准,罰星對東上相的天譴,盡歸畢士安,而畢士安又是心甘情願——這種奇特的巧合,看了本系列深入的解讀,讀者會驚歎天象垂下的冥冥之手——既然不會是偶然的碰巧,為什麼會有如此精妙的設計呢?
無可奈何歲月去,似曾相識天象來。2017年10月6日,「雙星同犯太微西上將」的天象,近在眼前,但是更加兇險,這是兩大罰星的同犯,劫數自然更慘。
北宋景德元年(1004.2.4~1005.1.24)宋遼的澶淵之戰,大利宋朝的天象接踵三至,其中還有日暈抱珥的千年祥瑞,可惜都被司天監誤解成了凶兆,嚇得宋真宗在盛世之下簽訂了城下之盟。這一章講到宋太宗天定的壽終在1006年,那麼1004年的澶淵之戰,在舊運程中,該由宋太宗來打。如果是這樣,就完全是另一種結局了。
976年的奇特天象,對應著宋太祖趙匡胤兩次落入逆天的羅網,上一章講了他在三月份犯下了「威脅神佛,毀佛未遂」的逆天大錯,這一章,到了四月份,又攤上了屠城、毀佛的逆天大罪。
三月初九,太祖一行西巡洛陽,那是他的老家。三月十三,到鞏縣(今河南省鞏義市)安陵去祭奠父母,慟哭。而後登上闕台,向西北方向射了一隻響箭,指著箭落之處說:「那就是我的長眠之處。」後來就在箭落的地點修建了永昌陵。
火星逆行守女,在太后病重至病危之時。杜太后在那個階段幹啥?在思前想後,反覆斟酌,終於在病危立遺囑時,說出了金匱之盟。如此表明:逆天的就是這個金匱之盟。
為了兒子,宋太祖和弟弟爭皇儲的表現,烘托出了金匱之盟的真相:皇儲要在皇族中選,不能選年幼的,選賢良的,立長立賢。
所有版本的金匱之盟,都一致地不合人間情理:太后病危快不行了的時候(《宋史》說「疾亟」,《涑水記聞》說「病篤」,都是指病危到最後)立遺囑,能不叫兒子們都來?迴避誰都不合情理,都有搞陰謀之嫌。太后睿智大度,是搞陰謀的人麼?
金匱之盟,一直令後世困惑。當時開封府尹、齊王趙廷美「陰謀奪位」被祕密告發,還沒公佈,太宗招趙普來諮詢處理辦法。趙普退下去後,又祕密上奏他當年書寫的太后遺囑,敍述「金匱之盟」之事,太宗喜出望外,馬上在宮中發現了藏著盟約的金匱,終於「找到了」即位憑證!
趙光義篡位之初,設立的貌似傳位給弟弟趙廷美的假象,在他坐穩皇位之後,親手撕破了。連下毒手,殺盡了哥哥僅留下的兩個兒子,又貶死了弟弟。把皇位牢牢保在了自家之中,但隨即就付出了沉重的代價,長子瘋、次子死。
其實,「親王尹京」就是國家的副手。因為大權在握,皇帝有意外,副手容易搶位,僅此而已。這個副手的實質意義,體現在所有親王尹京的實例中,更貼切的表述了親王尹京的真實含義。
對比一下元僖之死和太祖暴死,就能發現很多形似之處。 *都是喝完酒當時沒事,過後不久暴死的; *都跟宋太宗有直接、間接的關係; *凶手都有足夠的時間躲離行凶現場; *宋太宗都在死因上篡改歷史,大力掩飾。
「五星連珠、盛世血路」,前面我們揭示967年這個天象「血路」的含義,儘管太祖天大的功德延壽9年,也沒改變血腥遇弒的宿命。而宋太宗弒君篡位更是逆天大罪,當世惡報臨身,減壽9年,命中輝煌盡毀,還殃及六世子孫。慘烈的果報,給後世、給今天留下了深重的教訓。
對趙光義是否弒兄奪位,自古就分成兩派,至今並無公認的定論,因為史料沒有足夠的證據推翻任何一派——其實,判斷犯罪有多種方法,拘泥於史料考證,恰恰是最不合理的方式。
958年正月柴榮南征,攻克楚州(今江蘇淮安)之戰非常艱難。城破之後,南唐軍兵巷戰到最後一息,周軍損失慘重。柴榮大怒,縱兵大掠,屠城燒屋。
元代根據宋朝官方史料寫成的《宋史‧太祖紀》,寫宋太祖趙匡胤之死只淡淡地說了12個字:「癸丑夕,帝崩於萬歲殿,年五十。」無原因,極為異常。幸好北宋初年的僧人文瑩記下了真相的蛛絲馬跡,成了後世的千古之謎——其實真相足具,謎已不迷。
修行的人講究積功德,但是苦修一生,在人間弘揚正法,積攢的功德也沒有趙匡胤的功德大,所以,趙匡胤那一生,不用修,已經超凡入聖了,勝過常人數世的修行。而且當世就給福報,在人間延壽9年。
所以,如果完全按舊運程的安排走,宋太祖趙匡胤延續前朝滅佛的國策,即使興道法,也不會延壽,會在967年五星連珠的血腥天象下應劫而亡,一統天下將由宋太宗趙光義實現,因為趙光義將撥亂反正、大興佛法,開創天大的功德,上天賜福,換來軍事強國與盛世偉業,那都是水到渠成的安排。歷史再次留下一個滅佛和延續滅佛的教訓,留給後人、警醒今人。
剖開人云亦云的傳說,仔細想想就明白了:佛法無邊,在小說《西遊記》中有著生動的藝術展現,正因為釋迦如來有那麼大的法力,他講的佛經才能度人。而梁武帝蕭衍,沒度過任何人,沒有感化過任何惡人,沒有任何法力,最後被惡人囚禁、悲慘餓死,連能降伏惡人的初果羅漢都沒達到,他寫的表面文章,就有法力、能度人?
前面我們結合現代天文學,展現了「五星連珠、盛世血路」天象中「盛世」的意義,這個天象銘刻著宋太祖大興佛法、開創後世盛世的輝煌。其實,古代所有的盛世,都和佛道正法大興有關。
五星聚是天下變遷之兆,是一個血腥之象,「天子將亡,人間換王」,而公認的中華天子宋太祖趙匡胤,死於976年。是天象不準了?還是趙匡胤延壽9年?
金木水火土五大行星,在太陽升起之前聚集在東方,或在太陽落山後聚集在西方,叫做五星聚、五星合或五緯合,俗稱五星連珠。五星聚一般指聚集在經度30度以內,聚度越小越好看,天象意義越強。
雖然天象學失去真傳,但是李淳風留下了既簡明、又玄妙的《推背圖》,以天象毫釐不爽地預言了未來。想知道未來是什麼樣子,要到《推背圖》上找尋答案,這在宋朝之前的五代時期,就成了文化常識。
「順理而舉易為力,背時而動難為功。」在古代,天象官占卜天意,對帝王的決策往往起著決定性的作用。
可惜,天象定下的祥瑞,人間已經鋪成的完勝之路,都被宋真宗的怯懦毀了。讓蠻夷來貢、收復故土的天意沒能實現,北宋反而亡失了中華天下之主的地位,淪為蠻夷向遼國進貢,天下易主,契丹崛起。
    共有約 68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