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2年3月,中國遠征軍初征緬甸。當月戴安瀾在同古獻捷,次月孫立人在仁安羌大捷,之後遠征軍就不戰而潰,敗走野人山,約4萬人慘死在這片「魔鬼居住的地方」!有關野人山的回憶錄、小說、紀錄片、訪談、講座、電視劇,層出不窮,但遺憾的是,都偏離了人間的核心真相,天道的真機也就無從談起。
世上沒有無源之水,也沒有無本之木。人們常說今天的一切都是歷史種下的因果,今天的一切也將註定生命的未來——這個過於抽象的概念,只有放在歷史的真實演義中才能形象地展露開來。當然,穿越歷史時空的天機,過去只有那些獨具慧眼的修道人才能看到。
如此「天人合一」,難道南京大屠殺是順天而行麼?絕不是!那是人間一場失控的、逆天的、彌天的罪惡——但是,為什麼卻應天象而出,順天象而結束?
上一章,我們講述了1937年的天象之一:熒惑守心,天劫指向了當時的中華天子蔣介石。蔣公身邊的國師——七世章嘉大師是一位道行高深的高人,大隱隱於朝[1],可惜蔣公不識。對國師化解兩重天劫的兩個預言,聽了前者,解脫了自身,贏了抗戰;沒聽後者,輸了內戰。
在上部和中部的天象中,我們多次講過「熒惑守心、天責帝君」:中華的天子,是華夏正統國掌握實權的人,是天賜權柄者,而不是形式上的君主。熒惑守心是天子的天劫,直指天子之死,那麼,1937年的熒惑守心天象,顯然是蔣介石的劫數,為什麼蔣公能躲過這個天劫?又活了38年,能安享晚年呢?
通過對實地考察、星宿定位,對2017年中秋夜火流星爆炸的天象,做了更深入的解讀。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天象。《乙巳占》講:「流星是上天的使者,飛行在不同的星宿中,向人間展示天警。人們看到的流星大,對應的流星的使命也大,對應的人間事件更大,將發生的災難更重。」[9] 所以,我們有義務把這個上天給人間的重大的警醒,盡可能地解讀出來。
10月4日中秋夜,雲南又發生了壯觀的火流星爆炸——對於以目測為基礎的中國天象文化來說,這是一個非常大的天象事件,使戰爭的最終結局更加明朗,但是過程卻變得波詭雲譎。
誰能改變天象呢?前面我們也講過,只有人間天大的功德和天大的罪惡才能改變天象。天大的功德,能改變天象註定的厄運,就像宋太祖撥亂反正、大興佛法,變禍為福,開創盛世;天大的罪惡,能把註定的福份變為天罰,就像宋太宗弒兄篡位,犯下殺佛之罪,命裡天大的輝煌盡毀,醜態盡出,惡報六世追索……
1075年,遼道宗為「不動干戈收復國土」歌功頌德,卻不知道亡國的天譴就此來臨。我們在《第八章 正解天象見天意,誤解逆天悔不及》中講過:澶淵之盟是宋遼兩國立下的毒誓,雙方立誓要子孫世代遵守,誰違背,誰不再享國,遭天滅神殺。
上一章我們講到:五星連珠聚東方、福星高照東上相,上天在給北宋賜福,本來註定了首席宰相王安石的大福份,讓北宋變法強國,可是王安石不遵歷史規律,胡亂變法,逆天害民,受到天譴而不悟,還提出了「天變不足畏,祖宗不足法」的口號,繼續逆天而為。大逆不道的結局,必然是天譴。
1067年10月五星聚於東方,跟隨水星進入太微垣星區,顯然是中原之國北宋變法強國之兆。在這個天象下,20歲的宋神宗即位還不滿1年,他雄心勃勃,自然地謀求變革,改變朝廷財政虧空、國力疲弱的現狀,以實現他富國強兵、收復失地的遠大抱負。
所以,王安石變法,是上應天象,隨天象而來的人間變動,宰相主持變法使北宋強國,使天下臣服——可惜,因為王安石逆天而為,不但毀了北宋的盛世,還被歷史上定為「北宋滅亡的禍首」。
宋朝沒有違約,而遼朝背盟了——1042年初,遼興宗派使者到宋朝索要領土,就是背盟——毫無疑問,當應驗遼朝先皇的誓詞:「『如果背盟,不再享國,上天昭昭,天人共殺。』我契丹皇帝不才,敢遵此約,謹當告於天地,誓之子孫,誰要背盟,神明是殺。」
今年八月十五中秋夜,雲南火流星空爆的視頻火遍華夏。相隔數百公里的雲南迪慶、麗江、大理、保山等地,很多人看到了這個天象奇觀:一個亮點劃破夜空,迅速由西向東,越來越亮,數秒鐘之內穿越雲層,由小變大,亮度超過了東方的滿月,色彩變幻之時,突然爆炸,而後墜地。
1006年的天象,是中國古代夜空中最亮麗的。熒惑守心昭示著中華的正統天子,還伴隨著超新星爆炸。超新星爆炸是世界範圍內佛教國度和該國佛教的大劫數,以這個佛教的天劫,映襯蕭太后在華夏大興佛法的輝煌,5000年的歷史,天象僅此一次。
一個為佛法平反、大興正法的天子,天大的功德,足以改變天象,開創命裡沒有的輝煌,打誰都能打下來,命中的大敗也能變成奇跡的完勝。一個延續滅佛的天子,一個逆天害佛的國家,誰都想打你,誰打你都是順天行道。不但命裡的輝煌盡毀,兵將臣民、後世子孫都跟著倒大楣。
澶淵之盟的功勞盡歸寇准,罰星對東上相的天譴,盡歸畢士安,而畢士安又是心甘情願——這種奇特的巧合,看了本系列深入的解讀,讀者會驚歎天象垂下的冥冥之手——既然不會是偶然的碰巧,為什麼會有如此精妙的設計呢?
無可奈何歲月去,似曾相識天象來。2017年10月6日,「雙星同犯太微西上將」的天象,近在眼前,但是更加兇險,這是兩大罰星的同犯,劫數自然更慘。
北宋景德元年(1004.2.4~1005.1.24)宋遼的澶淵之戰,大利宋朝的天象接踵三至,其中還有日暈抱珥的千年祥瑞,可惜都被司天監誤解成了凶兆,嚇得宋真宗在盛世之下簽訂了城下之盟。這一章講到宋太宗天定的壽終在1006年,那麼1004年的澶淵之戰,在舊運程中,該由宋太宗來打。如果是這樣,就完全是另一種結局了。
976年的奇特天象,對應著宋太祖趙匡胤兩次落入逆天的羅網,上一章講了他在三月份犯下了「威脅神佛,毀佛未遂」的逆天大錯,這一章,到了四月份,又攤上了屠城、毀佛的逆天大罪。
三月初九,太祖一行西巡洛陽,那是他的老家。三月十三,到鞏縣(今河南省鞏義市)安陵去祭奠父母,慟哭。而後登上闕台,向西北方向射了一隻響箭,指著箭落之處說:「那就是我的長眠之處。」後來就在箭落的地點修建了永昌陵。
火星逆行守女,在太后病重至病危之時。杜太后在那個階段幹啥?在思前想後,反覆斟酌,終於在病危立遺囑時,說出了金匱之盟。如此表明:逆天的就是這個金匱之盟。
為了兒子,宋太祖和弟弟爭皇儲的表現,烘托出了金匱之盟的真相:皇儲要在皇族中選,不能選年幼的,選賢良的,立長立賢。
所有版本的金匱之盟,都一致地不合人間情理:太后病危快不行了的時候(《宋史》說「疾亟」,《涑水記聞》說「病篤」,都是指病危到最後)立遺囑,能不叫兒子們都來?迴避誰都不合情理,都有搞陰謀之嫌。太后睿智大度,是搞陰謀的人麼?
金匱之盟,一直令後世困惑。當時開封府尹、齊王趙廷美「陰謀奪位」被祕密告發,還沒公佈,太宗招趙普來諮詢處理辦法。趙普退下去後,又祕密上奏他當年書寫的太后遺囑,敍述「金匱之盟」之事,太宗喜出望外,馬上在宮中發現了藏著盟約的金匱,終於「找到了」即位憑證!
趙光義篡位之初,設立的貌似傳位給弟弟趙廷美的假象,在他坐穩皇位之後,親手撕破了。連下毒手,殺盡了哥哥僅留下的兩個兒子,又貶死了弟弟。把皇位牢牢保在了自家之中,但隨即就付出了沉重的代價,長子瘋、次子死。
其實,「親王尹京」就是國家的副手。因為大權在握,皇帝有意外,副手容易搶位,僅此而已。這個副手的實質意義,體現在所有親王尹京的實例中,更貼切的表述了親王尹京的真實含義。
對比一下元僖之死和太祖暴死,就能發現很多形似之處。 *都是喝完酒當時沒事,過後不久暴死的; *都跟宋太宗有直接、間接的關係; *凶手都有足夠的時間躲離行凶現場; *宋太宗都在死因上篡改歷史,大力掩飾。
「五星連珠、盛世血路」,前面我們揭示967年這個天象「血路」的含義,儘管太祖天大的功德延壽9年,也沒改變血腥遇弒的宿命。而宋太宗弒君篡位更是逆天大罪,當世惡報臨身,減壽9年,命中輝煌盡毀,還殃及六世子孫。慘烈的果報,給後世、給今天留下了深重的教訓。
對趙光義是否弒兄奪位,自古就分成兩派,至今並無公認的定論,因為史料沒有足夠的證據推翻任何一派——其實,判斷犯罪有多種方法,拘泥於史料考證,恰恰是最不合理的方式。
    共有約 79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