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就是當時天象給天子宋真宗傳達的正道天意:昭示天子開創百世功勳,再次演繹兵家「不戰而屈人之兵」的千古絕唱,宋真宗這樣做才是順天,也不枉一見那次千年難遇的「日暈抱珥」祥瑞。
天象並不是高深莫測的,如果真是深邃難懂,人人不解,那還有什麼現實意義呢?其實只要引經據典,就能基本給出正解——可惜,契丹當時沒有真懂天文的人,北宋的司天監,因為一知半解,全部錯解,釀成了宋真宗逆天而為的千古大錯!天象並不是高深莫測的,如果真是深邃難懂,人人不解,那還有什麼現實意義呢?其實只要引經據典,就能基本給出正解——可惜,契丹當時沒有真懂天文的人,北宋的司天監,因為一知半解,全部錯解,釀成了宋真宗逆天而為的千古大錯!
其實,從澶淵訂盟那一刻開始,真宗就不再是中華天子,華夏的正統國的殊榮,就歸於契丹大遼了,天眷遼朝,蕭太后開啟遼國盛世。讀者覺得這是故作驚人之語麼?下面我們把「太白晝見」——「日暈抱珥」——「午後日食」這一個月內發生的天象,連貫、深度解讀之後,大家就能明白這段歷史的真機所在。
當真宗的黃羅傘蓋在北城垛口上升起來的時候,城外駐紮的宋軍大營,歡聲雷動。「萬歲、萬歲」,聲音越喊越齊,雷鳴一般。宋軍終於等來了久違的皇帝,士氣暴漲,沸反盈天。
西元1004年12月15日上午,發生了太白晝見的天象。這次天象對應的歷史,就是後世熟知的「澶淵之盟」。史書記載得比較詳細,但是,其中的三次天象記錄卻含混不清,歷史上也一直在迴避這三次天象的解讀——那才是最關鍵的天意所在!
在五代時期,唐朝的大預言書《推背圖》已經風靡華夏。其實,如果柴榮能認真看一下《推背圖》的話,不難看出自己命定的運程已被一日不差的寫在預言上了。
後周世宗柴榮,一直被認為是少有的明君,從古到今,人間一直為他的英年早逝惜憐嘆婉——但是在天道衡量,這卻是一位逆天的帝王,兩度凶險的天象,把柴榮逆天的大罪,刻寫在了天象之上。
探究歷史,不是為了研究學術講故事,而是為了展現未來。天象是迴圈的,歷史是重複的。相同、相近的天象下,人間在以不同的形式,變奏著相同的主題,所以後人能從天象對應的歷史中,找到未來成敗的真機。下面我們就回推時空,還原那些經典天象下的精彩歷史,而這一切,也都是為了解開1999~2018年的天象謎語,給當代的每一個人,展現順應天數、避禍造福、開創未來的真機。
    共有約 68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