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3-2018年天象揭秘-中部

逆天而為痛悔遲18:太祖暴死弟乍立,燭影斧聲千古謎?

作者:古金

圖18-1:967年4月18日五星連珠天象示意圖。(古金提供)

  人氣: 8796
【字號】    
   標籤: tags: , , , ,

第十八章  太祖暴死弟乍立,燭影斧聲千古謎?

前面我們深入辨析了「五星連珠、盛世血路」天象的含義,967年的五星連珠,本來指向宋朝開國天子趙匡胤延續滅佛、逆天應劫,弟弟趙光義登基除弊、大興佛法、開創盛世——可是趙匡胤卻先把撥亂反正、復興佛法的天大好事做了,順天應人,承攬了天大的功德,改變了天象的劫數,福壽延續9年,成了盛世的開創者。這一章開始,我們講述趙光義的教訓,他沒能順應改變後的天象,成了逆天的大罪人。

(接前文 逆天而為痛悔遲17:453-2018年天象揭祕

元代根據宋朝官方史料寫成的《宋史‧太祖紀》,寫宋太祖趙匡胤之死只淡淡地說了12個字:「癸丑夕,帝崩於萬歲殿,年五十。」無原因,極為異常。幸好北宋初年的僧人文瑩記下了真相的蛛絲馬跡,成了後世的千古之謎——其實真相足具,謎已不迷。

1. 燭影斧聲,破綻露真容

文瑩《續湘山野錄·太宗即位》[1]記載:

宋太祖宋太宗兄弟在後周一朝尚未發跡的時候,和一個道士成了好朋友。這個道士沒有固定姓名,自稱「混沌」,有時又稱「真無」。每到缺錢的時候,就從囊裡掏,越掏越多。三個人常痛飲爛醉。混沌喜歡引吭高歌,歌聲響徹虛空,隨風飄蕩。一次太祖、太宗聽道混沌唱道:「金猴年寅虎月頭四日,真龍得真位。」等道士醒來後,問他啥意思,混沌說:「醉夢之語,不足為憑。」後來趙匡胤登基開國,正是庚申年正月初四。但是從這以後,太祖就沒見過他。

太祖下詔在民間尋訪混沌,有人在轘轅道(古關名,在今河南偃師市東南轘轅山上)中,在嵩山、洛水一帶見過他。到了開寶八年[2],太祖西巡洛陽前[3],三月三上巳節[4]祓禊(音:服戲)[5]時,駕幸西沼,見道士醉醺醺地坐在岸邊樹下,笑著向太祖拱手作揖道:「別來喜安。」太祖大喜,迫不及待地派人把道士領進行宮後院,怕他再消失,祓禊儀式之後急忙回去,像以前沒發跡做朋友那樣,和道士抵掌痛飲。

太祖說:「這麼多年,我一直想見你。有件事我一直惴惴掛懷,你看我的壽數如何?」

道士說:「只在今年,十月二十日夜晚,如果晴,就可以延壽一紀(12年)。如果不晴,速速安排後事。」

太祖熱情強留,請他住在後苑。苑吏有時見道士在樹上的鳥巢中睡覺,有時幾天見不著人。太祖一直牢記著他的話,到了那天傍晚,親自到太清閣望氣,果然天晴,星斗明燦,才轉憂為喜。但不一會兒,陰霾四起,天地陡變,雪雹驟降。太祖趕忙下樓,急傳旨,召晉王趙光義,請入臥室飲酒。

宦官、宮女、嬪妃都退下了,眾人只能遙見燭光之下二人的身影。太宗趙光義有時避席而起,做推卻的樣子。喝完酒,已經是半夜三更天了,宮殿外雪已數寸,太祖拿著柱斧戳雪,看著太宗說:「好做,好做。」然後就寬衣解帶,鼾聲如雷。當夜,太宗留宿在皇宮中。快五更時,值班的宮人聽到太祖沒有鼾聲了,進去一看,太祖已然駕崩。太宗就按照遺詔,在太祖靈柩前即位。

等到天亮時,太宗登堂坐上皇帝的寶座,宣讀遺詔之後,號啕大哭。又讓近臣去看太祖的遺容,臉色像玉一樣溫潤,像剛洗過澡一樣。

因為太祖駕崩前,眾人最後僅遙見太祖和弟弟喝酒的燭光身影,聽到太祖玉斧的敲打之聲,所以歷史上稱這段謎案為「燭影斧聲」。

2. 史料真偽的判定

去粗取精,去偽存真,是對史料客觀的取捨原則。根據傳聞寫成的史料筆記,難免加進一些時代的烙印、附會、慣例。對於真相被全面封殺的事件,流傳中不能苛求,小誤難免,瑕不掩瑜,如果只顧璞石,就會失之美玉。

《太宗即位》中最明顯的錯誤就是搞錯了年代,原文把太祖見道士混沌和燭影斧聲之夜,記為開寶乙亥歲,就是開寶八年,顯然是錯誤的,應該是開寶九年,西元976年,太祖死在這一年。這個錯誤的發生,是有原因的。

因為宋朝的年代排序,「宋太祖開寶八年」之後就是「宋太宗太平興國元年」,乍一看,就是宋太祖駕崩的十月在開寶八年——不太瞭解歷史的人,都會這麼認為。因為歷史的慣例,就是新皇帝正常即位,沿用先皇年號,以示尊重和紀念,次年再改年號,稱為改元。可是實際上,這些大事都發生在開寶九年,因為宋太宗即位兩個月後,在十二月二十二日,離當年除夕只有七天[6],宋太宗冒天下之大不韙,執意改元,將開寶九年從官方正史中剔除了。在古代資訊不發達,書籍少、史書難找,考據歷史很不容易的情況下,因為開寶九年被抹掉了,改為太平興國元年。這樣,人們更容易把「燭影斧聲太祖崩」傳為開寶八年乙亥年。

除此之外,還有很多小矛盾,因為《太宗即位》通篇看來,在給宋太宗抬轎子,明確寫出了太宗即位的合法依據——「遺詔」,為此,筆者不得不揭示文瑩的寫作意圖,這也是判定史料可信度的重要原則。

3. 《續湘山野錄》的寫作意圖、文章立場

北宋僧人文瑩做詩較有名氣,出入於達官顯貴之間,後以見聞寫成《湘山野錄》三卷,《湘山野錄續錄》一卷。成書於宋神宗熙寧年間,主要記載了自北宋開國至宋神宗時期的宮廷和高官顯貴的遺聞軼事。

因為是當朝要聞的史料筆記,不可避免地要為尊者隱諱,而且不乏有為皇帝臉上貼金之事,對《太宗即位》也是一樣。

文中上來就說宋太祖、太宗兄弟沒發跡之前,曾與道士混沌交遊,經常在一起喝酒大醉,道士預言太祖即位時宋太宗也當場聽到——這是不可能的。因為太宗比太祖小12歲,太祖趙匡胤闖蕩江湖,是在21歲前後,投身郭威帳下效力是22歲,從軍後軍務在身,南征北戰,就沒時間閒遊了。在這之前太宗才不到10歲,不可能和道士交友一起喝得爛醉。太祖34歲陳橋兵變,被擁立為天子,帶兵回京後,史料記載那時22歲的弟弟趙光義在家聽到後大驚,躍馬而出去迎接。在這之前,太宗是一直在家裡讀書的,杜太后對他的管教是非常嚴格的。這都表明,太宗不可能和混沌交友。而且,後文說太祖976年又邂逅混沌,根本沒提太宗的事。要知道,太祖的禮儀性活動,太宗作為晉王、開封府尹是跟隨同去的,不離左右。如果趙光義真和混沌也是莫逆之交,怎麼後來不提太宗見到故友的反映呢?由此可見,說宋太宗和太祖一起和道士交往,純粹是對太宗的曲意奉承。

基於這樣的意圖和立場,《太宗即位》中那些有利於太宗的部分,可信度就差;而那些自相矛盾的部分,那些為太宗表白卻露出馬腳的部分,需要重點辨析,因為真相就藏在那裡。

4. 偵探辨文章,「遺詔」藏真相

《太宗即位》雖然揭示了燭影斧聲的細節,但是表面都在列舉太宗即位的合法性——如果沒有這些遮掩,就等於說太宗弒君一樣,人、書都難保全,所以這樣寫也是慣例。

《太宗即位》乍一看,以為宋太宗是按「遺詔」依法即位,再細看,就能看出造假,因為意外死亡不可能先立遺詔。《宋史》最關鍵的《太祖紀》、《太宗紀》都沒有說有遺詔,太宗一生都在為即位沒有合法憑證而編造證據。

《遼史》對宋太宗的非法登基,直言不諱:「宋主匡胤殂,其弟炅(趙光義即位後自改名炅)自立為帝,派遣使者來告。」

《續湘山野錄》指證:太祖死亡前的案發現場,只有太宗一人在。假如當時太宗就在宮裡過夜,太祖一死,太宗馬上用假遺詔即位,這是預謀的弒君奪位,事先都把假遺詔造好了,顯然太宗就是兇手!

我們再看另外一部與此大同小異的宋朝筆記。

5. 《夔州直筆》,直指嫌疑

南宋高宗的朝議大夫蔡惇在《夔州直筆》中記錄:太祖召陳摶入朝,問壽數。陳摶說:「丙子歲十月二十日(976年11月14日)夜或見雪,當辦後事;若晴,可以延壽12年。」到了那一天,晚上皇上沒睡覺。入夜就讓宮人看天氣,回奏星光燦爛。交更時分,再令出視,回奏天陰,一會又說下雪了。於是趕緊請太宗入宮,置酒,囑咐繼位的事,到午夜時分才退席。皇上就寢,侍寢者聞鼻息聲異,急視之,已崩。太宗於是進來繼位。[7]

《夔州直筆》說法基本相同,只是把混沌道士,誤為傳說中的著名道士陳摶。太祖暴崩之時,太宗在不在宮中?《夔州直筆》竟然含糊而過,原文是「夜分乃退」,「退」字模稜兩可,有退席和退出皇宮兩種解釋。

這些史料對太宗太不利了,特別是「燭影斧聲」,分量太重。文瑩去世十多年後,司馬光開始寫史學巨著《資治通鑒》了,因為《資治通鑒》是寫宋朝以前的歷史,不能寫入宋朝這段奇案,他寫了一本筆記《涑水記聞》,記錄宋朝的逸聞軼事,並有意地漂白宋太宗。

6. 司馬洗白,洗出鬼怪

司馬光在《涑水記聞》中,為宋太宗巧妙辯解說:「太祖晏駕時,已經四更時分了,皇后急命大太監王繼隆(王繼恩之誤)召太祖的18歲的兒子趙德芳來。而繼隆認為太祖傳位給其弟晉王趙光義的意志已定,就直接去找趙光義。

「在晉王府門前遇見醫官賈德玄(程德玄之誤),德玄說:『夜裡二鼓時分,有人在門口叫我:『晉王召見』,我出去一看沒人。如是者三次。我怕晉王有病,就來了。』二人進去見晉王。

「晉王大驚,猶豫不敢行,要跟家人商量……繼隆催促:『耽擱久了,位置要被別人占了。』晉王才冒雪步行入宮……皇后問:『德芳來了?』大太監王繼隆說:『晉王來了。』皇后愕然,驚慌之中說:『我們母子的性命,都托給官家(皇帝)了。』晉王哭道:『共保富貴,不用擔憂。』」

顯然,在司馬光筆下,不提太祖駕崩前和太宗喝酒,開篇就說太宗不在死亡現場,不知情,可謂煞費苦心的精心辯白。這樣貌似洗白了宋太宗,擺脫了謀殺嫌疑,卻洗出了鬼怪——程德玄半夜聽到鬼叫門?出門三次不見人?冒著大雪中在晉王門口等了4個來小時?

其實,昧心做祟,越描越黑,後面的分析大家就能看到:司馬光刻意為宋太宗漂白,恰恰暴露了趙光義是兇手,請看下集《司馬立場傾向強,偶做偽史歪真相》。

註釋:

[1](宋)文瑩,《湘山野錄 續錄 玉壺夜話》,中華書局,1984年版。

[2]《湘山野錄 續錄》原文誤,原文為「開寶乙亥歲」,是開寶八年,原文又說那是太祖生命的最後一年。我們知道太祖死於開寶九年(976年),正文筆者做了改正。

[3]太祖西巡洛陽前:這一句在《續湘山野錄》中沒有,根據《宋史》和《續資治通鑒長編》補上。

[4] 上巳(音:四)節,又稱「女兒節」。最初是紀念黃帝誕辰的節日。相傳黃帝軒轅氏生於三月上巳日,即第一個巳日。因為甲子計日60天一輪,第一巳日可能是:乙巳日、丁巳日、己巳日、辛巳日、癸巳日之一。魏晉以後,上巳節改為三月三,後代沿襲,所以又有了「二月二,龍抬頭;三月三,生軒轅」的說法。

[5] 祓禊,音:服戲:上巳節這一天,最初古人要到水邊祭禮上古的黃帝,洗濯去垢,洗去不祥,消除不好的運氣,祈求新福。後來發展成到水邊郊遊、飲宴、洗滌,祈福,因為少女要盛裝前往,又演變成女兒節,把紀念黃帝的傳統忘卻了。

[6]查方詩銘、方小芬著的《中國史曆日和中西曆日對照表》,開寶九年當年十二月是小月,29天,除夕過年在十二月二十九。

[7]《續資治通鑒長編‧卷十七》:蔡惇《直筆》云:太祖召陳摶入朝,宣問壽數,對以丙子歲十月二十日夜或見雪,當辦行計,若晴霽須展一紀。至期前夕,上不寢。初,夜遣宮人出視,回奏星象明燦。交更,再令出視,乃奏天陰,繼言雪下,遂出禁鑰,遣中使召太宗入對,命置酒,付宸翰屬以繼位,夜分乃退。上就寢,侍寢者聞鼻息聲異,急視之,已崩。太宗於是入繼。按惇所載,與文瑩略同,但即以道士者為陳摶耳。#

點閱《逆天而為痛悔遲:453-2018年天象揭祕》相關連載文章。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修行的人講究積功德,但是苦修一生,在人間弘揚正法,積攢的功德也沒有趙匡胤的功德大,所以,趙匡胤那一生,不用修,已經超凡入聖了,勝過常人數世的修行。而且當世就給福報,在人間延壽9年。
  • 所以,如果完全按舊運程的安排走,宋太祖趙匡胤延續前朝滅佛的國策,即使興道法,也不會延壽,會在967年五星連珠的血腥天象下應劫而亡,一統天下將由宋太宗趙光義實現,因為趙光義將撥亂反正、大興佛法,開創天大的功德,上天賜福,換來軍事強國與盛世偉業,那都是水到渠成的安排。歷史再次留下一個滅佛和延續滅佛的教訓,留給後人、警醒今人。
  • 剖開人云亦云的傳說,仔細想想就明白了:佛法無邊,在小說《西遊記》中有著生動的藝術展現,正因為釋迦如來有那麼大的法力,他講的佛經才能度人。而梁武帝蕭衍,沒度過任何人,沒有感化過任何惡人,沒有任何法力,最後被惡人囚禁、悲慘餓死,連能降伏惡人的初果羅漢都沒達到,他寫的表面文章,就有法力、能度人?
  • 前面我們結合現代天文學,展現了「五星連珠、盛世血路」天象中「盛世」的意義,這個天象銘刻著宋太祖大興佛法、開創後世盛世的輝煌。其實,古代所有的盛世,都和佛道正法大興有關。
  • 五星聚是天下變遷之兆,是一個血腥之象,「天子將亡,人間換王」,而公認的中華天子宋太祖趙匡胤,死於976年。是天象不準了?還是趙匡胤延壽9年?
  • 金木水火土五大行星,在太陽升起之前聚集在東方,或在太陽落山後聚集在西方,叫做五星聚、五星合或五緯合,俗稱五星連珠。五星聚一般指聚集在經度30度以內,聚度越小越好看,天象意義越強。
  • 雖然天象學失去真傳,但是李淳風留下了既簡明、又玄妙的《推背圖》,以天象毫釐不爽地預言了未來。想知道未來是什麼樣子,要到《推背圖》上找尋答案,這在宋朝之前的五代時期,就成了文化常識。
  • 「順理而舉易為力,背時而動難為功。」在古代,天象官占卜天意,對帝王的決策往往起著決定性的作用。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