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3-2018年天象揭秘-上部

逆天而為痛悔遲11:歷史有軌道,《推背圖》上找

作者:古金

圖11-2:景德元年十二月初一澶州大食分日食示意圖。(古金提供)

  人氣: 2207
【字號】    
   標籤: tags: , , , ,

第十一章  歷史有軌道,《推背圖》上找

(接前文 逆天而為痛悔遲:453-2018年天象揭祕10

前面十章,我們撥開了中華神傳文化中最神祕的天象學的面紗,還原了天象軌跡帶動人間變化的歷史,展現了天人合一的精妙。天象學在唐朝前期走上了歷史巔峰,以李淳風的《乙巳占》為代表,而後又回到了大道修行人之中。到宋朝已失真傳,司天監對天象頻頻錯解,導致了宋真宗澶淵之盟的戰略錯誤,鑄成千古遺憾。

雖然天象學失去真傳,但是李淳風留下了既簡明、又玄妙的《推背圖》,以天象毫釐不爽地預言了未來。想知道未來是什麼樣子,要到《推背圖》上找尋答案,這在宋朝之前的五代時期,就成了文化常識。

《推背圖》到宋真宗時期,已經按順序準確應驗了十六象,北宋初年做了百部顛倒順序的《推背圖》偽本,但是皇家必然藏有真本。皇家應該關注的焦點,必是《推背圖》第十七象,這一象,簡明而深邃地預言了澶淵之盟,簡直像天定的歷史劇本一樣,註定了一切。假如宋真宗能提前看到其中的天機,也許會順應天道做得更好——但是歷史不容假設,即使到了1000多年後的今天,人們還沒完全看透這一象的真意。

1.《推背圖》上的澶淵之盟

圖11-1:金批本《推背圖》第十七象,精確地預言澶淵之盟,而今並未解透。(古金提供)

《推背圖》這一篇預言,生動形象,簡單明瞭,一看就知道預言的是澶淵之盟。為什麼能預言這麼準確?會不會是後人附會的?以「事後諸葛亮」來冒充預言?還有人說:圖中代表契丹國主的人,竟然穿了清朝官員的服飾!顯然是清朝人偽造的,歷來都把這個當作否定《推背圖》的力證。

其實,這都是膚淺的外行邏輯。《推背圖》中對唐朝以前的外族人,都用這種清朝服飾展現的,而對清朝的官員,都是用漢朝的服飾展現的。這是用時空錯位來設的畫謎,是符合預言的暗喻之道的。

而且,如果是後人編造,誰造的假,誰就會把自己設計的謎語完全破解開來,以展現智慧。但是這一象中,深層的喻意,古人卻沒有破解開來,比如:

「寇」字雙關妙語

過去對這篇預言的解讀,只把「完全女」,解釋為「寇準」的「寇」字,「寇」字的行書寫法形似「完、女」。這是一層答案,但是謎底不止於此。「完全女」還有一層意思:「寇女」,指蕭太后。寇是侵略的意思,史書中把此次遼軍南侵稱為入寇,宋人野史筆記《續湘山野錄》也把這段歷史叫做 「匈奴寇澶」,認為契丹是匈奴後裔。其實,當時契丹掌握軍政大權的是蕭太后,整個談判過程的籌畫、實施,契丹一方都是蕭太后主導的,所以,「完全女」一語雙關,同時喻指敵對雙方,非常貼切。

那麼,「奏得奇功在議和」,在遼方也當然是「寇女」蕭太后的奇功一件。

「乍」字生花妙筆

再看詩中的「乍」字,以前都沒把此處的妙筆展現出來,這也印證了不是後人造假。「乍」字在漢語中的意思,本義、引申義共有13種:暫時,剛剛,初,恰,猛,忽,忽然,突然,竟,鼓起,顫抖,撐起,華麗。對比上面講述的真宗渡河的場景,「乍」字的13種意思,都在預言詩中體現出來,都能在不同層面上,形象地展現當時的場景。

卦象畫謎有深意

畫謎中兩人隔著的河,代表黃河,宋真宗站在一小塊地面上,後面還有水,表示真宗所處的位置,地下有水,是「上地下水」的「地水師卦」。「師」卦,是「地勢臨淵之象,以寡服眾之意」,正合寇準力排眾議,強諫真宗出征之舉。卦的大象為「養兵聚眾,出師攻伐之象」。

奠邦邑,見天機

再看讖詩:「掃邊氛,奠邦邑。」正解應該是:掃清了邊境的的戰爭氣氛,奠定了蕃邦北宋的城邑安寧。

邦,是指封國,不是指天下,最常用的詞就是蕃邦,在評書戲劇中常聽到「蕃邦」,在《楊家將》裡指遼國,在《嶽飛傳》裡指金國。實際上澶淵之盟後,是中華的正統天子宋真宗,淪落成為蕃王,北宋一時間成了蕃邦,奠定了蕃邦北宋的邊境城邑!

無獨有偶,再看畫謎。畫謎定格在契丹帝王向宋真宗拱手議和的那一瞬間,「澶淵之盟」兩國約為兄弟,宋真宗年長為兄,遼聖宗年幼為弟,真宗尊蕭太后為姑母。弟弟向哥哥拱手行兄弟禮的一瞬間,宋真宗在黃河南,遼聖宗在黃河北,「面南背北」的天子是誰?是遼聖宗!「面南背北」這在中國傳統文化裡,是天子的代稱啊,畫謎預言的遼國人,成了面南背北的中華天子!

《推背圖》裡有方位意義的畫謎,至少有22幅圖都有「上北下南」的方位喻意,這幅畫謎,在方位上顛倒了,在決定天子的時刻,顛倒了。

本象乍一看,「天子親征乍渡河」,中華的天子是宋真宗無疑——議和前就是這樣,可是議和定下城下之盟後,天子之位就轉給了契丹大遼,下一篇,我們還會給出最典型天象佐證:熒惑守心定正統。

2. 卦象指引見天道

《推背圖》對當世的指引,在卦象上,只要識字的人,查查《易經》,就能看到「澶淵之盟」那一象的師卦是:「地勢臨淵之象,以寡服眾之意」;對於爭端「宜進不宜退,內心雖憂,但得貴人之助」。結合第十七象的預言詩、畫,這些都在展現澶淵之戰當時應該採取的「議和之道」,在議和中進取,不能退縮。

宋真宗當時內心憂懼,但貴人足具。文臣一方:首席宰相畢士安「以命塞天譴」,次席宰相寇準一身正氣,精誠輔佐,運籌帷幄;武將一方,大帥李繼隆率大軍在澶淵城外佈陣制敵(城頭強弩射死敵軍主帥),名將楊延昭獻上制勝戰略,在敵人後方威懾。

只要宋真宗按天象之意,走人間的正道,無為而治,放手讓寇準一搏,必然是順應天象,成就百世之功。這都符合師卦「宜進不宜退」之意。寇準在天時、地利、人和,的勝勢主導下,議和必然是逼迫契丹歸還故土、俯首稱臣進貢,定下的是勝利盟約,必然上合「蠻夷來貢」的天象,下和師卦「宜進不宜退」,必然是真正給受盡契丹欺淩擄掠的大宋百姓做主。絕不是真宗授意那樣的城下之盟,向侵略者進貢,自貶身價淪為蠻夷……

再看遼國一方,蕭太后之舉完全符合了「師」卦:「宜進不宜退,內心雖憂,但得貴人之助」。 大宋的司天監,無意中成了蕭太后的貴人。而且,蕭太后也符合了「地勢臨淵之象,以寡服眾」的卦意,以寡弱的遼國疲老之師,讓兵多將廣、人數眾多的北宋臣服!

再看預言詩最後一句「奏得奇功在議和」。「奏」,本意是進的意思。《說文解字》:「奏,進也」。也就是深層含義:在議和時,當進取,可得奇功!可見預言詩和卦象的指導意義是一致的。

也就是,當時誰在和談的天意下進取,誰就是順天符合天道。順天象者得天下,逆天道者失天下,中華天下的正統,歸於遼朝。

也許有人會說:宋真宗運氣也太不好了,遼國蕭太后、遼聖宗怎麼運氣那麼好?敗勢翻盤,大勝而回。為什麼運氣會是天壤之別?後面會逐漸深入揭示根源。

3. 天意分上下,天象有高差

其實人間事的成與不成,都在天象的預言之中。澶淵之盟,天下易主,也在天象的一層預言之中,也就是天象有不同層次的內涵在。

儘管日暈抱珥這個天象是千年祥瑞,但畢竟它是大氣層形成的、以太陽為背景的天象,離地球最近,層次低,天象意義也弱。而日食,是月球與太陽形成的天象,在地球基點上看,要高於前者,所以雲氣類天象,最終決定性的意義要服從於後者。

第一層天象(日暈抱珥),是引導天子宋真宗順天意而行,成就輝煌偉業。

第二層天象(大食分日食),又能看到宋真宗將被司天監扭曲的「天意解讀」嚴重干擾,被蒙蔽逆天而行,丟掉華夏的正統,從中華天子淪落為蕃王(後來正統又在宋遼之間幾次變遷),我們深入看一下日食天象圖。

圖11-2:景德元年十二月初一澶州大食分日食示意圖。
圖11-2:景德元年十二月初一澶州大食分日食示意圖。(古金提供)

澶淵畢竟不是日全食,是大食分日偏食,《乙巳占》:「蝕大半,災重,天下之主當之……更立天子。」當時日全食帶在主要在遼國,橫掃遼國的上京、東京、南京,橫掃遼國佔據的燕雲十六州的北部十二州,遼國的君主幸運地躲過了,但是遼國之主承擔的天災,應該比宋真宗大。天意是宋真宗在議和中進取,實現「黃雲入箕、蠻夷來貢」的天意,趁著勝勢收復燕雲列州,使遼國逆天大敗、國家易主。結果真宗逆天做反,丟了中華的正統天子之位,成就了契丹的崛起。

第三層天象:前面講過的1004年12月1日「金火相犯」。那是兩顆行星形成的[1],比月球距離地球遠,所以層次又高一層。因此,「金火相犯,金星在南,南邦敗」的天意,最終實現了,兩國大戰變成了談判戰,南方大宋敗於北方契丹,敗者為臣淪為蕃邦,這也合人間之道。

第四層天象:太白晝見。這個天象,是大氣層、金星、太陽形成的,層次比日食、比金星火星相犯,更高遠,所以,決定意義更強。前面說過,「太白經天」是人間換王之兆,「太白晝見」一般不換天子,但是《乙巳占》說太白晝見也有人間換王的可能——這次,結合低層的金火相犯、大日食、日暈抱珥等天象,因為宋真宗逆天,太白晝見強化為換王之兆。

第五層天象,前面講過的「熒惑守氐、守心」,是行星和太陽系以外的恆星系背景形成的天象,在中國古代的天象學中,就是最高的了[2],所以,中國古代,曾把「熒惑守心」作為判斷中華正統天子的一個標準,下一章就會講到。

由此我們也能看出,《推背圖》展示了不同層次的天象,而且最終定格在最高層次的天象上。所以,撥開歷史偶然事件的紛紛擾擾,我們能從《推背圖》中看到歷史發展的天定軌道。

是不是宋真宗屈辱議和逆了低層天象,卻順應了高層天象呢?因為高層天象上看,從《推背圖》上看,就是展現宋真宗亡失中華正統啊?

——這也是不理解天象文化的想法。層層天象是由上而下貫穿下來的,不是錯位的。逆了低層天象、天意,就是逆天,在高層天象是註定他逆天的教訓和天譴,給後世留下警醒,僅此而已。

4. 天象正解日,逆天悔已遲,今人覆轍時!

如今我們用這麼多的筆墨,用現代天文學,結合李淳風的《乙巳占》正解了澶淵之戰的三連天象,假如宋真宗在天有靈,看到當初順天的偉業,和自己逆天的惡果,得追悔莫及——還原真相,不是讓今人替古人後悔,而是讓今人免於再次後悔!

歷史的意義,不僅僅在於文化知識的積累,也在於對未來發展的預言。天象是迴圈的,天人是合一的,所以人類的歷史是重複的。相同相近的天象下,人間會以不同的形式,演繹相同的主題,強化相同的本質意義,而這本質意義,都在相同的天象解讀裡。這也就是唐太宗的精闢總結:「以史為鏡,可知興亡」。

後面,當我們《推背圖》和《乙巳占》解讀當代天象,特別是解讀1999~2018年天象的時候,大家會驚訝地看到,古人逆天痛悔之日,正是今人重蹈覆轍之時!

註釋:

[1]我們熟知五星連珠,是金、木、水、火、土,這五大行星之間形成的天象,層次又高一層,這個天象從古至今幾乎被完全誤解,後面會講到。

[2] 當然,還有更高一層的天象:超新星爆炸。那是太陽系以外、銀河系以內,恆星系之間變化形成的肉眼可見的天象,它的真正意義很特殊,超出了中國的範圍。這些奇妙的天象,以後也會深入淺出地講述。@

點閱《逆天而為痛悔遲:453-2018年天象揭祕》相關連載文章。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探究歷史,不是為了研究學術講故事,而是為了展現未來。天象是迴圈的,歷史是重複的。相同、相近的天象下,人間在以不同的形式,變奏著相同的主題,所以後人能從天象對應的歷史中,找到未來成敗的真機。下面我們就回推時空,還原那些經典天象下的精彩歷史,而這一切,也都是為了解開1999~2018年的天象謎語,給當代的每一個人,展現順應天數、避禍造福、開創未來的真機。
  • 後周世宗柴榮,一直被認為是少有的明君,從古到今,人間一直為他的英年早逝惜憐嘆婉——但是在天道衡量,這卻是一位逆天的帝王,兩度凶險的天象,把柴榮逆天的大罪,刻寫在了天象之上。
  • 在五代時期,唐朝的大預言書《推背圖》已經風靡華夏。其實,如果柴榮能認真看一下《推背圖》的話,不難看出自己命定的運程已被一日不差的寫在預言上了。
  • 西元1004年12月15日上午,發生了太白晝見的天象。這次天象對應的歷史,就是後世熟知的「澶淵之盟」。史書記載得比較詳細,但是,其中的三次天象記錄卻含混不清,歷史上也一直在迴避這三次天象的解讀——那才是最關鍵的天意所在!
  • 當真宗的黃羅傘蓋在北城垛口上升起來的時候,城外駐紮的宋軍大營,歡聲雷動。「萬歲、萬歲」,聲音越喊越齊,雷鳴一般。宋軍終於等來了久違的皇帝,士氣暴漲,沸反盈天。
  • 其實,從澶淵訂盟那一刻開始,真宗就不再是中華天子,華夏的正統國的殊榮,就歸於契丹大遼了,天眷遼朝,蕭太后開啟遼國盛世。讀者覺得這是故作驚人之語麼?下面我們把「太白晝見」——「日暈抱珥」——「午後日食」這一個月內發生的天象,連貫、深度解讀之後,大家就能明白這段歷史的真機所在。
  • 天象並不是高深莫測的,如果真是深邃難懂,人人不解,那還有什麼現實意義呢?其實只要引經據典,就能基本給出正解——可惜,契丹當時沒有真懂天文的人,北宋的司天監,因為一知半解,全部錯解,釀成了宋真宗逆天而為的千古大錯!天象並不是高深莫測的,如果真是深邃難懂,人人不解,那還有什麼現實意義呢?其實只要引經據典,就能基本給出正解——可惜,契丹當時沒有真懂天文的人,北宋的司天監,因為一知半解,全部錯解,釀成了宋真宗逆天而為的千古大錯!
  • 這就是當時天象給天子宋真宗傳達的正道天意:昭示天子開創百世功勳,再次演繹兵家「不戰而屈人之兵」的千古絕唱,宋真宗這樣做才是順天,也不枉一見那次千年難遇的「日暈抱珥」祥瑞。
  • 可惜,天象定下的祥瑞,人間已經鋪成的完勝之路,都被宋真宗的怯懦毀了。讓蠻夷來貢、收復故土的天意沒能實現,北宋反而亡失了中華天下之主的地位,淪為蠻夷向遼國進貢,天下易主,契丹崛起。
  • 「順理而舉易為力,背時而動難為功。」在古代,天象官占卜天意,對帝王的決策往往起著決定性的作用。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