塵緣筆記:國之道(2)——化民
半神人明白了「國家」想說的,除非重大事件發生,在平時,社會福利體制不管再健全再龐大,都比不上百姓善良的心,讓國中百姓都能擁有善良的心,才是「國家」想走的道。
塵緣筆記:青龍之境
紅貙啊,紅貙,它為什麼一定要將人們變壞呢?因為它依靠人心中的邪念與恨而存在,但是,一群好勇鬥狠,恣意傷人,包括自己人,互鬥且互相殘殺,到最後,依舊什麼都不剩,大地變得極度荒蕪,包括它自己,也都不復存在。
塵緣筆記:國之道(1)
「國家」也希望境內百姓都是善良的,善良的百姓慧眼清明,會扶持善良的執政者與官員們,政令善良利益百姓,「國家」會活得比較長久,如果選到不善的執政者與官員們,那「國家」就頭大了,因為不善的執政與官員,就像一個個毒瘤,侵蝕著它、腐蝕著它,預告它的死亡,「國家」可不想死啊!如果「國家」沒有清除這些毒瘤的能力,那它不就死了嗎?它不要……。
雲遊商旅之拾遺篇(下)
一對老夫婦,來到雲攤子前,看手做品可愛,要挑幾個小擺件給小孫子們,也挑了一個稍大的擺件給自己。付了錢,拿走了小擺件,卻忘了給自己挑的那個稍大的擺件。等雲發現追去時,已不見兩位老人家的身影。雲在山路上來回找,人海茫茫,到哪兒找人呢?不知何時才能再相遇,而欠人家的要還,拖太久雲也過意不去。打個比方吧,相傳人有輪迴,如果一百年後才再遇到,兩位老人家寄在雲這兒的錢,加上一百年的利息,等到那時,雲就要多送一個手做品當作這一百年的利息了。
雲遊商旅之拾遺篇(上)
某年過年,雲在這個山坡間販賣,時常有位老婦人走過,與雲相談甚歡,在雲旁邊,一邊聊著也一邊幫雲向走過的遊人介紹雲的手做品。年節結束後,生意開始漸漸下滑,天氣也開始變化,雲心想,再賣個幾天,今年這個地方就差不多了。
塵緣筆記:豎琴美音
約莫七八年前,接觸到撥弦樂器,清麗的聲音,讓我慢慢往弦數更多的樂器尋去,最後停在了豎琴。我在網路搜尋一切關於豎琴的資料,聆聽著豎琴演奏,如詩般溫柔,如夢般溫潤細膩,腦子中一直有個畫面,一個穿著長裙的氣質美女,演奏著好聽的豎琴曲。
塵緣筆記:戲臺(下)
這是一個日漸國際化的時代,人間由處處是鄉村,在幾十年間轉變為處處是城市。一個女學生生長於這樣的轉變中,因父親的關係,她是少數能從鄉村至遠洋留學的人,在那個稍早的年代中,在西方學習了一門古典學科。數年後,成為一名女教授。女教授有一位十分愛護她的先生,眾所周知,在她被排擠、被中傷、被妒嫉時,總能默默地在身後支持她,她在國際間小有名氣。
塵緣筆記:戲臺(上)
話說,在某個朝代、某個皇宮中,有個清秀美麗的大宮女,她很得皇后信任,皇后待她很好,讓她掌管宮中很多事情。她雖非國色天香(如果是這樣就不會只是宮女了),卻也深深迷倒了掌管宮庭倉庫的大總管。
塵緣筆記:雲遊商旅(下)
這其實是位好客人,一次跟雲訂了20個擺飾。雲在一個大節日開始時遇到他,因逢節日開始,雲想請客人直接去煉土廠和前輩訂做,客人覺得麻煩,要從雲這裡訂。因訂做數量多,客人也殺價,雲便也接受了殺價,認為有賺就好,就當幫客人多服務一下。
塵緣筆記:雲遊商旅(上)
在現實生活中,我們常見一些做小生意的人,處在社會的各個角落,他們或許沒有很高的學歷,卻生命力強韌;他們多數有一些好手藝,做吃的、做一些手工藝品,以服務人群順便換取生活所需。有人曾說,我們上上代的人,大部分靠的是手藝;我們上一代的人,靠的是文書,而到了我們這一代,好像……什麼都不會。
我們一起出生在無垠的宇宙中,一起遊戲、玩耍,在漫長數不盡的歲月裡一同成長,如同同一個體生命上的不同細胞,像是同一身體的左手右手般存在。
塵緣筆記:湖畔故事之三
從草原往左看,還有那一片黃花,偶見蜜蜂採蜜,而另一座木質涼亭立在哪兒,提供了另一個人們體悟與聆聽自然詩篇與樂章的歇腳處。
塵緣筆記:湖畔故事之二
走過嚴寒的肆虐,湖中死去的魚兒以袋計,而春來了,在高堤旁,驚喜地發現小小的漣漪不停的出現,是魚苗!為數眾多的魚苗,在春神的眷顧下長成於湖中,展現了生生不息的生機!
湖面再也聽不到小天鵝淒涼的嘎嘎哭喊,小天鵝也不再悲傷,眼神慢慢慢有了生氣。它多了新朋友,而且一次五隻,都關心牠。
塵緣筆記:轉變(3)
在人生的轉折處,一艘意想不到的,名喚「生意」的船帆,正在逐漸啟航。
塵緣筆記:轉變(2)
一個人給人的印象,即代表他的商譽,他知道扭轉形像需要一段時間,經過這次受傷,可喜的是,他給人的形像漸漸地在轉變。
塵緣筆記:轉變(1)
商人都是貪婪的這句話,為此,他遠離了出生的家庭,長年與基層人員一起工作,他的工作非常基層,需大量的體力活,收入不高,在那段時間,他學會了如何用不高的收入生活。
塵緣筆記:當龍傳說(4)
當他的分店開到東方時,行銷也到了東方,東方許多地方保留了許多民俗傳統,其中一個就是相信輪迴轉世之說,他也去湊了熱閙。在那東方的寺廟中,一位事業版圖比他小得多的企業主,問那廟中他們的神,什麼時候可以退休啊,他不知道為什麼退不了休,而那廟中主持卻回答,這位企業主轉世前答應天神,要下世完成洪願,從天堂的財庫裡搬了太多的錢,轉世後,搬下來的錢,太多用在個人享樂上,而沒有完成洪願,因此這位企業主不能退休,得將答應下來的事做完。
塵緣筆記:當龍傳說(3)
天災及債務沒能阻擾當龍,隨著時間過去漸漸消褪。當龍開了第五家分店,這是第一家跨國分店,卻因為不熟悉當地的民情風俗,而差點關閉。
當龍第一次開分店之前,為了籌措第一家分店的資金,省吃儉用,又更辛勤地工作,勞心勞力又吃得更簡單的情況下,第一家分店雖然順利開張了,當龍本人卻生了一場大病。生病期間,累垮了其他家人,第一家分店,就只好請人管理了。
塵緣筆記:當龍傳說(1)
在許多許多年前,地球村的某一處,有位年輕人,名喚當龍,擁有一家以自己名字為名的「當龍快餐店」,餐點雖非山珍海味,卻也樸實可口,價格平實,吸引了眾多來來往往的旅人。
塵緣筆記:千年之後
千年之前,帝王駕崩,那已興建多年的皇陵成為帝王此生最終的驛站。浩浩蕩蕩的送葬隊伍,舉國哀慟,多少的金銀珠寶、綾纙綢緞,隨著帝王,一起陪葬在皇陵。
和翎渝相處久了,涵兒對奶奶的記憶逐漸淡去,取而代之的是翎渝純真的笑靨。她所要經歷的一切此生該經歷的喜怒哀樂,涵兒無法為她承擔,如同奶奶當年,無法為涵除去一生該經歷的苦難。而前世,就讓它留在風中,除非她自己主動憶及。
鄉間的風吹過了宗族的土地,吹過那其中的檸檬田,也拂過了除草人的心田,在那一片檸檬田中,對比著除草人小小的心田,彷彿在暗示著人的身體,就如同宇宙萬物的縮影一般,是個小宇宙,而除草的方式是一樣的。想到這兒,更覺能到鄉間走走,真的是一個能該自己更貼近宇宙脈動的機 緣。
今天的天空藍得格外過火,雲朵變化得分外迷人,山色清晰得十分誘人,真的是美麗宜人的好日子呀!這陣子喜歡看天空的雲朵出神,彷彿聽見大自然與我的對話──述說山川日月的心情,傾吐鳥獸花草的故事,於是每個紅燈停下來的十字路口不再無聊,抬起頭就是多情的...
花香襲來
紅塵紛擾,行走在生命旅程中的我們。每天都會遇到不同的人,不同的事。尤如行進在路途中的我們,時常會在不經意間,與一陣一陣的花香相遇。 花香時而會讓你清新到心曠神怡,時而濃烈到讓你想退避三舍,有時也會淡雅到讓你感覺似有若無。 但,我...
守住一顆純潔的心
小鎮上有個瓜攤,賣瓜的王老漢技藝出色;任何一個瓜,只要他托在手裡掂一掂,就能一口報出瓜的重量,並且絲毫不差。 一天,附近寺院的方丈帶著小和尚前來買瓜。面對他們挑揀出的幾個香瓜,王老漢瞇著眼睛說:「一共二斤六兩。」小和尚不信,用秤一稱...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上天會讓某件事發生在你的身上,必定有祂的美意,而那個美意一定是「為了你好」。你之所以會覺得不好,那是因為你並不了解上天的整個計劃,也無法以較長的視野來看眼前發生的事,所以才會去質疑上天為什麼讓我失敗?讓我受苦?讓我破產?讓我殘障?為什麼?這難道是為了我好?
有緣不在言多
一年一度,不斷送走著班上的學生。也往往在畢業宴會那一刻,才最能深刻地體會到「自古多情傷離別」的味道。 那些平時最愛問問題的學生,不用說此時會黯然神傷,只有一起趕緊多照幾張相片,彼此留念。 但最令人感動的是一些平時寡言少語的學生...
塵緣筆記:蒼天垂青龍  神韻點梅花
直到散場後,還是想到就流淚,眾所周知,神韻藝術團巡迴世界,乃世界第一秀,以復興正統中華文化為宗旨,所有演出題材,都取自中國五千 年仁義、善良的價值,這首歌曲能被選中且於舞臺上加演,一定不是件簡單的事情,代表了世界,乃至蒼穹,承認中華民國文化之精神,代表了中華民國,是繼清朝以降,真正繼承中華道統的時代,而這道統始於軒轅。無論誰誰誰表面看似再強大,也只是個空殼,改變不了這個事實。
    共有約 100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