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纪元】香港金融中心地位面临挑战

陈迈克编译

人气 92
标签:

【大纪元1月30日讯】第四季的网路杂志《香港期刊》(Hong Kong Journal)发表作家鲍林(Philip Bowring)的文章〈差异中求生存──香港市场能成功吗?〉(Surviving Through Difference: Can the Hong Kong Markets Succeed?)鲍林表示,香港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在未来面临上海、甚至台湾和韩国的挑战。香港必须做好市场区隔,保持其差异性,才能免于被取代。

香港地位不保?

中共国务院金融研究所所长夏斌(Xia Bin)最近预测说,上海在二零二零年前将成为世界前三大金融中心之一,届时,港币将与人民币连动,正如澳门币在过去几年的做法一样。至于香港,它在整体金融发展中,将退居次位,沦为马前卒。

然而,这项预测变成事实的可能性有多大?过去两年的金融市场巨变,会加剧其可能性?还是减少其可能性?这涉及到几个相互关连的议题,包括:货币、银行制度、股市、管理与法令环境等。

过去五十年来,香港因自由商港的地位而受惠甚钜。从早期的制造中心,发展为大型国际金融机构的根据地,犹如缩小版的伦敦,又因为过去五年中,许多中国企业在香港挂牌上市,使其地位有所提升。

国际金融服务业是否持续衰退,实在很难臆测,不过,衰退仍是可能的,因为就过去二十年的经验来看,只有当金融服务业的成长超越贸易成长,而且贸易成长超越整体经济成长的时候,衰退的趋势才可能反转。

港沪地位消长的关键:中国制度问题

一般来说,金融服务业的衰退被视为对香港不利,甚至会使香港更依赖大陆企业。然而,从另一方面来看,不管国际经济情势如何改变,中国都可能有外在环境恶化、贸易盈余减少、热钱外流,以及持有外债安全性等问题。如果上海想在二零二零年以前达到如纽约和伦敦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资金控制的自由化与其他改革是不可或缺的,而这种自由化却很有可能因中国本身的上述因素而中止。

东京和法兰克福两个金融中心的发展显示:即使两国政府拥有大量储备金并移除外汇管制,再加上大型的国内与贸易经济,仍不足以达到与伦敦相比拟的地位。此外,国内经济体规模也不全然是主要的障碍,伦敦和新加坡就是最好的证明。事实上,只要中国的制度被少数国营银行、以及强调稳定与控制的政治制度所操控,上海就只能继续在国内导向的中国市场扮演自己的龙头角色。

一旦上海的雄心壮志受阻,作为中国与世界媒介的香港,就能够保留其独特的地位。

事实上,香港与大陆之间存在的金融鸿沟,不仅使香港得以留住企业,也能持续吸引外汇买家、资金管理人或其他拥有全球或区域性眼光的投资者。

中共希望人民币在贸易和国际金融上扮演更重要角色,这种企图心当然有助于成就上海的金融中心地位。

然而,要达成这个目标,需要的时间可能比一般预期的长,因为中共为维持贸易竞争力,在管理人民币汇率上采行与美元挂勾的方式。人民币的使用量顶多只会缓慢增加,而且还必须是中国的全球地位在未来几年能持续增强时才会发生。

南韩与台湾在等待时机

香港没有独立的货币已经长达二十五年。因此,港币随着人民币连动,对金融机构不会产生重大冲击。但是,如果其他亚洲货币逐渐脱离与美元的连结,使亚洲货币交易的影响力日增,不再以美元马首是瞻,可能就更具重要性了。亚洲金融中心的竞争者,除了新加坡和东京之外,也很有可能是南韩。该国试图在仁川发展松岛(Songdo)高科技园区,再加上韩币(won)具有较高的国际形象,使其在面对中国和日本的竞争时,拥有更好的条件。


《香港期刊》发表作家鲍林的文章。文章指香港唯有致力于全球定位,才能避免沦为华人世界的次级地区,也免于被上海大幅领先,同时被深圳吞并。(AFP)

台湾也是另一个潜在竞争者。对于两岸如何更密切的合作,大多数的评论焦点都在两岸直航上。但台湾逐渐了解,随着有限度的松绑与开放,它有吸引大陆企业挂牌上市的潜力。像手机制造商富士康(Foxconn)之类的公司,将不须再利用香港上市的子公司来发展大陆事业。

至于香港股市与大陆的关系,最重要的议题是:香港可以持续吸引多少大陆企业挂牌上市。许多大型国营企业已经发行H股(在香港以港币交易),例如银行、电力、电话公司等。对于较小的公司而言,在香港上市的吸引力可能有限,因为香港H股的价格低于上海或深圳A股(以人民币交易,不对外资开放),也面对较严格的管制。一般而言,中国并不需要外资,想以海外上市的方式以搏得声誉的公司也愈来愈少了。

善用自由优势,香港可与上海市场区隔

除了大陆和少数台湾公司在香港发行股票之外,香港在吸引其他外资方面几乎完全失败。

香港对来自非华人亚洲地区与俄罗斯的股份不屑一顾。就这点而言,香港比不上新加坡,更别说伦敦了。香港一直无法扩展在港上市股票的基底,而且也是直到最近才意识到伊斯兰金融产品的存在。

就长期而言,香港想和上海竞争,唯一方法就是在法规管理、法律服务、会计支援服务、讯息的自由流通和国际风评上保持领先,并积极争取印尼、俄罗斯、印度和巴西等地的筹码,使自身成为亚洲和国际股票的交易中心。

当上海在交易的质与量上持续发展,并对非华人公司与中介商开放之际,香港的优势在于力求市场区隔,保持其差异性;也唯有致力于全球定位,香港才能避免沦为华人世界的次级玩家,才能免于被上海大幅领先,并被深圳吞并。◇

本文转载自《新纪元周刊》第154期【西方看中国】栏目 (2009/12/31刊)

本文连结: http://mag.epochtimes.com/gb/156/7402.htm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新闻
香港经济在复苏中又面临新泡沫危机
香港金管局:5000亿热钱流入香港炒作
调查:香港繁华背后贫穷问题仍严重
调查:中国明年信贷违约风险 亚太地区最高
最热视频
【时事纵横】川普人气超夯 脸书遭群攻认怂?
【解密时分】殉爆之王——苏式坦克T-72
【财商天下】污染王变身环保王 中共夺气候霸权
【新闻大家谈】力挺川普 佛州州长蹿红
【十字路口】透视共产党:谎言谋霸5套骗术
【珍言真语】汤伟雄:拒“安心出行”结束健身室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