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家访谈系列 (9) 雕塑家李良仁 梦想“福尔摩沙”放大

邱斐显
  人气: 135
【字号】    
   标签: tags:

近年来,国际知名雕塑家李良仁的艺术作品,在台湾公共装置艺术领域,颇负盛名。1995年台北市立美术馆的“天空—一九九五”,1998年嘉义布袋镇的地标“千禧布袋”、新竹国泰建设荷兰村的“彩色花园”,2000年与2004年担任“总统就职晚会”的艺术指导,2005年台北华山“天赐良鸡”,都是李良仁杰出的代表作。

鲜为人知的“福尔摩沙”作品

听说,李良仁有一件雕塑作品,却是鲜为人知,见过的人更是屈指可数。当我决定采访李良仁时,我向李良仁询问这件雕塑品的下落,李良仁的答复甚妙:“它还在我家的仓库里,但是我得翻箱倒箧把它找出来才行。”这件雕塑作品的名称是“福尔摩沙(Formosa)”。

“福尔摩沙”,一件只有20多公分的铜雕塑品,共分为四个部分,每个角度都对折成90度但又切割,不管观看者从正面或反面来看,都可以看到“福尔摩沙”。 这件作品是李良仁在1993年到1995年间所做的。他的创作理念是,台湾过去数百年来,不断受到外来政权的统治,“福尔摩沙”是被分割的。但是他又想把代表台湾旺盛的生命力表现出来,因此做成四个部分。

原本他以石膏铸成,后来改用铜铸。不过,这件作品至今尚未完成。因为当初创作时,李良仁用铜把它灌成实心,之后再亲自以手工方式,拿挫刀去磨角度。挫磨的 过程中,李良仁的手都磨到起水泡。原本他还想一系列做个两、三件,但技术上实在太难焊接了,甚至铜板焊接后也变了形,李良仁不得不暂时放弃。

李良仁坦白道出他的梦想:“我希望将来有一天,能把这件作品放大至7、8米高,让人们能在里面穿梭,并在铜铸的‘福尔摩沙’上面刻字。”他强调,把原寸20多公分的作品,放大到7、8米后,原有的困难就都能克服了。

“千禧布袋”成为故乡的地标

1999年,李良仁创作的“千禧布袋”,高高地矗立在嘉义县布袋镇的海边,成为布袋镇的地标。这是他设计了两个月才完成的大型公共艺术作品,高度6.7米,基座长度4.8米、宽度两米。李良仁特别选用耐酸碱的进口铜板为素材,一来可以承受布袋的海风吹蚀,二来可以鼓励游客尽情触摸。李良仁认为:“艺术作品就是要走入人的生活,让人跟作品有互动。”

嘉义布袋是李良仁的故乡,这里有他成长回忆的点点滴滴。小时候,家里向台盐租了一块地。这块地在海边的盐分地带,又常有天灾,不利耕作,因此被辟为鱼塭。这口鱼塭要养活祖母、父母亲与五个子女,共一家8口人,生活上很艰困。李良仁是家中的长子,对这些经济上的压力,感受特别深刻。

李良仁的印象中,光是与天灾搏斗的经验就有好几次。有一次,家里有一小块地,地上种红甘蔗,打算等收成时要卖人,以换取生活所需的金钱。然而,台风一扫, 心血全无。另一次,台风来袭,鱼塭面临涨潮的困境,李良仁站在牛车可行走的堤防上,眼看着鱼儿往外流,想下去救又怕危险,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鱼儿流走、海 水倒灌的事实发生。还有一次,家里改养虾,结果遇到寒流,又是血本无归。“我们家如果收成好,就赶快还债!”

李良仁成长的环境里,常常要与天灾搏斗,他觉得“跟老天爷要一口饭吃”的感受很强烈,他自然而然养成个性强悍、不服输的精神,以及草根般的韧性。

带狗和武士刀到草寮顾鱼塭

“因为生活不易,人民就容易结草为寇。在我们的庄头,我就常看见大人好斗、耍流氓、带武士刀彼此追杀的场面。我国中一、二年级时,甚至要带着小狗和武士刀,到草寮去顾鱼塭。”

李良仁从小在海边玩泥巴长大,但是生活的贫困如何让他摸索到艺术创作之路?他在国中与高中时代,都曾遇到对他影响很深的老师,开启了他的学习视野。李良仁 国中的国文老师谢英杰,不断鼓励他多读书、多读文学作品,还把自己的藏书借给李良仁带回家读。李良仁很自豪地说:“我在国中的时候,就把当时柏杨、李敖的作品都看光了,我的国文程度都比得上高中生了。”

联考5次,才进了艺专雕塑科

读国中时,有一次有个老师问他:“笼子里有3只鸡,它们共有几只脚?”李良仁回答他:“7只脚。”老师坚持说他错,他告诉老师:“我的确在市场上看过3只脚的鸡。”老师却是责怪李良仁喜爱争辩。也因为李良仁不服输的个性,在国二升国三的时候,他提了问题,问倒了一个老师,结果学校就将他转班,从中段班转到后段班。

幸好,李良仁读高中时又遇到一个良师,教美术的吴梅岭老师,鼓励他画画,才又让他投入艺术学习之路。然而,李良仁的个性不改,曾经为了国文课本里,诸葛亮《出师表》中“不毛之地”的解释,与老师理论。李良仁还拿出萨孟武教授写的考据给老师参考。

从国中到高中,在不少老师眼中,李良仁是令学校和老师们头痛的“问题学生”。高中毕业后,李良仁曾经对自己暗许一个目标:“不做艺术家,就做流氓。”不过,他没有做流氓,自己一个人离乡背井上台北后,却很努力地与大学、专科等联考“搏斗”,总共考了5次联考才成功。他终于考进了国立艺专(现为国立艺术大学)雕塑科。

在艺专念书时,有一次,李良仁在海报上,画了一个红太阳。他因此被教官找去问话。这件事对他影响很深,在学期间,他雕塑创作的风格,常常传达一个讯息,那就是“人与人之间的疏离,无法交心”。

残破哀伤女体 表现台湾妇女韧性

谈到雕塑学习过程,李良仁坦承,在学校里,先后用过石头、铁片、石膏等素材,也铸过铜,但因为自己是穷学生,没钱买铜,只好用便宜的塑胶FRP(即玻璃纤维)来代替。读书时,为了赚自己的费用,更是利用课余时间,到雕塑工厂去打工。

雕塑过程中,李良仁曾因磨铜屑,致使铜屑喷到或刺进皮肤、眼睛里去。此外,在黏接雕塑品时所使用的硬化剂(硝酸铜),也对人体皮肤的伤害很直接。再者,李良仁也没有经济能力,购买工作上必须、但价格昂贵的“防毒面具”来自我保护。

李良仁雕塑创作一路走来,几乎可用“遍体鳞伤”来形容。而且遍体鳞伤的,还不只是身体而已。他的雕塑成品,多半呈现残破、哀伤的女体,因为他企图以台湾历史的观点,突显台湾岛民的强悍个性,在心灵与意志受到摧残后,展现出强韧的生命力。而选择以女体为素材,因为李良仁觉得,台湾妇女在父权阴影下备受压抑, 她们所表现出来的韧性和内敛,与台湾历史的奋斗精神相似。

然而,展览会上,这样的成品几乎得不到鉴赏家的青睐,他的作品没人要买。

“大家都想买好看的、完整的雕塑品,也认为那样才有价值。”李良仁相当感慨,觉得自己花很多心血、凭主观意念创作,一般人却不识货。作品找不到买主、卖不出去的感受,也让李良仁心头滴血。最后还得靠朋友伸出援手,才能度过生活的困境。

背着女友大老远跑去听演讲

李良仁的朋友中,包括了一位相伴一生的配偶官月淑。官月淑和李良仁同是国立艺专的同学,又同是嘉义同乡。官月淑念的是美术科,现在是知名的儿童插画家。

李良仁强调,他在艺术创作时,不像一般人先从“美术史”开始读,而是先读“历史”。“我觉得这样做出来的作品,才会有宏观的视野。”李良仁从小就对历史有浓厚的兴趣,加上自己亲身经历的环境,使他对党外民主运动相当关心。

李良仁记得,尤清第一次参选台北县长时,他邀当时的女友官月淑去听演讲。官月淑那时候脚严重扭伤,没办法走路,但还是陪着他去。他们两人,骑着一部老爷机车,从松山一路骑到中和、南势角的某个演讲会场。当机车停在会场门口时,他们才发现,还必须走一大段路,才能听得到演讲。“我们下车后,我把她背在我的背上一直走,走到演讲台下去听演讲。当时,还有人因而让座给她。”

幸亏老婆支持 否则市场卖菜

李良仁也曾在私立学校谋个教职维生。后来,李良仁的作品先后在世界各地展出,从德国、韩国、新加坡、奥地利,到香港,也屡获大奖,但仍改变不了“作品卖不出去”的事实。那时候,弟弟妹妹陆续从南部北上,他又要教书、又要创作、又要养家,负担很大。

有一次展览完毕,他甚至兴起一个念头:“把教职工作辞掉,干脆在自家楼下的市场卖菜。”因为他看到国小毕业的菜贩,光靠卖菜,房子都赚了一、两栋。幸好他的太太官月淑,当时任职于《汉声》杂志的美术编辑,坚持扛起经济重担,让他无后顾之忧地持续创作,造就了日后的雕塑大师李良仁。

失败99次 成功地站起来一次

1994年,陈水扁当上台北市长,李良仁带有浓厚本土色彩的艺术创作,得到展示的空间。他的作品“天空—一九九五”,在台北市立美术馆中庭展出。“天空”的创作理念,来自“民俗风筝”的飞翔,加上台湾寺庙的“符画与书法”,透过民间传统竹制材料,以及民间艺术的强烈色彩,构成作品的创作元素。

当时,李良仁从事雕塑工作已经10多年了,他表示:“这件作品,打破传统的雕塑方式,以三度空间的立体构成,运用现代装置艺术的做法,结合美术馆场景、空间 及灯光效果,营造佳节庆典的欢乐气氛。”他很欣慰,他终于能在这个展示中,把台湾传统的、本土的养分,转化成现代的艺术创作。这件艺术品可说是他艺术创作 风格的转捩点,因为“天空”的完成,让李良仁把过去被积压已久的能量释放出来。

随后,李良仁与弟弟李永丰(纸风车文教基金会执行长)合作,开始涉入剧场装置领域,李良仁的作品因而加入更多与人互动的元素。对于近年来的成功,李良仁再 三强调:“现在,你看到我成功地站起来一次,之前,我可是失败跌倒了99次。和孙中山革命失败12次比起来,我比他更伟大。”

李良仁热爱创作、热爱乡土,他非常期待将来有一天,放在他家仓库长达数年之久的“福尔摩沙”,有机会把原件放大,做成高达3、4层楼的景观雕塑,让台湾人民,能亲手触摸这件深具意义的艺术作品。@

(本文转载自邱斐显部落格“台湾艺术花园”http://www.wretch.cc/blog/phesha0822)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曾道雄教授,我国著名的男中音,也是台湾声乐教父。除了从事歌剧演唱、教学之外,曾道雄也积极参与指挥、导演与编剧的工作。曾道雄本人文笔流畅优美,不但把莫札特歌剧作品“可爱的牧羊女”,填上中文歌词,甚至还以自己的生活经验,编导一出“稻草人与小偷”青少年歌剧。他涉猎的范围之广,令人不得不敬佩他的精力充沛。
  • 高子洋,本名赖飞龙,卑南族原住民,因随母姓,后改成“高飞龙”,从前亲友都叫他“阿龙”,从小在台东知本部落长大。部落里有三条大马路。第一条马路住的大部分是汉人;第二、三条马路,则大都是原住民。高子洋的家座落在第一条马路和第二条马路中间,四周围的邻居,闽南人、客家人、外省人、原住民皆有。这样的成长环境下,让高子洋的创作歌曲,包涵了多种语言文化的丰富性。
  • 王金樱期待,有朝一日,台湾能成立一个“文化电视台”,让台湾的艺术文化,有更大的表演空间,不但可以保障奉献艺术的表演者,也可以让全民随时都有艺术节目的选择。
  • 提起台湾传统戏剧,很多人都认为“歌子戏”是最具代表性的戏剧。但是仔细深究过去“歌子戏”的戏码,几乎泛滥着“愚忠愚孝”、“贞节牌坊”的中国文化,看不到台湾本土有血有泪的历史轨迹。河洛歌仔戏团创办人兼团长刘钟元,不但致力提升台湾歌子戏的精致化,也改写了台湾歌子戏演出曲目的历史,从台湾本土文学中,找到了台湾历史的题材,制作以台湾故事为主题的歌子戏。
  • 歌仔戏资深编剧陈永明,自1960年代,台视、中视、华视开播的“电视歌仔戏”时代起,就开始参与制作与编剧,从事歌仔戏编剧工作已长达40多年之久。陈永明的代表性作品,如【孔明三气周瑜】、【陈三五娘】、【台湾,我的母亲】、【东宁王国】等,皆是脍炙人口的精彩好戏。
  • 洪瑞珍,嘉义新港人,从小就沈浸在音乐气氛中。自己和家人都爱唱歌,父母亲受的是日本教育,非常喜欢唱日文歌曲。家族中的堂兄弟姊妹亦然。只要有家族聚会时,大家就会唱歌自娱。
  • 我和许亚芬的认识,要从2001年她演出河洛歌仔戏团的重量级戏码【秋风辞】谈起。那一年的暑假,我带着五岁的女儿去看【秋风辞】,原本心仪戏里小生的女儿,看见舞台上的老皇帝“汉武帝”的表演,竟转而敬佩起来,还央我带她去认识这位“汉武帝”。这出戏码中,担纲演出“汉武帝”的,正是许亚芬。
  • 李永丰,现任纸风车文教基金会执行长,负责纸风车剧团(儿童剧创作)、绿光剧团(成人歌舞剧)、风动舞蹈剧场(现代舞), 和风之艺术工作室(专事舞台、布景、道具及雕塑艺术品设计制作)四个艺术团队的创作、经营;并担任“纸风车剧团”艺术监督,以及“红楼剧场”馆长。李永丰强调:“纸风车,有风就动;没风的话,自己跑,也会变成有风,一样能让风车动。”
  • 22岁的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近日奔走海外,拜访台湾、德国、美国等地政要寻求支持香港反送中民主运动。他9月11日在柏林说:“我希望有朝一日,不仅是香港,就连中国人也能享有民主自由和平与人权。”
  • 史考特.凯利 Scott Kelly
    史考特·凯利(Scott Kelly)来自美国纽泽西州的贫穷问题家庭,他不是精英,也不是富二代,但他用自己的方式,当上了太空人,活出了理想的人生。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