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的江南 久违的你

蓝翎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认识妍是在沿海外企工作的时候。一天,办公室新来了一位年轻女孩,据说是董事长从江苏省某人才市场上招来的大学生,外语系毕业的。苏杭以出美女著称,妍虽然不属于特别漂亮的那类,但一米六几的个子,眉清目秀,鼻梁上一幅金边眼镜,加上文雅的气质,温柔的话语,整体给人的感觉比较醒目。

办公室里的一些同事对她很不友好,组长把她视为一大威胁,怕她受到重用,将来会取代自己的位置。董事长公然包养着一个情妇,由于怕失宠,所以在办公室里安插着自己的心腹。从大家的紧张情形,才知道董事长招她来是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为达到将她发展成另外一个高级情妇。

她最初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明白这里人际关系怎么会这么紧张。经我和盘托出,她才恍然大悟。我说不要给董事长做情妇,凭自己的能力奋斗,她赞同。因此,我成了她在公司里唯一的一位掏心窝的朋友。

在我看来,她是属于穷讲究的那一类人,天天做面膜,有耐心用电烫斗熨丝绸长裙。她的宿舍就在我的隔壁,抬脚就到。因为房间比较小,大家一般习惯了坐床。第一次我随意的坐了她的床,她大声的惊叫,吓了我一跳。经她解释,才知道她有洁癖,而且最忌讳别人坐她的床。但她天天到我的房间里随便坐我的床,我从来不抗议。

她拿出另外一个备用的很别致的眼镜要我猜值多少钱,我猜来猜去,才知道几乎相当于自己两个月的工资。我不解不就一个近视眼镜,有必要这么奢侈吗。“知道我这个钱夹值多少钱吗?”她又问,我懒得猜。她家据说靠上海市比较近,所以她提到她们那里的时候,前面总喜欢冠上“我们上海”,她的这些行为被我笑为“虚荣”、“虚伪”。“天哪,我变得又‘虚荣’又‘虚伪’了,这个世界上只有我妈和你敢这样当面批评我。我妈每次说我的时候,我气呼呼的起身就往房间走,我妈跟在后面唠叨说:每次说她,她就把那门‘呯’的一下关上……就在我妈‘呯’字刚说出口的同时,我把房门‘呯’的碰拢关上了。”她笑着说起过去。我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没想到我在她心中的地位会有这么高。

“你多可爱,每天早上早起用电热杯煲粥给我吃。上班铃一响,我们拚命朝公司大门口跑,你拿把梳子跟在后面,边跑边替我梳头发,像一个关怀备至的保姆。”妍笑着说。我被恩准坐她的床。一次,她跑到我的床上笑闹的时候,我推着她压坏了她曾经炫耀的那只价格不菲的眼镜,她一点也没有生气。她跟我说话时,习惯性的扬起眉毛,像唱歌一样的说着家乡味的普通话“妹妹呀……”,以此为开场白。

逛街是她的最大爱好,她是乐此不疲,但看得多买得少,每次还非得拉上我舍命陪君子。我是不太爱闲逛的那种人,除非缺衣服少什么的了,必须完成购买任务才会去逛街。为了调动我的积极性,她不惜以请吃肯德鸡什么的引诱我。我一般都是自觉的实行AA制,这次她请,下次我请,君子之交淡如水嘛。她常常一边拨着时装店里打折的时装,一边说:“我发现自己变庸俗了。”

她属于天生五音不全的那种人,唱卡拉ok跑调跑得特离谱,有时在隔壁同事那唱歌,过后有人问那天是谁唱歌那么走调?我们还常常自费到外面的卡拉ok厅去唱,折磨他人的耳朵。最开心的是夏天,每晚我们都要买上一只大西瓜,一剖两半,然后端上两把椅子爬上楼顶天台,一人拿把小汤勺,边剜着西瓜吃边侃大山。最后,肚子撑得涨鼓鼓的,心满意足的把西瓜皮往栏杆上一扣,像极了土着食人族摆放的头骨。

到了发薪水的日子,她拿着和一般文员差不多的工资,只有老董当初承诺的二分之一都不到,老董当初许诺的职位,以及给报飞机票,一样都没有兑现,老董用经济来要胁她主动投怀送抱。她一直在老董面前装糊涂,背后又特别愤怒老董对她的种种欺骗,说有一天离开公司的时候,她一定要用语言好好的刺激一下这个无耻的骗子,后来事实证明她做到了。我劝她先忍着点儿,现在对这里人生地不熟的,等脚跟站稳了,有合适的实机就跳槽。她同意我的观点。

由于我的一个建议,星期天还不得不带着她去深圳找工作、面试,自己对那个城市也不太熟悉,却自告奋勇的带路。有时上了公共汽车才知道方向乘反了,只好到下一站下车,再坐回去。最窘的一次是陪她到一家位于摩天大楼内的公司里面试,面试完毕后准备回去,进到电梯里找不到一楼的按钮,所有按钮全是两位数的,弄得我们俩上上下下的悬在半空中,半天着不了地,又一个人没见到,心里急得不知怎么才好。最后,才在楼层的角落里找到单数字的电梯。

一天, 陪她到话吧给家里打长途电话。她叽里呱啦的说着我听不懂的家乡话,只有一句似懂非懂,猜测大概是我认识了一个小姑娘,和我关系特别好。像她这样温室里的花朵,孤身一人在外闯荡,家人肯定很担心。她说她屈尊到这里来打工,主要因为失恋的缘故。她与前男友是大学里的校友,据说那个男孩有香港电影明星张智霖那么帅,本来俩人挺般配的,后来,她发现对方对自己不忠,脚踏两只船,于是毅然决然的和他分了手。南下打工是为了远离伤心地,悄悄的疗情伤。

后来,我回到了家乡。但我们常常在电话里聊个没完。妍利用休假,坚持不懈的去深圳市内谋职,后来找到了一份理想的工作,和她学的专业很对口,而且很受重用,还被派到国外出差。她给我寄来了一张近照,照片上的她形象大变,我记忆中的马尾辫已荡然无存,换作了干练的短发,照片背后写着“德国慕尼克”。

一次, 她在电话里告诉我她有了心仪的白马王子了,我替她分享高兴。

当我开始修炼法轮功以后,觉得这功太好了,迫不及待的告诉给散居全国各地曾经的那些同事们。我兴奋的跟妍谈起,她却当头给我泼了一盆冷水,说那是迷信。我说这可不是迷信,我是亲身实践过的,那书写得特别好,我寄本书给你看。没想到她一口回绝了说不看,叫我也不要练了,否则要跟我绝交。她的威胁我从来不当回事,她从来是说到做不到的。想想也是,从小到大思想里都被强灌进无神论的东西,将那些虔诚信仰人士视为搞迷信,如果没有亲身见证,我的思想也跟妍一样。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当局开始打压法轮功,我和全国千千万万的法轮学员一样,人生来了个大逆转,日子开始充满了苦难和磨折,多次被非法关押、被劳教。劳教期满后,我回到了家。一日,翻到妍的照片,按她留给我的她家的电话号码拨号,却听到语音提示这个号码不存在。我坚持不懈的拨,我曾经打通过的,因为在外跳槽是很寻常的,找不到她最新的位址和电话,我就会打到她家去问,但仍然提示号码不存在,只好作罢。我猜想可能她家搬新房子了吧,电话也换了,世事真是无常。

在警察不断的骚扰、迫害下,我离开了家,常年在外漂泊。十年里,我和妍之间就像断了线的风筝,从此音书两不闻。

春风又吹绿了江南,小桥、流水、杨柳岸,如诗如画的美境令人神往,脑海里有时会不经意的想起妍,那个透着水乡灵秀之气的挚友。猜想她应该早就结婚了吧,和丈夫应该很恩爱,她的孩子应该不小了吧。她现在是定居老家还是深圳呢?我更大胆的猜想她最好移居国外,在西方民主社会里,呼吸着自由的空气,荡尽头脑中中共强加的无神论糟粕,找回真正的自己。我最希望她能看到全世界有一百多个国家都在公开修炼法轮功;希望她能看到国外法轮功学员盛大的集体炼功场面;看到声势浩大的庆祝七千万中国民众退出中共的大游行、集会。

久违的挚友,今朝绿的江南岸边是否有你的身影?无论你在何方,记得偷闲到野外吹吹风。愿春风吹动你的发梢,愿春天已走入你的心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神韵演出的三维动画天幕被很多专业人士称作独一无二的杰作,天幕上时而表现的是江南秀丽的风光,时而是一望无际的大草原,时而是西藏皑皑的雪山时而是云雾缭绕的天庭,而且上面的人,物,房子有时候还能运动,从远至近,表现出视角的变化或者配合故事情节的发展而动。
  • 我出生的家乡是秀色江南巴蜀,因为离开的时候太小,对于家乡没有一点记忆,倒是母亲不改的乡音,在耳边絮叨的陈年旧事,让我脑子里时常描摹出家乡的一幅幅秀色来。
  • 从网上看到中国气象局专家称2009年冬季至今,中国大部分地区气候十分异常。除西南干旱少雨外,华北地区降雪频繁,表现出初雪早、频次多、雪量大等特点,寒冷天气延长,在3月中旬仍有较强降雪发生。同时,中国江淮、江南入冬以来降水偏多,南方持续低温,许多地区最低温度创历史同期记录。
  • 如画江南有芙蓉

    嫣然如水多玲珑

    伊人秋波袖中舞

    悠悠柔德韵无穷

  • 严冬去,
    祥瑞伴春归。
    碧叶诚托仙玉露,
    金莲尽展宝华辉,
    新岁沁慈悲。
  • 神韵在达拉斯的第二场续演传奇,幕启幕落,时空轮转,天上人间。塞北的壮美,江南的明秀,男子的神勇,女子的娇柔,在舞台上交相辉映,令观众如身临其境般陶醉。舞蹈中的高难度动作、优美意境和感人场面,不时博得观众阵阵掌声。歌唱家被观众欢呼加唱、观众随主持人学念中文“神韵”,乐队指挥向观众挥手致意……无不印证着观众的内心共鸣。
  • 红尘事,
    多少梦魂中。
    一法惊破千载迷,
    万千感慨涌心胸,
    心明步匆匆。
  • 当众目期待下的时钟笑开圆脸﹐嘀哒有声地走近今年最后一个零点﹔当送旧迎新的鞭炮挂上高竿﹐热爆爆的心肠只等着一火点燃﹐无论您近在咫尺﹐还是远在天边﹔或阻隔着浩瀚的大洋﹑巍峨的群山﹔或相望于美国的东西海岸 ﹑神州的塞北江南﹐我们全体《大纪元》的工作人员﹐在此唤起您的心﹑携起您的手﹐共同走进充满希望和期盼的新的一年﹐并把新年的诚挚问候和衷心祝愿向您奉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