仁义与富贵:确立义理合一的信念

涩泽荣一

人气 6
标签: ,

社会上许许多多的事,总是有利有弊,我国自西洋文明输入,一方面对我们的文化有极大的贡献,另一方面也免不了会产生一些弊害。

也就是说,当我们汲取世界各国的事物,而沐浴其恩泽,享受其幸福的同时,新世界的毒害也一并传入,这是不争的事实,像幸德(指幸德秋水,社会主义运动先驱者)这一帮人所怀抱的危险思想,显然可说是其中之一。

自古以来,像这样的叛逆思想可说绝无仅有。然而,今日所以会发生这样的思想,是因为我国建立了世界性的立国基础的缘故,虽然有其不得已,但对我国来说,毕竟是最可怕、也最应该禁忌的病毒。

而我们国民的责任,就是无论如何都要讲求根本治疗此一病毒的方法。我以为根治病毒的办法大概有二种手段,其一是直接研究此病的性质和原因,然后投以适合的药方;此外就是:尽可能使身体各部位强壮起来,纵然有病毒入侵也不怕,因为已经养成了能立即杀菌的素质了。

不过,从我们的立足点来说,二者之间应该选择哪一种呢?我们原本是从事实业工作者,要研究此一问题思想的病理病源,并讲究治疗方法,只怕不是我们的职分所在,我们应尽的任务毋宁在国民平素的养生这一方面。

只有全体国民培养了强健的身体之后,才不会遭到任何病毒的侵害,故养生的工作是不能不达成的。我将我所认为的治疗法,即危险思想防抑对策披沥于此,希望一般世人,特别是实业家诸氏能好好加以考虑。

我经常谈到我平素所持的论点,我认为利用厚生与仁义道德的结合自古以来就不太紧密,因而有所谓“仁则不富,富则不仁”的话,以为近利则远仁,依义则失利,将仁与富解释做完全不同的两回事,这是非常不妥当的观念。

将此解释极端化的结果,就是投身于利用厚生,就可罔顾仁义道德。关于此点,我多年来一直感叹不已。总而言之,这是后世学者所造成的罪过,我已经提及,孔孟之教以“义理合一”为主,只要一读四书,当可立即发现。

今举一例来说明后世儒者误传孔孟之教的情形,如宋之大儒朱子于(孟子序)最后有一段话说:“外边用计用数,假饶立得功业,只是人欲之私,与圣贤作处,天地悬隔。”大有贬抑货殖功利之意。

将此言再进一步思考的话,就和亚里斯多德所谓“一切的商业都是罪恶的”一语相一致。换一种说法的话,就是:仁义道德应该是神仙般之人的行为,献身利用厚生者摒弃仁义道德亦无关紧要。

其实这绝不是孔孟之教的真髓,不外是闽洛派儒者捏造出来的妄说罢了。然而,这样的学说却在我国元和、宽永之际盛行一时,甚至到了论学问则舍此学说别无他家的地步。至于今日的社会,此学说的余弊犹日存焉。

误传孔孟之教之本质的结果,就是造成从事于利用厚生的实业家之精神几以利己主义为本,在此观念之下,既无仁义也无道德,甚至于钻法律漏洞也在所不惜,一心以赚钱为依归。

而今日所谓的实业家,有大半人的观念就是如此,只要自己能赚钱就好,管他社会、旁人如何,如果没有丝毫社会或法律的制裁,他们甚至就沦于强取豪夺的残酷状态。

长此以往,将来的贫富悬殊将逐渐严重,更可想见的是,社会会逐步沦入卑鄙无耻的地步,这实在是误传孔孟之训的学者,跋扈了数百年来的余毒。

总之,随着社会的进步,实业界的生存竞争也日渐激烈,这可说是自然的结果。然而,当此之际,如果实业家只汲汲算计个人的私欲私利,唯恐后人,则社会将如何?

又说只要自己有利可图,其他一概罔顾,则社会将日趋于不健全,而应当嫌恶扬弃的危险思想也必然慢慢的蔓延开来。

果尔如此,则酿成危险思想的罪过,就应该完全由实业家的双肩来承担。因此,为了一般社会,若要匡正此一观念,就得本着我们的职分,极力将恪遵仁义道德以进利用厚生之道做为行事的方针,并努力确立义理合一的信念。

富且能行仁义的例子并不算少,今日对义理合一的观念犹有怀疑,从根本上加以扫除,是为当务之急。

富豪与德义上的义务

我这叫不服输的老人?还是称做老婆心好呢?到了这样的岁数,还为了国家社会在朝夕奔波。纵在自己家中,也可看见我在说这说那,虽然不见得都是好事,甚而也有来要求乐捐啦,或者借资本、借学费,种种不尽情理的事,我也都一一与这些人晤谈。

因为社会这么阔,贤者、伟人相当多,如果认为有令人嫌恶或麻烦之人会来而混淆玉石,故闭门锁户,一概谢绝来访,则不但对一位贤者来说,大失其礼,也不能完全达成对社会的义务。

故我无论对谁,都大开门户,毫不设防,尽量以诚意与礼让相待。除非是提出无理的要求,否则我都尽可能满足他们。

昔日支那有“周公三吐哺,沛公三握发”之事,即周公这位大政治家,当其用餐之时,有客来访,一定吐出口中之饭以迎接访客,听取其言。

逮至客归,才又继续用餐。如又有客来访,亦然,据说曾有一餐之间三吐其哺以接访客的纪录,可见其对访客的礼遇。沛公即开创汉朝四百年之基的高祖,他私淑周公,亦本着广俟贤者的主张,曾于清早梳发之际有客来访,他随即握着头发接见,三握发是说,梳发之间中断三次以接见访客,表示其非常欢迎客来的意思。

我虽不敢与周公沛公之贤相比,但广待贤者之意却无别,故任何人我都可以与之会面。然而,世间嫌接见访客十分麻烦的人往往很多,像富豪或名士,尤其讨厌有
客来访,总是说麻烦啦,讨厌啦,而退避三舍,这样的作风,对国家社会就不能尽到德义上的义务了。

我在最近曾因某富豪的公子刚从大学毕业,故与之面谈,告诉他出了社会之后该注意哪些事等等,当时我的开场白是说,令尊或许会因为我诓泽说了些多余的话而恨我也说不定,然后才说了以下的一些话:
当今的富豪尽是盘算着如何退避的主意,对社会之事极其冷淡,实在令人担忧。所谓富豪应该不是凭他自己一人所挣来的,从某种意义上说来,是从社会赚取来的。

譬如说,拥有许多地皮,但空地太多也真伤脑筋,于是,将土地出租以收取地租,就要仰赖社会上的人。而社会上的人们工作赚钱,事业蒸蒸日上,空地也占满了,地租于是节节攀高,地主因而赚得许多钱。

所以,要能自觉到,自己所以成为财主,社会的恩泽也是其中一个因素。故举凡社会救济、公共事业等等,要经常率先参与尽力,则社会才能日趋健全,同时,自己的资产运用也能渐次稳健踏实。

如果富豪之士都想漠视社会、离弃社会以维持其财富,对公共事业、社会公益又弃之不顾,则富豪之士与社会民众必然引起冲突。

不久,对富豪的怨嗟之声就转成社会主义,造成罢工罢市,其结果将招来极大的损害。因此,谋取财富的另一面;当常常思及社会的恩谊,无忘对社会尽到道德上的义务。

我这一番话或许会招致富豪的憎恨,然而,社会上这些有钱人为何都采取这般退缩的态度,真令人难过。最近我也曾对一位富人说,你们都不出来干预一下这个社会,实在令人难过,结果得到的回答是:太麻烦了。只因为怕麻烦就退缩,这样的话,光凭我们热心奔走,也实在无法顺利推行。

目前我们正以属下的身份,企画建设明治神宫的外苑,这里以代代木至青山边的明治神宫的外苑为基础,作成一个广大的公园模样,同时再建一个可传中兴帝国之英主︱︱先帝之遗德于后世的纪念图书馆,或者建设各种教育性的娱乐机关,这些计划估计需要四百万圆左右,我相信这些计划从社会教育上来看,的确是很恰当的事业。

但是,仅仅要汇集这些费用就不是容易之事。所以,此时请岩崎先生与三井先生一定要伸出援手,同时,希望社会上的大富豪们,也请站在对社会尽道义的义务上,经常为公共事业尽力。@(待续)

摘编自 《论语与算盘》允晨文化实业股份有限公司 提供
(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新纪元】泰北行(中) 中国士兵的辛酸血泪
十岁男童开冰淇淋店 经营有成 
省成本  美1元商店停播音乐
BIF现代家俱  居家 办公 好选择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翠字惹怒习近平 武统从凤梨开始?
【横河观点】保守派大会迎战左派 谁觊觎核按钮
【横河观点】蓬佩奥赞权利法 中国移植专家跳楼
【时事军事】失去机翼的F-15 以色列空军传奇
【财商天下】走出至暗时刻 百达翡丽独一无二
【预告】专访程晓农(3):拜登软弱 中共备战?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