仁义与富贵:罪不在金钱

涩泽荣一

人气 29
标签: ,

陶渊明有诗言:“盛年不重来,一日难再晨。”朱子亦有警语曰:“青年易老学难成,一寸光阴不可轻。”青年时代常耽溺于无谓的空想,也易陷入诱惑之中,以致往往如梦幻般倏然即逝。

我等的青年时代也真迅疾而过,总是在明日何其多的想法之下,如矢飞去,今日纵然懊悔,也莫可奈何了。希望青年诸君当以此前车为鉴,勿再蹈我等后悔之辙。

以诸君之励精奋勉,将大大影响未来国家的命运,故即使是一向就有相当觉悟之人,也应该更下定决心努力才好。

关于重新下决心一事,应该注意的事项非常多,但其中特别要注意的是金钱问题。因为社会组织日渐复杂,要如昔时那样虽无恒产仍可保有恒心根本不可能,故处理活跃的世务,如果对金钱问题没有相当的觉悟,也许就陷于意外失败的过去之中。

当然,金钱是珍贵之物,但也是极卑下之物。从珍贵之点来说,金钱是劳力的代表,据一般约定俗成,既定物的代价用金钱就可以算出它的价值,总之,此所谓金钱,并非仅指金银货币纸币之类的通货而已,所有可以计量的货财,都可以用金钱来评估,金钱实在是财产的代称,昭宪皇太后的御歌我在拜诵之余尚记得:“因持有者之心而成宝、成仇,此黄金也。”这真是一句适切的评语,是一首值得吾人感佩服膺的名歌。

然而,根据支那人(指中国人)所写的一些文籍,鄙视金钱的风尚大体上颇为盛行,从《左传》云:“小人怀璧其罪。”至《孟子》一书中阳虎曰:“仁者不富,富者不仁。”均是好例子。阳虎本不是值得敬佩的人物,但此言在当时诚为知言,为一般世人所公认。

又如“君子财多其德损,小人财多其过增”这一类意义的言辞,在汉籍中也多可见。总而言之,东洋自古以来的风尚,一般就是十分鄙视金钱,不仅君子不接近,小人亦应当以之为戒惧,总之,为矫正世俗贪婪无餍的弊病,以致形成极端鄙视金钱的风习。以上所说,还请青年诸君深切留意之。

我从自己平生的经验得知,《论语》与算盘应该结合一致。孔子虽切实以道德为教学之本,但其中对经济问题也给予相当的注意,这也散见于《论语》,特别是《大学》,更陈述了生财的大道。

当然,对立世行政上的政务预算自不待言,一般人民的衣食住等需求,莫不与金钱发生相当的关系,如此说来,治国济民固然不可无道德修养,经济也不可或缺,乃知经济与道德势要彼此调和。

因此,以我一个实业家的身份来说,为戮力使经济和道德齐头并进,经常以简易的方法向大家说明《论语》与算盘相互调和的重要性,希望能引导大家平易地及时留心之。

不只昔日的东洋如此,西洋也曾流行过一般人鄙视金钱的风尚。所以然者,因为事关经济,必先确立得失的观点,有时也因金钱看来似有伤谦让或清廉,而常人也较易陷于过失之中,故为加强戒惕之心,始有人提倡鄙视金钱之说,自然而然就蔚为一般之风尚。

我记得某报曾引用亚里斯多德的话,大意是说:“所有的商业皆是罪恶的。”这是一个相当极端的说法,如果再仔细思考的话,凡事皆有得失,人也极易为利欲所惑,而自然背弃仁义之道,为了警惕人的这些弊病,所以才用这样激烈的文辞吧!

以人情的弱点来说,无论如何都是容易将注意力摆在物质上,故产生重物质而弃精神的弊病也的确无可奈何,尤其思想幼稚、道德观念卑下之人,更容易陷入此弊害之中,而大致上而言,从前的智识都较缺乏,道德心也较薄弱,为得失而陷于罪恶者比较多,因此卑视金钱的风尚就比较高张。

今天的社会状态比起从前已有长足的进步,智识发达,具有高尚思想感情的人也多了,换言之,一般的人格都渐提升了,故对金钱之想法也比较进步,以光明正大的手段争取所得,以良善的方法使用金钱的人也越来越多,对金钱因而有了公平的见解。

然而,也如前所述,人情有其弱点,由利欲之念出发,很容易就会产生财富为先、道义在后的弊端。过于重视金钱的后果,就会有金钱万能的想法,而将十分重要的精神问题弃之不顾,故不难成为物质奴隶。

在这种情况下,才有了上述的责难,因为他害怕金钱的祸害,也卑视金钱的价值,以致重提亚里斯多德“一切商业无不罪恶”的说法。

所幸随着社会的进步,人对金钱的处理也改观了,渐渐趋向利润与道德不相背离的途径。特别在欧美,所谓“真正的财富应取自正当的活动”的观念,正稳当而顺利地被付诸实行。希望我国的青年诸君亦能深切注意,除了不陷入金钱的罪恶之外,更应该努力配合道义,以利用金钱的真正价值。

滥用金钱的力量

大概所谓“御用商人”,在任何社会多少都带有点罪恶,使人不免投之以恶感。我对“御用商人”一词就有极嫌恶的反应,如果我也被称作御用商人,我的感受必然极坏。

所谓御用商人,就是以金钱的力量谄媚权贵者,由于其营业状态不是以廉洁正直为本质,一般人都认为是遗憾之事。

但是,不管在海外或内地,凡经由此途径者,据我所知,大多是具有相当财力之人,他们也极懂道理,又重视面子,讲究信用。

像这样一个能自我反省之人,照理应该对是非善恶的判断不致有误才对,因此,当少数政府官员提出可疑的、不正当的要求时,难道不能简单而直接地拒绝,或者因为在处理上有点麻烦,所以在正当的买卖以外,也许总有极轻微的办法可想,但是像前一阵子所发现的海军收贿事件这样大规模的罪恶,假如双方的恶念不是一致的话,也不可能做出来。

如果一方施以贿赂,而一方不接受,终究也无可奈何。而政府官员中有行为不端的人,或委婉或露骨地表示要对方行贿,做为一个御用商人的实业家,如果能本着良心好好反省,视颜面、信用为紧要之物,也必然不会答应这样的要求的。纵然不得已而交易中断,也应该做到不让罪恶成立才对,我如是确信。

然而,征诸海军收贿事件来看,举凡军舰、军需品等有关缴纳的项目都是行贿的目标。这种情形不只发生在“席孟斯”一个会社而已。

凡是购买主要的物品,都有行贿的行为发生,而且也不只海军如此,在陆军方面,这种情形据说也很普遍。甚且所购买的物品品质,又比其标示价格所应有的实质要低劣许多,总是一些不够完备的脆弱物品。

像这样疑惑重重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不是令人可悲可叹吗?《大学》中有一句话说:“一人贪戾,一国作乱。”这并不意味着贪欲或收贿之事,而是说在收贿贪欲之下人的一些细微的私弊,会渐次延伸扩展,以致造成耸动天下的大事,若然,则不能不说是极可怕之事了。

以前,我总以为那样做出不正当行贿的实业家,只在海外就罢了,我们日本是不会有的,假如像海外那些混淆是非的人在我们的实业家也有的话,不免相当的遗憾。

可是,不知道是什么缘故,终于连三井会社的人也在嫌疑之下遭到检举,实在令人十分痛心。既然发生了这样的事件,可见是缘于仁义道德与生产逐利的想法不能齐头并进所致。

假如人人具有生产营利应本着正道去经营的观念,而我们实业界也彼此引以为信条,不做不正当的事,外国人倒无所谓,至少在日本的实业家中也能引以为荣。

如果对方为贪欲之心所驱使,暗地里做了什么,然后说你要酬答我某某人的功劳,摆出颜色来,甚至还很露骨地提出种种要求,如果你能当面告诉他,这是违背正义的行为,我办不到,以断然拒绝与之交易,必然不会诱导出犯罪的行为来。

在此我渐渐痛切地感到实业家的人格必须再提升。如果实业界不正当的行为不能绝迹,想期望国家的安全毕竟不可能,我实在深以为忧。@(待续)

摘编自 《论语与算盘》允晨文化实业股份有限公司 提供
(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新纪元】泰北行(中) 中国士兵的辛酸血泪
十岁男童开冰淇淋店 经营有成 
【社区看板】7月13日连锁特许经营讲座
BIF现代家俱  居家 办公 好选择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翠字惹怒习近平 武统从凤梨开始?
【横河观点】保守派大会迎战左派 谁觊觎核按钮
【横河观点】蓬佩奥赞权利法 中国移植专家跳楼
【时事军事】失去机翼的F-15 以色列空军传奇
【直播】CPAC大会第三日 川普闭幕演讲
【财商天下】走出至暗时刻 百达翡丽独一无二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