仁义与富贵:孔夫子的货殖富贵观

涩泽荣一

人气 63
标签: ,

从来儒者对孔子的学说多有误解,其中要以富贵的观念和货殖的思想为最。根据他们对《论语》的解释,“仁义王道”与“货殖富贵”二者似为冰炭不容的观念。

果尔如此,孔子难道是认为“富贵者无仁义王道之心,而仁者舍富贵之念”?我寻遍《论语》二十篇,却找不出一个具有这种意义的句子,不然,孔子毋宁是朝向货殖之道以立说。但是,由于孔子的说法只是片面之观,儒者不能对其了解全局,以致使讹误流传于世。

举例来说,《论语》中有句话:“富与贵是人之所欲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处也;贫与贱是人之所恶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去也。”这句话的的确确可能会被认为话中有看轻富贵之意,其实是因为孔子不能从正面来说明,如果仔细再思索,会发现根本没有轻贱富贵之意。

其主旨只在戒惕人不要沉迷于富贵而已,若以此即认为孔子厌恶富贵,就不能不说是极大的误解或谬误了。

孔子所谓“人之所欲”之富贵,如果不是合于正道的富贵,则毋宁处于贫贱得好;如果是本着正道而得的富贵,则安之无妨。

如此看来,孔子更没有鄙视富贵、推崇贫贱之意了。如果对此句下个正确的解释,首当好好注意“不以其道得之”之句,此非常紧要。

又以一例来说,同样是《论语》中的句子:“富而可求也,虽执鞭之士,吾亦为之,如不可求,从吾所好。”此一般也都认为是孔子鄙视富贵的言辞,今以正确的观点来解释的话,实看不出句中有一丝鄙视富贵的意思。

所谓富贵而可求,即使做一名微贱的执鞭之士亦甘愿为之,是指行仁义正道以求富贵之意,也就是必须注意句中是蕴含着“行正道”的意思。

然后下半句就意味着,若不是以正当的方法得到富贵,则必不会留恋此一富贵,与其施展奸邪的手段而求得富贵,不如安于贫贱而行正道来得好。

故不合于正道的富贵就舍弃不要,未必就表示孔子喜好贫贱。上下两句简而言之,就是说,能以正道,虽执鞭之士亦可致富;但如果是不正当的手段取得,毋宁处于贫贱,所以,语句的反面依然潜存着“正道”在其中。

如果我武断地说,孔子其实是主张:为了求富,像执鞭这样微贱的工作也不太排斥,也许会令许多道学先生惊讶得目瞪口呆,但事实就是事实,是孔子自己说的,不容争辩。

本来孔子所谓富贵,绝对是正当得来富贵,对不正当的富贵,不合于理的功名,孔子就是所谓“于我如浮云”。

但是儒者不察二者之间的差别,一说到富贵、功名,就不管它善或恶,一律以恶视之,这不是太轻率也误解了孔子之意吗?能以道而得富贵功名,孔子也会自行勉力以求的。

免于贫穷的第一要义

我一向以为救济贫困的事业必须从人道上或经济上加以处理,至今,我又认为还必须从政治上来施行。我有一位友人,前几年去欧洲视察他们救济贫民的方法,大约花费了一年半的时间才回国。

由于当时启程之初我多少帮助过他,所以回国后我就召集了一些趣味相同的人,请他来做一次报告演说。据他说,英国为完成此一事业,已持续了近三百年来的苦心了,至今也不过仅得做好准备工作而已。

又丹麦比英国齐整一点,其余像法国、德国、美国等,都以各自的方式对贫民问题倾注心力,没有丝毫的迟疑。于是,愈见海外各国的努力,愈觉得我们虽自以前就投下心力,但还不够,还须更尽力才行。

在这个报告会中,我也向与会的友人陈述我个人的意见。我认为,不管从人道上或从经济上来说,救济弱者都是必然的行动,甚至从政治上来说,更不能忽视对弱者的保护。

但是所谓保护,也不是让这些人徒食悠游,要尽量避免直接的保护,要讲求免于贫穷的方法。以救济方法来说,如减轻和一般下层阶级有直接利害关系的租税,就是一个正确的方法。然后,如解除盐的专卖,也是一个妥当之例。

这次的集合是由中央慈善协会所举办,会员诸君对我所说的也都谅解,虽然今天在方法上犹有种种方面的争议,但都共同地在进行调查。

然而,若以为自己苦心经营所得来的富贵即自己一人所专有,这就大大的错了。要之,仅仅一个人是成就不了什么事的,还要有国家社会的助力,才能求得其利,也才能安全地生存,如果没有国家社会,任何人想满足地立于世是不可能的。

如此看来,财富越多,所接受的社会助力就应当愈多,故救济事业就是酬报此恩惠的行动,毋宁说是当然的义务,只要有能力,都应该为社会提供一份助力。

所谓“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就是不仅爱自己的观念,也应当以同样的心去爱社会。社会上的富豪之家,务请首先注意此一事。

今秋,承蒙陛下皇心大忧,史无前例地嘱赐贫穷者以抚恤金,恭对此皇恩浩荡之圣旨,富豪之家理应自动自发,苦心思虑,必出良策以上报圣上隆恩于万分之一。而此事正为余三十年来不能一日或忘之心愿,此愿望至今可说终于达成。

长久以来的努力,如今承蒙圣旨皇恩,心知此去前途光明,我心中的愉悦简直无以形容。但是,而今当挂心的是,救济方法该如何的问题,总要适度而行才好,否则乞丐俄然成富翁,这样的慈善就不是慈善,抚恤也非抚恤了。

此外,还有一事当加以注意,即富豪之士为奉承陛下之皇心,虽投下资金于慈善事业,如果此一慈善只是出于一时的冲动、或虚荣之心,此慈善绝不是真诚的。如此动机下的慈善事业,由于缺乏真诚之心,反而像制造了一些恶人似的。

总而言之,伏思陛下皇心所存之际,富豪之士当以对社会完成自己的义务为志,岂唯诚惶诚恐地恭奉圣旨而已,尚有保持社会的秩序与国家的安宁之责,既然如此,还祈多多贡献为上。@(待续)

摘编自 《论语与算盘》允晨文化实业股份有限公司 提供
(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新纪元】泰北行(中) 中国士兵的辛酸血泪
省成本  美1元商店停播音乐
陈松龄:玩具总动员3  友谊童心万万岁
谷歌中国经营执照获续期 内幕不明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翠字惹怒习近平 武统从凤梨开始?
【横河观点】保守派大会迎战左派 谁觊觎核按钮
【横河观点】蓬佩奥赞权利法 中国移植专家跳楼
【时事军事】失去机翼的F-15 以色列空军传奇
【直播】CPAC大会第三日 川普闭幕演讲
【财商天下】走出至暗时刻 百达翡丽独一无二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