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工作!加国大学生和移民面临类似挑战

毕业生技能未能满足市场需求 加拿大高等教育需改进

人气 22
标签:

【大纪元2012年10月09日讯】(大纪元记者周行多伦多综合报导)加拿大政府正在全面改革移民政策,为了能挑选最合适的移民,舒缓加拿大劳工市场技术劳工短缺的现状。同时,加拿大高等院校培养出来的很多毕业生,却不能符合劳工市场的要求,导致找不到工作或工作不对口;更何况,今年世界大学排行榜上,加拿大无缘前20名。

安省是加拿大最重要教育基地之一,省政府设定教育目标是70%省民获得高等教育,并称未来劳工市场,高等教育是必要通行证。

安省高等院校在迅速膨胀,毕业生就业数据也不错。省政府提供的2011年数据,92%大学毕业生在6个月内找到工作,而学院毕业生同期找到工作的比例是83%。不过,很多毕业生并没有找到合适工作,竟然与技术移民在职场遇到的挑战类似。

劳工调查结果显示,2011年加拿大30岁以下的,拥有高等教育文凭的年轻人中,有32%的人没工作,或者做兼职、临时工作。约25%的毕业生称,他们的学位与工作完全没关系。

祸不单行,今年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学排行榜(Times Higher Education World University Rankings)的前20名中,加拿大全军尽墨。去年唯一闯进头20名的多伦多大学,今年排名第21位,其他加拿大名牌大学,下跌名次从6名至20名不等。

高等教育与市场需求不符

高等院校毕业生遇到的一个重要困难是所学专业市场需求不足,尤其是艺术类毕业生。根据Colleges Ontario(代表24所应用艺术及技术学院)信息,不少艺术类毕业生在职场遇到困难后,返回学校深造,或到社区学院学习更实际技术。

据《环球邮报》报导,在多伦多一个体育馆接电话,叠毛巾的布拉德利(Paul Bradley)今年28岁,拥有3个学位。他还在读皇后大学提供的网上课程,希望将来能找到一份教师工作。实际上,布拉德利已经在历史及教育专业获得硕士学位,但还是没能找到一份教师工作,只是留下了20,000元的欠债。

布拉德利说,他曾经看不起那些高中毕业后到西部油公司工作的朋友,“我认为他们不明白大学的重要性。现在我看到他们在翻开人生的一页,我却欲求而不得。”

他说:“讽刺的是,有高中学生在体育馆做和我一样的工作,而我却有资格当高中教师。我不得不吞下自己的自豪感,不去想它。”

越来越多人为读大学而读书

政府及学校的鼓励,父母的督促及期望,使越来越多的加拿大年轻人为了有个好未来努力读书,但上了大学后,却不一定能如愿。华人社区是一个典型例子,多伦多教育局教育研究统筹邱绮雯在一个社区教育活动中说,教育局所做的一个家长调查显示,10个华人家长中有9个半说要子女读大学。不过,很多华人学生以高分数入大学,但在大学第一年成绩急剧下降,有人甚至被学校停学。

一些读不下去的大学生,会转去读一些容易的课程。读者Argos2 在回应《环球邮报》文章时说,大学面对的一个问题是接受了太多学生。很多高中生获得了平均分85分进了大学的会计课程,第一年有些科目有40%的学生不及格,第二年还有相当数量的学生被淘汰。Argos2称,这些课程并非那么难,“高中一定是在夸大分数”;并称这些退出会计课程的人,几乎都转去读艺术类的课程。

加拿大目前是世界上教育程度最好的国家之一,25岁至34岁国民中,有56%的人拥有高等教育学历。拥有120万全职及兼职大学生,70万社区学院学生的加拿大,在为社会及经济培养人才上的形象并不理想。

安省高等教育委员会总裁Harvey Weingarten对《环球邮报》说,这种文凭膨胀的现象,使得以前不要求学位的职位,现在也在挑大学毕业生。一家运输公司只聘请大学毕业生做司机,公司老板称,货车的驾驶室挺复杂,货仓物流管理也不简单,“如果有2个学生来找我,都想做货车司机,拿同样的报酬,其中一个有学位,我为什么不应该聘用那个大学毕业生呢?”

教育质量下降 敦促改革

加拿大高等教育系统被批评只产出毕业生,但未能成功使毕业生找到与他们专业相关的工作。一些专家认为,大学需要检讨及改革教程,需要更多的创新,以保证毕业生的质量。

学生抱怨上课的时间太多,内容缺乏挑战性,没能学到工作技能,甚至与教授接触的机会也很少;教师则抱怨学生入学前没有做好准备。雇主的抱怨是,所聘请的很多毕业生,缺乏关键工作技能。

《环球邮报》10月份发起的对高等教育的讨论,引来了很多学生的回应。阿尔伯特大学学生Erin Hennessey说:“第一年及第二年的班级越来越大,学生人数与教授的比例是400比1,学生如何能获得帮助?”

为这次讨论建立了一个由15名专家组成的小组。小组成员之一,社会科学及人类研究委员会执行副总裁Ted Hewitt说:“我的感觉是,尽管我们对学生的学习特点有了解,但我们大部分人的施教方法,还与几十年前基本一样。”

西门菲沙大学的Dimitrios Paleo说,大学缺乏对毕业后找工的帮助,“看起来是,你获得了学位,停止给他们付款,他们就停止关心你了。”

渥太华大学的Jeremy Schmit说:“重点已经从教育变成数字、分数、毕业生数量、就业率,一切都是为了声誉及吸引更多的学生。”

Thompson Rivers大学的John King提到,大学未能增加市场需求高的课程学生人数,也没能减少市场需求低的课程的学生人数。

目前大学的学费,工程类、医生、律师等的课程比较贵,艺术及社会学等文科比较便宜,但艺术类的劳工市场需求比较弱。事实上,有些艺术类的课程,比如音乐,因为有一对一的授课,教学成本比工程类还高。有人因此提出,是否可以按市场需求来定学费,鼓励更多的学生就读劳工市场需求更多的课程。

高等教育文凭因为泛滥而变得没那么值钱的同时,政府对高等教育的投资也减少,结果造成学费持续上升。按加拿大统计局的数据,今年学费又上升了4%,目前读4年大学的平均学生债务是27,000元。安省学生从去年开始,不断在省议会前要求降学费;魁省更是爆发了大规模的学生抗议活动。

《环球邮报》文章称,学生在要求更好的效果,在质疑课程的价值及不断上升的费用;大学也知道他们需要做出改变,也在尝试使课程变得更能反映经济的需求。但这些仍是初期的试验,而且要面对一个问题:教育的目的,是培养技术工人,还是培养教育水平更高的公民?是否可以两者兼顾?

(责任编辑:林妍)

相关新闻
加拿大大学生靠贷款完成学业
加国大学教授薪资男女有别
买卖二手大学课本的好去处
遗失53年的手镯失而复得
最热视频
【时事纵横】七一风声鹤唳 中共发灭门威胁
【远见快评】董经纬传闻VS习宣誓 中纪委恐吓
【新闻看点】炒顾顺章叛党 中共将对谁下手?
【秦鹏直播】美发警告 中共百亿大外宣为何惨败
【探索时分】暗剑无人机吓坏美军?吹15年无影
【重播】美副防长参加第六届国防科技峰会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