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训传》导演孙瑜 抱撼离世心愿未了

人气 103
标签:

【大纪元2012年03月31日讯】(大纪元记者尚天综合报导)《武训传》的导演是著名的留美学者孙瑜,孙瑜受武训精神的鼓舞,呕心沥血编导了《武训传》,换来的是批判和禁映,在文革中被迫害。他在离世前的最大心愿是能看到该片的放映。但未能如愿。

《武训传》正版DVD的悄然上市引发了人们对该剧的关注,媒体记者走访了有关人士,从中窥视了有关人士60多年的所经历的风风雨雨。当时《武训传》被批判时有40多人受牵连。至今健在的几人谈起当时的情况还记忆犹新。

迎合共党 反引灾祸

孙瑜是个很有才华的人。他青少年时代就写过诗,曾经把唐代诗人、他的四川老乡李白的诗翻译成英文。1923年孙瑜清华大学毕业后,公费到美国留学电影,1926年回国。他创作的几部电影均获好评,甚至有人送孙瑜“诗人导演”桂冠。

1944年,陶行知送给导演孙瑜一本《武训画传》,希望他能将武训的故事拍成电影。抗战胜利后,孙瑜在归国的船上开始动手写《武训传》的剧本。“我自己流的眼泪并不比他们任何一个人少,”孙瑜后来谈到这部电影时说。孙瑜为配合当时的流行理论,对剧本还作了重大修改,牵强的加入了“农民起义” 的内容。

孙瑜以熟练的电影技巧,在描述人物历史活动的同时,又挖掘了他的复杂丰富的内心世界,从而使银幕形象具有独特的个性魅力。武训的饰演者赵丹以精湛的演技,又把角色的性格刻画得统一而完美。所以,当影片面世的时候,好评如潮。

可是,正是由于电影中武训不认为武装起义能解决真正的问题,1951年5月20日,毛亲自发动对电影《武训传》的批判,斥其反对农民起义,是别有用心。至此,连演员带导演一大批人受到牵连。


遭受打击 事业早亡

孙瑜之子孙栋光,现年70岁,上影剧团退休演员,曾在《武训传》中饰演7岁的“小武训”。他在谈到他父亲在《武训传》被批判前后的一些事情时说:“我感觉在我父亲心中,《武训传》可能并不是他最好的作品,但是一定是最呕心沥血的作品,因为当时他自己也被武训的忘我精神感动。所以,1951年遭到批判时,最初我父亲是想不通的,他最初的愿望和最后的结果相差太大了,完全是当头一棒。”

1956年,毛别有用心地提出要“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人们天真地认为文艺界的春天来了。孙瑜还激动地写了一篇翻案的文章,说自己是怎么出于好意来拍《武训传》的,结果等待他的是更加猛烈的批判。

文革期间,孙瑜受到了无数次地抄家、批斗,身体十分虚弱 。他一直是电影界被定为“罪大恶极”的目标。这无理的批判,令电影人对创作失去了信心,无所适从,难于有所作为。对于孙瑜而言,则意味着创作上的止步。有人做过统计,从上世纪30年代到49年,孙瑜拍了二十多部片子,但《武训传》被批判以后,他就只拍了三部片。

孙瑜这位才华横溢的人,由于《武训传》的创作,在大半生里都在无奈中苟活着,能够活下来已经算奇迹了。在晚年时,他只整理出版了《孙瑜电影剧本选集》和译作《李白诗新译》,以及自传《大路之歌》。

重见天日 是时候了

孙栋光说,孙瑜是1990年去世的,他晚年的最后一个愿望就是《武训传》能平反,哪怕小规模地放一放也行,但始终未能实现。

《武训传》摄制组的全体演职人员几乎全都带着一份相同的困惑走了。他们在走向生命尽头的时候,不知道该问谁:我们在1949年充满激情地拍摄的影片《武训传》,难道是一部有害的影片吗?他们至死没有看到《武训传》的重新放映。

孙栋光说:“《武训传》距离当年的批判已经六十年了,我觉得应该到了重见天日的时候了。虽然1985年胡乔木的那篇文章也算是平反过,但《武训传》还是不能拿出来公开放映,所以我觉得这个事始终没有彻底解决。要还原历史的真面目,需要时间,但我始终相信会有这么一天。”

有评论说:“60年前,一场对文艺作品的批评演变成全民的文化斗争,这决非偶然的事情。在任何权力深入民间的国家,文艺必定成为权力的婢女。《武训传》在上映前就根据政治需要进行修改,迎合当权者的偏好——那么它被打倒也就不足为奇了。在《武训传》重新走向广大观影者时,我们有理由吸取当年的教训,对受难者抱以缅怀, 并进行深刻的反思。”

(责任编辑:伊萍)

相关新闻
雪藏55年 中国首部禁片《武训传》开禁
晓拂:观电视剧《武训传》有感
《武训传》大陆解禁  令人产生联想
民意托起《武训传》重见天日
最热视频
【一线采访视频版】前军报记者:黎智英被捕 港人创3奇迹
【十字路口】中共九大威胁 利用网红当外宣?
【罗厨寻味】咸鱼鸡粒茄子煲
【珍言真语】王岸然:美制裁林郑 中资银行割席
【老外看中国】回应港大学生会 郝毅博吁助香港
【薇羽看世间】不再称一尊 习梦断北戴河?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