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福无限

戴振浩(台湾/ 国小校长)
  人气: 24
【字号】    
   标签: tags:

当嫣红的凤凰晕醉之后,我将静静的离开,正如我悄悄的来到。

离开职场是人生的逗点,不是句号,且是另类旅程的起点。只因期待人生轨迹的每一个驿站,都应有不同的风云,所以我才会愿意不舍的离开熟悉与挚爱的舞台。感恩上天冥冥中的巧妙安排,让我可以在专业职场里,遇到那么多优秀的伙伴们,甚而雕琢出绚烂美丽的璀璨记忆,那种幸运的感觉,是我常和朋友们分享的最大资产。

感恩同仁们在相互取暖的日子里,让我学会了谦卑与执著,也共享荣耀和尊严。感恩伙伴们包容了我的不优秀,让我在人生的庸庸碌碌之外,仍然能和好伙伴们共同追求人间至情至性的崇高理想……我们尽心尽力的给予孩子们最好的、最有价值的和我们可以做得到的。

千江有水千江月,万里无云万里天。我会将美好的记忆,放入另一段人生旅程的行囊,慢慢咀嚼;将真挚的祝福,珍藏心底,细细品读与反刍。我知道我和所有的人一样,身影终将平凡的渐渐隐没在人群里,消失在远远的巷弄底,但是我却仍贪婪的想要呵护一份相遇时的那份温热,企图回味再三;我不是浪漫,而是相信心灵中会有一份出奇的宁静,而在宁静的角落里,我将享受自在与放下的安适。

相遇是偶然,离别是必然;我们不必预期下次何时相遇,是因为人生无处不相逢。每一次的歇脚,我们就尽情拥抱一次山风扑面的沁凉;相信每一次的动身启程,也会是旭日与夕阳交错的丰盈。许未来一个愿诺,虔诚祝福我们都一切顺心如愿!◇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再次代课的因缘,我遇见了昔日辅导过的学生伟豪。上课时他没带课本,只得无奈的遵循旧例,先让他到教室后面罚站,他倒是挺安分的站着听课。我不由想起当年那位几乎被老师放弃的孩子:父亲酗酒成性,母亲长年在外工作,一直是年迈的老祖母照顾着他。当年他的父亲对老师出言不逊, 又强烈干涉老师对学生的管教,深深的伤了老师的心,以致于老师几乎要放弃他……。
  • 网路资讯分享的初衷是平等、友善与共享。在网路打破人我分际之下,势必得重新检视与安排某些伦理与秩序。因此,怪罪张大春与贾伯斯,以权威姿态高高在上,甚至伤害小女孩或大学生研究与报告的热忱,如此的回响,大有人在。但是一个友善的环境,该如何架设彼此的界线呢?毕竟自由发声的社会里,“尊重”是必要的,也不能漫无纪律与省思,这些绝对是无法回避与忽视的问题。
  • 即使绝大多数的师长都不赞成国中生谈男女感情,课堂上屡次谆谆告诫应该把持“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的尺度,仍旧有同学形成“班对”或陷入难解的三角习题中,为捍卫自己的“爱情”,不惜与父母师长反目成仇。
  • 东方教育以课本为主,老师拥有至高权威,注重知识的累积和灌输,以成绩为重,培养学生严格、严谨的精神。西方教育,课本只是引子,以实用知识为主,注重学以致用的能力,培养学生自信、自主的精神。换言之,中式教学以授课为主,美式教学以互动为主,反映出不同的教育观念。 
  • 在学校辅导室已超过九年了,所辅导的学生,大都有情绪、人际、家庭问题,而问题家庭的人数逐年增加,单亲人数也逐年攀升。虽然我四十几岁了,但还是无法释怀我已失去母亲,黄历年回娘家年味已不再有妈妈的伤感。
  • 课堂上亢奋、躁动的氛围让我开始厌烦给一年级上音乐课了。以后每次上课时,为了管好纪律,我经常以十分严厉的语气大声的责怪或呵斥学生。记得那天,我在一年级的音乐课堂上对学生讲完了“要做一个认真、善良的孩子”之 后,心想:小朋友们年龄这么小,懂得什么叫“善良”吗?
  • 近年来课堂上所接触的学生,特质越来越往两个极端发展,一端是非常知道要用功,成绩是学习的唯一目的,很功利;另一端是非常的自我中心,每天看起来都很快乐,喜欢轻松愉快的事。坦白讲,若校园中的常规渐失,学生个个我行我素,老师有时很难进行课程的讲授。
  • 生活的压力与烦恼总是压得我们透不过气来,到底该怎么做才能得到快乐呢?
  • 那天早晨,在教学楼的楼梯转角处,看到一位白净、清秀的女孩,她冲着我灿烂的微笑,十分专注的看着我,问:“老师,下午劳技课是做风车吗?” 那天上午这女孩再次碰到我时,又问了一次,我看到她的眼神里,闪烁着期待和兴奋的光芒,不禁心想:这孩子这么盼望上这节劳技课吗?
  • 一个不经意的名词,让我眼睛为之一亮:“诗意智慧”。这是一个经营者必备的,我本以为是近代那个企业或教育、哲学家发明的名词,经查证,原来是18世纪的名词。近来被运用于领导学与教师教学上的一种哲理与中心思想,意想以文化、人文和创新的理念去导引他人正向发展的一种思考或作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