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剑】馊主意:把秦城监狱改成劳教所(上)

人气 2

【大纪元2013年01月27日讯】在共产党中国,“劳教”是个侮辱性词汇。以前如果有人悄悄告诉我“某某是从劳教所出来的”,我的大脑马上会条件反射:此人一定干了坏事才被劳教,我得躲他远点。

之后听说胡同里某某常年找不到工作,游荡于街头巷尾,也是由于曾被“劳教”过,没人要,就更加重了我这种看法:坏人呗,当然没人要。

再后来,随着年龄、阅历的增加,直接、间接碰到的曾被“劳教”过的人越来越多,甚至有的还阴差阳错成了朋友、生意伙伴,我发现那个看法需要纠正了:被劳教过的不一定都是坏人。

直到听说一个叫索尔仁尼琴的家伙被苏共劳教20年后,竟活着出来,还写了一本厚书,叫《古拉格群岛》,而且得了诺贝尔文学奖。当时觉得诺贝尔委员会真够反动的,竟敢故意和强大的苏共叫板,不过同时也对所谓劳教产生了思考。思考的结果是,在某些国家,是坏人送好人去劳教。

近年来互联网发达,翻墙顺溜,思考便更加活跃,直到发现那个“劳教”只是共产党发明的“专利”,世界上所有民选政府、甚至那些制度落后的国家,也没有这个玩意。特别是关于中共劳教所不断爆出的暴行和离奇古怪的死亡信息,更让我脑子承受不住了。

那么,为什么这个被媒体称为“极端黑暗、极端残暴、极不人道”的劳教制度,却在号称千年礼仪之邦的中国横行近60年,至今还在横行?为什么人类生存必须进行的劳动,被后缀了“教养”之后,冠冕堂皇的成为抓人酷刑、强制干活、不给报酬、创造GDP、官吏贪腐的工具?为什么党国鼓吹的“撅起”、被党媒粉饰的世界工厂和“中国制造”,被西方社会诟病与奴工产品相关联?

我绞尽脑汁想过之后,终于明白了:因为这个“劳教”是独裁者的“宝”。

首先,它很轻松的就把法律PK掉了。公检法在党国本来就是聋子的耳朵——配的。别人家君主立宪、三权分立,互相制约,谁也不敢蔑视宪法,总统也不例外,犯罪一样拿你。那规矩叫做“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不过到了党国,就神马都是浮云了,这个劳教是个特权。别看公安不过是聋子的耳朵眼儿,它却完全可以不尿法院、检察院,看谁不顺眼就抓去劳教,派出所长一句话,手续简单到家:一张纸上划拉几个字,报到分局,你就被送了,而且可以关你4年,不服,期满放你一天,再抓进来关4年。有人被关了20年劳教,直追苏联老索。

说劳教所是地狱一点不夸张。过去听朋友们议论,谁要被关进去,脱几层皮是小菜,胖子一礼拜变成干儿狼;进去大姑娘,出来成了大娘;忘了姓啥、被躲猫猫、俯卧撑、精神失常……都很“正常”,甚至被洗脸死、喝水死、睡觉死,人间蒸发。据说,好人犯了丁点小事进去,出来能变成江洋大盗。说白了,那就是个大染缸,没有希望只有绝望的人间地狱。近些年还被国际社会证实,那里发生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滔天暴行,更是太离谱、太不是人干的事了!

马三家劳动教养院 (互联网)
马三家劳动教养院 (互联网)

苏共垮台前有100多个劳改营,中共司法部2008年时承认管辖350个劳教所。就像中共治下的教育——中专变学院,学院变大学,不少劳教所也玩起了“扩招”和升级。薄三当辽宁省长时,不是拨上亿资金给劳教所扩建么?看党国大员多么关照P民啊!比如那个前不久随奴工产品辗转万里传出字条的沈阳马三家劳教所。据海内外媒体多次披露,一个劳教所里关押几千人的不在少数。尤其江泽民1999年开始镇压法轮功之后,数年间,劳教所人满为患,大部分为法轮功学员,并先后不断传出酷刑和害死学员的消息。臭名昭著的马三家一家劳教所2004年前后就关过4000名法轮功学员,现在比例也不小。

相关新闻
独家:秦城警察押薄熙来北航总医院体检 正式收押
薄熙来进秦城监狱  吴仪李瑞环开心看球赛
网传薄熙来判刑原则:不能活着离开监狱
薄王反目鱼死网破 同关秦城监狱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李克强为何去三星堆 印度疫情海啸
【秦鹏直播】反击党媒围攻 特斯拉抛“黑匣子”
【新闻看点】习讲话两版本 中共大使巴国惊魂
【时事纵横】气候峰会成吹牛会?蓬佩奥发警告
【有冇搞错】博鳌论坛越来越冷 习近平言不由衷
【横河观点】星条旗51颗星?参院法案含美台关系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