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宇航员解答人们好奇问题 相信外星人存在

人气 74

【大纪元2013年11月27日讯】(大纪元英文版独家报导)美国前宇航员汤姆.琼斯(Tom D. Jones)博士曾为NASA出过4次太空基地的任务。在他的任务中,他领导过3次太空步行,在太空中停留了整整53天。琼斯同时是一位科学家(拥有天文科学的博士学位)、作家和飞行员。近期他接受《大纪元时报》记者Tara MacIsaac专访,回答了读者很感兴趣的一些提问。

一天观日出16次 绝妙令人落泪

对于在太空中观赏轨道日出时有什么感觉?琼斯博士说:“这是我最美好的太空回忆之一,我在一天内观看16次日出和日落。它发生的非常急速,从黑暗到像白天一样全亮只要30秒,比起在地球上观看日出,轨道日出要快得多。”

他还说:“真正令人屏息的是那绝世的色彩。原本是一片黑暗的星球和夜空,然后突然看见像知更鸟的蛋青色微光出现在地平线。当太阳开始升起,颜色便转变成金橙色。你会先看到灿烂的黄白色光芒,然后是真正的太阳出现在大气层之上。接着,大气层开始变化成缤纷的彩红色彩。”

“结束时,颜色从橙色、金色、灿烂的黄白色到纯白色,那时光的强度明亮到你无法直视。太空中没有大气层的过滤,即使太阳眼镜也无法保护你的眼睛。所以,无论从物理上或心理上来说,这景象都会让你落泪。”

宇航员如何上厕所?

有人不免好奇:太空的便壶如何使用?如何处理排泄物?琼斯博士说:“基本的概念是,浴室里没有地心引力让任何东西流向它本来应该去的地方。工程师使用流动的气流取而代之,一系列的风扇会将尿液从你的身吹引到由软管连接的储存槽,固体的排泄物会从你的身体吹走到手拿的罐子。”

“在太空站,罐子满了之后就会被密封放置在一个抛弃式的机舱。太空船返回地球经过大气层的途中,便会抛弃装载全体太空员固体排泄物罐子的机舱,让它燃烧殆尽。我的一位朋友曾开玩笑说,当你坐在客厅,阳光穿透房间,看见灰尘颗粒悬浮在空气中,那正是来自太空人的礼物。”

太空垃圾问题严重

记者问道:你看过太空垃圾吗?情况有多糟?他回答说:“有的,太空中最要命的东西其中之一就是太空垃圾、太空残骸。它们有两种来源:一种是被遗留在轨道上的人造物,它们不断漂流,有的可能会跑进太空舱。另一种是自然形成的残骸,来自每小时40,000或30,000英哩呼啸而过的小行星和彗星。”

“即使一个很小、沙子一样大的太空碎片,来自太空垃圾或彗星,如果碰到你,它都有足够的动能穿透你的太空衣。如果他够大,他实际上可以穿透机舱。所以太空垃圾确实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航天国家基本上同意不再遗留会在太空中漂流数十年的空火箭筒或废弃卫星到轨道上。目前有一个计划,每个国家将让他们的卫星在完成任务后去轨道化,这些卫星会被拉回大气层或是飘向更高、无害的其他轨道。”

“10年、20年或30年后,太空垃圾的问题会越来越严重,直到那些玩意儿飘到大气层然后起火燃烧,那么它们就会开始被清理干净,但是在可预见的未来这仍然是一项挑战。”

“2001年,我和我的组员要运送到太空站的模块,外头就有盾牌和盔甲抵御太空残骸。这事严重到我们必须保护太空船不被它破坏。”

太空电影逼真 太空之旅值回票价

关于《地心引力》(Gravity)这部电影,琼斯博士表示:“自从电影《阿波罗13》以后,那应该是15年来我看过最好的太空电影。电影在物品外观的表现是超现实的,例如地球和太空船,精准度都有非常不错的呈现。”

“还有电影里东西漂浮的样子,例如无重力的物体和系炼,表现得非常像我在太空中所看到的样子。不过电影一开始太空垃圾的场景,我认为夸大了。过去确实有一些无人驾驶的卫星被太空垃圾摧毁,但并不是像在电影片头那样,一个喷射暴风一瞬间就把所有东西消灭。”

关于太空之旅的昂贵花费是否值得?他说:“太空之旅是一张通往光明未来的门票。我们从科技、工程发展,以及克服太空中所遇到困难的办法,都能直接回馈如何解决地球上的问题。”

“例如,支持太空人在太空站的生命维持系统、污水处理和废物回收的方法,都能直接在地球上应用。”

“资金其实是运用在地球上,我们没有将大把钞票撒到外太空,我们将钱用在训练上,以及找到地球上能够解决艰困问题的人。我们应将解决棘手问题视为己任,那将促使我们整个教育、工业和经济系统更加充满活力且蓬勃兴旺。”

确信有外星生物

对于幽浮这个许多读者关心的问题,他回答说:“我时常被问及是否看过幽浮。在太空中的53天,我没有见过任何不寻常或无法解释的事,当然我尽可能有空就会往窗外看,因为想要欣赏我们美丽的地球以及太空船外面的景色。”

“我确信银河系中存在着其他生命,甚至我们的太阳系也存在着其他生命,最有可能的是在火星,因为火星拥有与地球相近的地心引力和大气层。”

“过去,火星的地表很有可能是温暖潮湿的。我们知道火星上仍然有以冰的形态存在的水分,因此,逻辑上我们应该去火星探索,寻找看看能否发现其他生命存在于我们的太阳系。”

“另外一些地方,例如在木星和土星的卫星上,也极有可能发现生命存在。如果能在我们的附近、我们的太阳系发现其他生命,那么我们不难想像银河系里有多少有存在生命的星球。我之前提到,银河系中有400亿个像地球一样的星球,处在不是严寒也不是酷热的地区,正好适合生命存在。”

对于接触外星人这个问题,他表示:“我会非常满足于只透过无线电交谈。但我相信会有自愿者承担起这项有去无回的重任,与其他外星居民接触。对人类来说,将会是一场多么奇妙的冒险旅程。”

“与外星人会晤是展望,应该在我的有生之年会实现,不一定是面对面,但我认为我们能用无线电传递讯息,进行跨越银河系的沟通。我们才刚刚开始倾听外星人的声音,20年或更久一点,而我们当然还没有检视整个银河系。”

“银河系中有1,000亿个恒星和大约400亿个行星,我们尚未藉由任何方式完成搜寻。在我的有生之年,我认为我们是有可能听到来自宇宙高级智慧的生命所传递的讯息。如果这件事没有发生,我反倒会觉得非常惊讶。”

太空舱窗外美景最难忘

当被问到发生在太空舱最难忘的3种经验时,琼斯博士说:“第一是太空舱窗户外的景象,不断变化着,永远那么美丽,无论白天或夜晚。我会熬夜不睡凝视着窗外,因为只在工作时欣赏这份美景,实在无法满足我。”

“第二是友谊。我一直都在5或6人的航太小组,我们一起为了执行任务做准备,建立起非常深刻的友谊。我们彼此之间的连结很强烈,几乎能读出他们心里的话。”

“如果要我想出难忘的第三种经验,我想太空之旅最棒的事,大概是体验像自由落体一样自由的感觉。那会让你觉得自己就是超人,或是感到真的可以飞起来。”

在谈到太空出航后的宇宙观时,他说:“在我最后一次的航太任务中,我想我对自己相貌的理解改变了。我在太空站外进行太空步行,协助设置美国实验室而建立前哨基地,有几分钟时间,我在地球上空220英哩的地方看环视着宇宙。”

“我能看见地球和美丽的太平洋在我脚下200英哩的地方滚动,白天在这之上是金色的太阳能面板和漆黑的天空,我也能从地平线看到千里之外的景色。我的眼眶中有泪,我感到自己无比的渺小和谦卑,但同时也感到非常幸运,拥有这样的特权看到这场景。”

“人类当中仅有少数几百人见过这样的景色,我希望未来能因此大力拓展旅游业。任何来到太空中的人,都会惊艳于宇宙的美丽,也会感到很荣幸有机会看见整个天体有多么辽阔。”

“我们就像身处在太空沙漠的小小绿洲,而且我们在银河系的边缘。有太多太多值得探索,我认为这是人性的一部分,想要亲自体验,不断拓展、探索和突破框架。你无法停止,这是我们的天性,要去探索真理。”

当他被问到若能重回太空中,他一定会去做哪一件事时?他说:“我会希望那是一项去另一个星球的任务。我在太空站成长,但是当我长大后,我的英雄是登陆月球的阿波罗号宇航员,我也想成为像那次登陆任务的一员。”

“我是一位小行星科学家,所以我非常乐意登陆邻近的小行星,而我认为在10年内这是有可能发生的。NASA计划捕捉一颗邻近的小行星,把它带到月球,让搭乘新猎户座号太空船的宇航员近距离观察,学习如何从小行星上的水分制造火箭燃料。”

关于NASA前宇航员奥尔德林(Buzz Aldrin)发表可能接触外星人的争议性言论,他认为:“我们必须要求高度可信的证据,证明外星人曾来过地球,然而至今仍一无所获。我们没有发现任何一小块太空梭,也没有任何目击证据足够使人信服的。现在街上每个人都有手机,连宇航员也携带手机和平板电脑上太空,事实就是,我们没有任何一张可信的照片。即便我们希望发现外星人或外星生命的证据(并且,再次声明,我认为那会发生),但我不认为有任何外星太空梭曾造访地球。”

“星际旅程是一项非常困难的技术,而且我们并不知道,在现有的物理法则之下,如何不花上几百年的时间来完成一趟星际之旅。我认为,未来藉由无线电接收到外星讯息的概率很高,我们也应该主动追寻这些讯息。但我不认为我们真的看到了什么,而我也不认为NASA目前有任何新的‘知识’会影响到未来的计划。”

对于国际间航太科学的合作成果被CIA运用在监控地球上居民这一点,他表示:“对目前的事件、国家安全局,或美国任何情报机构,我都不是专家,但是我们知道世界上所有的国家,都在对其他国家进行情报搜集,藉由监听或是任何他们能取得资讯的方式。”

“当然地球上的人们会利用航太研究的发展成果,例如侦察卫星的使用。实际上过去50年来,它一直是维持世界稳定与和平的力量。如果国家能知道世界各地发生了什么事,就不会太惊慌,并且会降低意外演变成战争的风险。”

深海探险与火星探勘

对于深海探索,他说:“相较于外部的太空疆域,我还没想过内部的深海疆域。我对海洋历史、沉船搜寻和海底寻宝都深深着迷,确实,我们对于月球和火星地表的了解,远超过我们对自己星球上海底地表的了解。不过要制造可以侦测并且让人长时间生活在海洋地底的机器,真的是一项非常艰钜的科技任务。我认为,我们应该朝两个方向都进行探索。”

“海洋地底有许多新的资源可以撷取。从海洋中,我们会找到许多关于过去奥秘的答案,就像从太空中,我们会发现许多关于未来奥秘的答案一样。”

此外,对于火星探勘,他说:“我认为到了2030年,人类非常有可能登陆火星、火星轨道或火星的卫星。相较于让宇航员真正踏上火星的地表,那应该是比较容易解决的问题。技术上(让人类登陆火星地表)可以说非常困难。现在我们就能让小型机器人登陆火星,但是我们不知道该如何让大型居所和宇航员降落到火星地表上。举例来说,这项技术的挑战可能要到2040年才能解决。”

“我确信到了2030年人类就能造访火星系统,我们将利用前哨据点俯瞰火星,解决利用当地资源制作火箭燃料的问题,并且发展让人类安全降落到火星地表的技术。现在10岁的孩子,我们可以预见,在他们30岁或40岁左右的时候,他们将成为第一批登陆火星的宇航员。”

关于信仰的问题,他回答说:“回答这类关于信仰和宇航员的问题,我认为人们是带着他们的个性与信仰离开地球进入太空轨道。我是一位天主教徒,离开地球以前,我的成长经验就已经让我拥有非常坚定的信念。”

“当我准备好要踏上第一次的太空之旅,是我的信仰帮助了我,让我能承受家人与自己所背负的沉重压力,并且取得成功。因为神,我能放下许多烦恼、担心和焦虑,并且告诉自己:‘神是万能的,或许我不够坚强能度过,但是神会为我安排一切。’”

“那真的帮助了我很多,也帮助我的家人很多。当我上了太空,就像我先前所说的,那令人屏息的美景会让你产生一种不可思议的感觉,就像被赠予一份珍贵的礼物,对我而言,那是神所赐予的。我感到与神非常亲近,我在回忆录《漫步在天际》(Sky Walking)中写道,信仰让我对太空中的一切经验怀抱着感激,信仰让我放下焦虑、压力和紧绷。那是一段让我的信仰更加坚定的经验。与其说是新的发现,更像让我再次确认,早已坚信不移的事。”

对于政府开放太空探索权利的问题,他说:“太空旅游业将是很棒的发展。回到1920年代,当时只有政府能掌握飞行,并且将之用于战事,而现在我们有航空邮件,飞机也第一次作为经济使用。二次世界大战前,我们已掀起在飞行旅游的热潮,到现在每年有成千上万的人绕着地球飞翔。”

“航太旅游也会是同样的情况。让接触太空成为每一个人都能拥有的个人经验,并且利用这个通路,在太空进行工业化、建立工业园区和经济体,会是21世纪经济成功的关键。想像挖掘行星中的财富,我们在地球上的资源是有限的,但是在太空中是无限的。”

(责任编辑:张东光)

相关新闻
太空探险  美富豪新时尚
太空人怀着“迷信”进入浩瀚太空探险
想漫步太空吗﹖ 太空探险公司为您提供机会
太空探险 生死伦理大哉问
最热视频
【重播】川普总统发表告别演说
【秦鹏直播】川普告别演讲 释放何信息?
【重播】布林肯参议院听证:誓言战胜中共
【时事纵横】拜登对华政策?中共极端防疫惹怒
【西岸观察】川普告别演讲:最好的还在前面
【财商天下】写字楼空置二手房涨价 大陆房地产怪事多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