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画家

写风景的诗──曾敏龙创作自述

作者:曾敏龙
font print 人气: 102
【字号】    
   标签: tags: ,

“笔触是画家的灵魂…”调色盘上流淌的颜色,不断地在画面上堆叠着,放眼周遭的人事物,我默然而忠实地记录着。在心中的某个角落,这些看过的风景,将不断地回旋扩大,直到触动了脑海中某个叫做“感动”的氛围,于是,拿着画笔的右手,不自主的动了起来,在空白的画布上,开始有了唤做“乡愁”的风景。

《收成》
《农作》
《一道金丝线》油画

细碎的笔触和透明的色彩,所堆叠出的画面看似甜美,其实那只是用来吸引观者的“糖衣”,观者唯有品过了那层糖衣,才得以见我心中的真实!这真实,不是那纯粹“写景”的真实,而是我心中那份真正“感动”的真实!我希望传达的不仅是大自然的造化,而是经过画家之眼、画家之心提取、淬炼后的感动和真实。

《长沙姑娘》
《肖像》
《红色悸动》

在我的水彩创作中,较少出现寒暖色相混而成的灰色调,学院派的教授总是建议:“多一些灰色调的运用,才能增加画面的沉稳与耐人寻味…”,但我觉得,若能让画面多一些丰富而纯净的色彩,多一些肯定而有力的笔触,这样的画面,不仅更能表达出心中的想法,也是我对“自己”的承诺和对“乡愁”的感动!

《山居林色》
《戏水》
《散步》

如果硬要区分我的作品是“乡土美术”抑或是“写实主义”,我觉得那容易流于刻板与生硬。因为,我只是透过“乡土的题材”、“写实的技法”、“水彩的语汇”、“油画的肌理”等等媒材和形式,呈现出我内心最真的那一份感动。

油画《激流》
油画《宝藏》
《西子湾》
《幽静的树林》

诗惟无虚,始能感人

观者在看画的同时,往往希望我能用浅白的话语,进一步解说自己的作品,似乎靠着画家给予的言语和词汇,才能够贴近画面中的那份“真实”和“感动”。虽然创作者从事创作时,总希望能引起观者的共鸣,但观者的共鸣并不是创作的本质和必要条件。尽管有些体会或心路历程,在创作的过程中,不见得能够铺陈的很好,让观者皆能有所感悟,但我认为,这样的隔阂,并不妨碍作品的独立存在与呈现。因此,再多的言语,不见得一定能够弭平作品与观者之间的隔阂。淬炼了感动而成的画面,就如同文章精简至诗一般,试想,若将每首诗都翻成白话文,那将彻底失去诗的意境。所以,我仍倾向留给观者一个想像的空间……

画展讯息:曾敏龙、陈建智 时光胶囊双人展
2013年8月31日~2013年9月11日(星期一休馆)
至真一馆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大纪元记者李容耕台北报导)油画家李长青画展假孟焦画廊展出,今年创作主题以“幽”为作品内涵,让做品呈现幽雅之美与幽静意境,让参观者能从其中体悟幽游自在的人生喜乐,也体悟生命过程中如何去寻找幽静之美。
  • (导语)新泽西爱迪生市三彩艺术学院的董老师,是一位资深的美术教育家,也是享誉海外的古典油画家。在二十多年的美术教学中,董老师以正统的绘画教学理念,为学生打下了坚实的绘画基础,同时也培养了孩子严谨、做事有始有终的好品格。
  • 玉山国家公园管理处18日起展开为期4个月的黎兰“大地之颂油画特展”,以艺术家彩笔下的玉山国家公园和自然风光之美,让民众从内心的感动化为生态保护的动力,一起为爱护台湾的自然环境尽一份心力。
  • 中国传统的工笔画法和西方油画的透视概念交汇融合,会激荡出怎样令人惊叹的艺术作品?工笔画家吴秀丽,擅长人物、花鸟、动物等精细作品,画风华丽却不失典雅脱俗,纯熟的传统技法中又溶入鲜明的时代精神,展现出画家的深厚功底和不凡的独特韵味。
  • 84岁凌伯伯罹癌不放弃生命,学习油画抗癌,并获102年中坜市模范父亲凌伯伯住在龙冈里,今年84岁,罹患胃出血淋巴癌,经过手术后并化疗八次,最后在医嘱,不能放弃生命之下寄情油画,挥洒出一片生命独特色彩,目前已有30多幅作品。
  • (大纪元记者谢月琴台湾宜兰报导)台湾山水艺术学会的“笔歌台湾、墨濡乡土”宜兰巡回展将于8月16至27日于宜兰县政府文化局第一展览室开展,8月17日上午9点30分将举行简单隆重的开幕典礼后,接续办理免费‘12生肖庆团圆书画活动’。将引领参观之民众作水墨游戏、团扇DIY等,欢迎莅临参观。
  • 一生嗜茶,精于茶道的陆羽,被誉为茶圣,奉为茶仙,亲自踏访考察各地茶乡,从种茶、制茶、焙茶、饮茶、品茶,不只深究水质、土壤、气候等环境因素,如何影响茶叶的生长和气味,更讲求煮茶技艺、饮茶的配置与器皿,因而写就世界首部茶学专著――《茶经》。
  • 美国风景画家阿尔伯特‧比尔施塔特(Albert Bierstadt,1830—1902年)成了沟通东西两岸的一座桥梁。他凭借对这片土地的原始之美、希望与力量的深刻感知,捕捉到了美国西部的精神,为那些永远不会亲自冒险西行的观众开启了一扇窗,让他们得以一窥落基山脉的雄伟壮丽。
  • 1990年林布兰的作品《加利利海上的风暴》在伊莎贝拉嘉纳艺术博物馆(the Isabella Stewart Gardner Museum )遭窃,还有其它两幅至今仍下落不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