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与众不同的导览员 台街友带你游城市

透过街游计划,强哥重新站起来,他常跟分享,“他很珍惜现在所拥有的,即使没有很好,还是懂得知足。”(芒草心慈善协会提供)

人气: 273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4年10月12日讯】(大纪元记者施芝吟、张原彰台北报导)芒草心慈善协会志工张献忠,本身是台北市社会局的社工,在万华已深耕超过10年,走在万华街上总是有人和他话家常,也因为这样,他有着“丐帮帮主”的称号。张献忠寻思,假使街友成为导览员,除了能更深入介绍当地外,也能让民众更认识街友;另一位志工曾文勤,她去英国旅行时,参加了“Unseen Tours”(街友担任导游,带领游客逛逛不同于一般观光团的路线),受到很大震撼,想要把这样的方法运用在台湾。

两个不相识的人,却有着相同的理念,冥冥之中,二条平行线有了交集,透过“街游Hidden Taipei”计划,让街友找回自信、融入社会,并改变社会对街友的歧视。

张献忠辅导街友多年,发现到即使街友成功租到房子,还是会常常跑回艋舺公园打发时间或是与友人聊天,激起张献忠的想法,“是不是要帮街友找到社会参与的机会?”于是他找万华社区大学的副校长商量,希望能让街友参加绘画、打击乐等免费课程,副校长支持并一口答应,只不过街友意愿不高,张献忠提供一些诱因,如上完课有便当吃、全勤有500元奖金可拿等诱因,吸引7到8位街友去上课。

张献忠得知社区大学有导览员培训课程,他灵机一动,“也许街友在当地流浪很久,对万华的认识不少于一般民众,甚至知道更多街头大小事。除介绍文史之外,也结合游民的经验,开辟出一条不同于文青的内容。”游民被污名、排斥及冷落,张献忠也希望藉由导览型式,让民众更认识街友;游民透过导览工作,更让他们重拾尊严和生活目标。

英国街友导览带回台湾

曾文勤第一次参加Unseen Tours时,令她大开眼界,陆陆续续参加5次,她也进一步了解英国街友导览团队营运上的细节,想要把这套模式带回台湾。她完全没有跟街友接触过,鼓起勇气自个儿去万华找街友打交道:“有没有听过导览?如果有机会导览,你们愿意吗?”街友不但不理会,反而觉得她很奇怪,但是曾文勤想帮助街友的心没有因此消灭,而是更努力的去找寻对街友有影响力的人,皇天不负苦心人,最终她找到张献忠,刚好两人都有一样的想法,成立“街游Hidden Taipei”计划。

芒草心慈善协会执行长李盈姿说,要让街友对导览员感兴趣,花了很多时间与精力,其实很多街友都是被诱因拐来的。长期以来街友都是被漠视的族群,因此街友成为导览员,对他们来说相当困难,他们没有自信,也不相信自己可以在群众面前讲话,不认为民众可以好好听他们说话。在培训课上,播放伦敦街友导览影片给他们看,街友们都觉得很惊讶,不相信影片中的导览员是街友,更不相信街友可以对民众侃侃而谈。

为了建立街友自信心,培训老师试过很多方法,其中一堂是街友分享自己的故事,像是回忆童年、工作经验、什么时候踏入街友生活、得过什么样的帮助等等,协助他们对自己故事的回忆以及叙说,令李盈姿印象最深刻的是“强哥”,也是改变最大的一位街友。

[2014/10/14 上午 10:41:32] 芝吟: 她说,强哥对于导览员培训课兴致缺缺,强哥会加入培训其实是看张献忠的面子上,直到讲故事那堂课才引起他的兴趣。强哥讲故事相当精彩,且他的口才好、台风稳,整整讲了2个小时,大家都很专注的听。

目前强哥也是导览员之一,他常跟民众分享,“他很珍惜现在所拥有的,即使没有很好,还是懂得知足。”李盈姿认为,强哥不见得需要掌声,当听众用专注的神情看着强哥,他感受到尊重,是让强哥努力的来源。

街游修补手足裂痕

导览员“阿和”,人生路曲折,过去因经商失败,沉溺于酒国中,因此恶化了与子女、手足间的关系,他曾气愤地与姊姊说,“当我这个弟弟已经死了,已经没这个人。”走上流浪之路的阿和,因缘际会接触教会,在信仰力量帮助下,一夕之间从酒瘾中解脱,也开始吃素,生活方式出现巨大转变,但阿和对家人仍耿耿于怀。

或许受信仰力量而改变过,阿和并未因参加“街游”,而让心态上有较大突破,不过却修补与手足间的裂痕。李盈姿说,一位许先生在听完阿和的导览后,得知他对家人耿耿于怀,便主动在出差时,将阿和的导览情况与这些年来的转变,带给他在台东的姊姊。阿和姊姊难以置信,但在接受后感到欣慰与认同。消息传来,远在台北的阿和,不禁落下男儿泪。阿和也趁着国庆假期,前往台东,与多年未见的姊姊重逢。

阿和姊姊得知阿和的改变,感到欣慰与认同,阿和也趁着国庆假期,前往台东,与多年未见的姊姊重逢。(芒草心慈善协会提供)
阿和姊姊得知阿和的改变,感到欣慰与认同,阿和也趁着国庆假期,前往台东,与多年未见的姊姊重逢。(芒草心慈善协会提供)

热爱参加社会运动的“卜派”,他认为自己长相丑陋,没有自信,工作与人际关系受到很大影响,参加导览后,许多人被他的内敛吸引,渐渐重拾自信,李盈姿说,过去流浪的日子,卜派时常参加社会运动,也是反核456的成员,卜派有丰富社运经验,也成为他一项优势,社会学系的学生,都会指定由卜派负责导览。

热爱参加社会运动的“卜派”,具丰富社运经验,社会学系的学生,都会指定由卜派负责导览。(芒草心慈善协会提供)
热爱参加社会运动的“卜派”,具丰富社运经验,社会学系的学生,都会指定由卜派负责导览。(芒草心慈善协会提供)

年龄半百的街友“李隆柱”,则是靠着贩售杂志,重拾对生活的热情。他在流浪前,曾是烫衣师傅,月收入有5到6万元,不过离婚后,适逢工厂倒闭,失业冲击,对生活失去信心,当时35岁的他,踏上流浪之路。不过幸运的是,他因恩友中心的帮助,重新站起,面对社会。

在恩友中心介绍下,他开始在台北车站贩售杂志,李隆柱说,起初觉得杂志难卖,但抱着破釜沉舟的决心,没想到第一天销售量很好,他因此能够自力更生。李隆柱说,“过去在台北车站卖杂志,一个月能净赚3万多元,现在虽改至人潮较少的北投捷运站,但仍有1到2万的收入,足够用来生活。”他也鼓励其他街友,“只要愿意做,就一定有饭吃,加油!”

街友陈隆柱在恩友中心介绍下,每天都去捷运站卖杂志,他也呼吁其他街友,“只要愿意做,就一定有饭吃,加油!”(施芝吟/大纪元)
街友陈隆柱在恩友中心介绍下,每天都去捷运站卖杂志,他也呼吁其他街友,“只要愿意做,就一定有饭吃,加油!”(施芝吟/大纪元)

李盈姿说,街友导览是可以改变他们的收入,如街友一周固定一场且人数6人以上,收入至少有一千元,人数达到15人以上,报酬可以达到到2到3千元。相较于以前高密度劳力来说,导览员时薪非常高,路边举牌的几乎都是街友,一整天下来顶多领到750到800元。街游计划不仅让街友重新站起来,也让民众对街友有新的认识。◇

责任编辑:芸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