宽宏大度善待他人的韩琦

(Fotolia)

  人气: 125
【字号】    
   标签: tags: ,

韩琦,字稚圭,自号赣叟,相州安阳人,出身官宦世家。曾在北宋仁宗、英宗和神宗三位皇帝在位期间,辅佐朝政,高居宰相之职。他性情纯厚质朴,心胸宽广,待人宽宏大量,人们尊称他“韩公”。

韩琦敬天知命、尽职守责、安守本分。他功盖天下,位冠人臣,却看不出他高兴;担负重大责任,面临难以预料的祸事,生命面临极其危险的境地,也从未见他忧愁,而是怡然自乐,从不因事态变化而改变。

韩琦曾经说道:“我一生靠忠贞自持,遇到大事不畏生死。荣幸的是我没有死,事情也都做成了。这其实都是上天的扶持,并不是我有多大的能耐。”

他曾负责监管国库,当时朝廷中多有变故,韩琦处在危险猜疑之际,而他坚守主管库藏的职位,做事总是尽职尽责,从不敷衍了事。有人劝他说:“您所做的确实对,但万一失误将身家不保。”

韩琦说:“这是什么话呢?作为人臣尽力侍奉君主,死生都可付出。至于成败则是天意,难道可以因事先担心事情不成功,就停止不做吗?”听者都惭愧佩服。

韩琦帅军在定州时,晚上写信时,叫一个士兵秉烛侍立在侧照明。士兵一不留神,结果蜡烛倾斜烧到了韩琦的鬓发,韩琦立即用衣袖把火拂灭继续写信。过了一会儿回头发现士兵已换。

他怕主管官吏惩罚那个士兵,急忙说:“不要换掉他,他现在已经懂得怎样拿好蜡烛了。”军中的官兵因此都十分敬佩韩琦的度量。

(Fotolia)
(Fotolia)

韩琦驻守大名府时,有人献给他两只非常宝贵的玉杯,说是绝世之宝。韩琦用白金酬谢献杯的人。他十分喜爱玉杯,每逢宴会招待客人,都特别命人摆一张桌子,上铺锦缎,把玉杯放在上面。

一天,韩琦招待管理漕运的官吏,他准备用这两只玉杯装酒招待客人。突然一位侍吏不小心撞倒了桌子,两只玉杯都摔碎了。客人们非常吃惊,那位侍吏立即伏在地上等候惩罚。

韩琦脸色未变,笑着对客人们说:“任何物质的存亡都是有规律的。”并对那位侍吏说:“你是失误造成的,并非故意,有什么过错呢?”客人们都对韩琦宽厚的德行和度量佩服不已。

韩琦同王拱辰、叶定基在开封府主持科举考试时,王、叶二人经常因评卷而争论不休,而韩琦却安心坐在室中阅卷,就像没有听到一样。王拱辰认为他不帮助自己,就对他说:“你是在这里修养度量吗?”韩琦便和颜悦色的向他认错。

在韩琦做宰相期间,发现文书中有攻击揭露他人隐恶的文章,都会立即用手挡住,从没有让别人看见。还有一次,部下路拯在韩琦的桌案前呈上文书,但是文书的结尾却忘记签名。韩琦就用衣袖作遮挡,抬起头与他讲话,悄悄地将文书抽出来,不慌不忙的帮他签上名字。

韩琦在陕西征讨叛军时,颜师鲁与李绩不和。颜师鲁到韩琦那里谈论李绩的坏话,李绩到韩琦那里谈论颜师鲁的坏话。韩琦都听着,但却从不对别人说,所以两人始终相安无事,否则就不得安宁了。

韩琦曾经说:“不管君子或是小人,都应该以真诚的心对待他。如果知道他是小人的话,浅浅的和他交往就可以了。”通常,一般人碰到小人欺骗自己,一定会把他的计谋点破。韩琦却不一样,他虽然清清楚楚知道小人的奸计,可是他每一次都安然忍受,不曾表现出来。

(大纪元图片库)
(大纪元图片库)

我们大都只愿意跟君子来往,因为以诚待君子容易,以诚待小人就困难多了,一般人认为,你对我好,我也对你好;你对我不好,我为什么还要对你好?因此看到对方有问题,我们通常不能忍受,就会毫不留情的指出来,还名之为“洁身自好”,其实这是道德学问没有深入内心。

揭穿别人过失,除了要分清是非外,可能还有看不起或讨厌对方的因素,有这样的出发点自然没有办法生出慈悲心来帮助对方。

这么做的结果,就容易与人产生对立,树立政敌;朋友间相处也会互相产生排斥情绪;更可能让小人恼羞成怒,找机会来伤害我们。如果我们内心平静清凉,就不会在乎人家对你的看法,不会在功过得失上面打转,但这是非常不容易的事。

《宋名臣言行录》一书中,宰相寇准个性耿直,曾经对丁谓的谄媚举动,当众厉声斥责,因此得罪了丁谓,后来丁谓这帮人得势,就把寇准贬到了崖州。

(大纪元图片库)
(大纪元图片库)

仁慈不是是非不分,而是明辨是非善恶:你欺骗、伤害我,虽然我心里清清楚楚,但是我愿意宽宏大量,不与你计较,外表不形于色,没有修炼的人很难做到。

寇准失败就在此,遇到小人就马上把他揭发,明着拆穿,两人就对立起来了,也就失去教化他人的能力;韩琦面对小人仍能用诚心对待,浅浅与之交往,但是不会身陷其中。

君子立身处事就是希望用德行感化人,不因为他是小人就摒弃他、排斥他,一个人能涵容别人,别人才能被他摄受。

韩琦德高望重,待人仁恕,每见到善事必定努力去做,每逢听到别人行善时,必定嘉许鼓励到处传颂,并说:“韩琦不如。”有人问他为什么这样做,他说:“人向善的心最为珍贵。赞颂善行可使行善之人今后更加努力,使其他人闻之也心生向往,使有过之人感到羞愧而改恶迁善,所以扬善是非常重要的。”

韩琦还常诵读和传扬圣贤经书,说“这书可以指导人成为正人君子呀!”韩琦后来成为一代贤相并受封魏国公,五福齐全,子孙世代在朝廷为官,一直到南宋末年,人们都说这是韩琦积善得到的福报。
--转载自明慧网
责任编辑:王书林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人都有缺点和犯错的时候,以权势压人,最多只能让人表面服从;而宽恕大度待人,才能从根本上改变人心。魏霸就是因为注重自己的德行修养,待人宽恕,能够设身处地为他人着想,所以周围人都很信任、服从和尊敬他。
  • 祁天宗这个人自恃有才学而骄傲自大,尤其不信神佛,经常随意谩骂。下雨柴湿,他叫书僮劈开木作的神像烧火。
  • 美国心理学家威廉说过,凡是太聪明、太能算计的人,实际上都是很不幸的人,甚至是多病和短命的。 专家研究,算计者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患有心理疾病。这些人感觉痛苦的时间和深度也比不善于算计的人多了许多倍。换句话说,他们虽然会算计,但却没有好日子。
  • 莫高窟中那些刻画神佛的雕像和壁画,也反映了神传的文化。释迦牟尼佛曾经告诫弟子,不但要传播佛法,还要传播文化知识。历史上大多数宗教都认同神造人的观点,只有近代的科学让人相信人是从猴子变来的。
  • 舜继帝位后,便命已成为夏部族首领的禹继续治理洪水。禹欣然领命,但没有贸然行事,而是首先认真总结父辈治水的教训,寻找治水失败的原因。
  • 萧衍是汉代相国萧何的后代,在位四十八年,寿八十五岁,是秦始皇以来中国历史上第二长寿皇帝,仅次于清朝的乾隆。
  • 《诸葛亮文集.便宜十六策.举措》说:“治国之道,务在举贤。”又说:“国之有辅,如屋之有柱,柱不可细,辅不可弱,柱细则害,辅弱则倾。”人才是治国的根本,治国和人才的关系,就像房屋和柱子的关系,人才短缺了,国家也就难以维持。
  •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一个人的作为也能改变命运......
  • 元朝天顺年间,苏州吴趋坊的施翁乐善好施、仗义疏财,年过四十岁,才生一个儿子,于是携带几百两银子,到虎丘佛殿敬香拜佛。忽听到剑池旁有哭声,向前一看,却是幼年时塾中同桌的桂迁。
  • 古人认为,人的命运与祸福,都是有因有果,一切取决于自己行为的结果,一切都逃不出天理的安排。然而天道佑善,常眷顾、帮助善良的人,使其做事有如神助。自古以来积德改运的例子不胜枚举,以下是南宋的赵雄行善得报的故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