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吸毒现象突出 影帝霍夫曼等巨星都因吸毒猝死

—— 声名就像毒品 高成就名人持续透支自己 高度紧张和压力极易导致抑郁

当今好莱坞最成功的这几位影星都有吸毒史,他们都曾坦承分享自己的心路历程。左起:布拉德•皮特,安吉丽娜•朱莉,小罗伯特•唐尼。(大纪元合成图)

人气: 101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

【大纪元2014年08月22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小清综合报导)华语演艺圈近日频曝涉毒,近一个月来,两岸三地演员何盛东、张默、高虎、柯震东房祖名等相继被拘;欧美艺人中,去年以来有好几位明星因吸毒身故。

是否明星们比常人更难抗拒毒品?心理学家、毒瘾专家的回答,以及已成功戒毒的众星的自身体会,或可让“闻者足戒”。

在西方,名人吸毒现象更为突出,很多曾经闪熠的名字都将永远和毒品海洛因、可卡因联系在一起。去年以来,最突出的三例是因吸毒猝死的偶像男星柯瑞•蒙特斯(Cory Monteith)、奥斯卡影帝菲利普•西摩•霍夫曼(Philip Seymour Hoffman)和嘻哈双人团Kriss Kross的克里斯•凯利(Chris Kelly)。

据防止吸毒网站drugs.com的一项统计,上世纪以来,共有70多位名人因吸毒或滥用药物而过世。今年猝逝的英国时尚名媛皮彻斯•盖尔多夫(Peaches Geldof),也只是近年因吸毒殒命的众多模特中的一位。

2014年2月2日,奥斯卡影帝菲利普•西摩•霍夫曼因混用毒品和药物过量猝死。(Rich Schultz/Getty Images)
2014年2月2日,奥斯卡影帝菲利普•西摩•霍夫曼因混用毒品和药物过量猝死。(Rich Schultz/Getty Images)

在医学界,吸毒成瘾被定义为一种慢性、复发性的脑部疾病,其特点是强迫性地使用药物(毒品),大脑的结构及运作也会发生异变,如不及时戒断,影响将持续终生。

以近期去世的三位男星为例,柯瑞•蒙特斯从19岁开始进戒疗所,10年后坦承仍为毒瘾困扰,而其死因竟是刚刚被强制中断吸毒的洁净身体无法再耐受毒品的毒性。菲利普•西摩•霍夫曼因染毒在22岁时接受过勒戒,23年之后他公开承认复吸,并作出了死亡预告:若不能戒掉毒品他会死掉。克里斯•凯利去世后,其家人也透露,凯利很长时间以来都在努力地戒毒。

既然如此,明星们为何还要尝试毒品,据专家分析,其动机和诱因大致可归为以下几种:

一、持续地追赶自己 透支自己

美国莱莫因大学(Le Moyne College)资深心理学教授克莉丝汀•巴绍(Krystine Batcho)告诉CBS电视台,做好莱坞名人会有“持续成功的压力”,“驱使高成就的人持续地追赶自己、透支自己。而高度的紧张和压力极易导致抑郁”。由于艺人处于公众审视下,媒体又对明星的负面新闻虎视眈眈,他们更易滥用毒品和药物缓解压力,效果却适得其反。

巴绍认为,好莱坞给成功人士带来金钱和交际圈,也方便了他们藉毒品和酒精逃避情绪,“但随后他们会发现很难自拔,情绪没有改观,还成了瘾君子”。一如罗宾•威廉斯(Robin Williams)形容的,在吸海洛因上瘾的日子里,清晨醒来感觉自己“就像吸血鬼”。

喜剧巨星罗宾•威廉斯曾吸毒上瘾。(Peter Kramer/Getty Images)
喜剧巨星罗宾•威廉斯曾吸毒上瘾。(Peter Kramer/Getty Images)

今年2月,在影帝霍夫曼身后,克利夫兰诊所(Cleveland Clinic)所长、毒瘾专家贾森•杰里(Jason Jerry)也分析说,相较于可一时带来精力充沛感而流行于商界的可卡因,海洛因能营造一种刀枪不入的幻觉,对于高压力、高曝光率的明星人群是一种诱惑。“特别海洛因价格只有强效镇痛药羟考酮的十分之一,很容易使人从浅浅品尝而陷入毒瘾。”

二、找回巅峰感觉 寻求慰藉

著名心理学家、畅销书作者迈克尔•S•布罗德博士(Dr. Michael S. Broder)表示,对很多名人来说,声名就像毒品,“有时它让你感觉在世界之巅,一旦回落到低谷,名人会尤感低落”。

他认为名人吸毒酗酒的原因就在于“这些东西确实能马上让人找回很high的感觉”,“但这不是免费的顺风车,我们都知道,结果非常不幸”。

三、家族环境与遗传是诱因

在主观因素之外,明星吸毒还有一个重要的诱因:家庭。

据美国国家酗酒和药品依赖委员会(NCADD)的研究报告,家族吸毒史是研判未来吸毒可能性的第一指标,而家族的影响不仅存在于环境,也会发生遗传;在美国,有几百万个一手案例可以证明吸毒的家族性。

吸毒的新生代明星又为其增加了例证:猝死的皮彻斯•盖尔多夫,其早逝的母亲——电视人宝拉•耶茨(Paula Yates)有吸毒史;音乐人因迪奥•唐尼(Indio Downey)藏毒被拘后,已戒毒多年的影星小罗伯特•唐尼(Robert Downey Jr.)坦承家族吸毒史影响到了儿子,“钢铁侠”还透露,自己父亲从他幼时起就带他一起吸食大麻。

2014年4月6日,皮驰斯•盖尔多夫在instagram最后上传了自己幼年与母亲的合照。(网页截图)
2014年4月6日,皮驰斯•盖尔多夫在instagram最后上传了自己幼年与母亲的合照。(网页截图)

值得一提的是,在艺人工作满档、夫妻分分合合的演艺圈,星二代虽物质丰裕、父母娇惯,成长环境却往往不无动荡,在正向引导的层面有明显缺失,从而造成其心理轨道异常,如今年曝出吸毒的贾斯汀•比伯(Justin Bieber)、张默和房祖名都由母亲一手抚养。

演艺名人虽是吸毒的高危人群,但毕竟有众多艺人告别了吸毒的黑暗岁月。他们谈及的吸毒原因与专家的分析基本相合,可归为以下几种;而其坦诚分享,已足以令后来者引以为戒,警惕毒品的高度危害性。

1. 寻找灵感 缓解压力

布拉德•皮特坦承年轻时曾吸毒找灵感。(ANNE-CHRISTINE POUJOULAT/AFP/GettyImages)
布拉德•皮特坦承年轻时曾吸毒找灵感。(ANNE-CHRISTINE POUJOULAT/AFP/GettyImages)

影星布拉德•皮特(Brad Pitt):“很长一段时间,我做了太多破坏性的事——吸毒。我有点像个浪子,一个觉得自己在真空中长大、想看外面世界、想找灵感的家伙。”

女歌手罗琦:“圈里的朋友都说那个能给人灵感,事实上这是误导,它只是刺激人的感官神经……终于有一天我意识到,如不摆脱它就会被它毁掉,因为我亲眼看见有朋友在我面前死去,有朋友发了疯……”

歌手含笑:“那时我困了,他(谢东)说你来一口,那一回我三天都没睡。”含笑亦向警方承认,自己吸毒是为了寻找灵感。

导演张元:张元曾表示自己有段时间特别嗜睡,冰毒“就是不让你睡觉的,会让你很有精神”。

歌手李代沫:在被拘捕之后,李代沫承认是因工作压力大开始吸毒。而他进入歌坛后,从300斤体重暴瘦下来,也有网民质疑他吸毒是为了减肥。

2. 情绪低落 逃避现实

台湾艺人萧淑慎吸毒前后的反差,成为写实反毒教材。(翻摄自台湾法务部反毒影片)
台湾艺人萧淑慎吸毒前后的反差,成为写实反毒教材。(翻摄自台湾法务部反毒影片)

艺人萧淑慎:“只要一吸毒,就觉得仿佛回到了14岁每天卖槟榔的幸福时光。”

演员孙兴:孙兴被捕后,自曝两次失败的婚姻让他身心备受打击,吸毒一来宣泄情感,二来是怕女友空虚,所以带女友一起吸。

3. 好奇沾染 无力自拔

好莱坞影星德鲁•巴里摩尔,9岁开始沾染酒精和毒品,13岁成功戒毒,现一切顺利。(David Buchan/Getty Images)
好莱坞影星德鲁•巴里摩尔,9岁开始沾染酒精和毒品,13岁成功戒毒,现一切顺利。(David Buchan/Getty Images)

童星德鲁•巴里摩尔(Drew Barrymore):“10岁半时,我与一群抽大麻的年轻人待在一个房间,我也想尝尝味道,他们说:‘当然可以。……’后来大麻让我感到无聊,我那上瘾的头脑告诉我说:‘好吧,如果吸大麻好玩,吸点比较有劲儿的东西像可卡因也会很好玩。’这是一步步的。我每况愈下,也不在乎别人的想法。”

影星小罗伯特•唐尼(Robert Downey Jr.):“那些年我一直吸可卡因,之后我不小心沾了海洛因,它终于把我两脚的鞋带系在了一起……你毫无还手之力,在无望的状态中,唯一的出路就是外界干预。”

4. 圈内成风 近墨者黑

影星丹尼斯•奎德在片场沾染了毒品。(Frazer Harrison/Getty Images)
影星丹尼斯•奎德在片场沾染了毒品。(Frazer Harrison/Getty Images)

影星丹尼斯•奎德(Dennis Quaid):“可卡因甚至被藏在电影预算里,知道吗?那只花一小笔钱。片场基本都有,因为人人吸。大家进行交易——(社交)不是喝鸡尾酒,而是来点可卡因。”

歌手谢东:“演艺圈很容易攀比,……无形中就产生了很多的欲望。”

演员莫少聪:莫少聪因吸食大麻一度被拘,他表态是在酒局上一时“贪玩”而应酬吸了几口,想不到被举报。

幸而告别吸毒 明星感喟

安吉丽娜•朱莉庆幸自己走过了黑暗时刻。(Tim P. Whitby/Getty Images)
安吉丽娜•朱莉庆幸自己走过了黑暗时刻。(Tim P. Whitby/Getty Images)

影星安吉丽娜•朱莉(Angelina Jolie):“我经历了沉重的、黑暗的时刻,而我走了过来。我没有早逝,我很幸运。有些艺人没能捱过来……人们可以想像,我做过最危险的、最坏的事——由于很多原因,我本不应该在这里。”

知名编剧亚伦•索尔金(Aaron Sorkin):“我的生活在接受勒戒前并未陷入一团糟:我在很high时,既没丢工作,开车也没轧到小孩或伤及任何人。每天对我来说最难的事是不吸可卡因——你戒不掉毒瘾,而只是一时缓解了。”

歌手保拉•阿卜杜勒(Paula Abdul):“别吸了——这是最坏的事情。我周身一会儿寒冷无比,一会儿大汗淋漓;一会儿喋喋不休而痛苦不已,那真是折磨人。”

歌星黛咪•洛瓦托(Demi Lovato):“人们并未认真对待毒瘾,其实它很严重,是一种心理疾病,是一种疾病……再没有药丸能改变它……人们需要同情(吸毒者)……那时我身心都已欲罢不能。”

针对毒品给人带来的“享受”和危害,独立撰稿人诸葛明阳回忆道:“2001年,我接触了不少普通吸毒者。许多人都想戒毒,但没有信心。即便被强制戒毒,复吸率极高。他们有一个共同的说法:随着吸毒史的延长,最初那种‘飘’的感觉和各种‘美好’的感觉越来越淡,最后使用毒品的唯一目的是减少痛苦,缓解不使用毒品给自己带来的难以忍受的生理痛苦。渐渐地,使用毒品的间隔越来越短,量越来越大,毒品越来越烈,最后就是死。不少人表示,毒品使他们对一切都失去了兴趣。”

【编后语】中国有“瘾君子”一词,形容那些染上不良嗜好而无法自拔、但表面又不让大众看出来的人。

何为“瘾”?就是被隐藏起来的“病态”。不管是毒瘾还是常见的酒瘾、烟瘾,究其实质,都是一种“认贼作父”、错找精神慰藉的心理疾病。在道德规范淡薄、毒品大兴的当今社会,很多人内心缺乏约束,以致于“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如何才是规避毒魔的良方?从明星们上瘾难戒的经验来看,或许唯有寻求神性的庇护,才能从根本上避免为“瘾”所害的悲剧屡屡发生。

责任编辑:伊萍

评论
2014-08-22 1:1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