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海客:能放下屠刀吗?

人气 4

【大纪元2015年06月04日讯】常言道:“放下屠刀,立地成佛。”面对杀人如麻的中共,许多善良的人们,总在期盼它,有一天良心发现,能够放下屠刀,弃恶从善。

“六‧四”大屠杀,己经过去二十六年了,血淋淋的记忆,晃如昨天,心头的伤口依然巨痛。轮回转世的新一代,又见证了更加惨烈持久的对法轮功修炼者的大规模迫害。人们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失望,每次代之以新的希望。中共似乎也摸透了人的心理,每过一阵子就放出一些似是而非的幻影、使民众不断沉醉在虚幻的期望之中。像一只封在玻璃瓶里的虫子,看得见光明,却没有出路,在氧气慢慢耗尽的环境中,只能昏昏然作美梦。

当年共产党的幽灵在欧洲上空游荡的时候,它就具有两个基本特性:欺骗和暴力,也就是软硬两手,这正是魔鬼的本性。

共产党在人类社会,鼓吹暴力革命,以共产主义诱惑民众,以革命的名义杀人抢掠、篡权窃国。《九评》这一旷世奇书,已把共党九条邪恶基因,剖析得十分透澈。在常人社会,它看似一个政治团伙,但在另外空间是一个被魔鬼邪灵附体的黑帮。欺骗和暴力的目的是全面控制:控制天下一切财富,控制国家机器,控制民众人身自由和思想言论自由,控制全部劳动成果。为此,就要控制政府、军队、警察、公务员甚至临时工和腹中胎儿;控制枪杆子、笔杆子、刀把子。这个附体的魔鬼,其存在的唯一目的就是与神佛为敌。所以,它不可能放下屠刀,更不可能立地成佛。

中共靠武力夺取政权,杀地主、富农、士绅,杀正在浴血奋战,保卫祖国的国民革命军,甚至也杀他们的同伙。篡权之后,不但不收敛,反而大搞一连串的政治运动,大开杀戒,造成中国八千多万人非正常死亡,造成史无前例的血案。不过在以苏为首的共党集团中,几乎都是如此,证明了共产集团残暴嗜杀的共性。

毛泽东一直主张要造成一种恐怖气氛,文革时又喊出了红色恐怖万岁的血腥口号,为武斗杀人助威。中共有整套的办法,可以把人兽性的凶残煽动到疯狂的地步。农村造反时期的刀劈、枪刺、活剥人皮;文革时期杀黑五类,挖心、炒肝、吃人肉,内蒙查内人党刑讯逼供,吊炉烤活人,全国成了人间地狱。中共对人的精神摧残,在中国几千年的历史上,也是登峰造极、空前绝后的。它把历史上所有暴政酷吏的诛心术、世界法西斯政权和国际共产阵营一切摧残人类思想和心灵的技俩,总一炉,并系统的全面的大加发展,使其更狡诈、更狠毒、更精细、更无孔不入更彻底扭曲和毁灭人性。毛泽东一再强调要触及灵魂,就是要把所有人的灵魂妖魔化,把所有的人改造成魔鬼手中的驯服工具。中共对人灵魂的摧残和毒化,对我中华民族的毒害,远比肉体的屠杀严重千百倍,而且流毒深远,祸及子孙。当今中国社会上喧嚣一时的毛左、愤青和五毛之类,只是这种流毒的表象。在一般人的头脑中,不少思想观念和方法、待人处事之道,中毒不浅,危害甚深。

江泽民六四学生和市民的鲜血上台之后,变得更加凶残,竟然亲自下令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贩卖,干出了人类历史上从未发生过的反人类滔天大罪!千千万万善良的人被夺去了贵的生命,无数家庭家破人亡。中共正在用史无前例的恶行,把自已推上历史的审判台。黑夜过后是黎明,严冬已去新春来。

顺天刞灵

前一段时间,中共打老虎搞得挺热闹,高层的老虎,一个比一个大,低层的虎蝇,也动辄贪污过亿。虽然人人皆知无官不贪,但真的揭发出来,其数额之巨大和手段之恶劣无耻、毫无底线,几近疯狂。仍然令人大吃一惊!

打虎给一些人带来希望,认为习李王新政、有可能带来清明政治,中共真可能自我革新,重温大国崛起的中国梦。人们幻想过邓氏新政、朱氏棺材新政、胡温科学新政,现在是中国梦新政。

近来打虎之声势有些停滞不前,或云处于胶状态,有人说要刹车了;有人要求特赦贪官;有人说会有政变,总之,反映出一种不安或一种幸灾乐祸,甚至是一种威胁。软硬兼施,死保虎窝。

习近平说:开弓没有回头箭!这话比较实在。回不了头,也不敢回头。

首先要明白:当前的打虎,本质上是以反腐的名义,进行的一场夺权斗争。因王立军爆料,几乎全世界都知道,江曾要利用习当傀儡做过渡,然后由薄周等人夺权。这是生死搏杀,绝无调和之余地。江氏血债帮,必然要垂死挣扎,孤注一掷背水一战。江是想使习知难而退,见好就收。两军相逢勇者胜,习若稍一犹豫,江必毫不迟疑,立马组织残部,大举反攻。贪官为捍卫自己的权力和财富,一定会群起反扑,绝不留情!所以,这支箭必须继续飞,直插江心。

不论中共各派的内斗出于什么目的,无法违抗天意。江氏血债帮恶贯满盈天理不容,天要用习之手灭之,江必无可逃遁。

百足之虫 死而不僵

中共的党政体制,是六七十年编织来的一张庞杂血腥的大网,江氏花了十几年安插和培植自已的人马。习只打了几只出头鸟,上下骨干依然掌权,即使只凭惯性,也可以运作一阵子,更何会软磨硬抗,阳奉阴违。610的最高官位空缺,但下层运作依然猖獗,故意添乱。

习近平现在继承下来的,就是这样一架旧机器,请不要忘记,这就是林彪准确命名的那台绞肉机。

习至少在形式上已做到了大权独揽,有人解释说:在这种体制中,在当前特殊的形势下,不独揽大权,他玩不转。如果不用一些介于党政之间的领导小组,来绕开政治局,则无法放开手脚,这话有一定道理。

纵观中国形势,感到对社会的控制越来越紧,对公民的权利侵犯日益严重;对律师的打压,案例越来越多;对法轮功修炼者的抓捕,随处可闻;对网络的管控越来越严;对言论、出版的限制越来越狠,一个全面严控的警察社会正在形成。这一切,恐怕不能完全归咎到打虎的需要。

民众是坚决拥护反贪反腐的,因为这是利国利民的大事。习近平要反腐,在这个切入点上,官民利益基本一致,民心可依,民情可用。但不能仅仅可用,要相信群众、依靠群众,就必须维护基本人权,尊重普世价值。对任何一个领导人,这是最起码的要求,也是一个是否真的执政为民的试金石。

江氏集团的贪污腐败,直接原因是他们个人道德败坏,贪赃枉法,结党营私贪腐治国。而根本原因是专制极权制度,没有三权分立,没有制衡机制,完全无法实施监督。还是那个颠扑不破的真理:权力产生腐败,绝对的权力,产生绝对的腐败。

江氏集团腐败,但腐败的不只有江氏集团。若不从根本的政治体制上解决,腐败还会塌方式增长。

极权制度像毒品一样,一旦自已掌权,迅速上瘾,与时俱进,极难戒除。即使你人品不错,意志坚定,也于事无补,因为极权制度背后是个邪魔,它利用这套制度,煽动人心中的魔性,驱使人去作坏事,掌控人的灵魂,引导你入地狱。没有人强迫你选捀极权专制,百足之虫,正散发迷魂毒气,善恶一念,祸褔自取,好自为之。

所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我是对中国的现状而言,也看到了俄国的现状。与中国相比,俄国的改革还是走在了前面。首先,最重要的是废除了共产党,改变了政治体制,多少有了一点民主制的外形。人民享有的自由相对也多了一点,与苏联时代比,进步不少。但是,苏共克格勃的印记在普京的头脑里打的太深了,在时代潮流中,他不能再向苏共复辟,但对极权的响往,促使他不由自主地向沙皇靠拢。这个机会主义的实用主义者,一直在玩弄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的障眼法,为他的扩张主义找借口,寻求民意支持,并以此打压政治异议人士,压制言论自由,控制舆论导向,扩张个人权力和财富。普京在玩的是新沙皇的寡头政治,比较理想主义的戈尔巴乔夫,虽略有微辞,却已无能为力。许多改良主义者,可能会面临这种相当尴尬的处墝。中俄在相互利用,也可能成为怨家。

苏联解体后,一直没能彻底而持久的从思想意识中清除共产党的毒素,套用一段列宁的话:共产邪教的尸体,并不会像一个人一样被装进棺材并埋入坟墓的,它会在我们中间腐烂发臭,并且毒害我们。中共政府的一些人,至今不肯放下屠刀,依然陷于迷中,迷在中共的毒素中,迷在个人的权势中,迷在既得的非法利益中,迷途不知返,前途真危险。希望共产党能放下屠刀是不可能的,因为暴力是它的命根子,人们任何时候不要抱这种幻想。但是,具体到每个人,可以尽快退出党、团、队,彻底摆脱邪教的控制,获得个人的精神觉醒和平安,一亿多人的三退,标明中共瓦解的日子越来越近了。

中国迟早都会面临与俄国相似的问题,走向真正共和之路也一定会起伏曲折,只要我们有充份的思想准备,一定会走上光明大道。我们有一个极大的优势,就是己经广为传播并且深入人心的法轮大法。多数人如果能在心灵上同化真、善、忍这三个字的宇宙根本特性,共产党的一切歪理邪说,没有藏身之地。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复兴,指日可待。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历史今日:“8•19”事件加速苏共解体
沉静:共产极权下的知识份子
天鹅绒革命 一场非暴力民主变革
俄去年原油产量 创苏联解体来最高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4大惊人舞弊 亚利桑那强认证遭批
【远见快评】顶级专家加盟 川普优势在哪?
【直播】朱利安尼参加密歇根众院听证会
【西岸观察】电话会议录音外泄 CNN彻底慌了
【财商天下】中澳开打贸易战 澳“核弹”在手
【直播】鲍威尔林伍德乔州新闻发布会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