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悲待痴弟 化灾为平安

作者:朱月明 整理
font print 人气: 66
【字号】    
   标签: tags: , ,

唐玄宗时的御史大夫魏方进,有一个15岁的弟弟不会讲话,总是鼻涕唾沫满身,兄弟亲戚们都把他看作傻子不抚养他。只有他的一个姐姐可怜他供给他衣食,让仆人为他清洗沐浴,毫无倦色。

一天早晨,他在门外晒太阳搔痒痒,他的邻居看见一个红衣使者,带着几十个骑马的来到跟前问道:“仙师在哪儿?”红衣使者随即走到搔痒者面前鞠躬,俯身称谢。

过了一会儿,搔痒者忽然高声叱道:“为什么来晚了?事干完了吗?”红衣使者说:“尚有一些未办完。”他又说:“为什么不速去了却呢?快去吧!”只见他神采奕奕,洞明事理,声音明朗通畅,毫无痴病的样子。

等到红衣使者们走后,他又恢复到先前那样,鼻涕流到口边,不停的搔痒。

那天夜里他就去世了,魏方进等家人虽然对此事感到惊异,却并不把他当作异人,只是草草地装殓了他。只有那位姐姐悲恸不已,偷偷地为他举行了葬礼,到了入殓的日子,就把她平常最爱惜的一件黄色绣花披袄子偷偷地置于棺中。

后来魏方进随皇帝到马嵬坡,那位姐姐也随其同去。后遇禁兵叛乱,杀了杨国忠。因魏方进是杨国忠的亲戚,魏方进和他的家族全被牵连而遭到大祸。当时他的姐姐偶然走出客店,听说有灾难发生就逃走了,丢下三个五、六岁左右的儿女在店中,大概性命不保。

等到第二天早晨军队撤走了,她试着回到店里去寻找三个儿女,见店中尸体遍地。东北角的一张床上似有衣服,走近一看三个儿女全在床上,身上盖的竟然是当年葬痴弟时装进他棺中的黄色绣花披袄子。她悲喜交加,放声恸哭。母子四人一块逃入山中,全都幸免于难。

——转载自正见网

责任编辑:吴雨洁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几头馿被圈养在围栏里,怎么也出不来。可是有一头馿竟然用嘴将栏杆搬开,很从容地出来了。
  • 古人都很重视誓言,所以丈夫听接生婆发了这样的毒誓,就不再怀疑她了,反而怀疑.....
  • 古人遵守诺言,言行一致,对于一句交托的话,能做到终身不忘,而真正成为良知、正义、感恩的人。践约守信是诚实做人的核心,是为人处世道德标准的要求,是对自己良心的忠诚和对他人的负责。
  • 《乙巳占》是唐代预言大师李淳风的天象预言大作,然而《乙巳占》日蚀占对应于现代社会,还具有感应力吗?本文作者同时运用现代科学数据,补充了一个新观点。
  • 齐国强大开明的大国气象,孕育了稷下学宫群星闪耀的盛景。在齐国最强盛大的时期,稷下学宫学者云集,从者数千,是天下学子最向往的文化圣地。大约在齐宣王晚年时,一个十五岁的少年,风尘仆仆从赵国来到了高门大屋的学宫外。
  • 大儒孟子之后,稷下学宫突然出了一位奇人,带来一套高深莫测的学说。他常常向人们阐述弘大不经、怪诞离奇的观点:“开天辟地以来,社会按照五行相胜的关系更替、循环,比如虞属土德,夏属木德,商属金德,周属火德。每当一个朝代将要兴起,上天会降下祥瑞昭示于人。”
  • 小小楼阁,典藏万卷书籍;方寸天地,包罗千载文明。藏书楼,即古代文人珍藏图书典籍的地方。在尘世间某处安静的角落,它默默地存放着浩如烟海的累累书册,见证了中华文明的著作之富和诗文之盛。它更是富有生命力的,孕育了一个个书香世家,以及历史上数不尽的风流雅士。书中自有黄金屋,家有万卷藏书者,便拥有了人生最宝贵的精神财富。
  • 齐都临淄外的稷下学宫,创办三十余年,历经三代君王,已成为诸子荟萃、百家争鸣的主要舞台。齐国这个东方强国,也一跃成为学术中心。此时,各国名士接踵而至,一睹学宫风采,甚至作为学宫的一员跻身朝堂,向齐国君臣推行自己的学说和政治主张。
  • 古老的中华文化传续至今,离不开先贤呕心沥血的锦绣篇章。这些经典作品,经过历代流传、各地辗转,终于完好地保存至今,架起我们探究历史、对话古人的桥梁。这一切,更要感谢千百年来从未间断的藏书活动。古时候的藏书人,主要是饱读诗书的文人士大夫,这就注定了藏书不仅仅是一种风雅的文化现象,更是古代士人的一项事业,寄托了他们的志趣和理想。
  • 田齐桓公之后,齐威王继位。雄踞东方的齐国,并未因为新君的执政而面目一新;稷门之下的学宫,也未实现它真正的价值。就像是黎明前的暗夜一般,田齐第四代国君——齐威王,是以一个饮酒作乐、不理朝政的昏君形象登上历史舞台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