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征时: “萨德”系统是中国的可靠战略屏障

(2016年4月《大纪元》首发)

人气 1495

【大纪元2016年04月12日讯】内容提要

一、“兄弟邻邦”还是“凶敌邻邦”?
二、姜春云探路,邓小平决心绕过“战略屏障”
三、江泽民重扯“战略屏障”;习近平拍板“山东归北”
四、“萨德”系统是中国的可靠战略屏障
五、北京的“面子”和“里子”
六、习近平当务之急:打掉“内外连环炮”

一、“兄弟邻邦”还是“凶敌邻邦”?

2016年初以来,朝鲜半岛风云突变。金正恩独裁政权公然违背联合国安理会关于朝鲜半岛非核化的决议,肆意破坏“六方(朝鲜、韩国、中国、美国、俄国、日本)会谈”的宗旨,接连不断地进行了一系列核武器、导弹发射试验。

与此同时,平壤不断对韩国、美国和日本发出“实施核打击”的战争叫嚣。更有甚者,朝鲜劳动党2016年3月10日党内档称,还要对中国进行核威胁,施加“核打击的压力”,甚至用“核暴风”粉碎中国。可见这个所谓“兄弟邻邦”实际上已经完全成了“凶敌邻邦”。

中华民族已经面临危在旦夕的非常时刻,而中国大陆官方与民间有不少人却仍然一厢情愿地认为,金正恩这一招仅仅是冲着美、韩、日三国去的,对中国不过是心怀不满、发泄一下而已。因此他们对金家王朝继续持容忍态度。中共江泽民集团控制的某些媒体至今还或明或暗地蛊惑人们对平壤持赞赏态度。由于中共官方媒体宣传的长期误导,有些人依然认为朝鲜是所谓的“兄弟邻邦”而为之辩解,还一再声称朝鲜是与美、韩、日同盟对垒的“战略屏障”。在美军“萨德”反导弹系统进驻韩国的问题上,这些持“战略屏障”说的人反对尤其激烈。

二、姜春云探路,邓小平决心绕过“战略屏障”

所谓“战略屏障”,原先指的是冷战时期意识形态体系互相对峙的社会主义阵营大国苏联、中国与资本主义阵营主要国家如美国之间的中间地带即战略缓冲区域。1950年至1953年朝鲜战争(中共官方称“抗美援朝战争”)之后的(北)朝鲜多年来曾经是一个典型“战略屏障”。

1950年代末期开始,中、苏两个社会主义大国政治路线上的分化使这道“战略屏障”不再具有其传统意义上的意识形态典型性,只是在军事上还保留着“屏障”作用。

1970年代末期中国开始改革开放,与西方国家的关系日益密切,双方在战略上联手对付苏联这个共同敌人。1980年代,中国与韩国(南朝鲜)这个西方盟友的关系也大幅改善。

1989年“六四”血腥镇压北京天安门民主运动之后,中共政权受到国际制裁,亟需打开外交局面。这时,主政中国山东省的姜春云在对韩贸易、筹办中韩合资企业等对韩交易处理方面搞了一些突破性的大胆措施,深得邓小平赞赏和支持。北京最终下决心绕过朝鲜这个过时的“战略屏障”,于1992年8月与韩国正式建立了外交关系。姜春云因有此功,所以于同年10月召开的中共十四大上升任中央政治局委员。

当时山东省政府众多官员称,“早就该与韩国建交了!”甚至有山东省高官私下表示:如果山东省处于辽宁省的地理位置,南朝鲜处于北朝鲜的地理位置,两家隔鸭绿江相望,那就更好了!当年山东高干子弟私人聚会时,有人感慨:可惜山东省不与韩国接壤。一句话在席间引发众人共鸣。凡此种种,皆可见所谓“战略屏障”,当时已经被弃之如敝履。

除此之外,“山东与韩国接壤”这一根据愿望而作出的假设固然无法成为现实,但却展现了现实无法直接提供的一个思维角度,人们可以由此思考、推论,从而得出以下颇具参考价值的结论:如果韩国统一朝鲜而与中国接壤,对中国的经济发展益处大,对中国不构成核负担、核污染、核威胁,睦邻指数相对较高;如果朝鲜统一韩国,情况则正好相反。

三、江泽民重扯“战略屏障”;习近平拍板“山东归北”

但是江泽民集团出于其内政外交的邪恶目的,需要重新扯起或建立已经被中共自己一度废弃的“战略屏障”。具体措施之一就是向朝鲜进行核扩散,为朝鲜提供核军备。除了1950年代苏联提供的民用核技术中若干可移作军用的部分,金家王朝的核武装几乎全部是在中共江泽民集团的策划和援助下建立和发展起来的。

根据《维琪解密》,中共前外交部长钱其琛向美国提供的情报表明,1990年代初期朝鲜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核军备与核部队。1996年台海危机之后,朝鲜的核子试验都是秘密越境入朝的中共原二炮部队在操作,目标是牵制美国,以反制美国承担防卫台湾的举措。朝鲜真正拥有核军备的标志应当是2006年10月首次原子弹爆炸核子试验。从各种迹象判断,当时朝鲜已初步拥有核技术。而核技术的来源及背景中,有着江派的幽影。至于为什么偏偏事出2006年,可以回顾一下当年的历史。

2006年最令中共江泽民集团惊恐惧怕的事件就是:当年3月,活摘人体器官(尤其是数量巨大的法轮功学员器官)这一“我们星球上从未有过的罪恶”首度曝光。为了转移国际社会的注意力、掩盖骇人听闻的反人类罪行,江派迅即加速了为平壤提供核军备的进程,使朝鲜能够在2006当年就启动“独立自主”的首次核子试验,以尽快造成轰动效应,吸引全球媒体的视线。而现有资讯也印证了这一点。此其一。
其二,正是为了要掩盖活摘人体器官这一震惊环球的弥天大

罪,江泽民对继任的胡锦涛没有参与镇压法轮功始终放心不下,必欲除之而后已,“江胡斗”遂趋于激烈。而2006年中国政坛形势使江派感到更为恐惧。1999年就开始的“远华集团特大走私案”在2006年延烧至江泽民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和中央军委办公厅内的亲信。2003年9月开始的上海首富周正毅案,2006年继续起伏跌荡,并在同年9月,导致江的亲信、上海市委一把手陈良宇落马。江派中仅次于江泽民、曾庆红的第三号人物黄菊患癌症进入晚期,2006年初就住院治疗,无法继续工作(并于次年去世),其权力由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内阁”中的女性副总理吴仪全面接管。正是开明派“铁娘子”吴仪当年的成功阻击,使江泽民属意的薄熙来被迫于次年(2007年)外放地处大西南的直辖市重庆。

2006年也是江泽民与胡锦涛之间在中共军队内部厮杀日趋白热化的一年。在2006年来临前夕的2005年12月,中央军委办公厅主任贾廷安的同乡和亲信、海军副司令王守业最终被“双规”。而贾廷安正是替江泽民处理军委日常事务的“大秘”。同样是2005年12月,出身军方的团派大将宋德福向胡锦涛推荐的时任海军政治部主任童世平等一批将领首次进入当时江派主导的总政治部、总参谋部、总后勤部领导层任职。江泽民被迫辞去中共中央军委主席职务之后,便一直指使其亲信、海军司令员张定发暗杀时任中共中央军委主席胡锦涛。进入2006年后的第一个月,张定发因性病恶性发作而突然晕倒,死期临近(后于当年12月病逝),遂决意铤而走险。同年5月海军北海舰队演习之际,张定发策划、组织并实施在黄海上暗杀胡锦涛。暗杀未果、阴谋败露后,“江胡斗”更是愈演愈烈。

其三,江派由此不得不面对内斗失败的可能性,朝鲜、缅甸和一些中亚国家(皆为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因此而被选作为出逃境外预留的三条退路。西北-中亚退路毗邻原兰州军区,属“西北狼”郭伯雄的地盘;东北-朝鲜退路与原沈阳军区接壤,位于“东北虎”徐才厚的势力范围;西南-缅甸退路与原成都军区交界,自有“西南王”薄熙来看守。时至今日,薄熙来、徐才厚、郭伯雄被先后拿下,当年的三条退路也只剩下朝鲜一条。

2012年2月薄去驻云南昆明第14集团军“喂鸽子”时,显然斟酌过是否启用西南退路。缅甸民主化进程当时已经历时数年(后在2015年11月以全国举行大选为其成功标志),或许正是这一进程使薄熙来感到2012年的缅甸已并非昔日可用之退路而有所忌惮,故而当时未敢贸然在大西南举兵起事。

中亚国家本身的专制历史残留影响也在逐步消退,另外随着习近平当局推出“一路一带”的外交政策逐渐产生影响,中亚退路也已经基本消失。

朝鲜因此已经成为江派剩下的唯一退路。如果江派内斗败北而出逃朝鲜,北京方面要求平壤交出江泽民等人,并且以各种方式(包括军事压力)提出警告,朝鲜能顶得住吗?因此,对江派而言,以非常规军备即核军备武装朝鲜,便成了外交上的优先选项甚至性命攸关的头等大事。因为只有核武器,才能使朝鲜有条件和手段来对北京实施核讹诈。

但出人意料的是,目前江派成员出逃朝鲜之类的情况还没有出现,平壤却已经开始用手中的核武器来威胁、“警告”北京了。

至此,谁再蓄意鼓吹“战略屏障”说,就将会沦为无耻罪人!

对此,谁再执意盲从“战略屏障”说,就可能成为无知蠢人!

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刘云山等江派人马多年来频频访问朝鲜,力图重建意识形态“血盟”、重新扯起“战略屏障”。为了确保金家王朝的江山“永不变色”,江派大幅度增加各领域援助朝鲜的力度,持续为平壤提供核技术、核装备,以致造成目前北京遭受核威胁的危难局面。

同时,为了确保自身的退路,江派刻意不让朝鲜走上民主之路而成为“第二个缅甸”;甚至阻挠朝鲜走上经济改革之路,以防止其成为“七十年代的韩国”。为此,江派“政法王”周永康甚至不惜出卖中共外交的顶级核心机密,致使主张学习中国、力倡经济改革的“知华派”,朝鲜前二号人物张成泽于2013年被金正恩处死,成为祭献于“战略屏障”的又一冤魂。

自2015年9月3日北京大阅兵之后,北京与首尔之间早已正常化的外交关系进一步改善。江派与金家对此惊恐不已,加速勾结。金家政权正是在江派各方面支持下,从2016年1月初开始连续几个月不断进行导弹、核武器试验,其节奏之密集为世界核武器发展史上所罕见甚至仅见,并最终导致目前对习近平当局施以核威胁、核讹诈。可以假设,如果北京就朝鲜停止核子试验及核讹诈问题而与平壤展开秘密谈判,金家会直接干涉中国内政,在谈判桌上提出有利于江派、甚至保护江泽民之类的无理要求。“战略屏障”业已成为不折不扣的“战略魔障”、“战略孽障”。

习近平当局于2015年秋季正式启动大规模的军队改革,并于2016年初将原有的七大军区划分为五大战区。其中北部战区的地理格局尤为引人注目:该战区除海域外,由两个互不相连的陆块组成,一为辽宁-吉林-黑龙江-内蒙古陆块,一为山东陆块。之所以将山东划入北部战区,是因为这一战区设置就是重点针对朝鲜半岛这一战略方向的。战区的地理划分原来在中共军队高层内部有好几种方案,因有众多因素需要权衡,一度议而未决。2016年1月6日,朝鲜完全不顾北京的一再劝阻,悍然违背联合国安理会决议,进行了号称“氢弹”爆炸的核子试验。鉴于这一事态的发展已经大幅超出了2015年9月3日军改决定正式宣布之前对周边安全形势及战略态势的评估,传说中共中央军委随即对调整战区划分重新作了研判和评估,最终习近平拍板决定:山东“归北”(归入北部战区)而不“属中”(隶属中部战区),以有利于加强朝鲜半岛战略方向,换言之,就是要重点针对金家王朝这个“战略孽障”的。

四、“萨德”系统是中国的可靠战略屏障

金正恩在2016年2月23日称,如果美国和韩国为回应朝鲜的核武器、导弹试验而进行两国联合军事演习的话,朝鲜将会“实施先发制人的打击”,并不惜动用“实战布署的核武器”。金正恩后来又再度声称要“依次对敌人采取先发制人的核打击”。

金正恩企图打击的物件当然包括美、韩两国军队,以及东北亚地区的美、日、韩军事目标与设施。但根据平壤多年来把对方“陷入火海与灰烬”的叫嚣,韩国、日本两国的人民和包括城市在内的非军事设施,显然也同样属于攻击目标。金正恩甚至还发出用核武器“打击美国本土”的疯狂叫嚣。

在这种情况下,美、韩两国考虑在朝鲜半岛布署美军的“萨德”导弹防御系统,实在是出于迫不得已的反侵略需要,完全符合人类的道义与国际法准则。

不过,美、韩两国布署“萨德”系统的考虑,却遭到了来自北京的反对。与美、韩两国一样,北京自身也遭到平壤“核打击的压力”与“核暴风”的威胁,却不可思议地反对别人用“萨德”系统来自卫,哪怕这种自卫方式同时也能让北京从中受益。

韩国首当其冲地面临“陷入火海与灰烬”的大规模毁灭性威胁,比日本、中国更直接,不得已而合法自卫,也有权选择正当防卫的各种手段(其中包括“萨德”系统)。北京实在没有理由对人家的自卫手段横加干涉和阻拦。人家考虑自卫的方式、手段既正当又合法,而且人家事先跟你又打招呼又商量,更不用说人家保卫的对象中还包括你。不管怎么说,人家总不能坐等金三胖的导弹打过来啊,不用“萨德”用什么自卫?用你的反导系统吗?人家信得过你的武器系统吗?假设人家信得过你的反导系统,你准备用你的反导系统“抗朝援韩”吗?

其实,面对金正恩以核武器相威胁、相讹诈、相要胁,包括北京在内的大部分中国领土也已经同样笼罩在核阴影下,而中共军队拦截核导弹的军械装备、技术水准、作战能力等几乎所有指标均明显甚至大幅低于美军的“萨德”系统。即便假设中共军队拥有足够的反导弹实力,并能有效完成拦截朝鲜导弹的任务的话(姑且暂作这种假设),为进一步提高中华民族的生存概率计,为进一步确保北京、上海、沈阳等大城市及重大战略目标(如胜利油田、大连军港等)免遭核打击之安全计,同时为了进一步确保包括火箭军在内的各部队的战略、战役反击能力,也还是应当及时同意美、韩两国布署“萨德”系统为宜。

即使在这次朝鲜半岛危机中,中、美两军尚无法在反导弹行动上协同作战,至少还可以互相配合,从而为中国领空多提供一道封阻朝鲜导弹的拦截网,即可以事实上构成两道拦截网:第一道为美军布署在韩国境内的“萨德”系统,第二道为布署在中国境内的中国火箭军部队反导弹系统。

在这个意义上完全可以说,“萨德”系统才是中国最可靠的战略屏障。

五、北京的“面子”和“里子”

事实明摆着,事态又在恶化,为什么北京表现得如此举措失据、自我矛盾,甚至不辨好歹呢?北京忧的、愁的又是什么呢?忧的是“面子”,愁的是“里子”。

“里子”就是中共官方一再声称的,一旦在韩国布署“萨德”系统,美军虽然能遏制朝鲜导弹,但同时也会使中国导弹的威慑能力降低。

显然,问题就在于:“中国导弹的威慑能力”要针对、要“威慑”的是谁?会不会“降低”?

你的导弹要“威慑”朝鲜吗?“萨德”系统决不会让你的这一威慑能力有所“降低”,反过来还会配合你,甚至有可能帮助你提高这种威慑能力。

你要“威慑”韩国吗?“萨德”系统当然会设法“降低”这种威慑能力。因为你一个拥核大国凭什么去“威慑”一个与你同样遭到核威胁(而且更为直接)的无核邻国?而且是一个多年来与你关系一直不错、现在又客观上处于同一阵营的邻国?

你要“威慑”日本吗?“萨德”系统当然也会设法“降低”这种威慑能力。但凭什么去“威慑”一个与你遭到同一核威胁的无核邻国?甚至是一个(至少在法理上)不拥有正规军的国家?仅仅是由于钓鱼岛、历史教科书、靖国神社之类的问题吗?

你要“威慑”俄罗斯吗?“萨德”系统固然不见得会出手“降低”这种威慑能力,因为俄罗斯自有其完善的反导弹系统,更有其强有力的核反击能力。但你总不致于想招惹北极熊的“反威慑”吧?更何况北极熊也多少受到了金三狼“依次打击”的间接性核威胁!

你要“威慑”美国吗?“萨德”系统理所当然要“降低”这种威慑能力。或许,你要说你只不过是想对美国保持某种程度的“潜在威慑”。且不说你的“潜在威慑”事实上存在已久,难道你还想强化这种“威慑”?有这个必要吗?

20世纪初年,列强要瓜分中国,美国提出“门户开放”政策,帮了中国(及清朝政府)。二战期间,美国大规模援助中国抗击日军,帮了中国(及国民党)。1969年春至1970年秋,苏联计划摧毁中国的核武装,甚至计划大规模地面入侵中国,美国制止了苏联的计划,帮了中国(及共产党)。2012年2月,王立军、薄熙来事件骤发突至,美国向习近平披露了江泽民集团的政变计划,帮了中国(及习近平、胡锦涛、温家宝)。纵而观之、总而言之,每逢重大历史关头,美国总是帮助中国。为什么总跟美国过不去呢?

也许你要提起1950年至1953年的“抗美援朝”。当年是你自己好歹不辨、“跨过鸭绿江”去与侵略韩国的朝鲜侵略者“并肩作战”,助纣为虐,肩负联合国使命的美军只能给你以迎头痛击作为教训。那唯一的例外不正是你自找的吗?除此之外,每当历史关头,美国有哪次对不起你?

如果信不过美国,你就信得过朝鲜?你能断定金正恩只是撒撒野就罢了?你就认定金正恩肯定不会对中国发动核打击?(据香港《紫荆》杂志2016年3月号刊登的专访)中共军队少将乔良今年2月警告平壤:中国并不想主动地去改变朝鲜什么,朝鲜的制度选择也是朝鲜自己的事,但是中国绝不会容忍朝鲜现在对待中国的态度。乔良的“超限战”专家身份其实已经间接地告诉了人们,北京至迟在2月期间已经感受到了平壤毫无底线、准备进行军事核冒险的疯狂劲,并对此“绝不会容忍”,所以才“以毒攻毒”,让乔良放话,其潜台词就是:平壤若对中国进行核攻击,北京就将以“超限战”全面回敬。而平壤在3月10日朝鲜劳动党内一份传达到基层(显然不考虑保密而打算扩散)的文件中似乎对此作了回应:要对中国施加“核打击的压力”,用“核暴风”粉碎中国。对于这种战争狂人,用美军的“萨德”来遏制其核冒险,不是比共军用“超限战”出手更有利于保护中国及东北亚地区免遭核浩劫,而且预警更早、效果更好、成本更低、损失更少、风险也更小吗?

北京当下的战略处境与国防安全态势实际上非常被动:朝鲜核武器在握,中共军队北部、中部、东部三个战区的军事布署就必须在很大程度上围着朝鲜转,不得安宁地整日提防。而对方又近在咫尺,一旦以常规导弹(且不说核导弹)偷袭开始进行军事冒险,共军的预警时间接近于零,连还手招架、后发制人都成问题。北海舰队和东海舰队都在朝鲜导弹射程之内,很难放手发展。“蓝水海军”的梦,看来只有留给南海舰队单独来做了。且援引“辽宁号”航空母舰为例,若面临平壤发出核威胁(且不说核偷袭),如果不依靠外交斡旋,“辽宁号”实际上只有三个选项:一、呆在渤海、黄海或东海当朝鲜导弹的活靶舰;二、主动出击朝鲜;三、远避于南海或外洋。这三个显然都不是好选项。

只要有朝鲜核导弹这个“战略魔障”存在,就别指望这种被动、尴尬的基本战略格局会有改观。“萨德”驻韩,至少客观上有助于遏制朝鲜对中国的核威胁,有助于降低北京在战略处境上的被动程度。

如果北京终究还是信不过美国,并且最终阻止了“萨德”驻韩,但你阻止得了朝鲜的核叫嚣甚至核冒险吗?如果朝鲜总算不打算动用核武器了,人们得以侥幸度过这一次核危机,且不说下一次核危机仍然难以避免,但接下来你还有什么理由阻止韩国、日本从事军事性核开发、组建核武装呢?整个东北亚成为核竞技场,究竟有利于还是不利于你的国防、经济建设、生态环境保护?“六方会谈”一旦成为核俱乐部会议,究竟符合还是不符合你自己的外交利益?如果你在外交上极尽纵横捭阖之能事,最终还能阻止得了韩、日两国发展核武装,那么朝鲜此后进行军事冒险的可能性就随之而成倍增加了,你自己将要遭受的核威胁也就随之而成倍放大了。

如果只是认定“萨德”系统肯定要利用进驻韩国、抵近中国的地理条件来监测中共军事动向,那么俄国的这种地理条件岂不是优越得多吗?俄国的这类监测行动岂不是频繁得多、而且至今从未间断吗?为什么从来没有看到过你表现得更为担忧或至少同样担忧呢?

平心而论,“萨德”系统的确会有助于美军获取中共军队的某些动向和情报,但面对北京、上海、沈阳、济南等大城市遭受朝鲜核打击的风险,以及包括火箭军在内的北部、中部、东部战区各部队遭受朝鲜核打击的风险,难道不应两害相衡取其轻吗?

其实,美军要了解中共军事动向,手段远不止“萨德”系统。美国尽可利用每天飞越中国上空的卫星来收集情报,你说那只是远距离的。美军航空母舰游弋黄海,“西安以东”的动向尽收眼底,你说那只是不定期的。美军在日本、关岛有陆基反导弹系统,你又说它们的监测范围不是“西安以东”而不过是“洛阳以东”……但“萨德”系统要进驻韩国,只不过变“洛阳以东”为“西安以东”,你就竟然觉得比北京城遭受“核暴风”打击还要性命攸关。这是什么逻辑!

中国抗日战争时期的1937年至1941年,苏联空军的志愿航空队投入中国战场与日本空军作战期间,曾对中国领土作过大面积航空摄影。1950年代中、苏社会主义两大国蜜月期,苏联帮助中国作了地理座标航空测量、地球物理勘探等,同时还掌握了中共大量的其他“国家机密”。中共军队的若干技术兵种(甚至军种)就是苏军帮助组建的。但在1969年中苏反目对峙,莫斯科准备对中国实施“外科手术式的打击”以一举摘除中共军队的核基地、核设施之际,上述具有高度军事价值的情报虽然远未陈旧过时,但却并没有起到关键性、决定性作用。所以,对“萨德”有可能获取一点儿机密,完全不必大惊小怪。

抗战期间,美国空军志愿人员也曾组成“飞虎队”赴华参战,重创日本空军。该部队后编入国民党空军,正式番号为“中华民国空军美籍志愿大队”。他们也曾对中国领土作过大面积航空摄影。1950年代初至1970年代初,美军的雷达站等各类武器系统就布署于台湾,比韩国还靠近中国大陆;国民党空军还不时飞进大陆上空,甚至长期握有福建、广东两省的制空权,中共军队的动向尽收眼底。(据中国大陆公开出版发行的《中国空军战史》一书,中共空军直至1958年7月才获得福建、粤东上空的制空权。)更有甚者,(据香港《凤凰卫视》2009年12月3日报导)1980年代,中、美两国蜜月期间,两国军队作为友军携手合作,共同对付苏联红军入侵阿富汗。美军的电子监听站设置于中国新疆腹地,运行多年。美军监听站监测阿富汗境内苏军各部队动向的同时,亦可监测苏联境内土耳其斯坦军区、中亚军区、西伯利亚军区的苏军各部队,以及驻蒙(古)苏军集群的动向。美军监听站的监测范围还覆盖了中国境内新疆核子试验基地等诸多军事目标,并可监测当年新疆军区、西藏军区、兰州军区、成都军区所辖地域(现在均属西部战区)范围内中共二炮部队和其他部队的动向(那可不是“西安以东”,而是“西安以西”了)。遥想当年美国、台湾长期获取的海量情报,再对照今天“萨德”或许会获得的那么一点儿机密,有必要小题大作吗?

诚然,北京还有一个“面子”问题:堂堂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对付区区一个小国寡民又穷困陋兵的流氓政权,竟然无法确保国土安全,需要借助美军的“萨德”系统才能不辱使命,这岂不太有辱“面子”了吗?

这样的想法完全可以理解。但其实只要通过媒体等途径稍加解释,人们也就不难理解:对一国的正规军而言,遭受核威胁之时切实保护好国土安全、核战争或将来临之际真正把广大国民的安全和利益放在首位,比什么“面子”都重要。而履行这些职责和使命,远比常规战争中单纯的对敌“战而胜之”困难得多、复杂得多、艰巨得多。正是为了更加切实有效地保卫国土和人民的安全,所以军方才应当考虑与外国友军协同作战,并让“萨德”系统前来助阵。这不仅根本谈不上有辱“面子”,相反还能体现军方的责任感。当然,这样的解释不能袭用中共媒体一贯的宣传手法来糊弄人。相反,应当及时告之以实情,应当作实事求是的解释,应当真正信守承诺,还应当始终相信:老百姓是通情达理的。

抗日战争期间,国民党空军尚不能独力抗击日本空军、捍卫中国领空,需要并且邀请了美国“飞虎队”和苏联航空志愿队前来自己的领空助战。老百姓没有认为他们保卫不了自己的领空,丢了国军的“面子”、丢了中国的“面子”。1969年至1970年,莫斯科准备对中国的核力量实施“外科手术式的打击”并大规模地面入侵中国之际,是美国制止了苏联的计划。老百姓并没有因此而责怪中共军队“震慑”不了莫斯科、捍卫不了本国领土,还得靠大洋彼岸的美国人来“不战而却人之兵”。老百姓同样没有认为共军丢了自己的“面子”、丢了中国的“面子”。

纵观历史,中国老百姓始终是通情达理的。中共官方尤其是军方某些人不应该觉得“萨德”驻韩就有失脸面,那是自己跟自己过不去、自己不给自己“面子”。

应当相信,中国老百姓决不会因为“萨德”系统进驻韩国而指责军方、怪罪中南海、批评习近平。恰恰相反,他们中的绝大多数都会赞同、欢迎甚至翘首以待美军“萨德”系统进驻韩国。中国的绝大部分知识份子都会殷切期望中国人民解放军与美利坚军队并肩作战、抗朝援韩!如果不信,可以搞民意测验嘛!你别说中国大陆从未搞过全国性的民意测验,那就不妨开创性地搞个第一次,何况习近平也并不是喜欢总是按常规出牌的领导人,民意测验或许还会成为他手中的一张好牌。

六、习近平当务之急:打掉“内外连环炮”

习近平的当务之急可用三句话来概括:拿下江泽民,以除内忧;联合美、韩、日,以去外患;军改不停步,以图未来。

江派与金家内外勾结,如不尽早除之,国将终无宁日。如果不拘泥于意识形态,而是根据史实来考察问题,就可以看到:1936年12月“西安事变”时,蒋介石迫于日本侵华之外患而与毛泽东“共赴国难”,最终丧失大陆、饮恨台湾。习近平当局如果因为金家王朝弄出核危机而只御外患,对内停止反腐败斗争和军队改革等既定目标,与江泽民、曾庆红集团言和折衷,搞什么“党内团结”之类,则必步蒋介石败亡之后尘无疑。且不说当前的核外患本来就是江派蓄意搞出来对付习近平阵营的。

金正恩向北京叫板之前,先“三下五除二”干掉张成泽,其手段极其残忍邪恶。不过金正恩在步骤、策略方面却算得上是“对路”的:内忧外患,先去一半。

在面对核战火欲起未燃之际,习近平必须先行抓捕江泽民、曾庆红,并且正式昭告天下。“攘外必先安内”,不去内忧,怎解外患?何况拿下江泽民,就是对金正恩的最大震慑!

下象棋的人,大多知道“连环炮”的厉害:双炮相守则可互保,两路夹攻或能擒将。江派和金家正是威胁习近平当局的“内外连环炮”。打掉“内外连环炮”,是全域关键所在。拿下江泽民,“内外连环炮”则“内炮”去除而仅剩“外炮”,“连环炮”就“连”不成其“环”。拿下江泽民,金正恩就先输了第一回合!

与此同时,北京应当尽快下决心,联合美国、韩国、日本(以及俄国),共同制服金家流氓政权。此举也有利于安定国内民心,防止江派趁机煽起社会动乱,与金家里应外合,从中破坏。北京应当坚定不移地与秉持正义、切实负责任、始终遵守联合国宪章的国家携手结盟,为东北亚地区开创一个长期和平稳定、共同繁荣发展的新局面、新时期。与此同时,北京还应当进一步实现外交政策的重大转变,以便与内政方面的反腐败斗争、军队改革、依法治国、政治体制改革等统筹运作、配套推进。

在联合美国、韩国、日本这个问题上,实在不用担心“政策变化太突然,老百姓思想上转不过弯来怎么办”之类的问题。老百姓明辨是非,过去“思想上转弯”就远比你痛快。1972年2月21日,美国时任总统尼克森不计北京“抗美援朝”、对抗联合国之前嫌,以解除苏联对中国的核威胁为主要使命,历史性地首度访华。当时全球处于“冷战”格局,中国大陆也正值“文化大革命”闭关锁国之际,“美帝”多年来被北京官方长期宣传为“头号敌人”,“抗美援朝”、“打击美帝”之类题材的文艺作品(严格说来其中多半只是“文艺宣传品”)充斥耳目。然而,绝大多数老百姓当年都没有囿于上述原因而“思想上转不过弯来”。他们对尼克森本人不反感、对他作为美国总统到访也不反感、对美利坚民族更不反感,有些人甚至对作为政治上“头号敌人”的“美帝”也从未有过反感。当时上海有一位下放农村“五七干校”的大学教授就说,“(中南海)知道找美国人,总算想走正道了,但不知道能不能一直走下去”。现在资讯时代,老百姓成了“明白人”,你都不用做宣传、解释工作了,老百姓平时就没有什么思想上的“弯”可“转”,更何况他们直接受到了核威胁!

习近平当局还应当继续坚定不移地推进军队改革,不为任何干扰所左右,不因任何事变而迟滞,不因任何形势而动摇。江派与金家勾结的众多目的之一,就是欲以朝鲜半岛的紧张局势,来迫使中共军队进入临战状态,从而暂缓军改步伐,使一批江派军官得以任职延续至中共十九大,以便进入或继续留在中央委员会内。从这个意义上可以说,美军在韩国布署“萨德”系统,客观上有利于习近平为首的中央军委既排除江派干扰、推进军队改革,同时又获胜算于朝鲜半岛。

极而言之,如果中共火箭军内有江派势力与金家王朝内外呼应、发动叛乱,届时或有某核基地或某核导弹旅将导弹瞄准北京城,与朝鲜导弹构成“内外连环炮”,并向中南海当局提出“彻底纠正对薄熙来、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等同志的违规处理与非法审判”、“强烈要求罢免习近平的一切现任职务”、“强烈要求江泽民、曾庆红等老同志站出来为党和国家掌舵领航”、“坚决清算王歧山借反腐败之名搞政治迫害的罪行”、“李克强必须为经济失控辞职下台”、“坚决纠正在朝鲜问题上的右倾外交政策”等诸如此类的要求,企图用一弹扰全域、靠老鼠降大象、以四两拨千斤。面临如此乱局、危局之时,还真只有靠美军的“萨德“系统才压得住阵脚、制得了叛乱,至少它帮得上忙。

江派要习近平下台,决不会仅仅在“无界”之类的网站发几份公开信、叫嚣几声就了事。江派最后的“杀手锏”肯定是“武的”,而不是“文的”。有道是“图穷匕首见”,谁听说“图穷笔杆见”?与其到时候“一从叛乱起门户,内外交困清门户”,还不如现在“且让美军守门户,自己抓紧清门户”。一言以蔽之,“萨德”进驻韩国,利远大于弊。

笔者在此紧急呼吁习近平为首的中共中央军委,以及火箭军军政主官魏凤和、王家胜:迅速就此拟定防范对策和应急预案,切莫给潜在的叛乱分子留下可乘之机!

纵观历史,凡与美国友好、结盟之时,中国就发展、就受益;凡与美国为敌、对抗之际,中国就倒退、就生乱,就受困、受累或受罪。笔者在此还想指出:1979年至1989年是中美关系史上的十年蜜月期,相对而言,也是中国改革开放事业路子最正、成效最大的良性发展时期。可惜“六四”枪声打断了这一良性进程,结束了两国结盟关系,同时促成了江泽民集团上台掌权,为制造“我们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罪恶”提供了罪犯人选,还强化了“养狼遗患”(养白眼狼,留核祸患)的外交政策,直至今天举国受到前所未有之核威胁,整个国家走了二十多年弯路、邪路(或许还是绝路),错失了来之不易的绝好历史机遇,也错失了健康发展的大好历史时机。这是中国近代史和现代史上最大的遗憾、最令人扼腕的错失。中南海必须“以措纠错”,以实际措施来纠正世纪错失。
错了,总不该一错再错!

失了,总不能失而复失!

但愿中美两国有望借此历史契机,再度结盟!

但愿中美两军能够在此历史关头,并肩作战!

(全文完)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网络神秘人物曝金正恩露面内幕
《伍凡评论》  奥巴马习近平试图缓解恶化的中美关系
伍凡:中美关系的临界点正在接近
何清涟:中美关系,谁更能战斗在“伙伴”心脏里
最热视频
【秦鹏直播】最新民调吓坏麦康奈尔?
【时事纵横】拜登就职 国会躺百兵 疫情超严峻
【财商天下】马斯克对决扎克伯格 挑战数码霸权
【西岸观察】杨安泽选纽约市长 再提发钱政策
【思想领袖】格雷内尔谈大选争议与川普成就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