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居随笔:德州的野花季节

图:在Fredericksburg东郊,十足德州风情的Wild Seed Farms。﹝谢行昌提供﹞

  人气: 235
【字号】    
   标签: tags:

德州虽然是美国本土相连的四十八州中,面积最大的一州,但西德州绵延数百哩只见油井,不见绿洲的沙漠景况,也导致德州被误认为是美国西南区风景最贫乏之区域,任我“妙笔生花”,也凑不出几句太美的形容词来。不过拜“圣婴”现象之赐,近半年多德州雨水充沛,时值春暖花开之际,德州的野花必将盛开,斯时,那点缀在公路两旁,种类繁多的骄艳花朵,一定会让你看得心旷神怡,我家门前的各色野生罂粟花,也必定在风中摇曳生姿,吸引路客的眼光。

图:Wild Seed Farms入口处的灿烂花海。﹝谢行昌提供﹞

提起罂粟花,咱们老中一定会联想到那令华人不堪回首的鸦片,不过这儿提到的不是那可以提炼出海洛因毒品的罂粟花,而是在北美洲中、南部经常可以见到的一种野花,它的颜色种类繁多,还有单瓣与重瓣花朵之分,春夏交接的四月中到五月初,是德州野生罂粟花盛开之季节,达拉斯郊区的李察逊市,每年春天都会举办“野花节”活动,在市政府停车场的四周以及主要道路中间安全岛上,市府刻意栽种了各式各样的野花,野生罂粟花是其中一种,其中橘色的野生罂粟花,甚至还是加州 的州花。无独有偶,德州的州花矢车菊﹝Bluebonnet﹞也是属于野花类的,其生长季与野生罂粟花相当,春天开车行驶在德州的公路上,路旁处处可见的浅蓝色花海,多半就是矢车菊啦!

图:这是家门前的野生罂粟花,野蜂正在花间采蜜哪!﹝谢行昌提供﹞

就在这初春时节,“山丘之乡”的野生罂粟花也会盛开,290公路上有一个对外免费开放,名为Wild Seed Farms的农庄,就在福来德堡镇﹝Fredericksburg﹞市郊。他们有系统的在农庄进口停车场前,像耕田一样地种了至少五英亩的野生罂粟花,那 盛开时的一片花海,会让你看得目不暇给。停下车进入农庄后,穿过卖纪念品与数以百计的各种野花种子的商店,他们在后面庄园中还种有其他各色各样的野花,那 一片片花田中的灿烂花海,准让你叹为观止。只见游客们拿着相机穿梭其间取景,你简直不需要有什么特殊照相技巧,因为几乎每一张照片都会是彩色缤纷、美不胜收,值得你把它放大之后挂上墙的。

如果你有意在周末去那儿赏花,大约四月初到五月中旬是德州大部分野花的绽放季节,Wild Seed Farms农庄里所培植的各种野花,也是在这春暖时分,争奇斗艳的把农庄点缀成一个五彩缤纷的花花世界。这农庄介于290公路上的另外两个旅游景点、福来德堡镇与姜森总统﹝President Lyndon B. Johnson﹞出生地的姜森市﹝Johnson City﹞之间,在德州首府奥斯汀正西方约四十英里处,290公路则在I-35高速公路往南穿过奥斯汀主要市区后,会有明显标示的出口。由达拉斯出发的话,即使不塞车,还是要有四小时的车程,由休士顿出发也得要开个三小时左右。

福来德堡镇的“太平洋战争纪念馆”,与姜森市的“姜森总统出生 地纪念馆”,都是在欣赏完野花后,值得顺道一逛的景点。二次大战时期,把日倭帝国引以为傲的海军舰队打得七零八落、溃不成军的美军太平洋舰队总指挥官,那位名闻遐迩的尼米兹将军(General Chester Nimitz),这个以德裔居民为主的福来德堡镇,就是他的故乡。他是美国近百年来晋升的四位海军元帅(相当于陆军的五星上将)之一,“太平洋战争纪念 馆”之所以会设置在该镇,自然也与纪念这位功勋彪炳的尼米兹将军有关。德国风味盛浓的福来德堡镇是德州颇有名气的观光区,周末假日时游客甚众,主街上的停车位是“一位难求”的。我是个标准的“军事迷”,自然没有错过参观这“太平洋战争纪念馆”的机会,以后会另文介绍这军事迷们必感兴趣的纪念二次大战之博物馆。

请别错过野花季的时间,这可是一年一度的盛事,错过了就得足足再等上一整年啰。由于“全球暖化”的关系,今年的野花可能会提早盛开,Wild Seed Farms是有网站的,每到春天野花季,他们会在网站上公布当天的现场照片,以免游客白跑一趟。

其实达福区的李察逊市,最近几年也在“野花季”上下了不少功夫,懒得开几小时车子去见识那花海奇观的,也可以就近在李察逊市领略一下野花之美,只不过那Wild Seed Farms农庄里的一片浩瀚花海早已名满遐迩,还是值得开长途车去见识一下的。

【谢行昌,2016年3月于美国德州】#

责任编辑:李元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咱们德州人一向被外州人讥为“好大喜功”,动不动就要“搞个最大的”,以达福(DFW)机场为例,刚建成时,它是全美国面积第一广的机场(后来才发现,机场跑道居然座落在一个大型油气田之上)。还有那牛仔足球馆,是全美国座位最多的室内体育馆等等。我想,诸如此类的“膨风”建筑,都是德州佬为了“掩饰”咱们德州的“无景可赏”与“平淡无奇”而兴建的。
  • 提起达拉斯,一般美国人能联想到的,除了让达拉斯人“不堪回首”的甘迺迪总统遇刺案,就是那被恭维成“美国队”的达拉斯牛仔队啦!达拉斯的华人,像我一样入境问俗,成为牛仔球迷的当不在少数,不过四十年前一些与牛仔队有关的趣事,还是得“听”我们这些“老”死忠球迷娓娓道来,才更能凝聚各位“新”球迷的“向心力”吧?
  • 半世纪之前,从台湾来美国的留学生在出国时,几乎人手一只大同电锅,这是因为我们的上一辈体谅后生小子,生怕我们不习惯洋餐,变得所谓“水土不服”,进而影响到课业。事实上,大部分留学生在很短的时间就已习惯了热狗、炸鸡、汉堡之类的速食,只是台币换算成美金来使,大伙还是有点儿心疼,自炊是咱们最普遍的做法。没有多久,经验累积之下,每一只大同电锅,都被我们这些留学生们把其性能用到极致,在学生宿舍煮米饭之余,电锅还可以用来炖汤,只要有点儿耐心,在温度太高时会自动切断电源的电锅,也可以当炒锅用,炒一些简单的菜肴呢。
  • 额上坟起”原是“聊斋志异”里,“崂山道士”中的那段神仙异事,这山上发生的事怎会被我给硬生生地扯进水里,“成就”了我当年的一段“钓鱼”故事?这就得要请看官们耐心地听我“话说从头”啰!不过这“话说从头”还得从一甲子以前的眷村往事开始讲起。咦,好像有点儿愈扯愈远了是不是?
  • 今年九月一日,是我父亲谢公肇齐逝世十九周年忌日。这半年来,我一直想写篇纪念他老人家的文章,只是不知该从何处着手。思索良久,决定从他贫苦的童年,艰难的求学过程讲起,搭配着他那些非常感性的思乡诗作,来表达我对他老人家的深深怀念。
  • 在美国,像我这般年纪的华裔白发族,许多都是上个世纪的六、七十年代,从台湾随着留学潮,远渡重洋到新大陆来求学的学生。四、五十年后,当我们回忆起自己当年在美国各大学里的一些生活点滴时,一定会深刻记得当年在各地校园内澎湃汹涌的反越战示威。那时,我们这些外籍学生所需要面对与适应的,不只是语言上与生活上的差异,更被校园内的自由化风气感染。在那不受传统道德拘束,以做嘻皮﹝Hippie﹞为荣的世代,年轻人衣着新潮,我行我素,反抗权威。不少男孩念大学是为延缓兵役,有一些人为逃兵役,甚至于越过不设防的美、加边境,入籍为不需服兵役的加拿大人。那些年,在年轻人的社交领域里,没有抽过大麻烟的青少年,就如我们在台湾服兵役时不会抽烟的人一样,会被认为是太“娘”而遭同侪耻笑的。
  • 百余年前的那个世代,中国历经辛亥革命与内乱外患,对华夏子孙而言,虽然是个烽烟漫天、人民颠沛流离的世代,但也是可以让胸怀大志的人抛头颅、洒热血的一个轰轰烈烈“大时代”。林觉民的“与妻诀别书”里,就描绘出一幅在亲情与参与救国救民运动两者不得兼顾时,含泪留下给爱妻的遗书,毅然投身革命,杀身成仁的烈士心态。还有那满怀壮志的汪精卫,刺杀满清摄政王载沣失败后被捕,昂然抱着以死明志,绝不讨饶的决心,面对审判他的清吏,高吟在狱中作的那首诗:“慷慨歌燕市,从容做楚囚,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留得心魂在,残躯赴劫灰,青磷光不灭,夜夜照燕台。”百余年后读之,仍让人有“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激动情怀。
  • 美式足球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