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琴海之旅(31)

Delphi(上)──人类欲知未来的渴望

作者:行云

希腊德尔菲阿波罗神殿。(行云提供)

font print 人气: 487
【字号】    
   标签: tags: , , ,

人类对未来的看法(这里的“未来”,不是指宇宙天文学里巨观的未来,而是指你我日常生活细节里的未来),基本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认为未来早已经被决定了,只是人类没有能力去看到而已。在这种看法之下,能力超过人类的神灵,是可能去看到未来的。另一种对未来看法,则是认为未来是在物理定律及或然率自由运作之下的未定状态。在这种看法之下,即使能力超过人类的神灵(至少是某些定义下的神灵),也无法看到未来。这与一个很重要的哲学、科学论战息息相关,那就是“人类有没有自由意志呢?”譬如说:如果连未来的生活细节都早已经被决定了,那即意味着人类没有自由意志。这一个论战,至今仍方兴未艾。到目前科学的进展,仍然无法确定那一种看法是对的。

不论您对未来的看法是那一种,自古以来人类对预知未来一直有高度的渴望,也因此从事了许多活动、试图去预知未来。几乎所有主要的人类文明的历史里,都可以找到这一类的活动。在中国历史上最为人知的,是商、周两朝代的占卜。而在西方历史上最为人知的,则是位于希腊Delphi阿波罗神殿里的预言灵媒了。希腊人称这些预言灵媒为“Pythia”(皮媞亚)。

其实说到“灵媒”,我想不少生长在台湾的朋友,会和我一样,要比近代的欧美人士更知道那是怎样一个情况。在我小时候居住的社区里,还常可以见到灵媒或类似的现象。虽然台湾那时候的灵媒,主要的功能是和死去的人沟通,而不是去预示未来。但是其运作的现象,却和Delphi(德尔菲)阿波罗神殿里的Pythia颇为相似,运作时会进入一种据称是神灵附体的恍惚状态。不过我还没看到文献里有记载说:Delphi的Pythia,会像台湾的灵媒那样,在神灵附体时会说异国语言。(类似基督教某些派别里时有所闻的“speaking in tongues”现象。)

希腊德尔菲地图。(行云提供)

整个古典希腊世界里,有好几处神的圣地(sanctuary),其中比较为近代人所知的有三处。在前面的几集中,我已经和大家分享过了两处,那就是位于古典希腊世界西南部的Olympia(请见“爱琴海之旅(28)全人类的和平互动与荣耀──奥林匹亚Olympia(一)” ),和位于古典希腊世界东南部的雅典卫城(请见“爱琴海之旅(4)雅典卫城的建筑(一)爱琴海之旅(5)雅典卫城的建筑(二)爱琴海之旅(6)雅典卫城的建筑(三)爱琴海之旅(7)雅典卫城的建筑(四)”)。而第三处,则是位于古典希腊世界中部的Delphi了。这三处所属的神,分别是Zeus(宙斯)、Athena(雅典娜)、和Apollo(阿波罗)。阿波罗在希腊神话中掌管预知,所以Delphi以预言灵媒而享盛名。(老实说,我并不确定这是“鸡生蛋”,还是“蛋生鸡”?)

Delphi和Olympia在地理上有两个有趣的对照,第一个对照上面已经提及:前者在中、而后者在西南。第二个对照则为:Olympia是一片平地,但Delphi则是以石灰岩为主的陡峭山地,所以景致大不相同。另外,Delphi附近有几条断层,这和它的灵媒现象或许有些关连,我在后面会提到。

希腊德尔菲。(行云提供)
希腊德尔菲。(行云提供)
希腊德尔菲。(行云提供)

Delphi阿波罗神殿里的Pythia,有两则有趣的相关故事。第一则是:在爱琴海对岸的土耳其半岛上,有一个叫做Lydia的国家,它在公元前550年附近的国王Croesus(克罗索斯),非常喜爱希腊文明,也因而笃信Delphi阿波罗神殿里的Pythia。当时,Lydia在他的领导之下,国力渐趋强盛。可是,在它西邻的波斯王国,也在崛起之中,所以Croesus想先发制人,去攻打波斯王国。不过,他并没有把握一定会成功,于是他派人去请教Delphi阿波罗神殿里的Pythia。Pythia的答复是:“如果你渡过与波斯王国的界河,有一个伟大的国家会覆亡。”Croesus听了很高兴,就出兵攻打波斯王国,结果是Lydia覆亡了。

希腊德尔菲。(行云提供)
希腊德尔菲。(行云提供)

第二则故事也和波斯有关。在公元前490年,已经强大了的波斯,派出一支并不是很大的军队去攻打雅典,以教训它不要帮在土耳其半岛上的希腊殖民地去叛变波斯,结果是大家熟知的马拉松之役。所以波斯在十年之后,也就是公元前490年,倾全力而出,准备收拾雅典及整个希腊世界。起初战事一面倒,希腊世界的东半部都被波斯攻下了,眼看着波斯大军就要兵临雅典城下了。有些雅典人,赶紧托人去请Delphi阿波罗神殿里的Pythia指点迷津,而Pythia的答复是:“在一个木箱子里,你可以找到安全。”有部分雅典人,真的在城里建造木质防御结构。另外一些雅典人,则乘船出海,准备利用希腊人航海技术的优势,在海上和波斯决战。结果后来雅典海军果然大胜波斯,而留在雅典城里的那些人,则被攻入城里的波斯陆军消灭殆尽。原来Pythia所说的“木箱子”,指的是的船舰。(当时的船舰,都是木质的。)

希腊德尔菲。(行云提供)
希腊德尔菲。(行云提供)

在古代的文献中,提到说Delphi阿波罗神殿里的Pythia,在求神灵附体之前,会去吸入地下冒出来的气体。刚好阿波罗神殿位在两道断层的交界点,是有一些岩层的空隙可以让下层的气体逸散出来,所以近代有些学者着手研究到底是那种气体,帮助Pythia进入神灵附体的恍惚状态?不过至今仍然未有定论。其实近年来神经医学对大脑的研究,发现大脑的一些部位,特别是左大脑的“temporal lobe”(颞叶),在某些生理状况之下,是可以引发“神灵接近”的经验,而且大脑的这种能力,和不少大脑的其他能力一样,会越使用越加强。所以即使没有吸入地下冒出的气体,灵媒还是可能达到神灵附体的现象。

左大脑的颞叶。(行云提供)
希腊德尔菲阿波罗神殿。(行云提供)
希腊德尔菲阿波罗神殿。(行云提供)
希腊德尔菲阿波罗神殿。(行云提供)
希腊德尔菲阿波罗神殿。(行云提供)

大家都很熟悉在Olympia举行的全希腊运动会,其实古典希腊世界里有四个这样的全希腊运动会,其中以在Olympia举行的Olympic Game最负盛名,其次就数在Delphi举行的Pythian Game了。所以DelphiOlympia一样,除了神殿区之外,还有田径场(Stadium)及其它练习区。不过在Delphi举行的竞赛,除了体育项目之外(和在Olympia举行的错开两年),还有艺文和舞蹈方面的项目,而且可能历史比体育项目更久远。而后面这些竞赛项目所使用的剧场(Amphitheater)(圆形竞技场),至今还有不少部分幸存。这是Delphi Olympia的遗迹之间,一个比较明显不同的地方。在近代,国际上也有一些努力,想复兴古希腊Pythian Game(亦称Delphic Game)式的艺文竞赛,不过知名度还不高。

希腊德尔菲阿波罗神殿。(行云提供)
希腊德尔菲阿波罗神殿。(行云提供)

Olympic Game 和Pythian Game的获胜者,都会获颁一顶枝叶编成的头冠。Olympic Game的头冠是用橄榄树的枝叶编成的,而Pythian Game的头冠则是用月桂的枝叶编成的。“桂冠诗人”一词,便是由此而来。

Delphi傍山而筑,形势陡峭,所以要游完全区,相当费力。不过居高眺望下方的山峦谷地,颇为值得。其最低点在入口处的博物馆,而最高处则在田径场。阿波罗神殿和剧场,都在大约三分之二的高度。要在山坡上开辟出长约两百公尺、宽约三十公尺、外加观众区的田径场,并非易事。所幸也可能因为位处较偏远的高坡,所以遭受到的破坏比Olympia的田径场要来得少。

希腊德尔菲阿波罗神殿位置图。(行云提供)
希腊德尔菲阿波罗神殿遗迹。(行云提供)
希腊德尔菲。(行云提供)
本文作者在希腊圆形竞技场留影。(行云提供)

Delphi残存部分比较多的建筑结构,除了前述的阿波罗神殿、田径场(Stadium)、和剧场(Amphitheater)之外,还有雅典人用来存放祭神用品的Athenian Treasury”。另外,Delphi也有一区是女神雅典娜(Athena)的圣地,那里残存了一座环形的拱廊“Tholos”。我会在下一集当中,和诸位继续分享后面这两者。@#

(点阅爱琴海之旅系列文章。)

──转自作家行云部落格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美泉宫
    近350多年来,美泉宫(Schönbrunn Palace,又译熊布朗宫)优雅地矗立在维也纳市郊,这里曾是奥地利最后一个王室——哈布斯堡王朝(Habsburg)的家。
  • 凡尔赛宫
    法王路易十四在扩建父亲的山顶城堡(这间豪华的乡间寓所)后,便开始了这项传统。在往后五十多年的时间里,凡尔赛宫成为欧洲规模最大又最具影响力的宫殿,也成为建筑、音乐、戏剧和装饰艺术等伟大艺术发明的来源。
  • 野生动物, 鸟类, 安德鲁·普莱奇, Andrew Pledge
    安德鲁·普莱奇(Andrew Pledge)可不是一般的画家,他是专门描绘野生动物的画家。在普莱奇笔下的世界,那些不太受欢迎甚至可说长相奇丑的野生鸟类,都变成了一幅幅美丽的画面。不久前,这位自学画家就是以这项独特的天赋,以一幅描绘美洲《林鹳》(Wood Stork)的作品,荣获了大卫·谢泼德野生动物基金会(David Shepherd Wildlife Foundation,DSWF)2020年最佳野生动物画家奖。
  • 布伦海姆宫, Blenheim Palace
    英式巴洛克风格出现时间不长,也没有发展到欧洲巴洛克那般的华丽。在英国,巴洛克建筑的外墙多使用石灰岩和石板作为建材,装饰上较为保守,多为人像、柱廊和壁柱等简单的元素。然而在室内空间,繁复华丽的装潢和法国著名的宫殿相比丝毫不逊色。英式巴洛克较早期的建筑有像伦敦著名的圣保罗大教堂,而布伦海姆宫则是该时期的巅峰之作。
  • 手工艺, 墨西哥, 传统, Someone Somewhere
    墨西哥新创公司“Someone Somewhere”(暂译“某人某处”)的宗旨是帮助当地的传统手工艺师脱离贫穷。他们三个都是三十岁不到的年轻人,透过在Kickstarter网站上架设专案销售T恤和背包来募资。没想到才刚上线,来自世界各地27个国家的订单便蜂拥而入。短短两天内,他们就达到了募集5万元的目标,后来因为订单超过他们的供应极限,甚至还得将专案提早关掉。
  • 圣彼得堡, 冬宫
    俄罗斯圣彼得堡(St. Petersburg)的冬宫(Winter Palace)有着粉绿色的外墙,这里曾是该国著名的君王之家。不过,这座冬宫的建筑风格可不简单,从最早的巴洛克、新古典、哥德式,一直到洛可可风格皆可在此找到。
  • 由于维梅尔个人对绘画的严谨态度,一生画作不多,在众多描绘日常生活主题的荷兰黄金年代,他是一位特立独行,扑朔迷离的画家。尤其是那幅“戴珍珠耳环的女孩”(Girl with a Pearl Earring),被称为荷兰国宝。
  • 今天“林布兰特”几乎成了荷兰的象征,从牙膏到婴儿用品都有以他为命名的商品,还有酒店餐厅与艺术相关的产品就更多了。事实上1669年在他离世后,近乎一世纪之久他是被遗忘的。他的画不但样式繁复且多产,人们估计他一生中完成的作品有六百幅油画、四百张铜版画、两千张素描,九十幅自画像(包括学生复制他的)。
  • 写实画
    苏珊·帕特森(Susan Paterson)是超写实静物画的专家。她的作品传达着一股平静祥和的氛围,仔细一看,却又处处充满精美的细节。这位来自加拿大的女艺术家不仅致力于传统的写实技巧,也喜爱描绘怀旧物件,提醒人们往日的美好。
  • 十七世纪的欧洲绘画从文艺复兴走过一个世纪, 强大无比的米开兰基罗,深邃难测的达文西,气度优雅的拉菲尔仍然音形不远,他们的影响遍及全欧,尤其是法兰西的艺术氛围;而北方的德意志,尼德兰则因宗教、地理环境等因素发展出不同的绘画流派。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