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皇镜鉴(10)炫富天下

作者:杜若

隋朝开皇末年,国家殷实强盛,朝野上下都把征伐辽东作为大事。惟独刘炫认为,不能征伐辽东。图为隋炀帝巡狩天下扬威西域。(公有领域)

font print 人气: 548
【字号】    
   标签: tags: , ,

原来隋家天下因隋文帝的节省之功,各地州郡都兵精粮足;君臣上下齐心协力励精求治,因此外国的胡夷畏惧大隋皇威,年年纳贡,岁岁来朝。

这一年诸国酋长都知道隋炀帝在东京(洛阳)接受朝贺,便一个个都到洛阳来进贡。炀帝看到各国使臣来朝,心中大喜,想要炫耀大隋的富贵,于是传旨:不论城里城外,凡是酒馆饭店,但有外国人来吃饭,都要以上好的酒菜招待他们,不许向他们收钱。

隋炀帝杨广(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隋炀帝杨广(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又命有司将洛阳御街上的树木都用锦绣结成五彩的花朵。而端门街一带都要搭建戏台,供乐伎伶人娇歌艳舞,一条街上就盛呈上百的大戏,好使外国人见一见天朝的富丽。

百官领旨,真的就在端门街上搭起无数的锦篷,排列许多的绣帐。安排众多的乐人或舞队,又或是西域的胡乐舞伎。但见一处装社火,一处踩高橇;又或者几个舞柘板,几个撵百戏。只见滚绣球的团团而转,耍长竿的高入云端,软索横空,弄丸夹道,百般样的伎巧都攒簇在五凤楼前,众人看得热闹。

远道而来的外国人见到中土的繁盛,连卖菜的小贩都在地上铺上龙须席,无不惊讶得目瞪口呆:“中华如此富丽,果真是盛世天朝,名不虚传。”

他们或是三三两两,或是成群游赏,累了就到附近的酒馆饭店歇脚。他们每到一家,店主都会拿出上好的美酒佳肴殷勤地招待他们。外国人吃完饭,准备付钱,店主说:“我们中国丰饶,这些酒食饭菜都不要钱。”外国人彼此面面相觑,惊讶自己简直像是落入天堂。

外国人欢喜地说:“噢,原来这是中国的风俗,有趣有趣!”于是外国商人游客来来去去,犹如走马观灯一般。

不过外国人也有狡黠的一些的,他们对隋朝的官员说:“中华这等繁富,可是也有没穿衣服的穷人。”他们指著书上的丝绸说:“这些绸缎要是送给那些没有衣服的穷人多好,总比拴在树上要好吧。”说完,就嘻嘻笑而去。

炀帝受到外国的朝贡礼拜后,心志愈满,禀气愈骄,不多时也将显仁宫游腻了,就命驾返还西京。塞外炀帝去了,沿路看了江山风光,也在洛阳款待了外国人,满足了君临天下的气概。但是欲海难填,贪壑难平,炀帝终日巡游,不多时也全厌倦了,就命虞世基在显仁宫的西面造了一座西苑,安置了16院的夫人,每日和各院夫人饮酒赋诗取乐。(待续)@*#

责任编辑:谢秀捷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隋亡唐兴乃天意
  • 隋朝有一位昏君,号称炀帝,整天过着花,天酒地、荒淫无耻的生活。一个冬日的夜晚,皇宫内、院不慎失火。将几座宫殿焚毁,不少珍宝化为灰烬。这场意外灾祸使炀帝非常震惊和恼怒。他望着冲天的火焰,陡然感到胸中十分烦躁和焦灼。此后,炀帝便患上一种怪疾:他的头脑闷热不适,口中十分干渴,不分昼夜地呼唤着要喝水,一日数十杯水均止不住干渴。
  • 中共喉舌央视,近些年有一个爆遍大陆的《百家讲坛》栏目,主讲的人据说不是精英,就是专家,笔者有一日心血来潮,也打开这个节目准备聆听一番,受些教育,不料画面上主讲的女教授,正在那里大讲特讲唐太宗与隋炀帝的登基丑闻,因为这女教授在讲唐太宗与隋炀帝的登基时,即没有讲登基前的因也没讲登基之后的果,对不懂历史的观众来讲,是过了一回故事瘾,而作为在一个普及历史知识的讲坛上,特别又是出一个堂堂的教授之口,那就真有篡改历史和误导观众的嫌疑了!
  • 回首历史,这个国祚只有38年的短暂王朝,曾经如耀眼流星划过天际,也曾盛名四海,活跃在历史的舞台。它以挚情演绎王朝悲欢离合,又以灿烂演绎天朝文明,更以浑雄演绎天命的风云板荡,为后世留下不朽的明镜宝鉴,诫寓古今。
  • 自古以来,应承天命的帝王,不管后世如何评说,他们作为监护天下子民的天子,出生时是与寻常百姓有所不同。隋文帝杨坚出生时也有紫气充庭,偶有一个尼僧看见异象非常惊讶...
  • 晋王杨广统领50万大军伐陈一统天下,不收受南朝任何府库之物,悉数封存运送京城,又广求前朝典章,散佚经典古本字画艺术经典,全部保存在观文殿。此举为他赢得贤王的美誉,因此朝野上下对他寄予厚望。
  • 自从晋家势微,偏安江左,中原地方就被胡人割据了三百年,前后历经四五朝帝王,都是南北分治。谁也没有料到,杨坚次子杨广允文允武,平定陈国,一统天下。隋文帝想到这件大事,很为自己的皇儿高兴。今日天下太平了,君臣也都步入老迈,还能有机会趁着满园的奇花共享君臣之乐,文帝心里自然非常欣慰。
  • 杨广在父皇母后面前矫饰德行,以计夺嫡...
  • 炀帝收到镇守西域的边关大将的奏报,说西域诸国想要和中国互市交易,因炀帝不知互市是否有利,暂时没有允许。但他后来听说西域诸国多产奇珍异宝,就想派一名能臣将中国的丝绸绫锦去换西域的珠宝良马。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