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刘皇发去世 张学明离职 新界势力重组

中共对刘皇发从“有求必应”到“有求不应”

刘皇发去世 ,张学明离职 ,新界势力重组。(大纪元合成图)

人气: 53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7年07月28日讯】(大纪元记者李靖香港报导)新界内陆面积连同离岛,占香港陆地总面积近九成,香港人口当中超过半数住在新界地区。7月23日,前新界乡议局主席刘皇发离世,为新界一个时代划上了句号,对于新界势力未来的走向,带出的是对过去时代终结后的反思,以及传统价值观承传的思考。

新界有五大氏族(又称新界五大族或新界五大家族),是指新界原居民中锦田邓氏、新田文氏、上水廖氏、上水侯氏及粉岭彭氏。这些家族都在宋明期间就移居到香港的新界地区,当时五族各自在落脚地内建筑围村、祠堂等。其后香港政府在新界登记地权,发觉五族名下之土地颇多,因此称他们为“五大族”(The Five Great Clans)。

新界势力的代表人物其实不单只是刘皇发,比较熟悉的名字包括旧新界王陈日新、新界原居民、现任新界乡议局永远顾问简炳墀,以及第16届新界乡议局主席、新界总商会创办人张人龙。

在风云人物中突出

年轻时刘皇发做事很积极,1960年,刘皇发获陈日新提携,24岁出任龙鼓滩村村代表,成为当时最年青的新界乡村代表。

在众多的新界风云人物中,刘皇发突围而出,成了新界的代表人物,“当时这么多的人物,都很出色,但都没有发叔那么主动和活跃!发叔真的是这样,要么不叫他,一叫他真的到!”熟悉新界内部事务的赵仁(化名)说。

赵仁说,刘皇发出身于很穷的家庭,“当时(新界)有两批人,有一班有头有面的乡绅,大家族不用愁钱,还搞那多么事干什么,最紧要是无事。有一班是穷人,发叔本身也是一个穷小子,他会拼了命出去,所以乡议局也俾面他。 ”

当年港英政府要发展新界新市镇,荃湾、沙田、屯门等地都是早期发展的地区,刘皇发做事积极,加上手腕圆滑,成为了港英政府与村民的沟通桥梁。

由于刘皇发是“新界王”,他也是中共最早统战的对象,也因此当时中共对刘所提出的要求是“有求必应”。“因为中共要收回香港,它要稳定人心,要搞统战,当时刘皇发是新界王嘛,按过去毛时代,刘是‘大地主’,是‘反革命派’,但是要统战嘛……(刘皇发是)中共最早统战的对象,所以中共说什么他就和应什么。”时事评论员林保华早前接受本报采访时说。

当年中英联合谈判期间,在刘皇发推动下,将保护新界原居民“合法传统权益”的条文,写入《基本法》第四十条。

“发叔带队上去北京,最早,中英谈判时期,他走出来,全力支持香港回归祖国,乡议局第一个声明,各个都是观望态度,那时不知赢还是输,(刘皇发)带队上去,要求《基本法》中加入维护香港人权益。这是发叔的政治智慧。没有靠边站,要么赌一铺,他靠大陆,当时大陆很弱势,理论上,如果是银行大班、商界精英呀,不会这么快表态,有的还讲继续租借,给英国人管治,但发叔打破这样嘢。”赵仁回忆说。

前后担任乡议局主席35年的刘皇发,与港英政府关系良好,成为中共统战对象。图为1980 年港督麦理浩( 左)到访屯门,刘皇发(右二)有份负责接待。( 经民联图片)
前后担任乡议局主席35年的刘皇发,与港英政府关系良好,成为中共统战对象。图为1980 年港督麦理浩( 左)到访屯门,刘皇发(右二)有份负责接待。( 经民联图片)
2015年建制派因“等埋发叔”致政改方案被高票否决,刘皇发要当众道歉,其后黯然淡出政坛。(大纪元资料图片)
2015年建制派因“等埋发叔”致政改方案被高票否决,刘皇发要当众道歉,其后黯然淡出政坛。(大纪元资料图片)

从有求必应到有求不应

主权移交后,情况有所不同,“共产党的统战是利用,利用完了以后,就要丢弃,所以特别是梁振英上台以后,他是代表了一个新的中共势力,跟以前香港的土共又不一样了,所以这几年刘皇发与中共的关系就不一样了,所以他们(中共)就不是有求必应。”林保华说。

随着梁振英上台后,新界势力也出现了新的局面。与刘皇发曾经情同手足、并列为“乡事四子”的乡议局副主席张学明,传出和刘皇发不和。

张学明从1999年起出任新界社团联会主席,乡议局和新社联是新界两大组织,前者主要成员为原居民,后者则包括原居民和迁入新界居住的人。新社联早于主权移交前的1985年成立,被指是中共为制衡、架空乡议局影响力而成立的地下党组织。

另一个新冒起新界势力的标志人物,是香港律师会前会长、屯门乡事委员会主席何君尧。“他是代表专业人士,……,中共要培养比较年轻的、专业的人。”林保华说。

“他(何君尧)是‘西环契仔’,当然他是平衡新界势力,因为新界人暂时中联办没有办法全面驾驭得到,先分摊你的势力。”中联办也被指出手阻止上水乡事委员会主席侯志强等人组党,“他们不想新界人坐大,所以放何君尧下来,分摊新界人势力。”赵仁说。

梁振英宣布不连任后,张学明也从乡议局和行政会议全退,这一下全退,张学明在新界的影响力也随之淡化,“人去茶凉,好现实的!”赵仁说。他认为,何君尧也不会得到新界人的支持,因为他不是传统的原居民,而且他不代表新界人权益。

时势能否再造英雄

现今刘皇发逝世,虽然刘皇发的儿子刘业强已经当上了乡议局主席,但是赵仁认为新界会出现“诸侯割据”的情况。“不是他的才干问题,而是一个timing(时机)的问题,有没有时势来造就刘业强一个位置?”

“发叔走了,没有精神领袖,各自盘踞,板块重新再分配,这样中联办可以逐个逐个收复,中联办走的路线,发叔在统筹的时候,各自相安无事,不在了,诸侯割据,新的板块出现了。”赵仁说。

“再一个,没有人可以取代发叔的地位,大家都想做盟主,会出现很多个,所以很多人角力,除非有个人物出来能代表新界传统所有最大利益,争取了一些事,令人信服,但各自都为自己想,大家在经济上争斗,新界人只是人多,幅员大,政治人物却训练不出来,新界人没有一个真真正正在普选中拿到一个席位的,他们的票源应当聚集在一起,讲起来是很大的票源,一旦选举起来就各怀鬼胎了,你拖我后腿,我拖你后腿,我为什么选你,选了你我都没有什么好处,政治选举,如果没有一个政治理念,崇高的理念,只是经济计算就很难,所以就无法和传统精英比!”他续说。

2015年建制派因“等埋发叔”致政改方案被高票否决,刘皇发要当众道歉,其后黯然淡出政坛。(大纪元资料图片)
2015年建制派因“等埋发叔”致政改方案被高票否决,刘皇发要当众道歉,其后黯然淡出政坛。(大纪元资料图片)

失文化内涵 传统被淡忘

讲到理念,赵仁有感而发说:“新界只是部分人重视传统,如果重视传统的,新界人就不会总是考虑发展,会要求保持原貌、生态,如果一个人整日讲要发展,其实已经在出卖自己的传统权益。你给钱我,留下祠堂给我就可以了,他没有真正为后人的想法。”

时事评论员晨钟说:“大如国家、民族,小如团体、组织,乃至公司,之所以能够健康承传,都离不了其核心价值观。说是传统价值观也好,核心价值也好,如没好好守住核心价值,只是单从利益争取,恐怕很难承传下去。

新界算是香港的根,香港岛、九龙早就城市化,传统文化如对传统气节的观察、祠堂的意义等意识已很薄弱了。现剩一点传统文化表面的形式,当然,正因文化的内涵在新界丧失,梁振英时常能利用新界获取资源实现黑帮治港。”

责任编辑:郑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