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建筑包商负债人生转弯 木雕再现排湾文化

涂南峰与宋丽玲夫妻俩在雕刻的路上,互相扶持慢慢走出自己的路。(杨秋莲/大纪元)

人气: 14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7年09月11日讯】(大纪元记者杨秋莲专题报导)“上天关了一扇门,必定会为我们开启另一扇窗。”人生每个阶段都会经过一段刻苦铭心的考验。国中毕业凭着年轻气盛的排湾男孩涂南峰,独自背起一身行囊来到人生地不孰的台北打拼,从小铁工到建筑业的包工。在面临2次经济上的危机后,背了一生债返乡,透过木雕还清所有债务,并荣获原住民等多项奖项,终于刻出人生中的梦想蓝图。

出身于屏东来义乡排湾族的涂南峰,在建筑业上一连串的受到挫折之后,88年回乡以自己的名字成立工作室,经多次改名后,最终以“啄木鸟”为名,其有一层涵意。涂南峰说:“啄木鸟悉心雕啄医树从中取食,我是以雕刻木头再创作,赋予木头新生。”他回想过往那份悲凄的往事,脸上露出了一抹略带忧伤又无奈的笑容说:“当时一个36岁的男人,每到晚上都会躲在棉被里面哭。”

无债一身轻刚有好转 又再度欠下百万

在北部参与过不少大小的建案,收入颇峰的他会欠下债务,“因答应员工一天工资2500,但工人作的工程影响进度,领不到我答应他们的工资,所以不足的薪水只好自己补足差额。”涂南峰说,因了解这些工人赚的都是血汗钱,要养家糊口,在道义上他明白做人要有诚信,不能一走了之。欠债要还,那该如何还呢?涂南峰表示,“自己不是一个懒惰的人,回去再当工人做工,所以将每个月领的薪水一个一个的还给工人,慢慢的花了一年的时间将债务还清。”

无债一身轻的涂南峰离开台北转移了阵地来到新竹重新再出发,好不容易稍有转机,结果却屋漏偏逢连夜雨,老板在无预警的情况下申请破产,公司倒闭让他再次发不出薪水,欠下百万债务。欲哭无泪也令他百般无奈的说:“碰到2次的债务缠身,白天工作时不会想,可是到了晚上就会躲在棉被里面哭。”最使他难过的是多年的努力拼搏,一夕间就什么都没了,他叹道:“难道命运都要这么的掌握在别人的手中吗?”。

返乡背一身债务 家人难解赶出家门

不认输的涂南峰想了又想往后路该如何走下去,异乡已无容他之处,决心先回部落静想再找出路。没有衣锦荣归也就算了,还背负一身债务。让家人难以谅解,一直赶他再回北部作建筑业,但是家人怎么说他也不回去。他认为那是“卖体力的工作, 以后老了也没有办法。”所以他决定要改行,因此决心抱着打死不走回头路的态度。

“最终结果,被赶出家门,都在外面搭帐篷,台风来了都不知道要躲去哪里;反正就是没收入、没钱这是很现实的问题。”涂南峰说,当时不懂沟通也不想争辨,没地方住就到处串门子。历经生活上的磨难,在部落里游荡着,几个月后才在朋友家找到他要走的路(雕刻)。他说:“朋友有一些雕刻工具在那边摆着,过去一摸18年就过去了。”

虽然在事业上不得志却意外激起潜在的艺术细胞,喜欢绘画又有天分的涂南峰,无师自通的靠着挖出儿时的记忆,摸索、模仿并参考部落现有的图腾,就开始拿起没碰过的雕刻刀,在木头上一笔一笔刻出自己的梦想蓝图。“刚开始我用保险贷款买一些工具,然后就开始日夜不停的创作。人家问我师父是谁!我说‘左手教右手,右手教左手,’心想着别人拜师学一年,我土法炼钢总会进步吧!”

涂南峰为纪念父亲所雕刻的纪念作品,再旁则是排湾族的连杯。(杨秋莲/大纪元)

在一次次的摸索、自学中所遇到的瓶颈,更多的是现实的压力,只会创作却不懂行销的他,面临生活上的窘境。“当时一条土司配矿泉水,我可以吃一个礼拜 ,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熬过来的。” 涂南峰说,意志力的考验往往比技术上的锻炼还要坚难,生活困苦但他从未放弃雕刻创作的理念。

贤内助相助 荣获原民工艺师认证

涂南峰只顾埋首创作,却不懂得行销,作品面临卖不出去的窘境。后来原民会安排来义就业访视员宋丽玲前往拜访,连她也被涂南峰的创作与专注的工作态度所吸引,宋丽玲表示,在我的认知排湾族的作品,没有那么的精制、细致,大部分都是粗旷型的,而涂老师刻的人物却是这么栩栩如生。因而愿意帮着他行销作品,并把木雕创意浓缩成为文创小饰物推广,后来还成了他的人生伴侣。

涂南峰木雕与一气呵成的雕刻功力,将排湾族男性的英姿展露无遗。(啄木鸟艺雕坊提供)

当然现实问题并没有像童话故事般的美丽,涂南峰专注于创作上,家计与行销压力全都落到宋丽玲的身上,跟着原委会四处摆摊打知名度,宋丽玲表示,一开始没人看好,作品样式被嫌不传统,族人也觉得不伦不类,但他坚守传统再创新,我也没有放弃任何行销管道。虽然成绩常常挂零,但乐观的她说:“虽然常挂蛋回家,但跑一次就有曝光一次的机会。”

凡事起头难,刚开始对商品不是很了解,在介绍时发生停格的窘态,“很难过,回家会哭,后来就逼着自己学推销、写计划书。”宋丽玲说,曾到台北世贸展售,已近收摊时间,成绩还是零,想着是否这次又要带蛋回家。“当时就有一个客人拿着板凳过来坐着慢慢欣赏,过了没多久他拿出美金要买,因不懂美金的真伪,犹豫了一下,但我还是收了,因为不想再抱蛋回家,后请人帮认定幸好是真的。”

就算日子过得苦,或许两人在学习上互相激励一起会变好,结合创意和古老的图腾的创作,虽备受部落耆老的批评,但他们还是相互扶持慢慢走出自己的路。宋丽玲说:“我讨厌他的坚持,可是今天可以走到这里也是因为她的坚持。”涂南峰在创作上保存着传统再融入创新的元素,创作了自己的特殊风格,渐渐做出口碑,并在妻子宋丽玲的协助下屡屡参赛获奖无数,更荣获原委会民族工艺师的认证,逐渐的在原住民木雕艺术界上打开知名度。

由于涂南峰拥有精湛的木雕工艺与妻子宋丽玲四处的曝光,再有原住民族工艺师的认证光环加持,慕名而来的民众及企业日益渐增,因此受邀至桃园国际机场参展,吸引了日本游客的目光。不仅远从日本再次造访啄木鸟艺雕坊,并将排湾族的木雕文化推荐给亲友,同时也开启台日民间艺术交流的平台。

涂南峰曾以“排湾小刀”、“排湾三宝”等作品荣获屏东精选伴手礼的殊荣。(啄木鸟艺雕坊提供)

 

用作品纪录着排湾族史书 永续传承

过去排湾族没有文字的传承,所以他们以口耳相传或在木雕上刻下丰富的历史文化。身形骄小的涂南峰,低调不多话,以作品表达出自己的想法,珍藏多件的非卖品,刻画了自我创作的历程,犹如纪录着排湾族一部历史的史书,也诉说着守护部落文化的重要。因此涂南峰面临921震灾与88水灾的大灾难后,痛心的并不是自己财产的损失,而是感受到排湾族人的土地与文化正慢慢的在流失,于是致力培养新一代的族人,继续传承以雕刻纪录排湾族的文化历史。

可想而知雕刻工艺在排湾族的文化是占很重要的一环,涂南峰凭着自学闯出一番成就,成为少数具有原住民工艺师认证的雕刻家。而从小就师承父亲精湛木雕手艺的女儿宋婕汝,自小学四年级就开始学习雕刻,成长之路也都是木雕比赛青少年组的常胜军,目前也都投入创作。用年轻人的思维投入小型文创产品和网路行销,更设立“屏东县来义乡原创人文艺术网”积极行销文创品牌,更为传承部落文化尽一份心力。

宋丽玲与女儿宋婕汝在外面摆摊。(杨秋莲/大纪元)

俯仰无愧,了无憾事的涂南峰。不被悲凉人生环境所击倒;没有太多的技巧,更没有矫揉做作,只透过最真诚的手法刻划出排湾族的一部史书。决心守护传统文化历史,守护这片土地,用双手刻划出对先人智慧与尊崇。在一步一脚印勇敢的披荆斩棘后,以软实力精湛的技艺刻划太阳之子光芒与深度的文化,将其带出了山林,垮上国际并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康庄大道。◇

刀工精细的涂南峰,将台湾刻划出犹如一张拼图。(啄木鸟艺雕坊提供)
排湾族部落体系里,佩刀是对个人及家族至高荣耀的象征。(杨秋莲/大纪元)
“梦境”于88水灾后梦里所成现梦境,涂南峰以深刻的记忆刻出自己的文化与土地正慢慢的在流失。(杨秋莲/大纪元)
涂南峰创作时钟在其旁边的是连杯。(杨秋莲/大纪元)
一般排湾族人佩带入山打猎的佩刀,刀鞘内可装火柴与盐巴,避免误入禁地时可使用。(杨秋莲/大纪元)

责任编辑:杜文卿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