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年的毒笑话《笑得好》选译

笑得好起死回生 怕臭

作者:允嘉徽选译

谁怕臭?(pixabay)

font print 人气: 460
【字号】    
   标签: tags:

一天,一个乘轿的官老爷在路上看到一个人,那人身上挑着黄鱼担子,依然健步如飞。

官员老爷看着那人从后方过来,不一会就超过了他的轿子。

官老爷心喜,好像捡到宝一般。

他让人把鱼贩子找来,雇用了他为他抬轿。

没想到,鱼担子变身作轿夫后却变了个样。

他抬起轿子来走得慢吞吞,如飞般健步怎地不见了。

乘轿官老爷觉得怪异,就责问轿夫。

轿夫回答说:“黄鱼是怕臭的,相公是怕什么的呢?”

石老评语说乘轿的人,都抚心问问自己“臭不臭呢?”不仅仅是这位,凡是官员、乡里官吏以及医生们,自己“有用无用?”、“愧不愧于心?”都要自己量一量。

*度世金针《笑得好》原作者石成金简介:

清代乾隆年间江苏扬州人石成金,字天基,号惺庵愚人,留下中国十八世纪的笑话集《笑得好》,谑称“毒笑话”。石成金是清代的医家,他不仅诊断个体的病情,更是洞察了整体社会­善性佚失的病情,进而开出了“笑话”为药方、为针砭,愿以“笑话”作为提振世道、回复人心善性的“度世金针”。

他在〈自序〉中这样说:“人以笑话为笑,我以笑话醒人;虽然游戏三昧,可称度世金针。”又说:“予谓沉痾痼疾,非用猛药,何能起死回生”?所以他以“毒笑话”醍醐灌顶。

石成金是医家,也学佛、向佛,认为人性本善。然而,在近三百年前,石老已经意识到:物欲横流昏蔽了善性、风气败坏堕落了人心,腐蚀败坏的世道人心已经走入沉痾痼疾,不下猛药已经救不了了!

在将近三百年后的今天回顾《笑得好》,竟然世道人心的堕落那么的似曾相识,惟今天的人间道更加下流了。看《笑得好》果若入耳发笑,而且入耳警心,这就“笑得好”,悟得了“度世金针”三昧!@*

责任编辑:方沛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大儒孟子之后,稷下学宫突然出了一位奇人,带来一套高深莫测的学说。他常常向人们阐述弘大不经、怪诞离奇的观点:“开天辟地以来,社会按照五行相胜的关系更替、循环,比如虞属土德,夏属木德,商属金德,周属火德。每当一个朝代将要兴起,上天会降下祥瑞昭示于人。”
  • 小小楼阁,典藏万卷书籍;方寸天地,包罗千载文明。藏书楼,即古代文人珍藏图书典籍的地方。在尘世间某处安静的角落,它默默地存放着浩如烟海的累累书册,见证了中华文明的著作之富和诗文之盛。它更是富有生命力的,孕育了一个个书香世家,以及历史上数不尽的风流雅士。书中自有黄金屋,家有万卷藏书者,便拥有了人生最宝贵的精神财富。
  • 齐都临淄外的稷下学宫,创办三十余年,历经三代君王,已成为诸子荟萃、百家争鸣的主要舞台。齐国这个东方强国,也一跃成为学术中心。此时,各国名士接踵而至,一睹学宫风采,甚至作为学宫的一员跻身朝堂,向齐国君臣推行自己的学说和政治主张。
  • 古老的中华文化传续至今,离不开先贤呕心沥血的锦绣篇章。这些经典作品,经过历代流传、各地辗转,终于完好地保存至今,架起我们探究历史、对话古人的桥梁。这一切,更要感谢千百年来从未间断的藏书活动。古时候的藏书人,主要是饱读诗书的文人士大夫,这就注定了藏书不仅仅是一种风雅的文化现象,更是古代士人的一项事业,寄托了他们的志趣和理想。
  • 田齐桓公之后,齐威王继位。雄踞东方的齐国,并未因为新君的执政而面目一新;稷门之下的学宫,也未实现它真正的价值。就像是黎明前的暗夜一般,田齐第四代国君——齐威王,是以一个饮酒作乐、不理朝政的昏君形象登上历史舞台的。
  • “人生唯寒食、重九,慎不可虚掷,四时之变,无如此节者”。东坡留在诗集中的生老病死的人生,几度交织着寒食、清明的时空经纬,展现予人清明又厚重的感悟。
  •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在古老的中华,水是生命之源,亦是文明之源。有水的地方,总有一段段风流倜傥的高情雅事,让人心驰神往。比如逝者如斯的水调歌吟,少长咸集的曲水流觞,新科进士的曲江盛宴⋯⋯
  • 在见到一些人蝇营狗苟,盘算如何赚取更多,而另一些人争相抢购廉价的商品时,苏格拉底有感而发道:“知足常乐者最富有,因为知足本身就是财富。”老子拈须微笑道:“是啊,知足者富。”
  • 月白是哪一种白,雪青又是怎样的青?秋香为什么有色又有味,十样锦的风情又该去何处找寻?传统的中华颜色,诗情画意,活色生香,俨然是一个个灵动而典雅的生命体。它背后所承载的,是流转数千年的文化意蕴和审美趣味。
  • 话说历史是重复的,中国五行学说也有预示,辛丑年的历史相当如庚子年一样有其循环的宿命。看今年和一甲子前的大事出现的巧合对应。其中是否有天机的启示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