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发函要港府交报告 被批破坏一国两制

美领事忧两制被侵蚀 关注逃犯修例影响港美协议

中共26日下达公函称,支持港府禁止香港民族党运作,并要求特首林郑月娥就取缔民族党提交报告。(大纪元合成图)

人气: 1882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2月27日讯】(大纪元记者林怡香港报导)中共26日下达公函称,支持港府禁止香港民族党运作,并要求特首林郑月娥就取缔民族党提交报告。有评论员指事件史无前例,显示中共可直接下命令要求港府根据其要求做事,同时凸显中共虚怯,害怕一些问题恐动摇其政权。

另外,港府拟修订《逃犯条例》,容许香港与中国大陆及台湾等未有移交逃犯协议地区,以单次个案方式处理移交逃犯申请,事件除了引起本港各界的反对和担忧外,美国驻港总领事唐伟康也对此表示关注,称或会影响美国和香港双边协议的实施。

近年中共一直加紧对香港的管控,从一地两检、国歌法到近期的《逃犯条例》,都展现其强权管治。同时中共一直利用“港独”来转移视线及掩盖其管治危机。正当中美贸易谈判出现转机之际,特首林郑月娥26日下午4时突然召开记者会,表示收到中央政府的公函,指中央支持港府禁止香港民族党运作。公函并要求港府提交报告,交代禁止民族党运作的详情等。

中共官方新华社在林郑月娥会见记者后五分钟,发表公函的全文。

程翔:北京可直接命港做事

熟悉中国事务的时评家程翔直言中共当局用公函的形式是前所未有,显示中共中央可以直接下命令要求香港根据它的要求做事。他又说,公函中写道“香港特别行政区应当依法履行维护国家安全的宪制责任”。他强调《基本法》23条指保护国家安全的宪制责任是“自行立法”,“这个做法跟过去的做法最大的不同,就是向香港表明中央是有权向特区政府下命令,在这个国防、外交以外的事情向香港政府下命令来做它想做的事情。”

他认为中共今次的举措凸显其“越来越心虚”,他举例说,今年初中共公安部召开全国公安局局长会议,说要防止颜色革命。接着中共领导人又说要防范什么“黑天鹅”、“灰犀牛”,“可见它是草木皆兵,非常担心一些问题,可能影响它的政权。”程翔表示除了因为两会即将召开,也与今年是中共建政70周年有关,“你就看得出它是非常担心今年会出现预想不到,影响它政权的问题。因为今年大家都知道是一个‘逢九之年’。大家都在说‘逢九’今年一定会很多问题嘛。”

公民党斥违一国两制

公民党主席梁家杰认为今次是中共接管香港以来第一次用所谓“公函”指令特首做事,特别是在取缔民族党一事上尤具意义,即是不用再进行司法程序,直接“一棍打死民族党”。

他直言与上次中共人大常委透过声明落实一地两检的方式有“异曲同工的作用”,也就是不需要释法,用声明决定已可搞定,现在更进一步用“公函”:“因为中央的政治取态和意愿,在林郑口中的所谓‘新宪制秩序’之中,已经表露无遗。在这个时候,它其实是想先发制人。如果不是,我看不到为什么要做一个特区史无前例的举措,用一个高调的所谓‘公函’,宣示中央的政治意愿和取态。”

梁家杰又说中共此举是想向港人“示威”,因为九七至今人心不回归:“如果这样做希望人心因此而回归,就完全是捉错路。现在很多港人是敢怒不敢言,很多人心中想着赚够钱赶着去移民,并不表示他服你共产党是不是!”

公民党党魁杨岳桥认为今次中央向特区政府发出公函的行为是违反一国两制,公民党谴责有关做法。他还说:“我们亦认为特区政府不应该向中央特别就这件事做交待。要交待的话,是同全香港人交待。我想特别强调,当现在全世界非常关注香港‘一国两制’的落实,是否有效执行的时候,其实无论是北京还是香港特区政府,都应该要非常小心慎重,是应该透过他们的行动去确保全世界对于香港‘一国两制’的信心。”

法律界议员郭荣铿也批评中共破坏“一国两制”,“也都是令到香港人更加担心,现在这个结社自由或者言论自由,是不是直接可以由中央发指令给特区政府,而特区政府是尽心施压的。”

他又说,美国驻港总领事唐伟康都讲《香港政策法》不是必然的,如果美国见到香港“一国两制”的实施情况越来越走样,《香港政策法》或会取消,届时,香港的国际金融中心、商业地位将全部毁于一旦。最后自食其果的是特区政府和中央。

美驻港领事忧收窄政治空间威胁营商

港府拟修订《逃犯条例》以“一次性个案方式”处理大陆及台湾等仍未与本港签订司法互助协议地区的移交逃犯申请,引起法律界、民主派及民间团体的极力反对,事件也引起美国当局的关注。犹记去年6月,美国国务院一份报告指,香港在2017年10月曾拒绝美国要求,引渡一名嫌犯,并将该嫌犯交由中共政府监管。去年11月美国国会委任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USCC)向国会提交2018年度报告,当中也提及上述事件。

USCC去年底发表的报告,还包括以港府取缔香港民族党,以及没有解释而拒绝续发工作签证予《金融时报》编辑马凯等为例子,指北京干预香港内部事务,违反“一国两制”,要求美国商务部审视《香港关系法》,检讨将香港和大陆分为两个独立关税区的政策是否恰当。

美国驻港总领事唐伟康昨日在无线《清心直说》节目上指,香港过去一年发生的政治事件,显示高度自治被削弱,“一国”的趋势明显先于“两制”,相信USCC下一份相关的报告,评论会更严厉。

他说:“过去数年有种趋势,尤其在2018年,侧重了‘一国’,令‘两制’未能发挥其最大益处。我明白香港政治气候使大陆不安,但对香港施加的压力会冲击香港政治生态,收窄政治空间,更令美国担忧的是,未来这可能进一步威胁营商环境。”

对于港府考虑修订《逃犯条例》,处理未有签订协议地区移交逃犯安排,当中包括大陆。唐伟康指香港与美国目前有引渡协议,美方或会多一重疑虑。被问到美国会否担心,当香港和大陆有移交逃犯安排,有疑犯抵港,北京政府可以要求交人时,唐伟康指可能会影响美国和香港双边协议的实施:“我不会预料美方反应,因为的确视乎修例的细节或如何落实。有些草拟内容和方式,可能影响到美国和香港的双边协议的实施。”

法律界忧难获公平审讯

早前大律师公会主席戴启思向传媒表示,国际社会的引渡协议,都是建基于双方满意对方的司法制度,以及确保被引渡人士,能够获得公平审讯,现时部分香港人对大陆司法制度的质疑,政府有必要回应。

法政汇思也发声明对《逃犯条例》修订建议深感忧虑,“因它威胁任何身处香港的人士的人身自由。”昨日法政汇思召集人李安然出席一网台节目,强调修例涉及所有香港“境内”的人,包括过境旅客,“我们最担心是这些人被引渡到大陆后,是否可以接受公平的审讯。”

李安然并反驳保安局局长李家超称要尽快通过法例堵塞漏洞,防止香港变成“逃犯天堂”的说法:“逃犯并不代表一定犯事,如果他有香港居留权,我们最担心的是,他只是一个疑犯未正式定罪,你将他送交到其它地区,他是否可面对公平审讯?如果真的是‘逃犯天堂’的话,就不用等二十多年才因台湾的事情拿到立法会讨论。”

早前香港大学通识教育邀请李柱铭、陈文敏等人讨论宪政与一国两制。他们会后回应当局拟修订《逃犯条例》一事。

李柱铭强调,九七后港府一直没有跟中国大陆就引渡疑犯达成协议,原因就在于两地的司法制度和水准存在很大的差异,修例一旦成功,对于“一国两制”的影响严重,“回归前和回归后,香港政府都没有和内地达成协议,而且每一个特首守得很稳,直到现在突然间变了,我们觉得是利用台湾的案件借刀杀人。很多人同情案中死者的家长,但我们不能因为一个案件,就让整个制度转变那么快,而且没咨询市民。”

一名香港19岁青年疑于去年2月与20岁女友同游台湾时把女友杀害及弃尸,返港后涉盗用死者信用卡提款共19,200元,又另取去其财物及2万元台币。因命案不在香港发生,该名青年仅被控四项洗黑钱罪及三项盗窃罪。

李柱铭又指,很多国家肯跟香港签订疑犯引渡条约,但就拒绝跟中国大陆签订,原因就在于对香港的司法制度远比对大陆有信心。他又举例,未来如果有台湾人在香港被大陆要求引渡就会引发很大争议。

香港大学法律学院教授陈文敏也认为,港府今次的修例,令国际社会,尤其是跟香港签订引渡条约的国家担忧:“尤其是我们应内地的要求时就可以引渡,不仅是局限于香港人,一个美国人、德国人在香港都同时受影响,这就影响其它国家。我们见到大陆很多的案件譬如闭门审讯、长期监禁、家里人长期无法接触疑犯、没有律师代表,即使是宪法刑事法保障的权利都没有受到保障的话,其它国家确实担心将人送到大陆是否符合自己国家的要求。”

他并认为港府此举会令“一国两制”越来越模糊:“会令人觉得两制分野是否越来越模糊,国际间对香港的认可很多时因为香港是另一个司法制度,是另一个司法区,如果你开始将两制界线变得含糊,亦会令国际对香港的信心有影响。”◇#

责任编辑:李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