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网文:人民币汇率新一轮贬值空间已打开

人民币近来交易量大减,市场观望气氛浓厚。(Getty Images)

人气: 26627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9年04月01日讯】近来,随着美中贸易战谈判的延续,大陆一些业界人士开始对人民币未来走向表示乐观。但是,有大陆财经评论员表示,从中共官方的表态和大陆经济现状等条件来看,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并未好转,相反“人民币汇率新一轮贬值空间已打开”,而且今年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会跌破7人民币兑换1美元。

以下是财经评论人士“凭栏欲言”3月28日发表的《 人民币汇率新一轮贬值空间已打开》一文。

2019年3月28日上午,离岸人民币汇率触及6.7500,近一月新低。

01

从多次中国央行行动及央行高层发言来看,人民币存在贬值压力是央行公开承认的。

国家外汇管理局国际收支司原司长管涛3月27日在“第8届人民币市场展望论坛”上表示:“理论上来讲,中国经济起稳、美元盘整、中美贸易谈判出现好转等因素,对人民币汇率都有支撑。但是实际上,你放到人民币汇率中间价定价公式框架下,你发现很难找到。今年以来,人民币汇率起稳,很多情况下是启用逆周期调节的结果。”

3月10日,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新闻中心举行的记者会上,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在回答外汇储备和人民币汇率相关问题时表示,人民币在过去4年多时间确实有贬值压力,但货币当局千方百计保持汇率基本稳定,中国外汇储备为此减少1万亿美元。

02

2019年3月24日,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中,央行易行长做主旨演讲。

易行长表示,“中央银行已经基本上退出了对外汇市场的日常干预,人民币汇率弹性不断增强。市场主体越来越适应浮动的人民币汇率。”

“继续推进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增强人民币汇率弹性,更好地发挥汇率在宏观经济稳定和国际收支平衡中的‘自动稳定器’作用。”

国际收支平衡才可以提供稳定的金融环境,宏观经济才可能稳定,两点其实可以视为一点。

国际收支平衡有三个要素(汇率、利差、资本收益);

行长发言中寄望“汇率”更好承担国际收支平衡中的“自动稳定器”作用。

而“基本上”则代表了逆周期调节没有完全退出,但释放了会减少干预频度的信号,对人民币波动的容忍度增高。

显示,人民币新一轮贬值空间已经打开。

03

以汇率进行逆周期调节来平衡国际收支,不具有可持续性。

汇率逆周期升值会抑制出口,增加进口,对汇率基本面及经济基本面皆有伤害。

3月28日,外管局最新公布的中国国际货物和服务贸易数据显示;

2019年2月,货物与服务贸易逆差809亿人民币;

其中货物贸易顺差环比下降81.6%,同比下降73.5%。

汇率逆周期干预能力依赖于外储存量,创汇能力下降结果不言而喻。

自2016年一季度末至2018年三季度末,中国外汇储备基本稳定在三万亿,但外债至少已增加了5833亿,背后是债务扩张维持了外储的表面平稳。

04

中国资本项并没有完全放开,一定程度上,外汇管制措施可以缓解外储流失速度,但内地与香港之间存在多种资金互通方式,香港的资金流动趋势相当程度上会影响内地,而香港是一个开放的金融市场,不受管制影响。

三月上旬开始,港元持续维持在弱方兑换保证附近,显示香港资金持续外流,这代表着香港金管局需要卖出美元,买入港元来保证汇率,喻示着港元流动性的持续收紧。

3月28日,香港金管局再次买入39亿港元 捍卫联系汇率制,为2019年第六次。

香港资金外流会有两个方向;

1)逆周期调节下人民币升值预期,及内地与香港利差驱动资金进入内地套利。

2)港美利差驱动资金流向海外。

三月初,美元LIBOR隔夜利率在2.39%附近波动,而港元HIBOR隔夜利率在0.6%附近波动,差距约180基点。

3月初,美元LIBOR(3M)利率在2.6%附近,港元HIBOR(3M)却在1.6%附近,差距约100基点。

这驱动了套息交易。

随着香港金管局的汇率捍卫行动,港元流动性的持续收紧,3月28日,港元HIBOR(3M)已攀升至1.7813%,但仍有80基点的息差空间。

目前看,港元仍将维持在弱方保证水平一段时间,直至套利空间消失。

随着港元流动性的收紧,充裕期输往内地的流动性将倒流,进而抽取内地流动性补充港元流动性。

这将加大对中国外储的压力,也将对中国内地资产价格形成压力。

05

内地资本项并未开放,但与香港资金具有多种途径互通,海外资金多通过香港中转进入国内,2019年1月,港元流动性充裕,一月中旬,港元同业拆借(隔夜)利率仅为0.3%,港元的充裕流动性为内地货币政策提供了缓冲和助力,驱动股市走出了一个小高潮,部分解决了股权质押风险。

3月6日,随着港元触及7.8500的弱方保证,上证指数开始震荡下行,2月以来的牛市气象戛然而止。

06

在内地、香港、海外,三方中,香港为资金中转站,利率最低。

当内地的跨境收益超出海外时,海外资金过境香港进入内地,过程中也会带给香港充沛的流动性。

但当内地跨境收益无法超出海外时,情况就会变得不同,演变成内地与海外共同抽吸香港流动性。

那么央行的态度(“基本上”退出日常干预外汇市场,人民币汇率弹性增强)背景就清晰起来;

1)人民币继续进行逆周期调节,升值预期及息差共同作用,会持续刺激香港资金流入内地套利,香港流动性收紧,易诱发香港资产价格风险,进而会波及内地。港元流动性收紧又会对内地资金造成反吸。

2)内地经常项目逆差逐渐常态化,外汇储备受到越来越大的压力。

这或是汇率下行并不利于中美谈判,但央行仍试图“基本上”退出日常干预的原因。

3月8日,美元指数97.7,离岸人民币汇率收于6.72;

3月28日,美元指数96.8,离岸人民币汇率盘中至6.75。

07

在资产收益上,伴随着国内经济基本面的下行,近期的股市走势显然并不能提供满意回报;

在汇率上,央行正试图退出日常干预;

利率上,随着美债收益率的持续下行,中美短期国债收益率倒挂现象稍有改善。

显然,一旦央行试图退出汇率干预,贬值压力就会使利差问题放大。

3月10日,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新闻中心答记者问时,人民银行易行长表示中国降准还有一定空间,但较前几年小。

在提及利率问题上,则认为中国要解决如何降低风险溢价的问题,没有表达出降低无风险利率的意愿,或许是认识到利差问题的严峻性。

在2019年开年对经济形式的预测中,笔者认为年内加息,人民币汇率破7。

目前,仍维持此预期。#

责任编辑:刘毅

评论
2019-04-01 12:1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