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共产主义黑皮书》第三部分 另一个欧洲:共产主义的牺牲品(50)

《共产主义黑皮书》:审判共产党领导人(1)

作者:卡雷尔‧巴托赛克(Karel Bartosek)

大纪元获得授权翻译、发行《共产主义黑皮书》中文版。(大纪元制图)

人气: 990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6月02日讯】20世纪的前半期,对共产党同仁的迫害,是中欧和东南欧压迫历史上最重要的事件之一。无论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还是其任一地方分支都没有停止过对“资产阶级正义和合法性”以及对法西斯和纳粹压迫的谴责。毫无疑问,成千上万共产党武装人员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作为纳粹和法西斯压迫的受害者而离世。

但对共产党人的迫害并没有因为“人民的民主”逐步建立起来、“无产阶级专政” 取代了“资产阶级独裁”而停止。

1945年在匈牙利,秘密警察囚禁了达曼尼(Pal Demeny)、斯括尼克(Jozsef Skolnik)及其一些朋友。所有这些人都认为自己是共产主义者,而且他们是以此名号领导了地下抵抗团体,经常为其招募年轻人和工人。在工业中心里,他们的团体成员人数比共产党员团体的人要多,后者宣誓效忠于莫斯科,并认为如达曼尼这样的竞争对手是托派或“偏离主义者”。当解放的时刻终于到来,达曼尼遇到了与他曾经与之作战的人同样的命运,他一直被监禁到1957年。

在罗马尼亚,共产党在上世纪30年代中期的总书记佛利斯(Stefan Foris)的命运更加悲惨。他被指控为警察代理人,直到1944年一直受到监视,并在1946年被一根铁棍击中而毙命。他的母亲到处找他,发现他被淹死在特兰西瓦尼亚的一条河里,脖子上系着石块。齐奥塞斯库(Ceausescu)在1968年谴责了佛利斯和他的朋友们遭到的政治暗杀。

达曼尼、佛利斯和其他人的例子非常清楚地表明,对于大权在握的人来说,党内有“好”的、忠于莫斯科的共产党员和“坏”的、拒绝加入其看起来是一个不独立的政党的共产党人。这个原则在某些国家随时间而有所变化,但共产党迫害的辩证法在1948年之后迫害向党内转移时,变得更为复杂得多。

1948年6月底,共产党工人党情报局(Cominform)全面谴责铁托的南斯拉夫并要求把他推翻。Cominform成立于1947年9月,包括了除阿尔巴尼亚以外的、所有当时掌权的共产党,还有西欧两个最强大的共产党──法国和意大利的共产党。在随后的几个月里,“偏离主义”(反对莫斯科的统治权力)开始形成共产主义运动中的一个新的现象。对从中心自主和独立的渴望,以前只能在小团体中感觉到,现在变成了整个国的一个领域。一个巴尔干的小国家,其共产党的专权已经经过考验,对整个共产主义帝国发起了挑战。日益紧张的局势给镇压共产党提供了新的角度。共产党员自己以及共产国家的公民,现在可以被指控为敌对的外国共产国家的盟友或代理人。

在对共产党人的迫害方面,有两个重要的历史上的“新颖之处”──发生在南斯拉夫的一众事件和对铁托主义者的压制──直到现在也很少有对前者的关注。在被报纸称为“铁托与斯大林的分裂”发生之后,南斯拉夫经历了一个经济危机,有人认为,比战争时期经历过的还要更糟糕。与外部世界的连接被反复切断,而苏联的坦克就部署在边境附近,让该国感到严重受威胁。在1948至1949年,一个已经被战争及其后果摧毁的国家,再面临苏联入侵和新战争的可能,让人不幸福。

位于贝尔格莱德的政府对“南斯拉夫叛变”的指控和武力的威胁做出的反应是,孤立那些忠于莫斯科的人物,此外,还把任何赞同Cominform在1948年6月通过的决议的人,称为informbirovtsi(共产党工人党情报局的人)。这种孤立不只是一个来阻止与外界的联系的拘禁过程。铁托的政府仍然带有深重的布尔什维克的主张,而提出了一个人们可能会想到的解决方案:它开设了更多的监狱营地。南斯拉夫有很多岛,也许是暗指设立在索洛韦茨基(Solovetski)群岛上的第一个布尔什维克营地,主要的营地被叫做Goli Otok,意即“裸岛”。这可不是普通的营地;它使用类似于那些在罗马尼亚皮特什蒂(Pitesti)使用过的再教育方法。例如,有一种刑罚被称为“耻辱之路”或“杰克兔”,迫使新来的犯人挑战走过一长队列的老犯人,而老犯人部分为了改善他们在当局那里的地位,会打新来的人、侮辱他们,并在他们经过时扔石头。那儿还有批评、自我指控和认罪的仪式。

酷刑对拘禁者来说像是每天吃面包一样。众多花样之一有一种简称为“桶”,把囚犯的头部压入一个装满粪便的容器。另一个叫做“碉堡”,强迫囚犯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待很久。再教育者使用最普遍的方法──让人想起在纳粹集中营中干的──是在亚得里亚海的岩石岛屿上砸石头。而完成整套羞辱,就把石头在一天结束时再扔回大海。

1948至1949年间在南斯拉夫开始的对共产党人的迫害,可能是欧洲迄今为止见过的最大规模的迫害运动之一,包括上世纪20到40年代的苏联、30年代的德国,以及纳粹占领期间对共产党人的压迫。考虑到当时居民的人数和共产党员的人数,在南斯拉夫发生的是一个真正巨大的事情。根据长期保密的官方消息来源,“清洗”影响到了16,371人,被审判的5,037人中有四分之三被送到“裸岛”和格古尔(Grgur)。杰吉耶尔(Vladimir Dedijer,译者注:南斯拉夫政治家、人权活动家、历史学家)的独立分析认为,仅仅去“裸岛”营地的人数就在31,000到32,000之间。但是即便是最近的研究也无法得出死于枪决、疲累、饥饿、流行病甚至是自杀(很多共产党人为逃脱残忍的现实而选择的解决办法)的囚犯的总人数。

迫害共产党人的另一个方面较为人所知:在其它“人民民主国家”中对铁托分子的压迫。这通常以作秀公审的形式发生,旨在影响有关国家的公众舆论,并起到国际上的作用。这些审判的进展证明了莫斯科的怀疑是有根据的:主要的敌人在共产党内部。随之而来的警惕和不信任必须成为真正的共产党人的生活方式。

(编者按:《共产主义黑皮书》依据原始档案资料,系统地详述了共产主义在世界各地制造的“罪行、恐怖和镇压”。本书1997年在法国首度出版后,震撼欧美,被誉为是对“一个世纪以来共产主义专制的真正里程碑式的总结”。大纪元和博大出版社获得本书原著出版方签约授权,翻译和发行中文全译本。大纪元网站率先连载,以飨读者。文章标题为编者所加。)

译者:林达而,责任编辑:张宪义

评论
2019-06-02 4:4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