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吴永森拍红鲑获奖 水中趴30小时捕捉一瞬间

台湾水下摄影师吴永森为捕捉太平洋红鲑的照片,在加拿大冰冷溪水中趴了近30个小时。(吴永森提供/中央社)
人气: 83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4月22日讯】台湾水下摄影师吴永森拍摄太平洋红鲑入围“SONY世界摄影大奖”公开赛,作品近期在伦敦索麦塞宫展出。他回忆,为了捕捉得奖照片,在加拿大冰冷溪水中趴了近30个小时。

据中央社报导,SONY世界摄影大赛是全球最重要的摄影竞赛之一,分为专业赛、公开赛、青年赛及学生赛。公开赛奖励全球最佳的单张影像作品,43岁的吴永森以红鲑为主角的生动作品Intense入围“自然世界与野生动物”组别,同时获得台湾区首奖,作品于4月18日至5月6日在伦敦索麦塞宫(Somerset House)展出。

吴永森表示,原先只对潜水有兴趣,2013年开始,为了把海底美景分享给太太,开始自学摄影,购买第一台相机就是用来水下摄影。当时相关资料很少,只能不停累积经验,至今潜水的氧气瓶已经累积到6,500瓶,一年大概有7个月都待在水里。

吴永森说,2017年准备到加拿大拍摄4年一次的鲑鱼大回游,2018年10月出发,原本被告知拍摄的溪水只有膝盖深,“鱼游过来时拍两张”应该不难,想不到却成为迄今最痛苦的一次拍摄回忆。

索尼世界摄影大奖 2台湾摄影师作品入围
台湾摄影师吴永森以拍摄太平洋红鲑的生动作品,入围索尼世界摄影大赛“自然世界与野生动物”组别。(索尼世界摄影大赛提供/中央社)

由于拍摄地点位于加拿大国家公园,每天只开园8小时,来回路程耗费2小时,只能拍6小时。为了把握时间,吴永森无法休息,趴在水里6小时。他说:“我整整趴了5天。”

“由于鲑鱼害怕捕食者,见到阴影就会后退,因此趴近2小时后,鲑鱼才会慢慢靠近,每天都要重复同样过程。”吴永森解释为何要在低温溪流中,等待鲑鱼回游动态的镜头。

此外,因为加拿大的保育规定,只要在水中趴下就不能随便挪移,避免影响生态。吴永森在拍摄前两天选的地点背景不好,笑说:“只能和鲑鱼你看我、我看你。”

由于溪水非常湍急,一不注意身体就会被河水掀翻,另一大难题是约只有摄氏6度的水温,虽然穿干式潜水衣,但双手和头部只能套湿式潜水衣。双手长期浸泡水中,时间一久就麻木没有知觉。

虽然大脑告诉手要按快门,但没办法动,要用左手来帮忙右手按快门。加上浸泡在冷水中,潜水2小时头就开始痛,根本无法集中。他说:“每天收工后,都跟自己讲明天不要来了。”

吴永森获奖作品里水流生动,充满动态与色彩之美。他表示,这是重复扛着25公斤的相机挪移所造成。想拍摄水花如布帘一般掀起,见到里头鲑鱼的画面,但这样拍摄没时间对焦,只能盲拍。

每天大概移动300、400次,2,000多张仅捕捉到约30张成功照片。拍摄那周天色阴沈,只有最后两天各有一小时太阳露脸,最终让他捕捉到一张蓝天与红色鲑鱼相呼应的美照。

吴永森拍摄美洲咸水鳄
古巴拍摄美洲咸水鳄是吴永森最危险的一次经验,与鳄鱼之间只隔着一台相机。(吴永森提供/中央社)

吴永森仍在挑战拍摄极限,最近前往古巴拍摄美洲咸水鳄的经验最危险,也最印象深刻。

他说,拍摄前以为会有防护措施,或先把鳄鱼喂饱,但没想到完全没有防护,直接和野生鳄鱼“亲密接触”,中间只隔一台相机,若是鳄鱼被激怒想咬人,也只能拿相机去挡,这是很独特的经验。

吴永森的作品多是水底美景,但潜水多年,已见证越来越严重的海洋垃圾问题。他只拍摄美丽画面,是希望藉照片让更多人对海洋感到兴趣,进而了解海洋的脆弱,出力拯救宝贵的地球资源。

责任编辑:钟元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