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田:荷兰阿姆斯特丹的半日印象

人气 594

【大纪元2019年07月06日讯】有个说法是,去一个国度一天,你可以写一本书;去一个月,可写一个章节;呆上一年,就只能写一页。就是说,了解的越多,可能发现内涵越丰富、水也越深,就不敢轻易下笔了。今年去荷兰阿姆斯特丹,只呆了六个多小时,算半天吧,试着写两页的观感,姑且作为“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纪录。

夏天去台湾和东南亚,订票时发现很多欧洲、甚至澳洲的航空公司都提供从美国去亚洲、去台湾的优惠联票。看电影《饮食男女》,记得其中一位干练的女主角,原本是豪放的现代白领,几经挫折,后来回归传统;好像她的雇主是家航空公司,开通了去阿姆斯特丹的航线。实际上,台湾与荷兰的联系是如此之深,从阿姆斯特丹抵达台北的那天,豁然发现每天有好几个航班在飞这条路线。沉思片刻想起,当年郑成功收复台湾,不是从荷兰人手中收的吗?

皇家荷兰航空公司(KLM)提供的航班价格和时间很诱人,但要在阿姆斯特丹转机,转机等候时间居然是8小时!最初根本没加考虑,过几天一想,以前从美国去亚洲,几乎无一例外都是向西飞,跨越太平洋;那为什么不可以向东飞,跨大西洋和欧亚大陆去亚洲呢?地球是圆的嘛!

还有,8小时转机,是否可以入境荷兰,去阿姆斯特丹喝杯咖啡、看看市容?网上一搜,有成千上万的人也有这个想法,有人甚至特别设计了在阿姆斯特丹转机6小时、8小时、超级短的各种旅游方案。一天之内进出一个国家,居然是可行的!荷兰政府的旅游部门显然也对此做了准备,方便迅速出入的游客。

选了一个方案,就是下飞机搭火车去阿姆斯特丹市中心,在那里乘游船,两个小时内巡行市内纵横交错的运河;然后去一、两个著名的博物馆最后吃个午餐或喝茶,再坐火车回机场。时间有点紧但可以安排得开,就这样,第一次向东飞,去欧洲然后跨越欧亚大陆的旅行,成行了。

荷兰是个很有趣的国家,在西方及世界各国,多有“Go Dutch”或“Going Dutch”这个说法,也叫“Dutch date”或“Dutch treat”,就是大家一起吃饭、一起参加花钱的活动之后,由谁来买单、付钱的问题。如果大家准备“Go Dutch”,那就是各付各的钱,而不是由团体中的一个人来为全体来买单。

这个做法为什么跟荷兰人有关?一个说法是源于荷兰式的门,因为“荷兰门”的上半部和下半部是分开的,可以独立的开合。这听起来很合理,也蛮有意思。牛津英语字典中的定义,是跟其他带有贬义和嘲讽意味的名词联系起来,据说是因为历史上17世纪英国和荷兰曾经是死对头的原因。荷兰和英国因为有贸易的冲突,争夺贸易航线,英国人觉得荷兰人太小气、斤斤计较,所以才有这个说法。

当然,这种分帐式、各自付钱的方法,在荷兰是没人叫的,荷兰人说那是英美文化的产物,荷兰人自己没这个词。荷兰人最看重的,是法律和合约的清晰和公平,是能够保护自己的个人财富,同时也尊重和保护别人的财富。

阿姆斯特丹下飞机,行李存在机场,轻装入关,海关官员头也不抬,简单问了句就放行。从机器中购买了抵达市中心的火车票,发现没人检票,上车下车之后,还是没人查票。突然意识到这就是荷兰社会发展的水平和人民道德水平的体现。从市中心美丽、庞大的火车站出来,立刻感受到古老欧洲的气息,乘船游览阿姆斯特丹的大街小巷后,有足够时间去他们的国家博物馆。

荷兰国立博物馆(Rijksmuseum)是个宝藏,很值得一游。五月去纽约时,抽空去大都会博物馆转了两天。对比美国和欧洲的博物馆,让人很有感慨。从大英博物馆、法国卢浮宫、凡尔赛宫,到荷兰国立博物馆,欧洲博物馆有一种厚重的历史沉淀,那种久远的、带着传统和历史烙印的古迹和史迹,你必须身临其境,才能感同身受。美国的博物馆,应该说收藏也不差,建筑也仿欧,但相比之下就是缺一点什么。这次感觉到了,新大陆缺乏的就是那种“欧洲味”,那种地地道道、正正统统的欧洲传统风格。

荷兰国立博物馆是国家级的荷兰历史和艺术博物馆,始建于1885年,是世界十大顶尖博物馆之一,曾被评为欧洲最佳,博物馆里拥有全荷最大的亚洲藏馆。馆中从中世纪直至二十世纪,八百年的荷兰艺术和社会史,在四个楼层八十个展厅里一一呈现。其中最著名的,当然是荷兰国宝——伦勃朗(Rembrandt)的《夜巡》。

《夜巡》(The Night Watch),四十年前就从图片上看过了,当时就印象深刻,因为画面有一种深沉、严峻而静谧的美感。少年看画时,觉得很遥远,也不明白为什么一队军人夜间巡逻,居民们似乎载歌载舞,聚光灯式被突出的明亮少女,是画面的点睛之笔;军人的威武和军民关系,是当时的国人不太容易理解的。实地看《夜巡》的这天,正好是六四30年的前夜,抚今追昔,更是感叹良多。观看《夜巡》真迹,自然非常震撼,也看到伦勃朗的其他画作,更觉得《夜巡》作为世界瑰宝的珍贵。

荷兰人很注重传统,那几天看新闻,说荷兰人来了个闪画式的街头剧,在街头以真人再现了《夜巡》的画面。仔细看了看,有形似但没有神似;人入画中,或是人生入画,还真不是很容易的。

荷兰人传统保持的很好,难得的是,他们的科技和新技术也非常发达。或许,越是传统保持的好,可能越有助于其在世界民族之林中有一席之地。

去台湾参加纺织研究所的研讨会,谈美中贸易战及其对台湾的影响。谈企业创新和产业升级时,举了个荷兰的例子。纺织业在给纺织品染色、上染料时,要使用大量的化学物质和水,产生大量有毒废物。荷兰一家公司叫DyeCoo的,发明了无水染色,除了染料没有其他化学物质。他们用高压“超级临界”二氧化碳,处在液体和气体之间的,将染料溶解而深度带入布料。然后二氧化碳挥发,重新使用,98%的染料被布料吸收,也无需干燥。这是荷兰人伟大的发明。

美中贸易战中,一家荷兰公司被推到风口浪尖,成为世界焦点,这就是荷兰的阿斯麦(ASML)。ASML成立于1984年,每年营业额近百亿欧元,利润率27%。他们用来生产大规模积体电路的核心设备光刻机,有90%的世界市占率,10奈米以下则有100%的市占率,傲视群雄。光刻机是高附加值产品,每台开价3000到5000万美元,如果他们肯卖给你的话。美国的英特尔有阿斯麦15%的股权,台积电有5%的股权,韩国三星也有3%。

传统和现代结合,同时拥有世界级的艺术和技术,荷兰难能可贵。

荷兰半日印象,是为记。◇

本文转自640期【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栏目

http://www.epochweekly.com/

责任编辑:刘菁

相关新闻
荷兰情报机构:中共等网络间谍活动在升级
可心:浅谈民主社会中的知情权
【专访】澳参议员:制裁中共 不做迫害同谋
学者:若贸易战转为货币战 中共的选择很少
最热视频
【珍言真语】钟剑华:藉疫情打压异己 港府负分
【纪元播报】传白宫获机密报告:中共疫情数据造假
【现场视频】疫情未完 安徽黄山万人扎堆爬山
【现场视频】武汉楚河汉街已人来人往
【珍言真语】蔡陈葆心:世局难测 持有现金为上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