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张伟国: 富有创意的探索和危险的盲点

── 评王力雄《与达赖喇嘛对话》

张伟国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5月18日讯】也许是时间上的巧合,在胡锦涛访美之际,美国人间出版公司(Green Valley Publishing)推出了北京作家王力雄的新著《与达赖喇嘛对话》。由于胡锦涛在西藏有过血腥镇压的记录,他在流亡藏人中基本上是一个负面形象,因此王力雄新书在此时面世,更加凸显了他旨在“解开西藏死结的新思路”的良苦用心。

王力雄是当今中国极富个性的一位作家,九○年代初期曾发表长篇政治寓言小说《黄祸》,成为中国未来命运的“预言大师”;后来他又十进西藏,写出了他的代表作《天葬:西藏的命运》;他不但从事创作,研究中国的民族关系和政治前途,而且也是一个行动家:参与创立北京环保组织“自然之友”,深入最敏感新疆地区实地考察,以致身陷囹圄;去年,他为了抗议官方对作家协会的精神思想控制,发表公开声明--宣布退出作家协会。这本《与达赖喇嘛对话》,王力雄自称是研究西藏问题的文集,其实也是他理论探索和实际运作相结合的证明。其中象《有关达赖喇嘛的一个幻想小说提纲和另一个小说的片断》和《达赖喇嘛:解决西藏问题的钥匙》等篇章,早前我已经看到过,这本书最有新意和价值的是:首次披露了二○○一年五月,作者应邀从北京前往美国,与当时正在访美的达赖喇嘛于华盛顿和洛杉矶四度会面的曲折经过和真实内容。

二○○○年十月,王力雄应二十一世纪中国基金会邀请,到波士顿参加由杨建利主持的中国“族群青年领袖研习营”,当时有位西藏的非官方人士邀请他去与达赖喇嘛在美国的特别代表见面,后经由“国际援助西藏组织”安排到美国与达赖喇嘛见面。在王力雄看来,流亡西藏人士在海外对国际社会所做的事情是“成功”的,然而,最终解决西藏问题,只能取决于中国。以这一标准衡量流亡西藏的工作,就不能被认为是成功的。应把眼界扩展到中国十三亿人,应把工作对象扩大到整个精英阶层。

在汉藏问题上,他自己的定位是“居于中间的,既没有脱离汉人立场,又能够理解藏人,比较适合在汉藏之间沟通,也能够比较客观地描述和分析问题。”他有一个观点:达赖喇嘛是一个宝贵的领袖人物,中国就独缺这样一个人物,而未来的中国又是多□需要这样一个领袖--具备各方面条件的人物,能够平衡各种因素,总揽各方局面,有人格魅力,有精神权威,被全世界接受和爱戴,可以带领中国完成自由民主的转型,创造一个走向未来的新社会,却又不会把权力当作个人私产的领袖。目前重要的是如何让汉人的精英阶层了解和接受他,因为领袖是不能没有精英阶层认可与配合的。如果中共政权能够接受达赖喇嘛的“中间路线”,使西藏问题得以和平解决,那么汉人也应该能够接受达赖喇嘛作为整个中国的领袖,哪怕仅仅是作为象征性的精神领袖,乃是汉人和藏人的天赐福音。

作者不违言,此书是为了贯彻他以《溶解权力:逐层递选制》政治设想,探寻解决西藏问题的捷径;他并且把达赖喇嘛视为解决西藏问题和中国社会转型的关键。这些充满创意的设想,虽然近乎“天方夜谭”,但的确有助于打开汉藏关系和中国社会转型僵局,是富有建设性的。不过,因为他在此书中展现的研究成果,已经不再是一般理念上的梳理和探索,而比较多的侧重于操作运作,作者自己也坦陈:“平心而论,我跟达赖喇嘛讲的一切,目的都是在于把西藏留在中国,而不是要让西藏独立。我为达赖喇嘛任何‘出谋划策’,也都是以‘西藏留在中国’为我们的共同基础”。这很可能会让人误以为作者是在为某一方作说客。

尤其是作者已经明确的认识到“西藏问题的解决和中国问题的解决是分不开的,不解决中国问题而单独解决西藏问题没有可能”,而事实上目前无论汉藏关系还是中国社会的转型,其主导权都在紫禁城而不在达兰萨拉;从书中的内容来看,让达赖喇嘛和西藏人信任作者并不难,难点在于让中南海当权者如何面对实际改变僵硬的立场,所以,更需要接受王力雄倡议主张的对象,应该是中南海当权者,作者把着眼点放在达赖喇嘛身上,和整个构想过度倚赖政治精英,客观上会更加集中问题解决的风险,甚至有可能造成一个盲点,让他试图打开汉藏问题症结的努力变得更加困难。就像王力雄的其他著作一样,这本新书无论在内容上还是形式上,无论是在一般读者那里,还是在决定中国命运的当权者那里,都可能让作者承担相当的风险。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2-05-18 4:0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