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什维尔圣劳伦斯教堂的静谧、美、真理

文 / 杰夫.米尼克(JEFF MINICK) 翻译/陈遇
阿什维尔, 圣圣劳伦斯教堂
位于美国北卡罗来纳阿什维尔(Asheville)的圣劳伦斯教堂。(Nagel Photography/Shutterstock)
font print 人气: 345
【字号】    
   标签: tags: , ,

“美即是真,真即是美”——
尔在世所明了,且只当明了。
——约翰·济慈,《希腊古瓮颂》

‘Beauty is truth, truth beauty,’—that is all
Ye know on earth, and all ye need to know.
—John Keats, “Ode on a Grecian Urn”

走进圣劳伦斯教堂(Basilica of Saint Lawrence,以教会执事和殉道者圣劳伦斯命名)的前厅,您会看到一个牌子,上面写着“请保持肃静”。

教堂外面就是北卡罗来纳阿什维尔(Asheville)的街道。这些街道和人行道常充斥着形形色色的人,观光客、在地人、嬉皮人士、街头艺人、弹吉他的人、乞丐,和有着纹身和一头脏辫的人们等等。不怪说,二十多年前《滚石》(Rolling Stone)杂志将阿什维尔称为“美国新的怪胎之都”。

这里甚至还流行一种电线杆贴纸,上面写着“让阿什维尔继续怪下去”,而且很多当地人认为阿什维尔的怪毫无削减的趋势。随处可见打扮得像修女一般的男人,骑着脚踏车在车阵中穿来穿去;紫色的LaZoom观光喜剧巴士摇摆而过,导游在上面喊着古怪的评论,游客各自喝着啤酒和红酒;一些女性赤裸着上身在街上集会;街头艺人争相吸引观光客的赏钱;市区的店提供读手相、读心术、芳香疗法、瑜珈、按摩、针灸和一系列新时代的疗法。

每周五晚上,鼓手、笛子手会聚集在普里查德公园里,围成鼓圈(drum circle),拍打着原始的节奏,一些人随着音乐手舞足蹈,而一旁的游客则像人类学家在亚马逊发现了什么不为人知的原始部落一般,猛地不停拍照。在这里,纹身就像海滩上的贝壳一样普遍。

近年来,阿什维尔因餐馆和啤酒厂又更为出名,吸引了更多观光客来参观这个“天空之国”(The Land of the Sky),或有人称之为“东边的旧金山”(San Francisco of the East)。

别忘了还有教堂

对很多旅客而言,教堂前厅的牌子——“请保持肃静”——是多余的。多数人是嘻笑聊天地走了进去,跟在街上的骚动喧哗一样,当他们推开中庭沉重的大门,步入教堂内部时,在这个宁静、摇曳着蜡烛倒影的圣殿中,才突然间意识到应该要轻声细语。

阿什维尔, 圣圣劳伦斯教堂
阿什维尔圣圣劳伦斯教堂内的彩绘玻璃描绘耶稣治愈着受苦的人们。(Church of St. Lawrence/Jane023/CC BY-SA 3.0)

适应了教堂内柔和的光线后,观光客们便开始欣赏里面的雕像、绘画和彩绘玻璃。抬头看看上面的大拱顶,这是北美最高的椭圆独立圆顶,再走到祭坛前,那里有一个近乎真人大小的耶稣十字架雕像,他的母亲和圣约翰在他脚边哀悼。

在这些人物的背后是四位使徒的陶板雕塑。祭坛右边是朝拜圣体的礼拜堂,有时会有一个或数个教徒跪在那里祈祷。而在左边则是圣母礼拜堂,里面有着大型的圣母升天像,还有各种纪念耶稣母亲的画作。

此外,在玛利亚礼拜堂里还有创造这座美丽、神秘、静谧之地的建筑师之墓。

来自西班牙的建筑师

西班牙建筑师拉斐尔·瓜斯塔维诺(Rafael Guastavino,1842-1908年)于1881年移民美国,同时也将家乡巴赛隆纳古老的砖瓦和灰浆建造技术带了过来。他的砖瓦设计遍及了格兰特将军国家纪念堂(Grant’s Tomb)、卡内基音乐厅(Carnegie Hall)、波士顿公共图书馆(Boston Public Library)、纽约中央车站(New York City’s Grand Central Terminal)和西点军校的礼拜堂等许多地方。

在来到阿什维尔参与比尔特摩庄园的设计后,瓜斯塔维诺决定和另一位建筑师理查德·沙普·史密斯(R.S. Smith)合作,为这里的天主教徒设计并建造一座教堂。

上网搜寻“Rafael Guastavino St. Lawrence”,就会出现许多关于这座教堂艺术重要性的文章:包含瓜斯塔维诺所使用的陶土砖、大圆顶、楼梯的设计,还有一些绘画和雕像。

不过,瓜斯塔维诺设计这座教堂的目的并不是为了吸引游客前来阿什维尔,或向世人展示他的才华。相反地,他的这项设计是献给神、献给在这里礼拜的人们。他理解美与真理之间的连结,这里的真理指的是他信仰的神的真理。

阿什维尔, 圣圣劳伦斯教堂
圣劳伦斯教堂内的意大利大理石浮雕,描绘基督诞生。(Church of St. Lawrence/Jane023/CC BY-SA 3.0)

瓜斯塔维诺也了解美的力量,能让我们从惯化的日常生活中醒悟过来。他设计了圆顶天花板,并不是为了夸耀他的艺术造诣,而是为了将我们的目光吸引到天上。他安排了教堂内砌砖的空间配置、大理石地板、壮观的天然音响效果——您可以在教堂前端听到来自尾端的窃窃私语——这是为了荣耀他的信仰,并且和其他人一起分享这份敬意。

就如那些离开喧闹街道进入教堂的观光客一样,我们都需要美的慰藉。我们时常陷入生活的漩涡中,沈浸在自我的胜利和顿挫中,而忘却了我们的心灵是多么地渴望着更高的境界:美、真理、和平,和超越世间更崇高的慈爱。

教堂门口那张“请保持肃静”牌子所要求的,或许不仅仅是要参访者体现对教堂的尊重。它对我们都是一份忠告,提醒我们保持静谧,美和真理将展现在我们面前。

拉斐尔·瓜斯塔维诺在这项杰作完工前就去世了。不过不要紧的。他留下的这座美的纪念堂更坚定了信徒的信念,也让那些偶尔来到的参访者心生敬畏和崇敬之意。

在开头引用的《希腊古瓮颂》诗中,约翰·济慈同时也写下了两行诗句:“当旧岁将此代耗去,/您将续留,身处其他苦恼中/异于我们,以朋友之名”。

“When old age shall this generation waste,/Thou shalt remain, in midst of other woe/Than ours, a friend to man.”

—John Keats, “Ode on a Grecian Urn”

瓜斯塔维诺的圣劳伦斯教堂,既是人类的朋友,也是神的殿堂。

作者简介:

作者杰夫.米尼克(Jeff Minick)育有4子和多名孙辈,他在北卡罗莱纳州阿什维尔(Asheville, N.C.)为在家自学的学生教授历史、文学与拉丁文研究已20年,现居于维吉尼亚州。

原文Stillness, Beauty, and Truth: The Basilica of Saint Lawrence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责任编辑:茉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手工艺, 墨西哥, 传统, Someone Somewhere
    墨西哥新创公司“Someone Somewhere”(暂译“某人某处”)的宗旨是帮助当地的传统手工艺师脱离贫穷。他们三个都是三十岁不到的年轻人,透过在Kickstarter网站上架设专案销售T恤和背包来募资。没想到才刚上线,来自世界各地27个国家的订单便蜂拥而入。短短两天内,他们就达到了募集5万元的目标,后来因为订单超过他们的供应极限,甚至还得将专案提早关掉。
  • 圣彼得堡, 冬宫
    俄罗斯圣彼得堡(St. Petersburg)的冬宫(Winter Palace)有着粉绿色的外墙,这里曾是该国著名的君王之家。不过,这座冬宫的建筑风格可不简单,从最早的巴洛克、新古典、哥德式,一直到洛可可风格皆可在此找到。
  • 由于维梅尔个人对绘画的严谨态度,一生画作不多,在众多描绘日常生活主题的荷兰黄金年代,他是一位特立独行,扑朔迷离的画家。尤其是那幅“戴珍珠耳环的女孩”(Girl with a Pearl Earring),被称为荷兰国宝。
  • 今天“林布兰特”几乎成了荷兰的象征,从牙膏到婴儿用品都有以他为命名的商品,还有酒店餐厅与艺术相关的产品就更多了。事实上1669年在他离世后,近乎一世纪之久他是被遗忘的。他的画不但样式繁复且多产,人们估计他一生中完成的作品有六百幅油画、四百张铜版画、两千张素描,九十幅自画像(包括学生复制他的)。
  • 写实画
    苏珊·帕特森(Susan Paterson)是超写实静物画的专家。她的作品传达着一股平静祥和的氛围,仔细一看,却又处处充满精美的细节。这位来自加拿大的女艺术家不仅致力于传统的写实技巧,也喜爱描绘怀旧物件,提醒人们往日的美好。
  • 十七世纪的欧洲绘画从文艺复兴走过一个世纪, 强大无比的米开兰基罗,深邃难测的达文西,气度优雅的拉菲尔仍然音形不远,他们的影响遍及全欧,尤其是法兰西的艺术氛围;而北方的德意志,尼德兰则因宗教、地理环境等因素发展出不同的绘画流派。
  • 壁纸, 壁画, de Gournay
    谈到壁纸,我们脑中或许不会迸出缤纷的画面,不过,那只是因为您还未造访过de Gournay的网站。他们迷人的壁纸设计带您回到18世纪的中国或19世纪的法国。作品风格典雅带点诙谐,却又承传着几乎被遗忘的传奇:中国传统手绘丝绸的技艺。
  • 奥古斯都堡, 洛可可, 布吕尔, Brühl, 苍鹭, 礼拜堂, 会客厅, 餐厅, 主阶梯
    从科隆(Cologne)顺着铁路南下,短短车程便能抵达布吕尔(Brühl)小镇,出了火车站,迎面而来就是经典著名的洛可可风城堡——奥古斯都堡(Augustusburg Palace)。
  • 构图
    格洛弗在网站上将三分法描述为是“有瑕疵”和“懒惰的”。尽管这个方法适用于非常简单的镜头,但是在更复杂的情境和要提高构图深度时,它就会失灵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