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建筑中的黄金比例 建筑师没有说的秘密

古代建筑师的作品是人神连接的桥梁
文/怀特(J.H. WHITE) 翻译/陈遇
建筑, 黄金比例, 达芬奇, 帕德嫩神庙, 黄金矩形, 建筑师, 詹姆斯·史密斯
希腊雅典的帕德嫩神庙,1978年。(维基百科公有领域CC BY 2.0
font print 人气: 218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当然,善的总是美的,而美的永远不会缺乏比例。——柏拉图。
“The good, of course, is always beautiful, and the beautiful never lacks proportion.”—Plato

柏拉图的一席话直到今天仍非常在理。尤其在建筑上,建筑师进行设计时,总需要非常有序地安排空间。空间设计的方法有无数种,不过古代建筑师却知道一组神秘的密码:黄金比例(Golden Ratio),又称黄金分割率(Golden Mean或Divine Proportion),和黄金矩形(Golden Rectangle)以及黄金三角形(Golden Triangle)等类似的名词都有关联。

过去的建筑师使用了这个比例创造出世界上最雄伟壮观的建筑物,像是埃及金字塔和雅典的帕德嫩神殿。

黄金比例深深地贯穿了万事万物,是造物者在这个现实世界的体现”,建筑师暨建筑摄影师詹姆斯·史密斯(James H. Smith)在电话访谈中向我说道。

如果要将黄金比例画出来,可以用一个特别的矩形呈现,叫做黄金矩形。而黄金比例就是它的长短边比,即1:1.618。

建筑, 黄金比例, 达芬奇, 帕德嫩神庙, 黄金矩形, 建筑师, 詹姆斯·史密斯
《黄金矩形》(The Golden Rectangle),取自道格·帕特(Doug Patt)的网路课程《建筑学院》(The Architect’s Academy)。(道格·帕特提供)

当您将一个正方形置于黄金矩形内,剩下的空间会形成一个新的小黄金矩形(垂直旋转)。在新的黄金矩形中再放入一个正方形,则又会留出一个更小的黄金矩形。这样可以不断地重复下去。

“黄金矩形令人着迷的地方就是,将每个正方形的对角连接起来后,便可以画出一个螺旋。这个螺旋形状和大自然中的一模一样。”道格·帕特(Doug Patt)在他的网路课程《建筑学院》(The Architect’s Academy)中解释了黄金矩形。

这种比例的螺旋在银河系、飓风、鹦鹉螺壳、向日葵头,甚至在DNA中都可看到。

“透过这种矩形不断地旋转组合和螺旋延伸,可以将这个比例无限细分下去(直到微观),也可以无限地放大(直到宏观)”史密斯说。他认为,用柏拉图的话来说,就是“更高真理的投影”。

他接着说,“在更高的境界中,所有事物都是非常有序地依照比例排序。而这个比例,或说黄金比例,决定了我们对美的认知……这就是古典建筑师在他们建筑中所用的,让我们能够与大自然和神协调一致。”

但这不仅仅是可以套叠到任何随机物件的一组网格而已。它是神圣的比例。

“古代人知道它只保留给特殊事物”,史密斯解释说,“作为一个设计师和创作者,我还没办法使用它,因为我感觉自己还没达到那个境界。我不觉得我已经掌握了这个领域。”

建筑, 黄金比例, 达芬奇, 帕德嫩神庙, 黄金矩形, 建筑师, 詹姆斯·史密斯
建筑师和建筑摄影师詹姆斯·史密斯(James H. Smith)。(詹姆斯·史密斯提供)

史密斯推测,很多古典主义者可能也没有公开提过他们如何使用黄金比例的。

“这是一个秘密,一个天机,或许只有那些得以参透如何和在哪里使用它的人,才会知道并使用它。”

不过,由于其存在的线索烙印在所有生命之中,黄金比例终究会被人发现。

古埃及

埃及的吉萨大金字塔(Great Pyramid of Giza)约建于公元前2560年,是最早使用黄金比例的建筑之一。事实上,它的几何结构处处存在着黄金比例的数字。像是金字塔四个侧面的表面积和,除以底座面积后,刚好就是1.618。

另一个例子,若您将金字塔从中间切过,会产生两个直角三角形。这个三角形的斜边(从金字塔正面到顶点的距离)是186公尺(610英尺);而地面中心(金字塔底座的一半)的长度是115公尺(377英尺)。将186公尺除以115公尺,结果同样也是1.618。

建筑, 黄金比例, 达芬奇, 帕德嫩神庙, 黄金矩形
金字塔的剖面图,取自道格·帕特(Doug Patt)的网路课程《建筑学院》(The Architect’s Academy)之《黄金矩形》(The Golden Rectangle)章节。(道格·帕特提供)

“我们如此常遇到黄金数字,以至于这纯为偶然的概率是零。对我来说几乎是微乎其微;坦白说几乎就是零”,数学家和建筑师克劳德·辛茨灵(Claude Genzling)在纪录片《金字塔启示录》(The Revelation of the Pyramids)中说道。“在无限可能下选择了那金字塔的体积,透过它来透露黄金数字,甚至对于数学家,也就是真的在计算概率的人而言,都是合理的。”

古希腊

这个神圣比例——后来为人所知的Phi(或Φ),以公元前5世纪的雕刻家、画家暨建筑师菲迪亚斯(Phidias)命名。菲迪亚斯将其用在帕德嫩神庙(The Parthenon)以及该神庙供奉的雅典娜雕像上。

建筑, 黄金比例, 达芬奇, 帕德嫩神庙
帕德嫩神庙的设计也依据黄金矩形。(道格·帕特提供)

在杰伊·汉姆布里奇(Jay Hambridge)的著作《动态对称的元素》(The Elements of Dynamic Symmetry)中,他也支持了这项假设,认为菲迪亚斯的设计中融入了黄金比例。汉姆布里奇解释说,例如帕德嫩的建筑量体就是基于黄金矩形的比例。

“建筑是探索运用黄金矩形的好地方,因为建筑物就是由像窗户、门、房间和立面等长方形组成的”,帕特在他的网路课程《黄金矩形》一节中解释道。

为了对神表示更高的崇敬,菲迪亚斯也在庙里雕塑了“雅典娜·帕德嫩”(Athena Parthenos)雕像,同样使用了神圣的比例。譬如,若将雕像头到腰部的长度设为1(单元),其腰到脚的长度便会是1.618(单元)。

几个世纪后,达芬奇(Leonardo da Vinci)也在他的草图《维特鲁威人》(Vitruvian Man)中说明了人体和黄金比例的关系。例如,在人的耳朵可以看到黄金螺旋的形状;而手与前臂的比例刚好也吻合1:1.618。甚至手指长度递减的方式,也同样符合了Phi。

建筑, 黄金比例, 达芬奇
达芬奇的草图《维特鲁威人》(Vitruvian Man)。(公共领域)

“当时的建筑师们从自己的形貌和大自然中观察到了黄金比例,他们了解了创世的本质”,史密斯说道。

“在那个时代,他们对神有很高的敬意与认识。他们会在建筑系统和量体结构中使用这个比例,使他们的设计也能与创世的本质和睦并存,这神圣的比例仅保留给重要的建筑物,像是神庙。这些场所因此而神圣,成为连结更高境界的地方,是神的场域。”

“在当今建筑中,这种比例的结构并不普及;在建成环境中,这些永恒的真理正在流失”,史密斯说。他接着提出了一个问题,并做了深刻的总结。

“回归到美丽的古典建筑,有可能会是重新连结更高境界或更高层次的答案之一吗?有了它,美将再度发展到极致,并使我们得以重新连结到更高的真理。”

作者简介:

怀特(J.H. White)是艺术、文化和男性时尚专栏作家,目前居住在纽约。

原文The Golden Ratio in Ancient Architecture刊登于英文大纪元。

责任编辑:茉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文艺复兴是西洋艺术的一个颠峰时期,许多重量级的大师在此时诞生,也留下了许多后人难以超越的成就。当然,一个伟大时代的艺术成就不能只归功于少数天才,它必然是累积了许多代人的智慧和经验,才能孕育出成熟的审美观和精准的表现技法。
  • 西方绘画题材中,圣母、圣婴和天使一直是最受欢迎的题材之一。人的天性都是崇尚善与美的,除了宗教的需要之外,画家也经常藉由圣母子或天使的纯洁和神性,来尽力表现他心目中至真至善的美好形象。
  • 连环画,《浪子归来》, Murillo, 穆里罗
    在西方艺术中,圣经《浪子回头》(Prodigal Son)的故事可说是最经典的创作取材,这是关于一个败家子犯错、悔改而后受到宽恕的故事。
  • 利奥塔尔, 粉彩画, 《拉维尼家早餐》, 早餐, 美术馆
    乍看之下,《拉维尼家早餐》画的是一个非常普通的场景:一对母女坐在餐桌前吃着早餐。类似的场景家家户户随处可见。不过再仔细一瞧,您会发现画中精辟独道地表现出了人性之美。
  • 梯田很好看,很入画——看它们有秩序地一字排开,由上而下,整齐的横向排列,农田间点缀些许的农作物或一些草绿色的稼作,颇真是“丰草‧鲜美”。尤如在春天引水灌田之际,田间波光潋滟,银白色的水田被细小铁线条似的田埂隔开成大小不同的块面图案,更是赏心悦目。
  • 银针笔, Silverpoint, 安洁莉卡‧多利巴, Anzhelika Doliba, 乌克兰
    乌克兰女画家安洁莉卡‧多利巴(Anzhelika Doliba)用银针笔(silverpoint)将历史建筑的美提升到了另一境界。“对我来说,每件作品所要传达的氛围和情感是最重要的元素”,多利巴说。在每一幅作品中,她都试图将那个场所散发出的神秘感或当下的感受描绘出来。
  • 我差不多每天都会去桃园市芦竹区的乡下散步,经常看到有些爱花人士在他们家的前院栽种各类花草或小灌木。
  • 在桃园县大溪、龙潭甚或是新竹县的关西、竹东一带,因为临近中央山脉,且都是丘陵地,地形多变,美景处处。往往此时看是一景,绕个弯却又是另一处截然不同的景色,令人目不暇给。
  • 玉琮是人间献给神的最高敬意,是祭祀天地的礼器,承载着天人合一的文化。五千年前的玉琮蕴藏着“密码”更是与众不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