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网文:一位清华女生分享从武汉撤侨经历

2020年1月29日,美国从武汉撤侨的飞机降落在加州“马奇空军基地”(March Air Reserve Base)。(Matt HARTMAN/AFP)

人气: 4261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20年02月14日讯】我可以略微分享一下我的经历吗?

美国政府领导下的CDC(美国疾病管制与预防中心)、大使馆,以及在隔离处的工作人员在对待武汉撤侨来的华裔非常有耐心、有爱心、有准备、自律,而且最重要的是,非常专业。我,湖北人、中国人、美国绿卡,1月中旬到武汉陪父母过中国新年,经历了极其难忘的一段时间。

武汉封城以后,每天各种信息不断。我自以为心理强大,但是后来也几乎神经衰弱,大约一周没怎么睡着觉。从1月底跟美国政府领导的大使馆联系撤侨开始,大使馆几乎每天至少一封邮件询问信息,更新飞机的情况和具体事宜。绝大多数电话都是从美国直接打来的,他们似乎每天工作到很晚。

在天河机场候机厅,大使馆的服务人员穿着防护服,给我们查体温,问寒问暖,尽最大努力让我们能尽快起飞。在那架极破的货机改装的飞机上,机长和工作人员跑前跑后给我们服务,拿水、食物、量体温、发口罩,还不停的用手比划出“心”的形状,鼓励我们坚持下去。

当地时间凌晨三点,我们到达加州Fairfield。我们一出飞机,工作人员每两三米一个人分列于飞机扶梯,热情问候我们,说“Welcome home”,“你们辛苦了”,并且随时准备扶我们或者帮忙拿行李。又有大约十来人用手电筒在空旷漆黑的空军基地的机场照出一条路来,引我们进去一个建筑物。那里已经有盒饭在等着我们,并且有约莫30-40人穿着防护服为我们服务,包括测体温,登记证件,搬运托运行李等。

所有人被分到三处去隔离。于是我们一拨人又登上飞机去隔离目的地。大约快中午飞机降落。一下飞机又是大约30-40人穿着防护服在等着我们。据说他们凌晨五点就来了。在那里我们又测体温,注册隔离酒店的房间,每人发了一个手机作为隔离期间联系使用,离开时归还。

房卡拿好后又吃午饭,是中餐。工作人员还细心地准备了一些玩具给孩子们。午饭后到了隔离酒店住下。住处很朴素但是干净舒适。这里又是一大堆人在耐心服务我们。

领队是一位资深的医学博士,参加过埃博拉病毒救助工作。她在第一天开会时跟我们说,非常荣幸能够帮助到我们,她觉得这是她的职业生涯最引以自豪的事情。

很多这里的CDC工作人员其实平时都有自己的工作,但是有注册在国家危机情况下的Reserve团队,平时有相关的训练和专业知识,在紧急情况下可以立即离开工作岗位参加CDC的应急工作。除了我们平时接触的工作人员,还有一大队的各个团队在营地外支持他们的工作和我们的生活,包括物资、饭食、清洁、医疗、垃圾处理、交通、治安等等。这些团队彼此也并不熟悉,也是美国政府的应急机制下迅速组队起来的。

我们这里的隔离人员有美国人也有中国人,但是千里迢迢一路都被温柔以待。这样的爱心,这样专业的系统,让人感动和佩服。不论在哪个国家,这样的爱心,都是值得纪念的。◇

责任编辑:孟文澜

评论
2020-02-14 11:3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