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薛浩然:民心尽失 政府走不远

人气 2422

【大纪元2020年02月18日讯】(大纪元梁珍、叶依帆香港报导)中共肺炎(俗称武汉肺炎)疫情当前,港澳办主任张晓明被突然免职,改任港澳办分管日常工作的副主任;1月初,中共国务院免去了王志民的中联办主任职务,任命骆惠宁为新任中联办主任。两办,一“降”一“炒”;“三人组”只剩下特首林郑月娥未有职务异动。前立法会议员薛浩然在接受《珍言真语》主持人梁珍专访时表示,中联办、港澳办和特区政府“三人组”仅剩林郑一个,林郑难免“兔死狐悲”;无论黄蓝(支持民主和亲共),所有市民均对政府处理当前的疫情失当而感到失望,当民众感受不到政府给予的温暖后,这个政府再也走不远。

张晓明被降职 中共中央开始执行问责

梁珍:继中联办主任王志民之后,港澳办主任张晓明也被降职,怎样看中共在当前做出这个决定呢?

薛浩然:我想这体现了现在中央政府严格执行问责制。武汉肺炎爆发后,市长与省长虚报军情等等都要下台了。这两办的主任在香港这么多年做了什么,大家有目共睹,以前欺上瞒下现在被揭穿了,他们有这个结果都算是很惨的了,降职这样下去,撤职就不用上班。“现世现报”这个惩罚,我个人认为很恰当,也不用可怜的。

中联办只懂巴结权贵 特区政府无能使然

梁珍:他们主要是犯了什么罪呢?

薛浩然:第一,香港成立中联办有五个职能范围,其范围说得很清楚,不是在香港干预香港行政、粗暴干涉等等,都不是它的工作范围。我们看过往中联办只是会巴结权贵,巴结有钱人,这些不是我们说;中联办的“干儿子”何君尧现在都掉转枪头了,他写文章说中联办只会与达官贵人交往,就是连它的干儿子都造它反的了。

中联办如果不拨乱反正,重新在香港做回它应该做的事,包括不要去做统战工作,不要瞎指挥。这次习近平降职张晓明的决定,我认为是相当好的。

第二,我们就要看夏宝龙(港澳办主任)来了以后,港澳办的政策有什么调整,因为他是作为一个副国级的领导人坐这个位子,至于对香港未来的20多年会怎样,我们将拭目以待。向好处想,我们要谨守香港的岗位,香港问题不是中联办怎样,其实特区政府本身有很大问题,这个政府无能才搞到这样,中联办才趁势坐大,如果政府样样事执行得很好,怎会有这样的结果呢?

两办主任一“降”一“炒” 林郑难免“兔死狐悲”

梁珍:张晓明的调职通知书出来后,林郑发声明欢迎夏宝龙接任港澳办主任,但没有提张晓明;王志民被辞职后,林郑表示多谢王志民,对张王两人态度不同。林郑现在的处境如何?

薛浩然:她卖弄一下吧。她的处境就好像跑马地天主教坟场门口的对联:今日吾躯归故土,他朝君体也相随。张晓明被降级与王志民被撤职,我相信林郑有些“兔死狐悲”的感觉了。我是第一个说,“两办”率先要对香港的事负责,不幸而言中了,是不是啊!我们这不是幸灾乐祸,这是必然的。

现在这“三剑客”,三头马车有两个已经掉了轮子了,还有一个特首,会怎么处理她呢?我相信大家心目中有数了。这个时间,我们对她有什么期望?很多人说,所谓蓝丝也好,黄丝也好,都对她失望。其实,我对她没有失望,因为我已经对她没有期望了,没有期望何来有失望呢!

瘟疫不分黄蓝 所有市民对政府失望

薛浩然:政府从去年《逃犯条例》这个风波,到今天瘟疫的流行,事实证明了,逃犯条例是政治操作;这次瘟疫不分蓝黄,她的表现、整个特区政府的表现,使人失望,摇头叹息。这个政府无能,民众感觉不到政府的恩德,政府施政也没有威信。有什么办法,不是说一沉百踩,而是政府自己失信于民。

问题是,政府为什么会怕经济如何如何,就说明这个政府无能。为什么这么说?表面上政府似乎关心日后的灾情影响,我小时候,我奶奶经常说一句话,“生前不孝顺,死后哭坟前”,意思是,小时候教我们要孝顺父母,不然父母走了以后,想孝顺都不行了。香港政府、林郑就是在做这样的事情。为什么说“生前”,就是说当疫情出现的时候,没有去尽力去处理疫情,等于以前有一句话“防微杜渐”,是从开始就处理。但是政府由开始处理疫情,每出来讲一次,疫情更加严重过一次。它做了什么?到现在,疫情虽然未到失控,已经有社区爆发的极大可能,又不封关,留一条窄的路口干什么?

梁珍:现在澳门已经没有新增个案。

薛浩然:你说不封关,现在人家封你了,对不对?这个政府没用了。很简单,政府说要买多少口罩,人家不卖给它。它成天都说,香港特区很多时候帮政府、帮中央政府,不要添烦添乱,但是它学不足够,给人感觉到,它擦鞋擦上大腿,现在擦到中央领导脸都黑了,是不是?涂到脸上了。

有两件事,第一,千不该万不该,一开头它(港府)就说不急,不够口罩它写封信给国务院,问国务院拿口罩,它都疯的,大陆已经都不行了,还问它(中共)拿。港府有钱去买吧,对不对?现在不是没钱,香港又不用上缴税项。这个时间它不帮中央“分忧”,还伸大手板问中央拿;第二,武汉、湖北很多城市都封了,开头李文亮医师提出可能会人传人,下面的官员将人训诫了,有官员是失职的。武汉都封城了,香港还拼什么?有的说,因为要看着中央,不敢封,中央不给她封。就是进退失据,和买口罩的问题,很多人都说,为什么不可以立法,她说不是,这是自由市场。

我是研究历史的人,历史上有一个叫盐铁论,西汉汉武帝的时候,将盐和铁这两样居民生活所必须品,国有化,就是由官府办,不可以由平民办,因为这些生活必需品,不可以给人垄断、取利。所以中国从汉武帝之后,盐和铁由官府所做的。到今天同样的,现在疫情这么严重,口罩是一个必需品,抗疫的必需品,医院不够,为什么政府可以允许人们买,为什么不可以控制它?

警察防护装备超过医管局 林郑不懂防疫要靠医护

梁珍:最新数据显示,警察无论口罩还是防护的装备都比医管局那边多。

薛浩然:假若真是这样的话,给人的感觉就是,林郑要维护管制,当然是靠武装部队,枪杆子出政权,三万警察护着她,为她卖命,有恩于她,她当然要特殊照顾他;不过我们现在面对着另一场战争,是瘟疫,靠什么?不是靠警察。瘟疫是靠医护人员,医护人员是拿命来拼的,在这样的情况,如果不能够很平均的给口罩使用,会使政府内部整个管治团队离心了。

现在防情这么重要,为什么连个口罩都不可以定一个制度,控制价格,控制进口,为什么不可以这样做呢?政府都会说,现在全世界都在抢,有的政府下了订单,都给不了,定了几千万个才能给300万,因为是战略物资,人家都可以控制,为什么港府不可以控制?

香港没有口罩卖吗?也不是没有,每天在街上有人排队抢购,那么那些口罩哪里来的?蛇有蛇路,都有进口,政府就一定可以进行合理的管制。不要说口罩,1963年、64年的时候,香港每天四个小时供水,因为水还不够,四天供一次水,水是生命的必需品不行,怎么不行,没有就四天给一次。

不知道政府是怎么想的,究竟这个政府执政为谁?究竟以谁为本?我们讲同理心,我想究竟我们的特首,她那两个儿子和她老公,是不是留在香港和我们一同,同仇敌忾对着瘟疫,还是他们两个已经不在香港,在很安全的地方,她老公也不在这里了。大部分政府高官包括那些爱国、爱港人士,很多都是皮包公司、空壳公司,只有个壳在这里,或者大陆叫裸官。但在这个瘟疫的环境之下,大家应该走在一起。作为特首、政府的负责高官,我们都想知道你的儿女去了哪里?不然,你没有说服力,别人会说怪不得这样,因为她的孩子不在这里,他们安全,管民众有没有口罩,管民众死不死,会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今日香港已入“衰世” 政府全无为民之心

梁珍:最近有市民出来抗议,政府将一些中共肺炎诊所设立在十八个区作为指定诊所,但没有咨询市民意见。怎么看政府做这些行动?医管局也在谴责市民的抗议。

薛浩然:这个政府的问责团队一塌糊涂,医管局在这件事情上是最重要的一环,等于《逃犯条例》引起的民众运动,警务处长一定是走在第一线的,我们赞不赞同这个新一哥?好还是不好?但他交足功课,对他老板来说,看他走在前线值得赞扬。但医管局主席是负责这么重要的事,竟然可以神隐,我就不知道林郑为什么委任这样的人去做?究竟是不是因为他染了这个病,要隔离14天呢?所以见不到人。不然在忙什么?为什么这么多人去请愿?他躲起来,为大众着想?换位思考,如果指定诊所在你家旁边,你会如何呢?这个事都不去咨询一下区议会。在港的军营为什么不能隔离呢?为什么不能征用呢?他经常说包括口罩不能干预自由市场的运作,怎么怎么的,我问一个事,我想所有新界的人听到都会生气,还有新界业权人,政府在新界征收土地的时候,豆腐渣的价钱,几百块一尺,最高一千二一尺,但在市场上是卖2000块一尺,还买不到,但政府就只给这个价钱,它为什么不按市场规律办事呢?要用别人私人业权的时候,按这个价格,卖出去的时候几万一尺,这个政府是不是失调?这个政府不是以百姓为福祉,不是以人为本,不是执政为民。

我想起曾经讲过的,今天的香港不是“乱世”,是“不好世”,“不好”比“乱”还惨,乱世有句话讲“乱世英雄搏四方”,乱世还有机会,但不好世就没办法,现在就处在不好的世,不好的原因是香港最高领导人及班底,看上去每个人都不像人君,红头黑脚。特首出来讲话,给人感觉在耻笑别人,或给人感觉好像父仇未报,好像有人杀了她的父亲一样。这样的特首,这样的领导,怎么会让人释怀呢?

总而言之一句话,错在就如孔子在《周易.系辞下》里说:“德薄而位尊,智小而谋大,力小而任重”,这句话就是形容今天香港的领导班子,没能力,没有一个为民服务的心,是否是权利欲熏心?我不知道,大家用自己的眼睛,用自己的心去感觉,这个政府是否无能。

前两天有个市民说政府追税急,政府不会不记得追税,收到税单叫你给钱,这个环境之下送个口罩应该可以吧,交了税连个口罩都没有。

当民众感受不到温暖 政府再也走不远

当社会民众感受不到政府的温暖,只感觉政府无情、无能的时候,这个政府、团队还能走多远?所以回应我开始所讲的,两个部门领导的下场,三头马车已掉了两个轮子,剩下一个轮子指日可待。我们希望像送瘟神一样,该送的送,让她早点走,让香港回复成一个安全、稳定的环境,因为今天我们实际上心不安,不是因为没饭吃,而是感觉不到政府的关爱。搞什么关爱基金,全是没用的,全是不实际的,我们感觉不到,只知道政府老是提醒民众交税,怎么让人心知所安呢?

当人民的心不安,自然会产生抢口罩、厕纸之类的事。大众的心没有安全感,就会产生蛮动,进而就自然会产生社会动乱的根源,政府还自以为是,不听取民众的意见,以为自己要怎么怎么做,中央政府也不能这样,也要听取民意,要心系民众。现在香港,在一个不好的世里,你与我怎么面对呢?自求多福,问天天不应,问地地不应,只有自己去寻求办法。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珍言真语】专访刘细良:中共病毒不及共产党的病毒
【珍言真语】专访刘细良:中共肺炎是对中共致命一击
【珍言真语】吴明德:港府应提取储备救急
【珍言真语】刘达邦:疫情重创港资企业
最热视频
【现场视频】墙内小哥实名公开促共产党下课
【直播】3·30美国疫情发布会 已检测百万人
【现场视频】纽约中央公园建战地医院 31日投用
【新闻看点】习浙江推复工 北京4动作惹非议
【现场视频】维稳办主任嚣张 业委会主任不示弱
【现场视频】出门遛狗 小狗被警察“执法”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