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间任官管轮回 预知同事大祸

文/宋宝蓝 整理
人们不相信的事,是否就不存在?中国民间,历代传说有天国,有地府,类似的说法延续了数千年。(Smulsky /Fotolia)
  人气: 752
【字号】    
   标签: tags: ,

人们不相信的事,是否就不存在?中国民间,历代传说有天国,有地府,类似的说法延续了数千年。一直到民国初年,生人入冥的记载,仍是屡见不鲜。民间丰富的见闻,拓宽了这类思维的深度。

入冥管轮回 预知同事遭大祸

有一位麦君在香港华民政务司作英文书记,兼教授英文。此人性情清正,一丝不苟。政务司的英国人常对人说:“中国人如果都能像麦君一样,国事怎能乱到这个地步!”

每个月里,麦君要整整睡上七个昼夜,说是在阴间担任放关职务,掌管轮回。很多人都不相信他说的话,有人就问他:“七天你要放多少灵魂?”麦君回答:“有几十万。”问他一同作事的人有多少?他说有很多。

也有人问他:“天地之间,会有这么多人投生吗?”他说:“投生不都在人道里。香港有许多广东人喜欢吃乳鸽,一天杀害无数,这无数的乳鸽在几十日中,生生死死遭受轮回,也从我们手里经过。”

一天,麦君说起他的两个同事将有大祸。一个是不孝,一个是枉法,将会死在水火里。因此叮嘱他们不要到省城去。这两个同事不相信,还特意到省城去。不巧的是,省城发大水,同时又发大火。结果如麦君所言,一人死在水里,一人死在火里。

入冥做帮手 抄经免入冥

民国初年,有一人叫何定臣,曾在阴间帮助友人处理文簿书册。何君有一王姓友人,临死之前看见阴间种种景象,对何君说:“我已作冥府官吏,挥毫弄墨很忙。你笔札作得很快,届时可以帮我的忙。”何君不信,笑他信口胡说。

一天夜里,何君忽然头痛起来,继而昏睡作梦,看见昔日的朋友王君来了。王君带他来到一处地方,看见一位威严的长官。友人说那是他的叔祖,现在作值日功曹,让何君称他为太姻叔。

王君又带他来到一公案旁坐下,案上堆满了书簿,桌上点着两行蜡烛。那里的同事是个黑面孔的,彼此不互相打招呼。忽然,堂上点明“王天培”,何君就在簿上写下那名字;又呼叫“李家祐”,对面的同事,拿起簿子给何君看,何君就照着写下了李家祐,并且注明是队官。继而又听到堂上喝令一声:“发下去!”

何君看见一人捧着簿子,很快地走出去,接着点唱了很多人名。何君随着唱名,迅速记录,到底记了多少,他自己也记不清。记名结束后,就把何君带了出去。经过衙署,沿着弯弯曲曲的道路,走了回来。

何君醒来后没几天,看到报上刊载了王天培遭枪击身亡的消息。何君心里害怕,担心王君再来带他到地府,于是用朱笔抄写佛经,放在床边,以免再入冥。

据何君所说,在阴间他看见一官,身穿蓝袍头戴纱帽。王君说那位是十四号官。一天,何君到城隍庙,看到十四号的神像,见其衣服形状,如同阴间所见,一模一样呢。

事据《因果轮回实录》@*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听俺娘说过,俺老姥爷家住现在的山东省平原县,九十多年前,他八十多岁。当时方圆百里都知道他在阴间当差。俺老姥爷心眼好,人也勤快,经常给乡亲们治病。
  • 真实情况下,到底人在死亡后将面临什么呢?对此,圣绫先生也讲述了许多。
  • 清朝时 ,鄞县有位书生,文章写的非常好,但是却一直没有考取功名,只能做个私塾的教书先生。有一天,书生病了。梦中,他来到了一个官署。书生仔细一看,发现这里竟然是阴间。
  • 敦煌10世纪彩绘经卷《地狱十王经》
    关于阴间的记载,在中国的古代神话和道教典籍都有。被广泛接受的暗物质理论认为,宇宙中有大量看不见摸不着但又实际存在的物质,所谓阴间,可能就是一种暗物质组成的世界吧。明末四大高僧之一智旭,著有《见闻录》,记录了他耳闻目睹之见闻随笔。里面有个故事,读来很有意味。楚地有个书生,心地非常正直。赶上冥府第七大殿缺人,玉皇大帝就下令他暂时代理主持工作。
  • 晚清时期,曾经流行过鸦毒,时人吸食鸦片成瘾难戒。罂粟本是花草,最初用于观赏,或用于医药。其汁液稀薄难以成膏,为何后来忽然出现了鸦片膏?这阴沉深褐色的东西,有什么来历?清人奇梦揭示了真相。
  • 这户人家的主人的本意,只不过是用此地有妖怪占据的话语吓唬孩子们,可他有求的这句话,却成了妖怪堂而皇之的霸占此地祸害人的把柄。
  • 南宋时期的济公和尚神通广大,他在杭州净慈寺的古井运木传说可谓家喻户晓。然而早他两百多年的北宋时期,名将杨延昭在河北的龙泉寺也发生了一起类似的神迹,却很少人知道,那就是“古井生木”的传奇故事…...
  • 明代,叶广才是州县的生员,他有出众的才华。平常身体强壮健康,没有疾病,以至到了老年,他的健康和思维,都没有丝毫的衰减。
  • 范蠡事奉越王勾践,辛苦惨淡、勤奋不懈,与勾践运筹谋划二十多年,终于灭亡了吴国,洗雪了会稽的耻辱。
  • 常州有一位生来就不能讲话的人,姓蔡,名字忘记了,人们都叫他“蔡哑子”。他的家,世代居住在城北面的青山庄。因为家里生活贫困,他就以行乞为生。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