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笑飞:疫情对中共体制的冲击

人气 9092

【大纪元2020年02月08日讯】中共应对冠状病毒疫情的措施,包括瞒报疫情舆论维稳,简单粗暴方式封城,拒绝外援等等,完全视民众生命如草芥。中共的邪恶本质再一次淋漓尽致地展现出来。在血淋淋的事实面前,更多的民众清醒过来,这是加速中共解体的决定性力量。此外,中共体制本身也将因为疫情的冲击而瘫痪。

中共看似是个政党,其实不是,而是一个怪异邪恶的集团,它的内部运转方式与中国古代的封建王朝和西方的民主政治都不同。比如说,中共党章规定中央委员“选举”政治局委员和常委,但是谁都知道中央委员是不能真正“选举”的。中共高层、各个派系、各个省市都把持自己的权力范围,各自为政。中共官员都是事实上的终身制,不用说退休,就是死了也要被抬出来参与权力斗争。中共体制运行的特点是毛泽东自称的“和尚打伞——无法无天”,权力来源非法,所以权力斗争是常态,而且没有规则可言,赤裸裸的弱肉强食;权力运行也没有规则,平级之间权力被分割,各自为政,上下级之间不是决策和执行的关系,而是分享权力的格局。虽然中共体制无法无天,但是不等于说没有纽带。恰恰相反,中共体制有一条非常强有力的纽带——利益。是利益把中共这台机器的各个零部件吸引在一起联合运转。虽然各个零部件也有自己的利益,但是只要整体利益更大,中共体制就能够高效运转。这既是中共体制曾经强大的原因,也是中共体制最脆弱的地方,也是中共可以瞬间解体的原因。既然中共体制的各个零部件都是唯利是图,那么只要利益不存在了,当即一拍两散。

但是中共的利益是巧取豪夺来的民脂民膏,这个矛盾是不可持续也不可调和的。同时,中共内部的利益平衡也难以维持,因为各方都贪得无厌。周永康、薄熙来要通过政变夺取权力,连中共的潜规则都不遵守了,等于砸了中共的锅。香港反送中运动和中美贸易战也都从根本上触动了中共内部部分权贵集团的利益,而此次冠状病毒疫情,直接从内部冲击中共的利益格局。

疫情对已经持续激化的中共高层的权力斗争火上浇油。围绕习近平连任和接班人的问题,中共各个派系、元老和高层一直在角力。从中共整体角度来说,到一定的时候需要抛出一个或者几个重量级的替罪羊去欺骗民众;从中共各个派系来说,这是一个非常冠冕堂皇而且有杀伤力的攻击对方的借口。因为中共的权斗是你死我活,所以到了危急关头,发生什么惊骇的事情都是可能的,当然中共体制是承受不住的。

疫情将激化中央与地方之间的矛盾。中共虽然瞒报疫情,都是它自己了解真实情况。据传中共已经决定如果疫情大爆发,将力保部分城市和地区。也就是说在医疗民生物资有限的情况下,要放弃其他地区。面对生死存亡的问题,那些被中共放弃的地区能束手待毙吗?比如中共决定放弃某个省,即使这个省的省级官员的家人已经被妥善安排在被保护的地区,这些官员也无法执行中共的决定,因为他们要依靠地厅级官员去执行。而地厅级官员的家人的待遇就低一级,他们的执行动力就大打折扣,而他们要依靠县处级官员执行,县处级官员以及科级、股级官员也要考虑自己家人的安全,级别越低官员数量越庞大,自保能力越差。那个时候自己活命才是真的,各级官员对中共的文件可能根本都不看上一眼,直接扔掉。现在许多村庄已经封路堵路,许多地区也在囤积物资,已经出现了青岛和大连,重庆和大理互相扣留对方的物资的情况。这样发展下去,实际上会形成地方自治,中共就将失去对社会资源的控制。一旦如此,地方就更不需要中共了。苏联共产党解体的一个重要因素,就是苏联的各个加盟共和国都谋求独立,而苏共是捆绑这些加盟共和国的绳索,于是摆脱苏共就是必然的选择。在戈尔巴乔夫确认苏共解体之前,叶利钦早就宣布苏共为非法组织,禁止其在俄罗斯境内活动。其实那个时候戈尔巴乔夫是否宣布苏共解散,已经不重要了。

疫情将重创中共的财政,一方面因为经济萧条财政收入锐减,另一方面各种支出暴增。当然中共的支出并没有完全用于防疫,而是用于大外宣,维稳等等。要知道,中共维持其恐怖独裁的最根本的东西就是钱。除了庞大臃肿的政府机构,中共还有许多外围组织,如所谓群众团体,协会等等,都是吃财政饭的。一个现实的问题是,没有经费,这些机构就要停摆。而且中共还对外大撒币对内搞维稳,军队,警察,协管,防火墙,媒体,五毛,朝阳群众……,都是用钱堆出来的。警察难道不清楚自己在戕害民众?记者难道不清楚自己在颠倒黑白?五毛难道不清楚自己在出卖人格?为什么还这么做呢?无非就是为了钱。中共不仅要给钱,而且要多给钱,否则谁也不会去为虎作伥,干那些人格分裂甚至伤天害理的事。目前的情况是,即使多给钱,这些人也都开始怠工。一旦没有钱,那就不是停工的问题了,而是要对中共反咬一口,成为“维稳”对象,中共就吃不了兜着走吧。

疫情可能瘫痪中共的军队和警察等暴力机器。中共一直得意地宣称“枪杆子里面出政权”,但是“枪杆子”是人来拿的,而人是可能感染冠状病毒的。特别是中共把维稳放在首位,警察和军队要经常出动去直接面对已经或者疑似感染病毒的人群。而警察和军队的生活工作特点,又特别有利于病毒的迅速广泛传播。也就是说中共暴力机器感染病毒的概率远远大于普通民众。这对中共来说,是细思恐极的事情。

疫情之所以对中共在各个方面都有致命的冲击,根本原因不在于瘟疫本身,而在于中共的邪恶体制。有学者分析推测,这个冠状病毒也是中共人为研发出来的,它的泄漏和扩散,即使不是中共有意而为,也是中共体制特有官僚作风导致的科研、医疗、政府等机构都违规甚至违法操作的结果。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共的灭亡就是自作自受。

责任编辑:任慧夫

相关新闻
【珍言真语】专访刘细良:中共病毒不及共产党的病毒
袁斌:中共防控疫情不力 防控舆情却很卖力
金言:武汉新型冠状病毒探源
武汉肺炎疫情失控 中共专制体制受挑战
最热视频
【珍言真语】Gary Mok:亲历721 政治冷感变黄店
【纪元播报】疫情下的中国经济 面临五大危机
【纪元播报】美政府派发救济金 哪些人受益
【纪元播报】武汉检测数据中的监狱无名氏
【直播】3·29美国疫情发布会 确诊近14万
【思想领袖】极左分子如何将美国制度极端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