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言:武汉新型冠状病毒探源

人气 2921

【大纪元2020年02月06日讯】自从去年底武汉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爆发以来,这种令人防不胜防的病毒,正以前所未有的“中国速度”,攻城越池,四处扩散,蔓延传播。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就让中国大陆31个省市自治区全部沦陷,并漂洋过海,至今已扩散至全球28国家和地区,甚至还有人怀疑已经穿越红墙,攻入密不透风的中南海,远远超过当年SARS!

那么,本文试图从海内外媒体对武汉新型冠状病毒源头的追踪,来抽丝剥茧,管窥一斑,解开其中的一些谜团。

1. 风向突变

从武汉不明肺炎出现到如今,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就一直是海内外媒体关注的重点。笔者在《2019年末武汉再现惊魂噩梦》中就曾引述一段贴文:“请网友们不要恐慌。全国唯一一个P4级病毒实验室就建在武汉,号称生物病毒安全研究航母,全世界只有九个国家拥有这样高规格的实验室。就算出现了少数不明原因肺炎病例,也难逃脱监测系统的明察秋毫,立即启动迅速控制,不至于蔓延成灾。”

中共官方当时是把武汉不明肺炎感染的源头,指向华南海鲜批发市场贩卖的野生动物,并一再重申该病毒“不会人传人”。也就等于说,这种病毒是通过其中间宿主动物传给人的,只要人没接触携带该病毒的动物,就不会感染不明肺炎。这也是这场疫情大面积蔓延扩散的主要原因之一。

可是,后来中国大陆学者发表在国际医学期刊的论文,列举了最早的41个病例,这41个病例中有13个病人根本就没有到过海鲜市场。那么,这13人被感染的源头就成了未解之谜。

随着来势汹汹的疫情迅速失控,加上中共当局又屡次拒绝美国提出派遣疾控中心官员到中国帮助应对疫情的请求。舆论的风向突然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再次将武汉病毒所推向了风口浪尖,甚至把新型冠状病毒的源头直接指向了该所的P4实验室。以至现任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员、新发传染病研究中心主任、武汉P4实验室副主任石正丽,最后不得不在微信圈发表声明,2019新型冠状病毒是大自然给人类不文明生活习惯的惩罚,并称“我用自己的生命担保,与实验室没有关系。”

2. 疑点重重

大家知道,首先完成武汉肺炎病毒基因测序的,是远在千里之外的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生物安全实验室,可是该实验室仅为全国53家P3实验室之一。而当初被小粉红大肆吹捧为“生物病毒安全研究航母”、“难逃脱监测系统的明察秋毫”、全亚洲唯一、全球顶尖、且近在咫尺的武汉P4实验室,却不知为何被撇在一边,一直“坐冷板凳”?

更令人震惊的是,武汉病毒研究所在后来一篇介绍自己在疫情以来展开的工作情况的文章中说,该所早在2020年1月2日就确定了新型冠状病毒的全基因组序列,竟然比上海市卫生临床中心实验室1月8日向全世界公开新型冠状病毒的全基因组序列早了6天。并且该所早在1月5日就成功分离到了病毒的毒株。要知道,之前最早对外公开宣布分离出病毒的毒株是1月27日浙江疾控中心宣布的。大家不免要问,除了隐瞒“人传人”的证据之外,难道在这其中还隐藏着某种不可告人的秘密?

3. 证据浮现

紧接着,国内国外专家通过对比分析中国疾控中心发表的新型冠状病毒的基因序列发现,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竟然与“舟山菊头蝠”极其相似。而舟山病毒2018年由中共军方分析获得,并经过改造,具有了一定的传染性。因此有明确的证据表明,新型冠状病毒基因组合中的一个新序列是在实验室被合成出来的。合成的动机可能是为了制造生化武器病毒,也可能是为了制造抗SARS的疫苗。
还有印度学者在近日公布的论文中表示,(该论文被撤回修改)发现武汉肺炎病毒内被异常插入多个艾滋病毒基因,令病毒可更有效地入侵人体,并指出这种变异“不大可能是自然发生的”。

4. 论文证实

武汉病毒研究所石正丽、葛兴义于2015年11月9日在 Nature Medicine 上发表的论文,承认其研究团队通过病毒基因重组技术,使用SARS冠状病毒骨架和来自中国菊头蝠的SHC014冠状病毒表面蛋白进行工程化改造,创造了一种杂交冠状病毒,可以与人体的血管收缩素转化酶2(ACE2)结合,从而感染人的呼吸道细胞,毒性相当大。

当时因为有病毒学家认为“如果病毒逃脱了,没有人能够预测其发展轨迹”。美方最终停止了对该项研究的资助。也就是说,武汉病毒研究所早就已经进行了人工改造冠状病毒的实验。

5. 公开对质

名为“武小华博士”公开回击石正丽,病毒是人工所致,泄漏可能是实验室管理不当所致。另外,向外兜售参与实验的动物,比如狗当宠物,还有把实验动物的尸体随便处理,因为按照医疗废物火葬的钱更多,更有按野生动物售卖的等等。

英国《每日邮报》称,实际上,美国科学家早就警告,病毒有可能从位于武汉病毒研究所的P4实验室“逃脱”出来。全球最具权威的学术期刊《自然》杂志有文章披露,SARS病毒已经多次从北京一个实验室“逃脱”。

6. 实名举报

多益网络董事长徐波向国家举报,他怀疑武汉病毒研究所对实验动物管理不善而使病毒实验动物流出,导致2019新冠状病毒疫情。他的微博原文现已被中科院加上“已被辟谣”标签。文中一些网页链接也被隐去。

最后总结,他认为这是一场【转基因病毒】带来的人为灾难,造成这灾难的人确实该死。此外,该病毒研究所所在地的武汉市江夏区,也曾是华中农业大学种植转基因大米的实验基地。

7. 病毒识人

这星期一,推特上不少中国网友注册的账号转发了一则特殊的消息:“在疫情的源头、也是重灾区的武汉,武汉病毒研究所1,500余人,竟无一例感染!”

对此,有网友留言惊呼,“难道这病毒会认人?”也有网友留言评论称,“他家的东西,当然知根知底。”“也许他们有解药。”

8. 动物去向

今年1月2日,吉林省松原市中级法院对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农业大学教授、中国农业大学农业生物技术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李宁一案进行了宣判。起诉中称,自2008年7月至2012年2月期间,李宁利用科研经费购买了实验所需的猪、牛,然后对出售课题研究过程中淘汰的实验受体猪、牛、牛奶,所得1,000余万元款项进行截留。

那么,从这个法院判决案例,人们不免要质疑,武汉病毒研究所做病毒实验后的动物是如何处理的?谁能用生命保证没有出现类似吉林实验室的情况?

2019年12月28日,央视“今日说法”曾报导,距离武汉病毒研究所仅12公里的白沙洲农副产品大市场存在大量的问题冷冻肉。(用高德地图测得江夏郑店至洪山青菱距离)2020年1月21日,正好《中国经营报》一篇题为“武汉肺炎患者家属:个别已无力承担医药费”的文章披露,一肺炎患者在华南海鲜批发市场一家经营鸡鸭鱼等冻品的档口打工,他每天凌晨3点钟上班,从白沙洲农副产品大市场处进货,再运到华南海鲜批发市场进行售卖,傍晚5点半才下班。

由此可以推断,汉口华南海鲜批发市场的感染源可能来自武昌白沙洲农副产品大市场,而白沙洲农副产品大市场的感染源又可能来自附近的武汉病毒研究所实验后淘汰的动物。

责任编辑:朱颖

相关新闻
金言:2019年末 武汉再现惊魂噩梦
世卫对武汉肺炎三改其口 背后的中共因素
武汉P4实验室疑为毒源 王延轶所长上位疑云
凌晓辉: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的来源之谜
最热视频
【十字路口】大外宣改历史?12证据紧咬中共
【现场视频】山东威海一仓库集散点突发大火
【直播回放】4.1疫情追踪:白宫示警死亡超10万
【直播】4.1纽约州每日疫情发布会
【拍案惊奇】老任平安习总不妙?粮荒近逼全球
【现场视频】武汉公车现病例 官方否认网民质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