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言:武漢新型冠狀病毒探源

人氣 2965

【大紀元2020年02月06日訊】自從去年底武漢中共病毒(俗稱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爆發以來,這種令人防不勝防的病毒,正以前所未有的「中國速度」,攻城越池,四處擴散,蔓延傳播。短短一個多月的時間就讓中國大陸31個省市自治區全部淪陷,並漂洋過海,至今已擴散至全球28國家和地區,甚至還有人懷疑已經穿越紅牆,攻入密不透風的中南海,遠遠超過當年SARS!

那麼,本文試圖從海內外媒體對武漢中共病毒源頭的追蹤,來抽絲剝繭,管窺一斑,解開其中的一些謎團。

1. 風向突變

從武漢不明肺炎出現到如今,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就一直是海內外媒體關注的重點。筆者在《2019年末武漢再現驚魂噩夢》中就曾引述一段貼文:「請網友們不要恐慌。全國唯一一個P4級病毒實驗室就建在武漢,號稱生物病毒安全研究航母,全世界只有九個國家擁有這樣高規格的實驗室。就算出現了少數不明原因肺炎病例,也難逃脫監測系統的明察秋毫,立即啟動迅速控制,不至於蔓延成災。」

中共官方當時是把武漢不明肺炎感染的源頭,指向華南海鮮批發市場販賣的野生動物,並一再重申該病毒「不會人傳人」。也就等於說,這種病毒是通過其中間宿主動物傳給人的,只要人沒接觸攜帶該病毒的動物,就不會感染不明肺炎。這也是這場疫情大面積蔓延擴散的主要原因之一。

可是,後來中國大陸學者發表在國際醫學期刊的論文,列舉了最早的41個病例,這41個病例中有13個病人根本就沒有到過海鮮市場。那麼,這13人被感染的源頭就成了未解之謎。

隨著來勢洶洶的疫情迅速失控,加上中共當局又屢次拒絕美國提出派遣疾控中心官員到中國幫助應對疫情的請求。輿論的風向突然一百八十度大轉彎,再次將武漢病毒所推向了風口浪尖,甚至把新型冠狀病毒的源頭直接指向了該所的P4實驗室。以至現任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研究員、新發傳染病研究中心主任、武漢P4實驗室副主任石正麗,最後不得不在微信圈發表聲明,2019新型冠狀病毒是大自然給人類不文明生活習慣的懲罰,並稱「我用自己的生命擔保,與實驗室沒有關係。」

2. 疑點重重

大家知道,首先完成武漢肺炎病毒基因測序的,是遠在千里之外的上海市公共衛生臨床中心生物安全實驗室,可是該實驗室僅為全國53家P3實驗室之一。而當初被小粉紅大肆吹捧為「生物病毒安全研究航母」、「難逃脫監測系統的明察秋毫」、全亞洲唯一、全球頂尖、且近在咫尺的武漢P4實驗室,卻不知為何被撇在一邊,一直「坐冷板凳」?

更令人震驚的是,武漢病毒研究所在後來一篇介紹自己在疫情以來展開的工作情況的文章中說,該所早在2020年1月2日就確定了新型冠狀病毒的全基因組序列,竟然比上海市衛生臨床中心實驗室1月8日向全世界公開新型冠狀病毒的全基因組序列早了6天。並且該所早在1月5日就成功分離到了病毒的毒株。要知道,之前最早對外公開宣布分離出病毒的毒株是1月27日浙江疾控中心宣布的。大家不免要問,除了隱瞞「人傳人」的證據之外,難道在這其中還隱藏著某種不可告人的祕密?

3. 證據浮現

緊接著,國內國外專家通過對比分析中國疾控中心發表的新型冠狀病毒的基因序列發現,武漢新型冠狀病毒竟然與「舟山菊頭蝠」極其相似。而舟山病毒2018年由中共軍方分析獲得,並經過改造,具有了一定的傳染性。因此有明確的證據表明,新型冠狀病毒基因組合中的一個新序列是在實驗室被合成出來的。合成的動機可能是為了製造生化武器病毒,也可能是為了製造抗SARS的疫苗。
還有印度學者在近日公布的論文中表示,(該論文被撤回修改)發現武漢肺炎病毒內被異常插入多個艾滋病毒基因,令病毒可更有效地入侵人體,並指出這種變異「不大可能是自然發生的」。

4. 論文證實

武漢病毒研究所石正麗、葛興義於2015年11月9日在 Nature Medicine 上發表的論文,承認其研究團隊通過病毒基因重組技術,使用SARS冠狀病毒骨架和來自中國菊頭蝠的SHC014冠狀病毒表面蛋白進行工程化改造,創造了一種雜交冠狀病毒,可以與人體的血管收縮素轉化酶2(ACE2)結合,從而感染人的呼吸道細胞,毒性相當大。

當時因為有病毒學家認為「如果病毒逃脫了,沒有人能夠預測其發展軌跡」。美方最終停止了對該項研究的資助。也就是說,武漢病毒研究所早就已經進行了人工改造冠狀病毒的實驗。

5. 公開對質

名為「武小華博士」公開回擊石正麗,病毒是人工所致,泄漏可能是實驗室管理不當所致。另外,向外兜售參與實驗的動物,比如狗當寵物,還有把實驗動物的屍體隨便處理,因為按照醫療廢物火葬的錢更多,更有按野生動物售賣的等等。

英國《每日郵報》稱,實際上,美國科學家早就警告,病毒有可能從位於武漢病毒研究所的P4實驗室「逃脫」出來。全球最具權威的學術期刊《自然》雜誌有文章披露,SARS病毒已經多次從北京一個實驗室「逃脫」。

6. 實名舉報

多益網絡董事長徐波向國家舉報,他懷疑武漢病毒研究所對實驗動物管理不善而使病毒實驗動物流出,導致2019新冠狀病毒疫情。他的微博原文現已被中科院加上「已被闢謠」標籤。文中一些網頁鏈接也被隱去。

最後總結,他認為這是一場【轉基因病毒】帶來的人為災難,造成這災難的人確實該死。此外,該病毒研究所所在地的武漢市江夏區,也曾是華中農業大學種植轉基因大米的實驗基地。

7. 病毒識人

這星期一,推特上不少中國網友註冊的帳號轉發了一則特殊的消息:「在疫情的源頭、也是重災區的武漢,武漢病毒研究所1,500餘人,竟無一例感染!」

對此,有網友留言驚呼,「難道這病毒會認人?」也有網友留言評論稱,「他家的東西,當然知根知底。」「也許他們有解藥。」

8. 動物去向

今年1月2日,吉林省松原市中級法院對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國農業大學教授、中國農業大學農業生物技術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李寧一案進行了宣判。起訴中稱,自2008年7月至2012年2月期間,李寧利用科研經費購買了實驗所需的豬、牛,然後對出售課題研究過程中淘汰的實驗受體豬、牛、牛奶,所得1,000餘萬元款項進行截留。

那麼,從這個法院判決案例,人們不免要質疑,武漢病毒研究所做病毒實驗後的動物是如何處理的?誰能用生命保證沒有出現類似吉林實驗室的情況?

2019年12月28日,央視「今日說法」曾報導,距離武漢病毒研究所僅12公里的白沙洲農副產品大市場存在大量的問題冷凍肉。(用高德地圖測得江夏鄭店至洪山青菱距離)2020年1月21日,正好《中國經營報》一篇題為「武漢肺炎患者家屬:個別已無力承擔醫藥費」的文章披露,一肺炎患者在華南海鮮批發市場一家經營雞鴨魚等凍品的檔口打工,他每天凌晨3點鐘上班,從白沙洲農副產品大市場處進貨,再運到華南海鮮批發市場進行售賣,傍晚5點半才下班。

由此可以推斷,漢口華南海鮮批發市場的感染源可能來自武昌白沙洲農副產品大市場,而白沙洲農副產品大市場的感染源又可能來自附近的武漢病毒研究所實驗後淘汰的動物。

責任編輯:朱穎

相關新聞
金言:2019年末 武漢再現驚魂噩夢
世衛對中共肺炎三改其口 背後的中共因素
武漢P4實驗室疑為毒源 王延軼所長上位疑雲
凌曉輝:武漢新型冠狀病毒的來源之謎
最熱視頻
【思想領袖】如何突破科技巨頭審查制度
【未解之謎】肉身成佛?慧能真身千年不壞
【新聞大家談】以巴戰火 北京心驚 美擊七寸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