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领袖】沃勒:中共的病毒宣传操控世界

人气 1622

【大纪元2020年05月28日讯】(英文大纪元资深记者杨杰凯(Jan Jekielek)采访报导/秋生编译)

迈克尔·沃勒:“中共为这个国家从总统到州长及州资深议员,每一位政治人物,都绘制了一个路线图,所以不只是国家层面的政治人物。他们知道谁亲近甚至喜欢中共,谁是温和的两面派,谁敌视他们。他们制定了方法控制我们所有人,无论你是否憎恨中共。

“他们会引诱你说出一些具有种族色彩的话,从中渔利。如果你只想挣钱,增加你所在州的就业率,那好办,我们做个交易,条件是你别提台湾,也别批评习近平,我们党就向你所在州的企业投资。他们有办法控制我们每个人。”

在本期节目中,我们与假情报和宣传专家迈克尔·沃勒博士(Dr. Michael Waller)坐在一起,他是安全政策中心战略高级分析师,也是北约《国防战略通信》杂志编辑部创始成员。这里是《美国思想领袖》,我是杨杰凯(Jan Jekielek)。

美国和西方是如何被中共政权及其冠状病毒宣传所操控的?这种不断变化的宣传告诉我们,中国及其领导层实际情况是什么?中国共产党是如何在美国党派之争中获益的?美国劫持口罩的假新闻,背后的真实故事又是什么?

*******************************

杨杰凯:迈克尔·沃勒博士,真高兴您能做客《美国思想领袖》栏目!

迈克尔·沃勒:很高兴能上你的节目。

杨杰凯:您是研究苏联假情报和宣传方面的专家,多年从事这方面研究,开拓和发展了这一领域。我想请教您有关中共言行的各种问题。我看到您的这个网页太棒了,要想打印下来得有八十多页,分析了中共话语的演变,我们过一会儿再深入讨论。我想先讨论一下我最近的发现,就是美国正在采取行动,帮助台湾获得(WTO)观察员地位。我们知道本届政府在台湾问题上,比以往历届政府都要积极。我觉得这个时间点非常有趣。我想您能不能从信息传播的角度谈一谈?

《台北法案》有如神助 美台关系升温

迈克尔·沃勒:当然可以。从信息传播的角度,美台关系升温顺理成章,但更像是时势使然,而不是预先的战略计划。因为美对台关系升温,是川普(特朗普)当选总统之前,就一直非常想做的。你还记得他当选以后,第一个给他打电话祝贺的外国元首,就是台湾总统。从台湾方面讲,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个举动。

你也看到川普的整体计划,包括重振美国经济、把美国人和国家利益放在首位、把就业机会带回美国等等,必然导致与越来越咄咄逼人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关系,发生根本的改变。台湾没有招惹谁,台湾是该地区的模范,在那种极其不利的情况下,努力把事情做得很好。

去年10月,美国参议院投票一致同意通过了《台北法案》,旨在帮助台湾保持独立、自由,进一步成为国际社会的正式成员。即使在外交名义上还不能得到承认,但是理应被当作真正的成员国对待,有点儿像以色列,其真实地位,没有在名义上被承认,至今还没有被一些国家承认。法案是在参议院全票通过的。随后,在3月初瘟疫爆发。在3月4日美国众议院,(众议长)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也率众全票通过了《台北法案》。

我认为这是我们所见过的除了礼仪性的决议以外的、为数不多的全票通过的法案之一。这是瘟疫爆发前大量的工作结果,在瘟疫流行期间得以完成。

中共歪打正着帮助了台湾

杨杰凯:我们已经看到了相关新闻报导,这似乎是一个关键时刻,至少我是这样看的,您怎么看?

迈克尔·沃勒:是的,这个法案有如神助,我认为它为这个体制中亲近台湾的人提供了一个良机,他们憎恶中华人民共和国处理一切事情的态度,从矢口否认一切而任由瘟疫传遍世界,到毒害了我们所有人后,反而要求我们感谢他们。

而台湾人则说:“喂,听我们说!我们始终在提醒大家,我们有我们的处理方法。我们和大陆同胞有独特的文化和历史渊源,因此我们刚好懂得世界上其他人不懂得的事情,让我们来帮你!”

后来你看到香港记者问世界卫生组织的发言人:“你们怎么看待台湾?”你看到这个世界卫生组织的人(指的是艾尔沃德Dr. Bruce Aylward)顿时语塞,假装没有听懂问题,嘴里竟然说不出台湾二字。我觉得这对那些对中共态度暧昧、甚至于妥协的人来说,是个很好的教育。可以说这个时间点太好了。我认为,中国政府的行为歪打正着,正好帮助了台湾。

杨杰凯:看上去台湾每一步走得都很好,包括不相信来自中国(中共)的信息,当发现瘟疫爆发的证据时,追踪社交媒体上的蛛丝马迹,我认为他们做对了,抓住了一切机会,在(台湾地位)没有得到任何国际组织的承认情况下,这让他们领先了其它国家很大一步。

迈克尔·沃勒:由于台湾被严重孤立,不被允许成为世界卫生组织成员国,所以只好被迫走自己的路。“所以我们只能走自己的路,谁的话我们也不能听。也没有人听我们的话。如果有人需要帮助,那好,我们就告诉他们。”事实就是这样。

杨杰凯:奇怪的是,这实际上给了中共一个宣传口实,现在中共说“既然台湾做得这么好,就没有必要加入世界卫生组织。”这话很奇怪。我想与您讨论一个当下很大的话题,那就是中共传播的消息,它如何影响了世界卫生组织和美国,这些消息如何随着时间变化。我们先讨论一下中共的宣传大的时间轴。

中共应对疫情的宣传策略

迈克尔·沃勒:宣传分析的价值在于,即使他们不想让你真正知道,你也能看出政权出了什么问题。在他们没有确立每个人必须遵循的党的路线的时候,这对于党中央来说麻烦很大。那是一种无组织状态,他们会很害怕。他们不知道该做什么,无法团结起来。

这是个好机会,我们就会意识到,“啊,中共的中枢出问题了。这表明问题比人们说的要严重。”不管怎么样吧,我们可以利用这个机会进去看看,因为不知什么时候,他们的党的路线会确定下来,他们会采取果断的行动。

从病毒爆发到1月20号 中共领导人隐身

你看从病毒刚一爆发开始,一直到大约1月20号前后,习近平一直藏着,没有公开露面。他躲起来,因为他害怕受到指责。他为什么害怕?因为他坚持要把中共的一切权力,统统集中到他一个人手上。因此一切责任最终都止于习近平,而不是其他任何人。

所以他和围绕他的党组织,必须得想办法把责任从北京的中央机构分散下去。第二个原因是他要把人们的注意力,从中共身上整体引开。第三个原因想要把人们的注意力,从任何与中国和亚洲有关的问题那里引开,把责任归咎于外部势力,主要是美国。

杨杰凯:听您这么说,很有意思,因为追溯以往情况,我几乎不记得有习近平不在场的时候。我听说他们出版了一本书(《大国战疫》),叙述他如何成功地击退了COVID-19病毒,或者我们所说的中共病毒。我们怎么才能把隐藏和著书联系起来?

迈克尔·沃勒:啊,这是个不小的跨越。他身后是一架庞大的机器。想一想,中共中央宣传部比整个美国国务院都大。为了在国内和国际推行党的路线,他们什么东西都能炮制出来,不惜代价翻译成多种语言,为那些想执行中共路线,但是不会读中文的人提供便利,至少帮他们在试图展现两种不同观点时,能很容易地引用中共路线。

担心追责 赶紧拼凑一本书 用六种语言出版

所以在这个方面,习近平在病毒在武汉失控后隐藏了三个星期,没有人在公开场合见过他,他首先害怕的是他的人头会被放在盘子上(意为受到严厉的惩罚),因为他一直把别人的头放在盘子上,把很多人关进了监狱,毁灭了他们,以便他能够独揽大权。他最后认识到,“啊,天啊!要轮到我倒楣了。”

这个党本身也害怕丧失其执政合法性。不是说他们没有丧失过。可是,尽管党压迫公众,公众和党之间仍有一种社会契约,至少党能保证让你活着。可是现在,连这个也不能保证了。

因此,党为习拼凑了这场宣传战,甚至于写了一本书,用六种语言出版,把他歌颂成英雄,一个在抗击冠状病毒中行动果敢的英雄。他们拼凑了这个形象,尽管瘟疫在中国仍然处于失控状态。

因此这个宣传成本非常高,这是一个有组织的行动,旨在确保党在中国的统治地位,确保习近平在党内的统治地位,确保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国际上似乎是在帮助每个人,帮助全人类,是人类的保护者,习近平为世界赢得了数周时间准备抗击瘟疫。这就是他们的宣传线路。

宣传10天内建医院 报告真相医生失踪

接下来他宣布在10天内建了这些大医院,公布了用无人机拍摄的画面,那些漂亮的视频显示“哇,奇迹啊,我们党在10天内建了医院,可以容纳每个人,太伟大了。”

可是呢,他们仍在压制那些报告真相的医生,有些医生失踪了。在三月中旬,她(指的是武汉市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艾芬)干脆就失踪了,有人对她的社交账号做了手脚。所以,他们仍在压制医生,他们可能是党员,同时向全世界宣传中共的光荣。

向世界宣传捐赠被揭穿

最近有些国家说,“看啊,这些医疗产品不是中国人给的,是中国人卖的,都是垃圾。我们根本不能用。”中共当局很生气,说“喂,你们得感谢我们。”

那些意大利人争辩说,住口!此前我们为中国提供捐赠,如今你们把捐赠品卖回给我们,还装得好像是送我们礼物。这就是事与愿违,中共在全世界的计划失败,规模很大,虽然在某种程度上好像是成功了。

杨杰凯:迈克尔,在这个节目中,之前嘉宾们也谈到,中共宣传发生了一些变化,从最开始的沉默,到算计下一步怎么走,再到目前这个状态,比如说那本炮制出来的书,您能否追踪一下这些变化吗?因为你所做的工作真的非常有意思。

中共疫情宣传时间线

迈克尔·沃勒:好的。安全政策中心的网站上有全部的时间线,但是比较省事的链接是communistpropaganda.com。你可以直接看到长达八十页的时间表。我们每天都要更新几次。我把它大体分成了六个部分。你可以从现在往后看,看到时间线的变化。

否认和压制

第一条线是否认和压制。当时没有确定党的路线,因为中共不知道该怎么做。不只是武汉市党的官员在控制信息,他们都在压制吹哨人和信息,因为他们在等待来自北京习近平的机器的指令,但是毫无音信。可是瘟疫正在失控,全党能做的就是压制、压制、压制、说谎。这就是第一阶段,直到1月20号。这期间习近平一直藏着,害怕公开露面。他的行为完全称不上果敢。他就是躲起来了。

沉默期

然后是沉默期,中共中央制定了计划。“我们该怎么办?我们迎战,我们承认。”《人民日报》,中共每天发布党的路线的报纸,甚至对病毒只字不提,直到一月二十日或二十一日。这时习近平走了出来,做了很长的一个讲话。然后,啊,太好了,终于有党的路线了。终于,每个人都可以站队了,按照路线去说话,不用担心受到内部的压制,也不用担心让领导层丢脸。

继续压制、否定、假信息

于是有了党的路线,压制、否定、假信息仍然继续存在,变本加厉,“我们正在处于危机当中。但是别担心,中国会处理好,全世界都会安全。”与此同时,世界卫生组织随声响应同样的路线。如果你看一看这条时间线,你会看到中共发布其路线的日子,与世界卫生组织随声附和的日子相差两天。

杨杰凯:这令人吃惊!

武汉病毒改名COVID-19

迈克尔·沃勒:与此同时,中共自己在自己的官方出版物上使用“中国冠状病毒”或者“武汉冠状病毒”,因为当时党的路线还没有说“喂,不要用这些名词,因为会影响中国和党的形象。”因此直到该名词在党内禁用之后,世界卫生组织才站出来对全世界做出指示:“喂,我教你不要使用地名为这个病毒命名,因为这是偏见。

所以我们要给它起一个没人记得住的名字。”随后COVID-19这个名字出现了。如果你去看一看,早些时候,中共自己也把它称为“武汉冠状病毒”。世界卫生组织宣布“别提中国”,可是在同一个网页上,世界卫生组织使用“中东呼吸综合症”,显然是说用其它地名命名,仍然是没有问题的。

杨杰凯:我们看到中共起初否认,后来承认,我们正在抗击病毒。接下来发生了什么?

病毒不来自中国

迈克尔·沃勒:接下来就是声称“它不是武汉病毒,也不是来自中国,而是可能来自其它什么地方。”它来自一个外交部发言人的一篇推文,说是美国军队去年十月,在武汉举行的一次友好运动会(注:2019年世界军人运动会)中释放了病毒。

随后,他们的另一个党媒,引用了某个奇怪的反北约的加拿大网站上的文章。可是如果你看一下文章的作者,他实际上是一个上海人,在加拿大把文章发出来。于是中共开始引用“加拿大的文章”这样说,之后又责备意大利人失职,导致病毒在意大利失控。可见受到指责的并不只是美国。

中共正在“拯救世界”

他们又说:“啊,就是美国把病毒归咎中国,把病毒政治化。把病毒政治化,就意味着你正在破坏人们抗击瘟疫的努力。”于是党的路线转移成为“中国正在拯救世界,中国共产党正在拯救世界,而美国和川普却把病毒政治化,阻挡人们抗击瘟疫。”这就是新出炉的另一条线路,一箭双雕:美国一方面是一个合作伙伴,我们必须同心协力抗击病毒,可是与此同时,美国就像是一个恶魔,把病毒政治化,以此瓦解全世界的努力。

你如果一直关注,(会发现)川普总统不断地公开发表声明,同情中国人民,迁就中国政府,包括中共,甚至为习近平站台。这不是因为他真是习近平的好友,可能与他称呼金正恩“很棒”的含义相似。川普每次把一个坏家伙称为“好友”或者“很棒”,你都该明白他的话,绝对是言不由衷。可是川普完全支持中国,支持中国政府抗击病毒所做出的努力,他对中共当局完全没有敌意。

川普对手为何与中共宣传路线遥相呼应?

然而中国政府越来越对川普充满敌意,以至于在三月中旬开始介入美国的政治辩论,目前已经成为美国的党派之争。我对美国国会那些谴责中国政府的假情报宣传的议员做过调查,他们大多数是共和党议员,只有一个是民主党议员。

这非常奇怪,因为三月初众议院刚刚全票通过支持台湾的决议。只有一个民主党议员,公开谴责中共的宣传,他是来自马萨诸塞州的塞斯·莫尔顿(Seth Moulton)。

他对中共的批评持续了正好两天,然后南希·佩洛西走过去对他说:“你停下来吧。竞选在即,我们得批评川普。”

因此你看到这种奇怪的事情:川普的国内对手和中共,在宣传路线上遥相呼应。在进程表上你也会看到,中共的一些主题得到了美国媒体和政客们的响应,然后中共继续重复美国政客和时评人炮制的话题。可见,中共正在利用我们内部的不同政见,扔回来打击我们。

杨杰凯:这样的信息战案例可以编入教材,分析他们如何利用美国人。中共外交部的一个发言人,发推文谴责美国军方,最近收回了。你一般看不到他们把说出的话收回。我觉得很有趣。您觉得这有可能是他个人的行为吗?

获授权?中共大使们个个气势汹汹

迈克尔·沃勒:这个问题很好,可是我们要看一下大环境。在二月末和三月初中共出面指示世界各地非常强悍的大使开设他们的推特账号,与此同时,你也看到中共亿万富豪马云也用英文开设了推特账号,推特在中国大陆是不允许的,除非党组织同意。

你看到这些大使们,个个气势汹汹,尤其在南非、巴西和世界各地,在北京的中共外交部,在推特上越来越咄咄逼人。这都是执行党的指示,执行习近平亲手写的具体的指示。这个指示不是通过电子邮件,不是通过电报,完全不是,都来自那个人。他们都得到了那个人的亲自授权。正如你所知道的,在那边,如果你是政府官员,你说错了话,给党造成了损失,你就再也不能在电视上露面了。

杨杰凯:迈克尔,有些事情让我觉得很奇怪,我不知道你有什么想法。有些防护用品、医疗用品,中共通过其代理人销售或捐赠,比如说,我看到华为捐赠给纽约州的呼吸机等等。他们怎么会捐赠那些根本没法用的东西呢?因为有无数的例子,在不同的领域,都有这样的例子,让我觉得,这样做没有任何意义,因为你不可能得到积极的反应。他们难道不知道吗?这到底怎么回事?

迈克尔·沃勒:我觉得有多方面的原因。首先,接受捐献的一方需要态度优雅。如果你能从美国总统,或者纽约州州长,或者什么名人那里得到感谢,一种优雅表达:谢谢你在我们遇到危难时给予的帮助,其实这是很正常的。

中共为美国政要绘制路线图

但是中共的醉翁之意是让公众看到:“啊,中国正在拯救我们,而川普却不能。”中共就是想利用美国政治体系或者全体国民中的意见分歧,坐收渔翁之利。其实,国务卿蓬佩奥在二月八号对全国州长协会的发言中对此做了详细的解释。你可以回去看一看这个发言稿,非常精彩。

中共为这个国家从总统到州长及州资深议员,每一位政治人物,都绘制了一个路线图,所以不只是国家层面的政治人物。他们知道谁亲近甚至喜欢中共,谁是温和的两面派,谁敌视他们。他们制定了方法控制我们所有人,无论你是否憎恨中共。

他们会引诱你说出一些具有种族色彩的话,从中渔利。如果你只想挣钱,增加你所在州的就业率,那好办,我们做个交易,条件是你别提台湾,也别批评习近平,我们党就向你所在州的企业投资。他们有办法控制我们每个人。

正如国务卿蓬佩奥所说,正如司法部所说,此事非常重要,每个人都要留心中共的言行,保护好你自己的利益和你的选民的利益,但是同时要确保不伤害国家安全,不为中共政权服务。

杨杰凯:我最近看到您对《卫报》的一篇文章进行评论,那篇文章说,美国如何截扣医疗物资的,根据德国一家大报纸的爆料,这篇报导被证实实际上是一次信息战。这甚至不是中国共产党背后操纵,而是对美国有敌意的另一个国家。你是否能谈一下,我觉得整件事都令人难以置信。

世界到处传假新闻 哪里来的?

迈克尔·沃勒:这是三月末、四月初开始在欧洲流传的一条新闻。世界各国和他们的政府,千方百计地在全球寻找口罩、防护服、紧急医疗物资、呼吸机等等,这没有错。一般情况下,他们会相互竞价,目的是救助本国人民。这完全可以理解。

但是出现了假新闻,其中没有中共参与的迹象,却有另外某国参与的迹象。说是美国商人出现在上海等地,手握大把现金,用三到四倍的价格,购买原计划发往意大利、法国、德国、加拿大等国家的医疗设备。这等于说是美国政府劫持或抢劫了他国购买的产品。

这个消息从法国某地的政治人物那里,快速传给了卢森堡的一家电台,然后经由今日俄罗斯电视台(RT),用其所有语言迅速传遍全世界。然后,法国的老牌共产主义报纸《解放报》,一份一如既往地憎恨美国,并且在法国拥有大量读者的主要报纸,传播了这条消息。

接着,德国政要也开始传播,包括德国首都柏林市的市长,他重复了这样的话:“哎呀,美国人在泰国,拦截了装载德国人订购的中国制造的口罩的飞机,这可不是德国的盟友应该有的行为。”这种行为完全无法让人接受,以至于加拿大总理指控美国抢劫了运往加拿大的口罩等设备。

结果发现整个消息都是编造的。关于此事,我与一些德国人合作,发现了那个法国政治人物的推特地址,我通过推特就此事向他喊话,他单独用推特回复说:“别说了,这是假新闻,我没有说过。”啊,当然,他当然说过,证据确凿。还有,就在几天前,柏林市长被一家德国报纸撞上了,问及此事,他说:“哦,是的,是我的错,我错了,那是假新闻。”最后加拿大政府也承认做错了。

DHL快递公司发布推文:“喂,我们没有问题,没有货物转运它处,货物已经到达加拿大,停在加拿大海关,等待付费。”一场危机过去了,但是余波持续了几天。一些亲西方、追求真相的德国活动家,还有一些德国《图片报》——德国的一家发行量巨大的日报——的记者,还有我们美国驻德国大使里克·格林内尔(Rick Grinnell),都站出来证明这实际上是假新闻,是俄罗斯政府传播的假新闻。

这里你看到了普京的宣传机器,与中共的宣传和假新闻同流合污,试图挑拨西方民主国家内斗,在所谓的援助上相互猜忌。

杨杰凯:我猜这就是您所说的经典的俄罗斯信息干扰术,我不知道您怎么称呼,我是这么想的。

中共宣传部导演这场闹剧

迈克尔·沃勒:德国《图片报》的调查报告很精彩。他们发现这个假新闻,首先出现在希腊和意大利,希腊人和意大利人相互指责对方扣押救援物资。这使得所有北约国家相互争斗,相互怀疑,但是这不是中共的挑拨。这才是真正有趣之处。

你看到中共宣传部导演了这场闹剧,由克里姆林宫接过来表演,其目的是分裂北约联盟、七国集团、欧盟,以及跨大西洋自由贸易条约。这场闹剧是全球性的,习近平是始作俑者。

杨杰凯:令人难以置信。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我想我们之前已经讨论过了,话语权变得如此强大,话语之间相互竞争,“宣传”这个词甚至没有贬义了,只是为了传递信息,把你的想法让公众知道,变得极其重要。美国、加拿大等自由国家政府,对此应该做些什么?因为我觉得我们不太擅长处理这些问题?

迈克尔·沃勒:我们做得不好。想想9·11事件过去快二十年了,可是我们仍然没有一个良好的信息战略,应对伊斯兰“圣战”宣传,从1999年美国新闻署被撤销至今,我们真的是一无所有。

美国新闻署是50年代冷战时期建立起来的机构,用于对抗共产主义宣传,撤销的原因是我们认为不再需要它,不再用它来对付中共,因为华盛顿的整个政治体制,依赖于与中共搞好关系,不能得罪中共,否则交流就会停止,哈佛大学等地的医学研究就会停止,那里的很多生物技术和纳米技术,依靠与中国的合作。

为中共做研究 哈佛教授遭FBI逮捕

可是你看,随着瘟疫爆发,联邦调查局逮捕了哈佛教授查尔斯·利伯(Charles Lieber),指控其在武汉有秘密实验室,在接受五角大楼资助从事纳米技术研究的同时,接受了中共数百万美元资助。

与此同时,一位在波士顿大学和贝斯以色列医院(Beth Israel)工作的解放军间谍也被逮捕。另有一位中国公民从底特律出发,随身携带病毒样品小瓶,计划返回中国大陆,前往武汉。在过去的几十年中,很多非常可耻的事情在美国发生,但是政界、学术界、商界,从来都不想得罪北京,所以,他们就得寸进尺。如今一切都变了。

杨杰凯:一切都在变。我看到了一些矛盾的消息。《华盛顿邮报》的专栏作家乔什·罗根(Josh Rogan),有一篇文章谈到,华盛顿的当权派似乎也意识到中共的所为。可是另一方面,你谈到存在这种政治分裂的危险,因为作为政治上的权宜之计,暂时按照中国共产党的观点来做,这样下去结果会怎样样?

迈克尔·沃勒:回答见仁见智,取决于一些变数。首先是民主社会此刻需要团结起来。大选正在进行中。我们都知道,但是我们要把目光放远,有很多其它问题需要辩论、争论,喜欢或者不喜欢另一个候选人。

两党应团结 谴责中共隐瞒疫情

理想的状态应该像9·11之后那样,没有人去责备布什总统。或者像珍珠港事件发生后那样,共和党人没有因为日本袭击珍珠港,而指责罗斯福总统。因此,我们与其因为病毒和处理病毒而相互指责,我们不如团结起来谴责中共,因为是中共隐瞒了病毒,是中共拖延了数星期,才说出一点有价值的关于病毒的信息,才正式承认存在病毒。是他们用病毒摧残了世界。

因此,我们要团结一致,要像几周前国会参众两院一致通过《台北法案》那样,达成一致。我们大家要团结起来,谴责中共传播病毒,然后我们再争论在国内处理疫情的最佳方案。这是第一点:找到应该谴责的对象。那就是中共。

杨杰凯:您怎么看这件事?我相信是在亚洲协会支持下,一些非常著名的人写了一封联名信,他们基本上都在说,嘿,现在是合作的时候了,即使我们在意识形态上有分歧,即使我们有分歧。我想,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信上说,尽管我们在意识形态和细枝末节上有分歧。但是,我们需要合作,为世界找到一个解决方案。这是大概意思,不知道您是否读过这封信,您怎么看?

迈克尔·沃勒:我很难过。你不用去读亚洲协会说了什么,就能知道他们想说什么。他们的历史记录很糟糕。如果你看一下我们在安全政策中心,列出的他们以往的行为,你会看到他们把中共制定的党的路线,当作他们自己的声明。

亚洲协会制定与中共勾结战略

亚洲协会不反对中共的路线,我不记得他们曾经反对过。他们都是当权的政客、成功的商人、著名学者,他们的生活靠与中共做交易。所以,他们当然要说:“让我们共同努力。”

人与人的合作关系值得说一说,无论什么样的意识形态都需要合作,这是没有异义的。但是假如这样说:关于病毒我们不要责备任何人;让我们忽视病毒的起源吧;让我们忽视在瘟疫扩散期间中共采取的各种挑衅行动吧……这恰好是亚洲协会,催促那些所谓的著名人士去说的话。

所以,我对他们充满了怀疑。真的,我认为这就是沼泽地的一部分,精英当权者的一部分,这个国家的两党中都有这样的人。

可是美国民众已经对他们厌烦透了。就是这些人一直在出卖我们,拆掉了我们的工厂,运到了中国,毁掉了成千上万的就业机会和制造业工作,偷窃我们的专利和知识产权,转移到中国大陆,然后反过来卖给我们,吸干了我们国家的资本。就是这些人干的。

如果有人需要对这一切负责,这个人就是亨利·基辛格(Henry Kissinger)和世界各地的亚洲协会,他们制定了与中共勾结的战略。这是一个两党都参与的战略,已经进行几十年了。

杨杰凯:访谈就要结束了,我不知道您是否还有最后要说的话。

帮助人类摆脱中共 让它成为历史

迈克尔·沃勒:是有很多话要说。中共路线不断变化。我觉得政府似乎把它看成是一种大国博弈,而不仅仅因为病毒而引发的。两年前政府把其联系起来,以全面对抗中共。它是不应该被孤立看待的。

你会看到在我们那些设有孔子学院的大学里,间谍活动很猖獗,必须取缔它们。那些所谓的中国学生和研究学者都是为中共服务的,他们不是来帮助我们从事研究,而是来偷盗研究成果,带回中国,或者进行黑客攻击,在瘟疫蔓延的时候也未停止。

中国政府正在资助这种大规模的黑客攻击,目标是美国的金融、教育、国防、政府、卫生等网络系统,持续数个星期。此外他们还在推特和脸书上发起信息战,咄咄逼人,让2016年进攻川普的俄罗斯人相形见绌。

这一类事情早在瘟疫爆发前就已经发生了。我们得看清中共的所为、看到其目前正处于衰弱,从而最大限度地捍卫我们国家的自由、经济繁荣;也要看到中国自身也正处于一个历史转折点上,这个历史转折点已经到来,中共执政的合法性正在受到怀疑,党内高层正在内斗。

中国民众意识到,中共不是为我们服务,而是经常伤害我们。有报导说武汉的火葬场把还活着的人火化了。可是直到今天,他们还在打压那些拒绝报导党的路线的记者。

因此,现在是全世界热爱自由的人们,团结起来的时候了,就像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切尔诺贝利爆炸后,全世界与俄罗斯人团结起来那样。我们要说:看啊!这个共产党体系已经病入膏肓,我们要帮助这个国家,帮助人类摆脱中共,在它制造出更大的灾难之前,让它成为历史,为我们自己创造一个美好的未来。

杨杰凯:迈克尔·沃勒博士,很高兴与您交谈。

迈克尔·沃勒:很高兴和你在一起,杨!

责任编辑:李昊#

相关新闻
【思想领袖】加勒特:中共瞒疫置世界于危险
【直播回放】美中经济与安全委员会圆桌会议
【翻墙必看】中行原油宝被血洗事件内幕
专家:疫情动摇华尔街与中共的伙伴关系
最热视频
【重播】川普新闻会:6月就业大增480万
【重播】川普在美国精神展示会上发表讲话
【珍言真语】程翔:亡秦必楚 香港不屈灭中共
【纪元播报】中共10年来收买国际记者 控制舆论
【新闻看点】数万港人上街 美制裁中共下一步?
【老外看香港】解析港版“诸神黄昏”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