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領袖】沃勒:中共的病毒宣傳操控世界

人氣 1638

【大紀元2020年05月28日訊】(英文大紀元資深記者楊傑凱(Jan Jekielek)採訪報導/秋生編譯)

邁克爾·沃勒:「中共為這個國家從總統到州長及州資深議員,每一位政治人物,都繪製了一個路線圖,所以不只是國家層面的政治人物。他們知道誰親近甚至喜歡中共,誰是溫和的兩面派,誰敵視他們。他們制定了方法控制我們所有人,無論你是否憎恨中共。

「他們會引誘你說出一些具有種族色彩的話,從中漁利。如果你只想掙錢,增加你所在州的就業率,那好辦,我們做個交易,條件是你別提台灣,也別批評習近平,我們黨就向你所在州的企業投資。他們有辦法控制我們每個人。」

在本期節目中,我們與假情報和宣傳專家邁克爾·沃勒博士(Dr. Michael Waller)坐在一起,他是安全政策中心戰略高級分析師,也是北約《國防戰略通信》雜誌編輯部創始成員。這裡是《美國思想領袖》,我是楊傑凱(Jan Jekielek)。

美國和西方是如何被中共政權及其冠狀病毒宣傳所操控的?這種不斷變化的宣傳告訴我們,中國及其領導層實際情況是什麼?中國共產黨是如何在美國黨派之爭中獲益的?美國劫持口罩的假新聞,背後的真實故事又是什麼?

*******************************

楊傑凱:邁克爾·沃勒博士,真高興您能做客《美國思想領袖》欄目!

邁克爾·沃勒:很高興能上你的節目。

楊傑凱:您是研究蘇聯假情報和宣傳方面的專家,多年從事這方面研究,開拓和發展了這一領域。我想請教您有關中共言行的各種問題。我看到您的這個網頁太棒了,要想打印下來得有八十多頁,分析了中共話語的演變,我們過一會兒再深入討論。我想先討論一下我最近的發現,就是美國正在採取行動,幫助台灣獲得(WTO)觀察員地位。我們知道本屆政府在台灣問題上,比以往歷屆政府都要積極。我覺得這個時間點非常有趣。我想您能不能從信息傳播的角度談一談?

《台北法案》有如神助 美台關係升溫

邁克爾·沃勒:當然可以。從信息傳播的角度,美台關係升溫順理成章,但更像是時勢使然,而不是預先的戰略計劃。因為美對台關係升溫,是川普(特朗普)當選總統之前,就一直非常想做的。你還記得他當選以後,第一個給他打電話祝賀的外國元首,就是台灣總統。從台灣方面講,這是非常重要的一個舉動。

你也看到川普的整體計劃,包括重振美國經濟、把美國人和國家利益放在首位、把就業機會帶回美國等等,必然導致與越來越咄咄逼人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關係,發生根本的改變。台灣沒有招惹誰,台灣是該地區的模範,在那種極其不利的情況下,努力把事情做得很好。

去年10月,美國參議院投票一致同意通過了《台北法案》,旨在幫助台灣保持獨立、自由,進一步成為國際社會的正式成員。即使在外交名義上還不能得到承認,但是理應被當作真正的成員國對待,有點兒像以色列,其真實地位,沒有在名義上被承認,至今還沒有被一些國家承認。法案是在參議院全票通過的。隨後,在3月初瘟疫爆發。在3月4日美國眾議院,(眾議長)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也率眾全票通過了《台北法案》。

我認為這是我們所見過的除了禮儀性的決議以外的、為數不多的全票通過的法案之一。這是瘟疫爆發前大量的工作結果,在瘟疫流行期間得以完成。

中共歪打正著幫助了台灣

楊傑凱:我們已經看到了相關新聞報導,這似乎是一個關鍵時刻,至少我是這樣看的,您怎麼看?

邁克爾·沃勒:是的,這個法案有如神助,我認為它為這個體制中親近台灣的人提供了一個良機,他們憎惡中華人民共和國處理一切事情的態度,從矢口否認一切而任由瘟疫傳遍世界,到毒害了我們所有人後,反而要求我們感謝他們。

而台灣人則說:「喂,聽我們說!我們始終在提醒大家,我們有我們的處理方法。我們和大陸同胞有獨特的文化和歷史淵源,因此我們剛好懂得世界上其他人不懂得的事情,讓我們來幫你!」

後來你看到香港記者問世界衛生組織的發言人:「你們怎麼看待台灣?」你看到這個世界衛生組織的人(指的是艾爾沃德Dr. Bruce Aylward)頓時語塞,假裝沒有聽懂問題,嘴裡竟然說不出台灣二字。我覺得這對那些對中共態度曖昧、甚至於妥協的人來說,是個很好的教育。可以說這個時間點太好了。我認為,中國政府的行為歪打正著,正好幫助了台灣。

楊傑凱:看上去台灣每一步走得都很好,包括不相信來自中國(中共)的信息,當發現瘟疫爆發的證據時,追蹤社交媒體上的蛛絲馬跡,我認為他們做對了,抓住了一切機會,在(台灣地位)沒有得到任何國際組織的承認情況下,這讓他們領先了其它國家很大一步。

邁克爾·沃勒:由於台灣被嚴重孤立,不被允許成為世界衛生組織成員國,所以只好被迫走自己的路。「所以我們只能走自己的路,誰的話我們也不能聽。也沒有人聽我們的話。如果有人需要幫助,那好,我們就告訴他們。」事實就是這樣。

楊傑凱:奇怪的是,這實際上給了中共一個宣傳口實,現在中共說「既然台灣做得這麼好,就沒有必要加入世界衛生組織。」這話很奇怪。我想與您討論一個當下很大的話題,那就是中共傳播的消息,它如何影響了世界衛生組織和美國,這些消息如何隨著時間變化。我們先討論一下中共的宣傳大的時間軸。

中共應對疫情的宣傳策略

邁克爾·沃勒:宣傳分析的價值在於,即使他們不想讓你真正知道,你也能看出政權出了什麼問題。在他們沒有確立每個人必須遵循的黨的路線的時候,這對於黨中央來說麻煩很大。那是一種無組織狀態,他們會很害怕。他們不知道該做什麼,無法團結起來。

這是個好機會,我們就會意識到,「啊,中共的中樞出問題了。這表明問題比人們說的要嚴重。」不管怎麼樣吧,我們可以利用這個機會進去看看,因為不知什麼時候,他們的黨的路線會確定下來,他們會採取果斷的行動。

從病毒爆發到1月20號 中共領導人隱身

你看從病毒剛一爆發開始,一直到大約1月20號前後,習近平一直藏著,沒有公開露面。他躲起來,因為他害怕受到指責。他為什麼害怕?因為他堅持要把中共的一切權力,統統集中到他一個人手上。因此一切責任最終都止於習近平,而不是其他任何人。

所以他和圍繞他的黨組織,必須得想辦法把責任從北京的中央機構分散下去。第二個原因是他要把人們的注意力,從中共身上整體引開。第三個原因想要把人們的注意力,從任何與中國和亞洲有關的問題那裡引開,把責任歸咎於外部勢力,主要是美國。

楊傑凱:聽您這麼說,很有意思,因為追溯以往情況,我幾乎不記得有習近平不在場的時候。我聽說他們出版了一本書(《大國戰疫》),敘述他如何成功地擊退了COVID-19病毒,或者我們所說的中共病毒。我們怎麼才能把隱藏和著書聯繫起來?

邁克爾·沃勒:啊,這是個不小的跨越。他身後是一架龐大的機器。想一想,中共中央宣傳部比整個美國國務院都大。為了在國內和國際推行黨的路線,他們什麼東西都能炮製出來,不惜代價翻譯成多種語言,為那些想執行中共路線,但是不會讀中文的人提供便利,至少幫他們在試圖展現兩種不同觀點時,能很容易地引用中共路線。

擔心追責 趕緊拼湊一本書 用六種語言出版

所以在這個方面,習近平在病毒在武漢失控後隱藏了三個星期,沒有人在公開場合見過他,他首先害怕的是他的人頭會被放在盤子上(意為受到嚴厲的懲罰),因為他一直把別人的頭放在盤子上,把很多人關進了監獄,毀滅了他們,以便他能夠獨攬大權。他最後認識到,「啊,天啊!要輪到我倒楣了。」

這個黨本身也害怕喪失其執政合法性。不是說他們沒有喪失過。可是,儘管黨壓迫公眾,公眾和黨之間仍有一種社會契約,至少黨能保證讓你活著。可是現在,連這個也不能保證了。

因此,黨為習拼湊了這場宣傳戰,甚至於寫了一本書,用六種語言出版,把他歌頌成英雄,一個在抗擊冠狀病毒中行動果敢的英雄。他們拼湊了這個形象,儘管瘟疫在中國仍然處於失控狀態。

因此這個宣傳成本非常高,這是一個有組織的行動,旨在確保黨在中國的統治地位,確保習近平在黨內的統治地位,確保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國際上似乎是在幫助每個人,幫助全人類,是人類的保護者,習近平為世界贏得了數週時間準備抗擊瘟疫。這就是他們的宣傳線路。

宣傳10天內建醫院 報告真相醫生失蹤

接下來他宣布在10天內建了這些大醫院,公布了用無人機拍攝的畫面,那些漂亮的視頻顯示「哇,奇蹟啊,我們黨在10天內建了醫院,可以容納每個人,太偉大了。」

可是呢,他們仍在壓制那些報告真相的醫生,有些醫生失蹤了。在三月中旬,她(指的是武漢市中心醫院急診科主任艾芬)乾脆就失蹤了,有人對她的社交帳號做了手腳。所以,他們仍在壓制醫生,他們可能是黨員,同時向全世界宣傳中共的光榮。

向世界宣傳捐贈被揭穿

最近有些國家說,「看啊,這些醫療產品不是中國人給的,是中國人賣的,都是垃圾。我們根本不能用。」中共當局很生氣,說「喂,你們得感謝我們。」

那些意大利人爭辯說,住口!此前我們為中國提供捐贈,如今你們把捐贈品賣回給我們,還裝得好像是送我們禮物。這就是事與願違,中共在全世界的計劃失敗,規模很大,雖然在某種程度上好像是成功了。

楊傑凱:邁克爾,在這個節目中,之前嘉賓們也談到,中共宣傳發生了一些變化,從最開始的沉默,到算計下一步怎麼走,再到目前這個狀態,比如說那本炮製出來的書,您能否追蹤一下這些變化嗎?因為你所做的工作真的非常有意思。

中共疫情宣傳時間線

邁克爾·沃勒:好的。安全政策中心的網站上有全部的時間線,但是比較省事的鏈接是communistpropaganda.com。你可以直接看到長達八十頁的時間表。我們每天都要更新幾次。我把它大體分成了六個部分。你可以從現在往後看,看到時間線的變化。

否認和壓制

第一條線是否認和壓制。當時沒有確定黨的路線,因為中共不知道該怎麼做。不只是武漢市黨的官員在控制信息,他們都在壓制吹哨人和信息,因為他們在等待來自北京習近平的機器的指令,但是毫無音信。可是瘟疫正在失控,全黨能做的就是壓制、壓制、壓制、說謊。這就是第一階段,直到1月20號。這期間習近平一直藏著,害怕公開露面。他的行為完全稱不上果敢。他就是躲起來了。

沉默期

然後是沉默期,中共中央制定了計劃。「我們該怎麼辦?我們迎戰,我們承認。」《人民日報》,中共每天發布黨的路線的報紙,甚至對病毒隻字不提,直到一月二十日或二十一日。這時習近平走了出來,做了很長的一個講話。然後,啊,太好了,終於有黨的路線了。終於,每個人都可以站隊了,按照路線去說話,不用擔心受到內部的壓制,也不用擔心讓領導層丟臉。

繼續壓制、否定、假信息

於是有了黨的路線,壓制、否定、假信息仍然繼續存在,變本加厲,「我們正在處於危機當中。但是別擔心,中國會處理好,全世界都會安全。」與此同時,世界衛生組織隨聲響應同樣的路線。如果你看一看這條時間線,你會看到中共發布其路線的日子,與世界衛生組織隨聲附和的日子相差兩天。

楊傑凱:這令人吃驚!

武漢病毒改名COVID-19

邁克爾·沃勒:與此同時,中共自己在自己的官方出版物上使用「中國冠狀病毒」或者「武漢冠狀病毒」,因為當時黨的路線還沒有說「喂,不要用這些名詞,因為會影響中國和黨的形象。」因此直到該名詞在黨內禁用之後,世界衛生組織才站出來對全世界做出指示:「喂,我教你不要使用地名為這個病毒命名,因為這是偏見。

所以我們要給它起一個沒人記得住的名字。」隨後COVID-19這個名字出現了。如果你去看一看,早些時候,中共自己也把它稱為「武漢冠狀病毒」。世界衛生組織宣布「別提中國」,可是在同一個網頁上,世界衛生組織使用「中東呼吸綜合症」,顯然是說用其它地名命名,仍然是沒有問題的。

楊傑凱:我們看到中共起初否認,後來承認,我們正在抗擊病毒。接下來發生了什麼?

病毒不來自中國

邁克爾·沃勒:接下來就是聲稱「它不是武漢病毒,也不是來自中國,而是可能來自其它什麼地方。」它來自一個外交部發言人的一篇推文,說是美國軍隊去年十月,在武漢舉行的一次友好運動會(註:2019年世界軍人運動會)中釋放了病毒。

隨後,他們的另一個黨媒,引用了某個奇怪的反北約的加拿大網站上的文章。可是如果你看一下文章的作者,他實際上是一個上海人,在加拿大把文章發出來。於是中共開始引用「加拿大的文章」這樣說,之後又責備意大利人失職,導致病毒在意大利失控。可見受到指責的並不只是美國。

中共正在「拯救世界」

他們又說:「啊,就是美國把病毒歸咎中國,把病毒政治化。把病毒政治化,就意味著你正在破壞人們抗擊瘟疫的努力。」於是黨的路線轉移成為「中國正在拯救世界,中國共產黨正在拯救世界,而美國和川普卻把病毒政治化,阻擋人們抗擊瘟疫。」這就是新出爐的另一條線路,一箭雙鵰:美國一方面是一個合作夥伴,我們必須同心協力抗擊病毒,可是與此同時,美國就像是一個惡魔,把病毒政治化,以此瓦解全世界的努力。

你如果一直關注,(會發現)川普總統不斷地公開發表聲明,同情中國人民,遷就中國政府,包括中共,甚至為習近平站台。這不是因為他真是習近平的好友,可能與他稱呼金正恩「很棒」的含義相似。川普每次把一個壞傢伙稱為「好友」或者「很棒」,你都該明白他的話,絕對是言不由衷。可是川普完全支持中國,支持中國政府抗擊病毒所做出的努力,他對中共當局完全沒有敵意。

川普對手為何與中共宣傳路線遙相呼應?

然而中國政府越來越對川普充滿敵意,以至於在三月中旬開始介入美國的政治辯論,目前已經成為美國的黨派之爭。我對美國國會那些譴責中國政府的假情報宣傳的議員做過調查,他們大多數是共和黨議員,只有一個是民主黨議員。

這非常奇怪,因為三月初眾議院剛剛全票通過支持台灣的決議。只有一個民主黨議員,公開譴責中共的宣傳,他是來自馬薩諸塞州的塞斯·莫爾頓(Seth Moulton)。

他對中共的批評持續了正好兩天,然後南希·佩洛西走過去對他說:「你停下來吧。競選在即,我們得批評川普。」

因此你看到這種奇怪的事情:川普的國內對手和中共,在宣傳路線上遙相呼應。在進程表上你也會看到,中共的一些主題得到了美國媒體和政客們的響應,然後中共繼續重複美國政客和時評人炮製的話題。可見,中共正在利用我們內部的不同政見,扔回來打擊我們。

楊傑凱:這樣的信息戰案例可以編入教材,分析他們如何利用美國人。中共外交部的一個發言人,發推文譴責美國軍方,最近收回了。你一般看不到他們把說出的話收回。我覺得很有趣。您覺得這有可能是他個人的行為嗎?

獲授權?中共大使們個個氣勢洶洶

邁克爾·沃勒:這個問題很好,可是我們要看一下大環境。在二月末和三月初中共出面指示世界各地非常強悍的大使開設他們的推特帳號,與此同時,你也看到中共億萬富豪馬雲也用英文開設了推特帳號,推特在中國大陸是不允許的,除非黨組織同意。

你看到這些大使們,個個氣勢洶洶,尤其在南非、巴西和世界各地,在北京的中共外交部,在推特上越來越咄咄逼人。這都是執行黨的指示,執行習近平親手寫的具體的指示。這個指示不是通過電子郵件,不是通過電報,完全不是,都來自那個人。他們都得到了那個人的親自授權。正如你所知道的,在那邊,如果你是政府官員,你說錯了話,給黨造成了損失,你就再也不能在電視上露面了。

楊傑凱:邁克爾,有些事情讓我覺得很奇怪,我不知道你有什麼想法。有些防護用品、醫療用品,中共通過其代理人銷售或捐贈,比如說,我看到華為捐贈給紐約州的呼吸機等等。他們怎麼會捐贈那些根本沒法用的東西呢?因為有無數的例子,在不同的領域,都有這樣的例子,讓我覺得,這樣做沒有任何意義,因為你不可能得到積極的反應。他們難道不知道嗎?這到底怎麼回事?

邁克爾·沃勒:我覺得有多方面的原因。首先,接受捐獻的一方需要態度優雅。如果你能從美國總統,或者紐約州州長,或者什麼名人那裡得到感謝,一種優雅表達:謝謝你在我們遇到危難時給予的幫助,其實這是很正常的。

中共為美國政要繪製路線圖

但是中共的醉翁之意是讓公眾看到:「啊,中國正在拯救我們,而川普卻不能。」中共就是想利用美國政治體系或者全體國民中的意見分歧,坐收漁翁之利。其實,國務卿蓬佩奧在二月八號對全國州長協會的發言中對此做了詳細的解釋。你可以回去看一看這個發言稿,非常精采。

中共為這個國家從總統到州長及州資深議員,每一位政治人物,都繪製了一個路線圖,所以不只是國家層面的政治人物。他們知道誰親近甚至喜歡中共,誰是溫和的兩面派,誰敵視他們。他們制定了方法控制我們所有人,無論你是否憎恨中共。

他們會引誘你說出一些具有種族色彩的話,從中漁利。如果你只想掙錢,增加你所在州的就業率,那好辦,我們做個交易,條件是你別提台灣,也別批評習近平,我們黨就向你所在州的企業投資。他們有辦法控制我們每個人。

正如國務卿蓬佩奧所說,正如司法部所說,此事非常重要,每個人都要留心中共的言行,保護好你自己的利益和你的選民的利益,但是同時要確保不傷害國家安全,不為中共政權服務。

楊傑凱:我最近看到您對《衛報》的一篇文章進行評論,那篇文章說,美國如何截扣醫療物資的,根據德國一家大報紙的爆料,這篇報導被證實實際上是一次信息戰。這甚至不是中國共產黨背後操縱,而是對美國有敵意的另一個國家。你是否能談一下,我覺得整件事都令人難以置信。

世界到處傳假新聞 哪裡來的?

邁克爾·沃勒:這是三月末、四月初開始在歐洲流傳的一條新聞。世界各國和他們的政府,千方百計地在全球尋找口罩、防護服、緊急醫療物資、呼吸機等等,這沒有錯。一般情況下,他們會相互競價,目的是救助本國人民。這完全可以理解。

但是出現了假新聞,其中沒有中共參與的跡象,卻有另外某國參與的跡象。說是美國商人出現在上海等地,手握大把現金,用三到四倍的價格,購買原計劃發往意大利、法國、德國、加拿大等國家的醫療設備。這等於說是美國政府劫持或搶劫了他國購買的產品。

這個消息從法國某地的政治人物那裡,快速傳給了盧森堡的一家電台,然後經由今日俄羅斯電視台(RT),用其所有語言迅速傳遍全世界。然後,法國的老牌共產主義報紙《解放報》,一份一如既往地憎恨美國,並且在法國擁有大量讀者的主要報紙,傳播了這條消息。

接著,德國政要也開始傳播,包括德國首都柏林市的市長,他重複了這樣的話:「哎呀,美國人在泰國,攔截了裝載德國人訂購的中國製造的口罩的飛機,這可不是德國的盟友應該有的行為。」這種行為完全無法讓人接受,以至於加拿大總理指控美國搶劫了運往加拿大的口罩等設備。

結果發現整個消息都是編造的。關於此事,我與一些德國人合作,發現了那個法國政治人物的推特地址,我通過推特就此事向他喊話,他單獨用推特回覆說:「別說了,這是假新聞,我沒有說過。」啊,當然,他當然說過,證據確鑿。還有,就在幾天前,柏林市長被一家德國報紙撞上了,問及此事,他說:「哦,是的,是我的錯,我錯了,那是假新聞。」最後加拿大政府也承認做錯了。

DHL快遞公司發布推文:「喂,我們沒有問題,沒有貨物轉運它處,貨物已經到達加拿大,停在加拿大海關,等待付費。」一場危機過去了,但是餘波持續了幾天。一些親西方、追求真相的德國活動家,還有一些德國《圖片報》——德國的一家發行量巨大的日報——的記者,還有我們美國駐德國大使里克·格林內爾(Rick Grinnell),都站出來證明這實際上是假新聞,是俄羅斯政府傳播的假新聞。

這裡你看到了普京的宣傳機器,與中共的宣傳和假新聞同流合污,試圖挑撥西方民主國家內鬥,在所謂的援助上相互猜忌。

楊傑凱:我猜這就是您所說的經典的俄羅斯信息干擾術,我不知道您怎麼稱呼,我是這麼想的。

中共宣傳部導演這場鬧劇

邁克爾·沃勒:德國《圖片報》的調查報告很精采。他們發現這個假新聞,首先出現在希臘和意大利,希臘人和意大利人相互指責對方扣押救援物資。這使得所有北約國家相互爭鬥,相互懷疑,但是這不是中共的挑撥。這才是真正有趣之處。

你看到中共宣傳部導演了這場鬧劇,由克里姆林宮接過來表演,其目的是分裂北約聯盟、七國集團、歐盟,以及跨大西洋自由貿易條約。這場鬧劇是全球性的,習近平是始作俑者。

楊傑凱:令人難以置信。我們生活的這個世界,我想我們之前已經討論過了,話語權變得如此強大,話語之間相互競爭,「宣傳」這個詞甚至沒有貶義了,只是為了傳遞信息,把你的想法讓公眾知道,變得極其重要。美國、加拿大等自由國家政府,對此應該做些什麼?因為我覺得我們不太擅長處理這些問題?

邁克爾·沃勒:我們做得不好。想想9·11事件過去快二十年了,可是我們仍然沒有一個良好的信息戰略,應對伊斯蘭「聖戰」宣傳,從1999年美國新聞署被撤銷至今,我們真的是一無所有。

美國新聞署是50年代冷戰時期建立起來的機構,用於對抗共產主義宣傳,撤銷的原因是我們認為不再需要它,不再用它來對付中共,因為華盛頓的整個政治體制,依賴於與中共搞好關係,不能得罪中共,否則交流就會停止,哈佛大學等地的醫學研究就會停止,那裡的很多生物技術和納米技術,依靠與中國的合作。

為中共做研究 哈佛教授遭FBI逮捕

可是你看,隨著瘟疫爆發,聯邦調查局逮捕了哈佛教授查爾斯·利伯(Charles Lieber),指控其在武漢有祕密實驗室,在接受五角大樓資助從事納米技術研究的同時,接受了中共數百萬美元資助。

與此同時,一位在波士頓大學和貝斯以色列醫院(Beth Israel)工作的解放軍間諜也被逮捕。另有一位中國公民從底特律出發,隨身攜帶病毒樣品小瓶,計劃返回中國大陸,前往武漢。在過去的幾十年中,很多非常可恥的事情在美國發生,但是政界、學術界、商界,從來都不想得罪北京,所以,他們就得寸進尺。如今一切都變了。

楊傑凱:一切都在變。我看到了一些矛盾的消息。《華盛頓郵報》的專欄作家喬什·羅根(Josh Rogan),有一篇文章談到,華盛頓的當權派似乎也意識到中共的所為。可是另一方面,你談到存在這種政治分裂的危險,因為作為政治上的權宜之計,暫時按照中國共產黨的觀點來做,這樣下去結果會怎樣樣?

邁克爾·沃勒:回答見仁見智,取決於一些變數。首先是民主社會此刻需要團結起來。大選正在進行中。我們都知道,但是我們要把目光放遠,有很多其它問題需要辯論、爭論,喜歡或者不喜歡另一個候選人。

兩黨應團結 譴責中共隱瞞疫情

理想的狀態應該像9·11之後那樣,沒有人去責備布什總統。或者像珍珠港事件發生後那樣,共和黨人沒有因為日本襲擊珍珠港,而指責羅斯福總統。因此,我們與其因為病毒和處理病毒而相互指責,我們不如團結起來譴責中共,因為是中共隱瞞了病毒,是中共拖延了數星期,才說出一點有價值的關於病毒的信息,才正式承認存在病毒。是他們用病毒摧殘了世界。

因此,我們要團結一致,要像幾週前國會參眾兩院一致通過《台北法案》那樣,達成一致。我們大家要團結起來,譴責中共傳播病毒,然後我們再爭論在國內處理疫情的最佳方案。這是第一點:找到應該譴責的對象。那就是中共。

楊傑凱:您怎麼看這件事?我相信是在亞洲協會支持下,一些非常著名的人寫了一封聯名信,他們基本上都在說,嘿,現在是合作的時候了,即使我們在意識形態上有分歧,即使我們有分歧。我想,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信上說,儘管我們在意識形態和細枝末節上有分歧。但是,我們需要合作,為世界找到一個解決方案。這是大概意思,不知道您是否讀過這封信,您怎麼看?

邁克爾·沃勒:我很難過。你不用去讀亞洲協會說了什麼,就能知道他們想說什麼。他們的歷史記錄很糟糕。如果你看一下我們在安全政策中心,列出的他們以往的行為,你會看到他們把中共制定的黨的路線,當作他們自己的聲明。

亞洲協會制定與中共勾結戰略

亞洲協會不反對中共的路線,我不記得他們曾經反對過。他們都是當權的政客、成功的商人、著名學者,他們的生活靠與中共做交易。所以,他們當然要說:「讓我們共同努力。」

人與人的合作關係值得說一說,無論什麼樣的意識形態都需要合作,這是沒有異義的。但是假如這樣說:關於病毒我們不要責備任何人;讓我們忽視病毒的起源吧;讓我們忽視在瘟疫擴散期間中共採取的各種挑釁行動吧……這恰好是亞洲協會,催促那些所謂的著名人士去說的話。

所以,我對他們充滿了懷疑。真的,我認為這就是沼澤地的一部分,精英當權者的一部分,這個國家的兩黨中都有這樣的人。

可是美國民眾已經對他們厭煩透了。就是這些人一直在出賣我們,拆掉了我們的工廠,運到了中國,毀掉了成千上萬的就業機會和製造業工作,偷竊我們的專利和知識產權,轉移到中國大陸,然後反過來賣給我們,吸乾了我們國家的資本。就是這些人幹的。

如果有人需要對這一切負責,這個人就是亨利·基辛格(Henry Kissinger)和世界各地的亞洲協會,他們制定了與中共勾結的戰略。這是一個兩黨都參與的戰略,已經進行幾十年了。

楊傑凱:訪談就要結束了,我不知道您是否還有最後要說的話。

幫助人類擺脫中共 讓它成為歷史

邁克爾·沃勒:是有很多話要說。中共路線不斷變化。我覺得政府似乎把它看成是一種大國博弈,而不僅僅因為病毒而引發的。兩年前政府把其聯繫起來,以全面對抗中共。它是不應該被孤立看待的。

你會看到在我們那些設有孔子學院的大學裡,間諜活動很猖獗,必須取締它們。那些所謂的中國學生和研究學者都是為中共服務的,他們不是來幫助我們從事研究,而是來偷盜研究成果,帶回中國,或者進行黑客攻擊,在瘟疫蔓延的時候也未停止。

中國政府正在資助這種大規模的黑客攻擊,目標是美國的金融、教育、國防、政府、衛生等網絡系統,持續數個星期。此外他們還在推特和臉書上發起信息戰,咄咄逼人,讓2016年進攻川普的俄羅斯人相形見絀。

這一類事情早在瘟疫爆發前就已經發生了。我們得看清中共的所為、看到其目前正處於衰弱,從而最大限度地捍衛我們國家的自由、經濟繁榮;也要看到中國自身也正處於一個歷史轉折點上,這個歷史轉折點已經到來,中共執政的合法性正在受到懷疑,黨內高層正在內鬥。

中國民眾意識到,中共不是為我們服務,而是經常傷害我們。有報導說武漢的火葬場把還活著的人火化了。可是直到今天,他們還在打壓那些拒絕報導黨的路線的記者。

因此,現在是全世界熱愛自由的人們,團結起來的時候了,就像上世紀八十年代末切爾諾貝利爆炸後,全世界與俄羅斯人團結起來那樣。我們要說:看啊!這個共產黨體系已經病入膏肓,我們要幫助這個國家,幫助人類擺脫中共,在它製造出更大的災難之前,讓它成為歷史,為我們自己創造一個美好的未來。

楊傑凱:邁克爾·沃勒博士,很高興與您交談。

邁克爾·沃勒:很高興和你在一起,楊!

責任編輯:李昊#

相關新聞
【思想領袖】加勒特:中共瞞疫置世界於危險
【直播回放】美中經濟與安全委員會圓桌會議
【翻牆必看】中行原油寶被血洗事件內幕
專家:疫情動搖華爾街與中共的夥伴關係
最熱視頻
【拍案驚奇】一天四重拳 美中防長通話透火藥味
【西岸觀察】頻頻失言 拜登競選就怕講錯話
近視眼有救?按耳朵3個奇穴 迅速改善視力
【十字路口】美制裁林鄭 北京求和 五毛噤聲
違背原著的查抄榮國府
【紀元播報】傳任志強堅持自辯 全攬下涉案人刑責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